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河》征文投稿:

村边的小河村边的塘(散文)

               金  昌

村边的那条小河,村里人不叫河,叫沟。在这儿把它说成河,是觉得在沟与河的解释上,更接近词典里的“河”,有点朝大上靠的意思。

小河是条人工河,朝东流向,快到村口处朝北拐了个弯,走一段北向,又朝东拐去。由它转的这两个90°弯来看,早先该是条天然的河,因为直冲村子,被改了两道弯,使它绕过村子,驯顺于人的志向。小河上宽下窄,底有两米来宽,河沿儿五六米宽,两米多深,属季节河,大雨时河水满荡荡的,堤岸低洼处甚至与田野、坑塘连成一片,汪成泽国。无雨时河坡上长满青草,河底也长着芦苇和红茎、红花的水草,映在清浅的水面,掩护着戏水的青蛙与欢快的游鱼。吃草的牛羊渴了,低头喝那河水,田里劳动的人渴了,也趴在河里喝水,喝了水再洗把脸,甜甜的,凉凉的,很是清爽舒心。我们小孩在地里割草玩耍时,会把那水堵起一截,搅浑,摸鱼捉虾,但只要我们离去,那水会很快沉静下来,回复清澈。

小河上没有桥,村民过河就要蹚水,有一年雨后淹死一个独自蹚水过河的小孩,便修了桥。桥是红砖砌的,半圆棬式拱桥。修桥时在河沟里填满土,夯实,再把土挖成桥拱样的半圆形模型,再在这个半圆的模型上砌砖,砌了砖,垒了两端的拦墙,再把土掏出来,就成了桥。这样一个没有通气孔的桥,与其说是桥,倒不如说是个涵洞。大雨时,桥上游那端的水,憋得小河溜边彻沿,满荡荡地挤着桥,几乎漫过桥面。我们觉得这桥泄得老慢,堵了似的。惟一能见那水入桥洞的,是桥拱上端那个纸扇样的月牙小口,打着旋地转动。而另一端的出水口就不同了,“哗哗”地喷着巨浪,浪翻波涌地冲出几十米远,才略微平缓下来。那水声响得人心惊,那激浪看得人眼晕,那汹涌澎湃的势头,叫我们心里怦怦的,无法平静。我们一群小孩惊异地、反复地看,反复地对比着桥两端反差巨大的水势,心里头充满神秘与纳闷:这是咋回事呢?对呀,咋会事呢?为啥一边堵了一样,另一边流势汹涌?猜测间,不知谁说了句:咱们下去看看吧!

对,下去看看。一句话牵起探奇心。于是我们一个个跳进水里,游近桥拱处的那个月牙小口,头朝下一缩,钻进桥洞。进洞前,本想着那水会把桥洞堵满,会把我们闷在洞里,或被洞顶的砖给蹭伤什么的,谁知头刚一缩,还没觉得是咋回事,就“嗖”一家伙被吸进桥底,又射箭一般被桥底的激流喷射出去,随着那翻卷的浊浪冲出几十米,冲到平缓处才冒出头来,爬上岸重新回到桥上。哦——我们这才明白,原来那月牙小口是个进气孔,原来这桥洞里大部分是空的,原来那桥底下的水很浅、很急,我们就是贴着桥底,被“嗖”一家伙冲出去的。以后大了,每当回想起那时的冒失莽撞,都不禁心生后怕:假如有个砖碴、瓦块、碎玻璃、破瓷片什么的,我们贴着桥底“嗖”一家伙的时候,会不会来个开肠破肚?不过那时小,初生牛犊,对危险和死,没什么概念的。长大了才知道这是“历险”,才知道体育项目上还有峡谷冲浪、探险漂流什么的,虽然自己与冲浪、漂流无缘,但那条小河,却培养了我很好的水性,参军后在参加武装泅渡嘉陵江的军事演习中,还推着用背包捆绑的漂流筏,在波涛汹涌的江面上当了机枪手。

我们村是个十字街,顺延出去的四个街口,有许多坑塘,雨天蓄了水,晴天里大都会很快干去,只留下几个因为深、大而不易干涸的塘。村西口离小河最近处就有一个,四五亩大,五六米深,是人们取水、洗衣、沤麻和我们玩耍的好去处。

春天里水塘边长出密密层层的芦芽,茁壮得犹如箭镞,朝气蓬勃,锐不可挡,透着生命的不屈与顽强。芦苇长高,叶子长宽长长的时候,我们会采些苇叶,卷成圆筒,装进泥土,把它当作炸弹,与伙伴们打土仗时投来投去。也会卷成喇叭状,呜呜哇哇地吹,吹出许多童年的乐趣。

到了夏天,芦苇遮严了塘沿儿,苇塘就成了我们扑扑腾腾的洗澡戏水之地。塘里的水很静,扑腾时会扰起小鱼小虾,使我们的游玩更为有趣。逮住的小鱼带回家养在盆里,那小虾却出水就死,而且被太阳一晒就红了皮——熟了,于是我们就剥了虾皮吃虾仁,那个鲜呀,绝非今天餐馆里的冻虾能比。尤其塘沿上那棵大杨树,朝坑里歪着,好像有意地给我们搭了一架斜梯,叫我们顺着树干爬上树叉,伸开双手摆个姿势,“嗵”一声从树上栽下,在水里扎个猛子,而后游到一边仰脸看别的同伴,一个个“嗵”地栽下……现在想,那“嗵”地一声也太没技术含量了,要知道体坛上还有个高空跳水什么的,说啥也得在树上做两个动作,在空中翻几个筋斗,翻几个花样呀。回想起来,那河与水塘虽然危险,但在那个书、戏、电影等文娱生活,都跟沙漠里的绿色那样稀少的年月,那河与水塘对我们的吸引,便是必然而无可替代的。

立秋后塘边的苇缨逐渐银白,苇叶逐渐金黄,雨过天晴时,天如蓝缎,云似棉团,天桥样的彩虹飞架苍穹,好像一端搭着云朵,一端搭着苇丛,使我们儿时的心生发出许多美好憧憬。

冬天的水上冻了,厚厚的冰面成了我们的溜冰场,塘沿上的苇茬盖着雪,做着来年芦芽萌生的梦……如今,村子的周遭没了水,没了水塘,没了芦苇,蓝天白云也成了心的追寻与向往,那小河除了旱天浇地时从很远的黄河引些水,流淌几天,其它时不知从哪里来的污水,酱油汤样蓄在河底,看得人眼前泛黑,心头发紧……

  (共2,056字)

2012年6月20日  于新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