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北极光之四——冰屋和雪橇

 

汪永晨文图

 

     2013年9月7日早晨,在阿拉斯加的迪纳利国家公园睁开眼睛,窗外就是这样的景色。

  

                                                                迪纳利旅馆外的河

                                                                     窗外

                                                                早餐在这里

     今天,我们将坐车从迪纳利回到安卡雷奇。

    路上,我们会再次经过麦金利峰,要沿着美国三号公路边的雷纳河行驶,途中还要与冰河乃塔纳和塔纳那海相遇。

    当地少数民族住的冰屋,也在我们将要走过的路上,好期待。

    阿拉斯加给我们的新奇感,是随时随地的。

 

                                                                    路边小景

                                                                    水里是两只天鹅

                                                                    路边的植物

                                                                     是叶是花

                                                                      雨后

     这片湿地是我们在路上看到后大叫停车后拍下来的。今年天儿阴阴的,可即使这样,拍出的照片该黄的黄,该红的红,该白的白。有秋色,有晨露,有天鹅,不是还要赶路,这样的景致,坐上一天也坐不够。

    丹奈利峰或德纳利山(北阿萨巴斯卡语支:Denali),又名麦金利山(也翻译作麦金利峰,英文:Mount McKinley),位于阿拉斯加州东南部、阿拉斯加山脉中段,海拔6194米,是北美洲最高峰,也是美国的最高峰。它的俄语名称是Больш

 

                       美国麦金利峰(网上照片)

  

                                                                      图标

                                                                        山名

     麦金利山地区拥有变幻莫测的高山风、典型的北极植被以及野生动植物。这里大部分地区终年积雪,山间经常浓雾不断,雾气在皑皑白雪中缭绕弥漫时,几百米之外的景物便不可见。

    夏季,麦金利山的青青山坡上鲜花盛开,紫色的杜鹃和精巧的铃状石南花随处可见。麦金利山还是世界登山爱好者的汇集之地。每年5月到7月有数百人登山,只有一半不到的人能登顶成功。一次登山约花3个星期。

 

                               麦金利峰等高线图(网上照片)

     麦金利峰的地貌是地势险峻,气候寒冷,从三号营地向上,必须使用冰爪和冰镐。

    由于山体靠近北极圈,虽然顶峰只有6194米,但周围景象却酷似北极,层层冰盖掩住山体,无数冰河纵横其中,有时风速可达每小时160公里。在这里,冬季最冷时气温低于零下50℃,探险者需要忍受极低的气温、大风和长时间的冰雪徒步,因此登顶成功率仅为50%,已有一百余人死在了山里皑皑的白雪之上。

  

                                                                     山雾

                                                                    过度

                                                                           层次

                                                                      冰河

     据记载,第一次有关麦金利山的记载是在1794年。英国航海家乔治·克安克瓦沿着阿拉斯加海岸线航行时,在北方的水平线上发现了这座“伟大的雪山”,这就是它的最初记录。

    阿拉斯加本地人称之为迪纳利,意思是雄伟、高大,太阳之家。

 

                                       登上麦金利峰(网上照片)

     在这里登山如同是在北极探险。世界著名探险家,日本登山家植村直己就是在1984年冬季攀登此山时遇难身亡,成为麦金利山攀登史上第44位殉难者的。他之后还有山田升。很多知名的登山家攀登的脚步都是在这里终结的。

    1896年以来,阿拉斯加探险队的人们给了它新的名字。探险队的威廉姆·迪克认定她是北美大陆的最高峰。他以将要当选为美国总统威廉姆·麦金利的名字命名这座峰。他说,之所以要把这个荣誉给这位俄亥俄州的政治家,是因为他在荒无人烟的山里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威廉姆·麦金利被选为新任总统。

    第二支来到山脚下的白人队伍是美国地理调查队。他们命名了麦金利山周围的地形,如“勘察者冰川”、“罗伯特·马尔德冰川”。

    在这两支探险队之后的岁月里,人们开始试图攀登北美大陆的最高峰。

    但麦金利峰在1913年才有人登顶。

    弗里德·里克库克这位参加过罗伯特·皮里的北极探险,并在1903年环绕麦金利山周围的人。在1906年进入麦金利腹地,12天返回后他宣布自己登顶麦金利峰。并在1908年出版了他登麦金利峰的书。不久他的声明就引起人们怀疑。后来人们证实了他的登顶照片是在罗斯冰川上所拍摄,离真正的顶峰垂直距离超过千米。

