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绿家园志愿者 2012-08-17 崔晟

 

编者按:

当那些为追求利益而破坏环境的人们在点数钞票的时候,或许不会知道,他们已经把子孙后代的命置之于危险当中。河水枯竭,大山光秃在他们看来又算什么呢?

    曾经湍急的淮河水,成了今天这样的一条干涸的河沟。我不禁要问,是什么在驱使着他们如此疯狂的置一切于不顾。

    水,是人们生命的泉源。若是没了水,人又如何保证自己的生存。在此只希望,我们的一点点感叹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关注我们身边的河流,关注我们身边的绿色,关注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2012年8月13日到15日,绿色中原崔晟、淮河卫士霍岱珊和霍旻昊、桐柏森林保护协会李鹏、李守山一行,在对桐柏县就当地护林英雄石万生夫妇为追赶砍伐流苏毁灭性采集采集流苏树种者坠落山崖重伤一事进行调查,同时,发现淮河上游已经断流,桐柏山的生态危机日益加重!

 

淮河沿岸

今年桐柏大旱,也因为近年来桐柏县疯狂盗伐、倒卖、移植、贩卖大树古树,桐柏森林破坏形势严重。

8月14日上午,我们在桐柏县淮源镇的大栗树河进行考察。

 

淮河

大栗树河,汇入鸿仪河,流入唐白河,注入汉江。在大栗树河的袁家庄旧址前,今年5月份,这里的河沟还有泉眼流水,现在这里的河沟完全干涸。

我们一行顺源头向下游方向考察。在袁家庄下游的双叉寺水库,水库近来来淤积严重,竟有一个大的水坑在,据当地人讲,现在的库容不到原来的百分之一。双叉寺后面的山岭,原来松林如海,现在是次生林,这里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还是森林蔽日,目前,这算是桐柏最坏的次生林了。在双叉寺附近的一个较大的山丘上,今已荒芜,这个山丘,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松树很粗,搂不过来。

 

淮河

在酒馆村的河底,河道已经彻底干涸,农民在河道挖坑积蓄水,再抽水抗旱,目前,水已经不能积蓄。

在大门楼村前,这里村前的坑塘干涸,已被生活污水,牲畜粪便污染。

在大栗树水库,村民们讲,建成以后50多年来,首次干枯。库底几乎只剩湿润的污泥,有近20只白鹭,在这里觅食,说明这里刚刚进入干涸,10多只白鹅在淤泥上蹒跚,白色羽毛,已经被污泥浸润。

顺河而下,在大栗树河谷,当地村民讲,上世纪80年代,这里都是种植水稻。这几年,快十多年了,逐渐改为旱地,这里,今天旱地为主,河流在这里看不到一滴水。

 

淮河

在大栗树村附近的坑塘遗址,一处,已经干旱,连淤泥也没有,一处,现在长满野蒿野草,当地村民讲:“在世纪80年代的初期,这个坑塘,到处都是鱼虾,孩子们在这里嬉戏,一个中午吃饭空间,我就还可以捉住3到5斤的老鳖,好几只”。附件的花生地,他们讲,今年这里的花生要减产四分之三。

 

霍岱珊、李鹏和崔晟、

在附近紧邻的后大铺村,后大铺村的水库已经干涸,渔网,还在悬空支撑着。

在鸿仪村附近,大栗树河汇入已经断流将干涸的鸿仪河。

鸿仪河,河道近20米宽,局部河段还有水,但是,河水断流,河里挖沙留下的沙坑满目疮痍。

 

淮河两岸

在桐柏县淮源镇,淮河在这里已经是一股细流,不足半米宽,有几只鸭子在这里嬉戏。

8月15日上午,在桐柏县城,我们发现,淮河支流之一盘银河,已经断流,有村妇在河道积蓄的水坑中洗衣服。

盘银河汇入的淮河,在整个县城流域的河段,已经是死水,皆已断流。河中有野草、积蓄的某一处的河段,都布满浮萍。有人在干涸的河道空地上种菜。霍岱珊先生感叹:“现在的淮河是可耕?可牧?可渔?!”

在淮河断流的河道中,有一处橡胶坝,积聚着一池日渐减少的淮河蓄水,这一坑水,已经成为桐柏县城人们生活饮用的的救命水!桐柏县,已经实行限时供水。

8月15日下午,绿色中原的崔晟在返回信阳的途中,考察途径的淮河支流,大致的状况,多数是断流或者面临断流。

 

干涸的河流

在桐柏县的东十里铺河,它是淮河支流,河道约15米,有水,实际5米宽,死水不流。

在桐柏县淮河月河镇的月河,它是淮河支流,河道约30米,断流,有死水。

在湖北省临近河南省的小林镇,小林河,淮河支流,河道约10米,死水,布满绿藻。

在信阳市的吴家店镇,有淮河支流游河,河道约30到50米,河道布满黄沙,挖沙现象严重,河流几乎无水,完全断流。

 

干涸

8月15日下午,在信阳北去的火车上,路过明港镇南侧的淮河,淮河的河水在我观察中,约在1到3米宽,有时河流已经不连贯。这里已经是淮河中游距离信阳市30公里左右。

淮河危机!古代,大江大河的断流,要诸侯和皇帝祭祀,社会重视的程度不言而喻。我个人看,按老百姓的说法:本次的淮河断流,本地的官员是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民众向笔者说。

淮河源头和上游已经断流。这是巨大的灾难,也是淮河有史以来的重大生态事件,如果我们以无知和淡漠相对,还不知将受到何样的惩罚。

2012年8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