首页 绿色空间 新闻快递 三门峡一年只有2亿发电收入 当初不重科学所致

2008-05-08

2005年09月28日 腾讯网
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防汛抗旱办公室主任张冠军24日在接受大河之旅报道组采访时介绍,当初设计能使黄河变清的三门峡水库,目前主要用来调水调沙,每年发电的直接经济效益只有2亿元人民币,刚够维持水库和发电厂的基本运转,没有能力承担社会公益活动。


  三门峡水库已经淤积了30亿立方米的泥沙,加上近年时常敞开底孔泄洪排沙,库区多数地方已经见底。发电机组长时间停机,一年发电只有10亿度,防洪库容只有60亿立方米。


  而当初的设计目标比现在宏伟得多。1954年4月,中央决定将三门峡大坝和水电站委托苏联设计。苏联专家对黄河泥沙含量估计不足,对中上游水土保持过于乐观,一期工程设计蓄水位350米,总库容360亿立方米。设计前景是:将黄河上游千年一遇洪水由37000立方米/秒降低到8000立方米/秒,自此黄河无洪灾之患;拦蓄上游挟带的全部泥沙,下泄清水,实现了河清之梦,且能使下游河床不再淤高;调节黄河水量,装机90万千瓦,年发电量46亿度等等。当时的媒体将三门峡大坝称为中国水利的里程碑。


  不过,三门峡大坝在建成的第二年,就成了错误设计的历程碑。据水电部的历史资料,1960年工程蓄水,到1962年2月,水库就淤积了15亿吨泥沙,到1964年11月,总计淤了50亿吨。黄河回水逼近西安。为此,有关部门不得不对三门峡大坝和水库的功能不断修改,直到现在的状态。


  其实,当时就有中国专家对苏联专家的设计方案提出质疑或修改意见。1957年6月召开的“三门峡水利枢纽讨论会”的会议记录显示,与会的70名专家学者中,有温善章、黄万里等十多人明确表示了不同意意见,占与会专家的五分之一多。他们对于三门峡大坝今后可能出现的所有问题,几乎都预见到了。但他们的意见没有被接受。


  最近两年,多家媒体对当初的三门峡水坝方案之争进行了回访和反思,一致认为有两个政治因素阻碍了对科学态度的尊重。一是当时的国家领导人渴望并相信三门峡水库可以使黄河变清,而当时的领导人意志是不可反驳的;二是当时全国学苏联,反对苏联专家的方案就会被扣上反苏的帽子,遭受政治打击。黄万里为此被关了20多年。


  不过官方公开承认当初设计错误已经是40多后的事了。2003年8月至10月,渭河流域发生了50多年来最为严重的洪灾,数十人死亡,515万人口受灾。陕西省将矛头直指三门峡水库,认为是修建水库导致泥沙淤积,抬高了渭河河床,造成黄河水向渭河和西安方向回流,要求停止三门峡蓄水发电。同期国家水利部副部长索丽生公开承认,渭河变成悬河,主要责任在于三门峡水库;曾出任三门峡工程技术负责人的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双院士张光斗,承认三门峡水库是个“错误”;退休的水利部长钱正英,也呼吁三门峡水库放弃发电、停止蓄水。


  (王永治 端木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