    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库克是否登顶这件事困扰了人们很长时间。1909年11月四位阿拉斯加人坐在弗尔班克的酒吧里议论并嘲笑库克的报道。他们认为那是不可能的,只有阿拉斯加人才能做成这件事。随后他们决定他们将成为真正的第一批登顶麦金利峰的人。

  

                                                                  雪山和冰河

                                                                   山的怀抱中

                                                                          云瀑

     网上有对这次攀登的描述,且很详细。

    1910年4月,他们开始了自己的尝试,并用狗把食品和装备运到3352米高的马尔德冰川。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在没有现代装备,并且不懂如何实施保护的情况下,携带着一根很大的木桩开始攀登。他们为的是使远在山北面150公里的弗尔班克的人们从望远镜中能看到这个标志。

    1910年4月10日凌晨3点开始出发,威廉姆·泰勒和皮特·安德森花了一天的时间在上升2400米后,登上麦金利北峰峰顶。这段路程在今天看来也得两个到三个星期才能完成。他们在当时所取得的成就,就是在今天也没有几个人能达到。

    尽管这个业绩很辉煌,可他们两个到达的不是真正的主峰。真正主峰是麦金利南峰。

    麦金利的挑战仍在继续。

    一直到1913年,麦金利终于有人登了上去。以特德森·斯图克为队长的四人登山队终于在6月7日由队员沃尔特·赫特登达顶峰。赫特是阿拉斯加人、爱尔兰和印第安人的混血儿,赫特虽然没有死在麦金利的暴风雪中,可他却在25岁时和他妻子外出旅行时,船翻后被淹死。

 

                  首次登顶者斯图克(网上照片)

     斯图特只好与他的另外两名登顶队员——哈里·卡斯坦斯和罗伯特·塔特姆共同出版了《麦金利攀登》一书。

    斯图特十分平心静气地描述了在21天的攀登中所观察到的事情:我们大部分时间呆在冰川上,常常被浓雾、寒冷、潮湿以及阴暗所包围。周围陡峭的山上不时传来由不稳定雪层所造成的雪崩的巨响,雪崩前的雪雾经常盖过冰川。在雪崩前没有任何迹象,也不知道雪崩是否可能摧毁我们。

    斯图特还写到他看到了1910年登山队插在麦金利北峰的标志,平息了人们对那支登山队的各种议论。因为他们的标志从弗尔班克是看不到的。

    斯图特攀登麦金利峰的路线是从北侧接近山峰,经过马德鲁冰川而到达顶峰。从他们之后的几十年,这是惟一的一条攀登麦金利峰的路线。

    直到1951年,才由布拉德福·华斯伯恩开辟了另一条新路线。布拉德福是波士顿科学博物馆馆长,1942年从马德鲁冰川登上麦金利峰峰顶。1947年又一次和他的妻子芭芭拉(第一位女子登顶麦金利)登顶麦金利。这条新路线从卡希尔特纳冰川开始延伸,现在它已成为攀登麦金利峰的传统路线。

    布拉德福被认为是热爱自然、热爱山峰的人。现今这个区域地图上的许多事物都是由他命名和发现的。他说,这是我的理想——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地方像麦金利峰及其周围地区这样美丽,宏大壮观,错综复杂和原始。

    布拉德福所开创的新路线西·巴鲁斯几乎和首次攀登麦金利山一样有意义,因为这条路线使许多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飞机也是从这里第一次把登山者运到大本营,使登山者们免去了只有长距离行走才能到达大本营的艰辛,布拉德福路线引导着更多的业余攀登者在登山向导的带领下到达峰顶。

 

                                           新路线(网上照片)

     我们中国的登山运动员李致新和王勇峰去登山时,直到来到美国阿拉斯加的小镇科地亚,在机场的候机厅里,才第一次在照片上认识麦金利。这时离出发只有一个小时了。当然,他们登顶成功了。 

