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在想些什么

/盘妙彬

工业时代的鱼生活得怎样?据在澳大利亚一所大学进修一年后回国的友人说,他所读的悉尼的一所大学自然环境极好,树木茂盛,清清河流穿校而过,河里大鱼小鱼自由快活,大都无人捕捉。国内还有哪一所大学校园内尚有清清流水?更别说还游着成群的大鱼小鱼了。国内大学校园里用于聚积生活废水的池塘是有的,鱼可能也有,这种鱼也会有人去吃,这是事实。

国内正处经济和建设快速发展时期,先发展后治理的言论在一些地方大有“市场”,一些官员也说得理直气壮,妄言先有大把大把钞票才有蓝天碧水。新鲜的空气、清洁的流水一旦失去,才明白是金钱换不来的。于此,自然环境恶化成了一些经济较发达地区面对的“头痛”问题。多年前,我到珠三角中心顺德、中山一带游玩,吃到的蔬菜无青菜味,猪肉无猪味,鱼无鱼味。那里的空气被林立的工厂污染了,天空一直是铅一样的。土地被工厂排出的废水渗透了,浇菜的水也是工厂里流出的污水。这种环境生长出来的蔬菜、池塘里养的鱼,食之无味是次之,最可怕的是食之对人体有害。建设和谐社会的提出适逢其时,自然和谐、环境建设、持续发展列入国民经济增长目标,十分之必要。

做一条澳大利亚的鱼,做一条澳大利亚的河流,想来是惬意的。

休假了,一直想去一趟梅里雪山,向往它,爱慕它,想它,已是经年。和一热爱它的朋友通电话,无奈路远银两不足,作罢。改给一县城友人去电话:我休假了,你也快休假,准备好一个风光宜人的乡下,可以钓鱼的乡下,一定有一条清澈河流的乡下,我要钓几天鱼。

鱼暂且还在乡下清清的河里游来游去,鱼不知道有一个人要过几天才能休假,我也只好等。当然,鱼上不上钩,这是鱼自己的事,鱼与人一样。现代人生活在喧嚣的、快速的、五光十色的物质社会,或是饭饱酒足,歌舞升平;或是劳心劳力,忙碌奔波;或是身不由己,你虞我诈,当这一切在一天中暂且消停之后,有人想到了佛,有人想到了睡眠或者永久的死,有人想到了鱼。通过一根向下的线找到自由自在的鱼,找到平静的水,找到清清的河流,找到思想的源头。由下而向上。

夜深了,鱼在想些什么呢?

鱼在想清清的水,鱼在一条河里自由自在。鱼在想澳大利亚。国人日盼夜望的工业时代跚跚走来,未来得及充分享受物质生活的丰富多彩,众多问题尤其是环境污染则接踵而至。化肥、农药、塑料等各种各样的工业产品及副产品,或短或久,或有形或无形地侵害着环境,并通过食物链伤害着人类自己,造成各种疾病特别是癌症增多。私下里一此官员、专家都说市场上的鸡鸭鱼肉少吃,各种饲料、各种促长素都不是好东西,各大传媒有关医治不孕不育的广告最多,就是例证。我小的时候,家乡的小河四季常清,河里鱼虾随处随时可捉,人们到河里挑水回家做饭,夏日到河里游水。眼下这条河流已名存实亡,冬季水枯甚而断流,夏天偶尔发几场洪水,原有的河潭已被各种建设产生的泥石淤积,河床、河岸随处可见生活垃圾,鱼虾早已无踪迹。鱼在一条河里游来游去吗?

我不禁再一次打电话给朋友,一定要找一条清澈的河流。一定是一条清清的河流,鱼也是这样想的。

 

 作者通信地址: 543003广西梧州市政府办公室  盘妙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