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们的行动 江河考察 【在新疆与千年古城相遇之八 】因为爱,所以要保护

【在新疆与千年古城相遇之八 】因为爱,所以要保护

汪永晨

2021-07-18


因为爱,所以要保护,说这话的是我们这趟罗布泊,楼兰之行越野车队的队长龙波。这话说起来容易,可是现在有多少正在祖国大地漂亮的山川大河旅游的人?而要去保护这些大美的人又有多少呢?



恕我直言,近年来加入这一大队的也有我,可我周围看到的现象却少有为保护这片大美正在做出努力的人。我们或许做不了什么大事儿,但是小事儿我们其实还是可以做的。
为了减少浪费资源,为了不随地乱扔东西,不把属于大自然的东西带回自己的家装饰,保留,我常常自责,也没少和路人,和朋友撕破脸。而每次过后我又都在默默的问自己,下次我还能这么勇敢的去为自然环境,为自然资源说话吗?



早年去美国采访,被一位美国朋友问到,你为什么一定要用宾馆的肥皂和毛巾,自己不能带吗?洗这些毛巾就要用水,就要用洗涤剂,就会污染环境。当时我就下决心以后尽量不用宾馆的毛巾了。可是当我和中国人住同一屋的时候,要么不好意思说,要么说了就会被人认为是极端的环保主义者。以至于,每当我要看到有点过分,实在想说的时候,先自我标榜我是极端环保主义者。
龙波拿到过新疆大海道越野拉力赛冠军。在那次赛事中,人家开的车有上千万的,几百万的,而他开的只是一辆花了十几万改装的5万块的车。这对目前的龙波来说是他最为得意且自豪的一件事儿。



而我对他更感兴趣的是,我们这次出行和山猫纵队同行,深感到了他们每一位越野者的环保意识。不仅仅是把垃圾分类处理,而且不留一点痕迹。在摄氏40多度的沙漠中,硬是要让这些垃圾烧成灰以后埋掉才离去的作法,真是让我深深的感动 。



当然,能做到这样首先要归于新疆山猫纵队领队龙波的理念和行动。我问龙波,你制止一些行为的时候,人家要不听怎么办?
龙波说,我不强求,他扔我捡。一个人扔我拣,两个人扔我拣,到第三,第四个人的时候他自己可能也不好意思再扔了。



龙波的因为爱所以要保护,你扔我捡,在我看来这些都是可以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去认识的理念,在越野人龙波的身上是用行动表现出来的。



很多人羡慕我能世界各地去旅游,可是如果没有你对细节的敏感,对细节的纪录,只满足于自己的玩儿,而不是与更多的朋友的分享,这对你自己理念的弘扬、对不良决策的改变、对你走得越来越远,都是会有影响的。这也是旅游和旅行的区别。
我这辈子出行跟了很多司机,像龙波他们这样敬畏自然保护环境的司机并不多。所以在他们的一些行为面前,我更多的反省着自己。
越野人保护自然态度的变化,是基于越来越热爱,还是得益于自然神灵冥冥的诱导?



龙波认为,首先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然后发现了其中更多的乐趣。随之成为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从最早的毛头小子变成了现在的自然守护者。环保意识在慢慢增长时,个人英雄主义被人与大自然想比是多么渺小的认知所替代。
我坐在龙波的车上,从小河墓地出来时,他几次感叹着我们都成长在大自然的怀抱里。



我和龙波说,这两天在这样的荒野中行走,特别是压出一些车辙时,觉得自己也有一种负罪感,把这片寂静的,沉默无言的自然踩在了脚下,让它有了变化,你有这种感觉吗?
他说现在无人区在新疆真的越来越少了,所以他们山猫纵队现在也接一些常规旅游的团。

  

作为一个越野人,是不是在沙漠里也感到了变化,我问龙波。

所以我们要更好的保护自然龙波说。
你打过猎吗?
我不喜欢这一口。我们现在碰到野生动物非常不容易,所以要爱护而不是猎杀。
我问龙波,你现在是一个领队,你的队员是不是要你帮助他们树立环保理念,这样容易吗?



其实也容易。你注意,我注意,第3个人,第4个人就注意了,一传十,十传百这样传下来,七,八年十来年了,我们互相的理解,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
当然也有和自己的哥们兄弟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要捡起来,不然吃掉。
龙波2012年开始玩越野,大自然的变化对他来说,是戈壁滩上从没有人烟,没有车辙,没有脚印,到现在每个地方都有车辙印和脚印。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无人区越来越少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发达,无人区被利用起来了,是觉得遗憾,但是我们赶上了。我自己尽量的不破坏大自然,把我们造成污染的东西带走。
我问龙波野生动物有什么变化吗?
野生动物是比以前要多了。而且慢慢和人类能够更近的相处,不那么怕人了。早些年我们走进来基本上就跑了,现在进去以后也能欣赏到它们。



河流比原来少了,干的干,没的没。罗布泊的变化倒不是最明显,不是荒芜寸草不生,湖底还是有一些草是绿的。说明还是有一些降雨偶尔的有一些地方还有湿气。



说到这儿龙波有点小激动。因为罗布泊下雨今年他赶上了一次。这可是从2012年到今年九年间,进了三,四十趟罗布泊他赶上的唯一一次。
在炎热的气候下,6月份,下了大概有10分钟。罗布泊下雨,温度立刻下来七,八度,很神奇。



罗布泊年降雨量50毫米左右,能赶上,真是幸运中的幸运。不过没有积水,似乎都没有落到地下就快速的蒸发了。
你在这里都看到过些什么野生动物?我问。
黄羊,野兔,狐狸,狼,湿地有各种水鸟。野骆驼见过一次,野驴见过一次。普氏野马现在有很多野马。



从罗布泊出来我们在乌鲁木齐和龙波,龙波的妻子,还有我在新疆的朋友一起吃了顿饭。朋友问龙波,你这样跑赚钱吗?他说我以前在铁路上工作,去年疫情的时候领导对我特别好,我觉得拿那么高的工资却不干什么事儿,索性辞职了。(这么想的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从去年到现在,工作多年的积蓄都快赔光了。朋友问那怎么办?龙波的媳妇儿上来就一句:还有我呢。


在路上我们曾经问过龙波他们几位越野人:你们这样整天在外,老婆能同意?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不同意的就都换了。



今天,我们路过了号称“世界上最长的砖砌公路”。位于若羌县境内距离库尔勒市218国道边。
这路段共用了大约6129万块砖、当年由2000余名筑路工人砌成。胡杨为这条路做出贡献。在建此路之前,为了烧制红砖,大量胡杨遭到砍伐。砖砌公路现保存的不到3公里,如今已经不行驶汽车。
明天,我们将要走上刚刚全线开通的独库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