 

                                                                因纽特人的冰屋

                                                     冰屋里(网上照片)

                                                                    冰屋外的我们

     因纽特人不喜欢人们称他们为爱斯基摩人。因为这种说法来自他们的敌人,印第安阿尔衮琴部落的语言,意思是“吃生肉的人”,“因纽特”是他们的自称,意思是“人类”。

    因纽特人多居住在北极圈内的格陵兰岛、美国的阿拉斯加和加拿大的北冰洋沿岸,他们世代生活和居住在这里至少有4 000多年历史了。
    北极地区天气酷冷,终年只有很短的时间气温高过0℃,冬天是漫长、寒冷和黑暗的,每年从11月开始有近半年时间处于极夜的黑暗中,温度会降到-50℃左右;到4月天气慢慢转暖,冰雪逐渐消融,此时进入极昼。当然有些地方终年积雪不化,因为在北极太阳永远升不到高空中,即使在夏季,太阳光也是以低角度斜射下来,并穿过厚厚的大气层才到达地面,因此太阳光的热量已所剩无几,而且部分又被冰雪所反射。

    面对恶劣的气候,勤劳勇敢的因纽特人就地取材,采用一种原始方式建造了奇特的圆顶“冰雪屋”,以抵御凛冽刺骨的暴风雪,度过漫漫寒冬。
    在漫长的严冬里,因纽特人的冰雪屋内通常点着海豹油灯,供照明和取暖,有的还在盆状岩石中点燃海豹油篝火取暖。虽然屋内有火,但热量不会将冰雪屋融化。刚开始时,热量能够将雪砖表面融化一些,但仅一小薄层而已,随即就慢慢冻结成一层光滑结实的冰壳,火的热量再也不能融化冰壳及冰壳外的雪砖了,据不少北极探险家报道,这种传统房子即使屋外气温达到-50℃,屋内的人却可以不穿毛衣。

  

                                                        因纽特人的生活(网上照片)

                                                          因纽特人在“盖”房(网上照片)

                                                       因纽特人在“盖”房(网上照片)
    我在网上查到:热传递的方式有:对流、传导和辐射,冰雪屋的保温防寒作用可以从这三种方式来解释。冰雪由于中间存在着导热性很差的空气,因此冰雪是热的不良导体,能很好地隔热,屋内的热量几乎不能通过雪砖传导到屋外。正因为雪的导热性差,我国东北地区的猎人也有类似经历,他们在雪地上挖个坑,把挖出的雪堆积在雪坑周围,然后在雪坑里过夜,既防风又暖和。
    其次,进入冰雪屋的长长通道低于屋子,入口处挂着兽皮,这样可挡住刺骨的冷风,减少屋内外空气的对流。通道从两方面保持室温:①由于通道口小又在雪下,因而风、冷空气不能自接进入屋内。②由于采用低通道入口,暖空气向上聚集,在出入时大大减少屋内热量的散失,使热量不易传出屋外。

    我们知道气体的对流特点是伴随有大量物质分子的定向运动一一热的流体向上运动,冷的流体向下运动。比如把手放在火上立刻感到有温暖的气流上升;可以看到挂在火炉上的布条,由于上升气流的影响而飘动起来。冰雪屋利用对流的这一特点,不仅屋内的热量不易散失,而且屋内因冷热空气对流而暖和起来。有些冰雪屋内壁挂满兽皮,进一步提高了保暖性。
    第三从热辐射可知,表面黑暗粗糙的物体不但能迅速和大量地吸收来自辐射的能量,而且也能迅速和大量地辐射出能量。冰雪屋内壁光亮的冰壳能够把辐射出去的热能反射回来,阻止屋内的热量向外扩散,保证了屋子温暖。
    最后,由于冰雪屋牢固结实不透风,强劲的寒风吹不透它,所以在里面的人可以免受暴风雪的袭击。
    由于冰雪屋尽可能把热传递的三条途径阻挡住,所以尽管屋外冰天雪地,寒风凛冽,而屋内却温暖舒适。
    建造传统圆顶冰雪屋需要一定的技巧,它不光要求防风保暖,帮助因纽特人度过长达数月的寒冷冬季,还要求力学上的稳定,能够抵御极地的狂风暴雪。在北极没有树木,最方便的建筑材料就是随手可得的冰雪,有经验的因纽特人建成的冰雪屋堪称建筑上的杰作。

