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众参与 江河保护 【2019黄河十年行之二十四】———全球气候变化对黄河源的影响

【2019黄河十年行之二十四】———全球气候变化对黄河源的影响

汪永晨

2019-08-16

中院寒旱所沈永平是黄河十年行从第一年就采访的冰川学家。这些年他对青藏高原冻土在融化的焦急,让我们也是每一年看都和他在一起呼吁有关方面要给予认真的重视。


因为忙着一个又一个课题,沈永平没能和黄河十年行一起走到黄河源。但每年我们到兰州,采访他是必须的,2012年他甚至还专门到西宁接受我们的采访。
今年我们在黄河源看到的水大,对青藏高原来说意味着什么?7月30日在兰州,他是这样和我们说的:
这两年黄河源的雨水比较多,所以草场比较好。但这和冻土的融化是有一定关系的。冻土的变化,对土壤里水份的影响,对植物根系的影响是,植物不能那么快的适应,根系会发生变化。对黄河上游来说草地的涵养是十分重要的,可前些年黄河源一直比较旱,也让很多湿地退化了。
沈永平研究员一直在遗憾的是,现在人们一直比较关注冰川的融化,但是冻土的面积更大。如今,气候变化的速度超出了正常范围。有人说,历史上也有气候变化,但那是上千年有了1,2度的变化。现在是,50年就有了1,2度的变化,这是超过以往的。所以冻土的融化也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
沈永平说,我们现在说的气候变化,主要就是极端的天气在增多。如暴雨、干旱更多了。暴雨多了,滑坡也多,泥石流也多了。再加上一些人为的活动,灾害的强度就加大了。
沈永平最近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举了敦煌的例子。他说:
2019年7月6日至7日,甘肃省敦煌市及肃北、阿克塞县出现连续强降水天气过程,引发敦煌境内多区域爆发较大山洪,通往莫高窟景区道路阻断,阳关镇洪峰流量一度达到每秒65立方米。
7月6日14时至7日10时,敦煌市区降水量达19.1毫米,莫高镇19.9毫米,渥洼池23.1毫米,较大降水量出现在莫高窟达到了40.4毫米。
根据气象站资料,在1981-2010年的30年间,莫高窟的年平均降水量仅为42.2毫米,也就是说7月6-7日的一天内敦煌下了一年的雨!我国甘肃河西走廊酒泉基本上就是中国季风区和非季风区的分界线了,往西的地区基本上不受夏季风影响,因此降水量也明显减少,属于比较典型的西北干旱地区。但在2019年却不太一样,这些干旱的内陆地区却频频大雨倾盆,在全国降水距平上,西北内陆降雨偏多得非常明显,说明今年气候不太正常。
沈永平研究员说:最近总体来说中国包括地方上,或局部呢都是极端的事件都在增多,另外一个强度在增多,就是增强了。过去下雨就是10mm到20mm。而敦煌就这次,就是50多毫米,一场雨下就下了一年,两年的降雨量。所以使得现在灾比过去多了,关键还是极端气候事件增多了。这些年在欧洲、在印度,高温的天气经常是四十多五十多度。
我问沈永平,这两年黄河源麻多雨水多了,草场会恢复的好些吗?
他说:麻多过去动物很多,现在有些动物退化的差不多了。干旱、冻土退化使得水位下降。使得这段时间黄河上游的环境,就是整个气候变得要比过去湿润,这也和整个大的气候背景有关系。
所有这些让我们看到的是,包括随着我国西北干旱区气候由暖干向暖湿的转型,最近几十年来洪水灾害发生的频次有明显增加的趋势,冰雪消融和暴雨洪水成灾的频次有明显的增加,洪水灾害增加对社会经济的发展产生比较大的风险威胁。应对气候变化和极端气候事件将是我们未来气候变化工作的重点。
黄河十年行走完了十年,我们记录下了黄河源,青藏高原水塔十年自然生态的变化。虽然不是气候学家和地质学家的考察,但我们拍的照片和采访十户人家的口述史,都让我们对这一地区的变化有了媒体人的记录。
我们对整条黄河十年的记录,不知能不能算是黄河十年的断代史,但一定是为后代提供了今天我们与自然相处的方式。对未来的发展,还是提出了我们的思考与借鉴。明天的照片中,我会把我们拍到黄河精彩的片断展现在这里。
汪永晨于黄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