  

                                                         因纽特人的家(网上照片)

                                                         因纽特人的生活(网上照片)

                                                           因纽特小姑娘(网上照片)

    为了抵御冬季的强暴风雪袭击,建造的房屋要牢固结实,具有一定的强度,因此冰雪屋的最独特之处是它的圆顶,小孩在屋顶又蹦又跳都没事,根本不需任何支撑结构。

    建造冰雪屋的关键技术是怎样将雪砖一块一块堆成圆圈,呈螺旋上升。砌到最上面时,需增大上升的倾斜度,要求盖房者准确地切下一块雪砖的斜角,以便与下一块雪砖对接。为了稳定,两块雪砖要切得非常合适,相互吻合。
    从力学角度看,拱形能增加物体的强度和稳定性,球状结构最牢固。冰雪屋为拱形、圆顶,外壁又无角度,为圆弧形,因此狂风不会全部吹到屋子上,风部分从屋子上部的外壁侧面刮过;同时严寒也把冰雪屋冻成一体,再加上坚固牢靠的球状结构,故这种符合力学原理的冰雪屋能经得起最强烈的暴风雪吹袭。
    此外,圆顶屋也是最省建筑材料的结构,这大大减轻了在寒冷天气下的劳动强度。
    随着时代的推移,因纽特人已开始接受现代文明,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具有现代设备的新住宅逐步取代了传统住宅。

 

                                                               雪橇赛博物馆

                                                                         纪念

     在阿拉斯加从迪那利回安卡雷奇为我们开车的司机约根,是做了25年雪橇犬大赛的志愿志。做什么呢?就是用他自己的真升机拉狗。这些狗是跑不动的,不想再跑了的,不能因为它们影响其他参赛狗的情绪和战斗力。托尼说,每年的比赛,都会有40名像他这样的志愿者。这些狗会被集中在沿途的检查站。

    阿拉斯加雪橇犬比赛,是一年一度的雪橇犬盛会。参赛队有橇夫一名,狗十六条。赛程超过1000英里。时间是八至十五天,比赛冠军将获得高达5万美元的奖金。

    据说该赛事起源于1925年冬天,当时阿拉斯加正流行一种急性传染病,而救命的药却运不过来,多亏了雪橇犬以接力的方式,跑了1125公里,把药运到了地方,挽救了许多生命。

    参加阿拉斯加雪橇犬大赛对狗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应具备的黄金体型为——雄犬肩高25英寸(63.5厘米)、体重85磅(39千克);雌犬肩高23英寸(58.4厘米)、体重75磅(34千克)。

 

                                             体尺规格标准

     一般雄性阿拉斯加雪橇犬肩高在22英寸(55.9厘米)~27英寸(68.6厘米)、雌性成犬高在21英寸(53.3厘米)~25英寸(63.5厘米)都是可接受的,同时,体重大于41千克或者小于34千克的个体很常见。

    阿拉斯加雪橇犬头部宽且深,不显得粗糙或笨拙,与身体的比例恰当。表情柔和、充满友爱。眼睛在头部的位置略斜,眼睛的颜色为褐色,杏仁状,中等大小。眼睛的颜色越深越好。蓝色的眼睛属于失格耳朵的大小适中,但与头部相比显得略小一些。耳朵为三角形,耳尖稍圆。

    阿拉斯加雪橇犬除了红色背毛的狗以外,其他颜色的狗都应该是黑色的鼻镜、眼圈和嘴唇。红色被毛的狗允许是褐色的鼻镜、眼圈和嘴唇。带有浅色条纹的“雪鼻”都是被允许的。嘴唇紧密闭合。上下颚宽大,牙齿巨大。咬和为剪状咬和,上颚突出或下颚突出式咬和都属于缺陷

    阿拉斯加雪橇犬的寿命不算很长,可以活十一年到十二年左右,它活的时间长短和生活质量、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在寒冷的环境中,人的新陈代谢比较慢,可以活更长的时间。阿拉斯加雪橇犬来到内陆以后,环境炎热,不太适合它的生长,不过经过长时间的适应,它已经能够健康的长大了。 

    阿拉斯加雪橇犬忠实,能力强。是优秀的警备犬和工作犬,也是富有感情的家庭犬,并且酷爱户外运动,少年时期逐渐开始需要很大的运动量。

 

                                       阿拉斯加雪橇犬幼犬照片

     阿拉斯加雪橇犬非常友好,属于“朋友狗”,而不是“孤僻狗”。它是忠诚、深情的伙伴,给人的印象是高贵、成熟。 和所有雪橇犬一样,阿拉斯加雪橇犬保持着对人类的极端友好,一只在正常环境下成长的雪橇犬,极易亲近人,富有好奇心和探索精神。也和其他雪橇犬一样,阿拉斯加雪橇犬一般被认为是不攻击人类的犬种。

    由于是原始犬种,阿拉斯加雪橇犬身上具有与原始犬种相应的特征,例如独立、不过分依赖主人,许多阿拉斯加雪橇犬在形态举止上像

    阿拉斯加雪橇犬不喜欢吠叫,而一旦它们想说什么时,更多时候是发出类似“woo woo”的嚎叫。

    阿拉斯加雪橇犬生性好群居,但在群体中有着明显的等级制度。在狗饲养场、农村或城郊的狗群中,总由一条头狗(通常是老狗)支配、管辖着全群。级别高或资格老的头狗怎样表明它的等级上风呢?

    通常采用以下几种特定动作来表示:如答应它而不答应对方检查它狗的生殖器官;不准对方向另一只狗排过尿的地方排尿;对方可在头狗眼前摇头、摆尾,耍顽皮,或退走、坐下或躺下,当头狗离开时,方可站住;等级上风明确后,敌对状态消除,开始成为朋友。狗对其主人也会表现同样的姿势。

    狗和其他动物(如猫科动物、鸟类和啮齿类动物)一样,都有领地感,以它自己为中心,用自己的气味标出地界,并常常更新。一块领地可只属于一二只狗,或整个狗群。外来狗如闯进一只狗的领地时,它的行动十分谨慎,假如领地主(狗)来了,闯入者不敢看它,假装忙于其它事,避免与领地狗撕斗,然后离去。那么,狗怎样标志它的领地呢?通常是沿着它平时行走的线路而固定一些点。如公狗外出散步时,总是往固定的一些树干、路灯下或角落里撒少许尿。一只狗的气味可使另一只狗知道这只狗的领地、性别、年龄和健康等状况。有趣的是,一只小狗经过体大狗留下的领地痕迹时,会尽量抬高它的后肢撒尿来盖住体大狗留下的痕迹。而体至公狗路经体小狗留下的痕迹时,会尽量以低于正常的姿势排尿,以覆盖住体小狗留下的痕迹。但母狗的领地感不像公狗那样明显,只是在它发情期为了告诉周围的公狗它正处于发情期而用尿来标志领地界限或规定道路的记号。平时,母狗不像公狗那样护着自己的领地和自己在狗群中的地位,母狗只留意护卫自己的仔狗,有许多母狗始终都可和睦地生活在一起,甚至可喂养其他母狗的幼仔。

    很多迹象表明,所有的动物都是靠心灵感应传递信息的,狗更是这样。在狗与狗、人与狗以及狗与野兽之间的联系都各有自己的传递方式,或者更换信息,或者完善感觉信息。狗有超感觉的典型例子是:在地震和火山爆发前有预感,到室外乱跑和吠叫。超感觉也可支配狗识别方向,能在很远的地方,甚至相隔数年之久仍可找到回家的路。经过练习的狗在执行任务时,甚至没等主人做完一个简单的手势或说完一句话,它已能剖析到主人命令的内涵而很好地发挥它的作用。这是一个优秀训狗员所获得的优秀训狗效果中,人与狗之间在共同活动中所存在的一种无法解释的吸引力--超感觉有关。

    阿拉斯加雪橇犬是最古老的北极雪橇犬之一。它们身体强壮、胸部厚实、肌肉丰富。它昂首站立的姿态显示了极大的勇气和活力。机警的眼神充满好奇。
 在漫长的拉车拉雪橇途中不可能常常得到休息的机会,所以它们都拥有宽厚、扩张力强的胸部。同时肩部厚实以适应它们的工作。在奔跑的时候,它们步伐稳定,平衡,并不费力。阿拉斯加雪橇犬并不是短跑的选手,但绝对要求是长跑的冠军。而一旦它们真的跑出了性子,即使身后的车子和雪橇已经翻了,可能他们还是会毫不回头的继续跑。

 与其他犬种相比阿拉斯加雪橇犬的纪律性相对较差,比较自由散漫,当它一出门后就会疯跑让你追不上它,把你的呼唤当成耳边风。

    阿拉斯加雪橇犬的繁殖过程是,每年都会正常的发情,在发情期间与公犬进行交配,交配成功之后进入妊娠期,经过2个月时间的孕育就会诞生狗仔。

 

                                 马拉谬特人家庭和他们的狗(1915年)

    最威胁阿拉斯加雪橇犬的时期是1909~1918年,这个危机来自于人类的贪念。那个时候,阿拉斯加赌赛犬越来越流行,许多的赛手尝试将北极圈的犬和外来犬交配,以期发现体力更好、速度更快、更漂亮的犬,结果事与愿违。这一个时期后来被称为“北极雪橇犬的衰落时期”。

    由于和输入犬种的相互交配,原有的一些本土犬种被混入了各种外来犬的基因,但因阿拉斯加马拉缪特部落地处偏远地区,基本与世隔离,使得这一犬种维持了原始意义上的纯血。

 

                                      (网上照片)

                                                                  (网上照片)

    20世纪前20年,随着狗拉雪橇竞速赛(the sport of sled dog racing)在北美的风靡,美国人意识到有必要重新拾回阿拉斯加雪橇犬这一本土的雪橇犬种,在1926年,美国的雪橇犬爱好者开始致力于以本土雪橇犬和哈士奇为基础、系统地选育纯种阿拉斯加雪橇犬。经过近十年的选育和发展,1935年,美国犬业俱乐部(AKC)正式确认阿拉斯加雪橇犬为一个犬种。

    阿拉斯加雪橇犬已经在冰冷的北方生活了很多年了,人们一直把它们的来历当成一个谜。

 

     如今,拉着雪橇飞跑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人们羡慕它们的团队合作精神,还有自我牺牲的勇气。所以,拉雪橇比赛在那时风靡了整个美国。可以狂奔在冰雪中是一件很艰苦但又很刺激的事情,对于在比赛中的突发事故,阿拉斯加雪橇犬曾多次救下遇难的主人。

  

                                                                       博物馆里

                                                                     历届第一名

     在我们让约根给我们讲讲他25年志愿者生活中,印象最深的两个故事时,他讲的一个是,一次一狗在被抬上飞机上时,突然挣脱跑了。飞机开始还试图追它,但是那头狗可能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没命地跑,前面就是海的时候,它跳了进去。浪很快就把狗淹没了。当这个消息传到狗的主人那时,主人大哭不止。

    还有一次是天气不好,飞机不能起飞。当时飞机停在河边,上面有21只要被送回去的冻坏了,累坏了,受了伤的雪橇犬。飞机试飞了几次,都没有成功。飞机上的狗一只也不能放弃,雪慢慢地已经埋到了飞机的门,雪很软,门也打不开了。大雪中,飞机就试着绕了一圈,靠螺旋桨把雪给吹跑,给化掉,终于找到跑道,终于起飞成功。

    第一个故事,让约根至今还在想着那头惊慌失措的狗跳进了大海是为什么?第二个故事,则让托尼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有关报道

                                                           安卡雷奇私人直升机机场

     为了让不能亲自参加雪橇犬赛的人也感受一下坐雪橇的滋味,在我们途经瓦西拉,参观艾迪塔罗德博物馆时,坐了一下阿拉斯加狗拉雪橇。坐在上面,在林里跑时的感觉,虽然不是风驰电掣,但那份神气活现在我写下这段时还能让我接着想入非非呢。

  

                                                         约根和他的直升机

                                                感受

                                                                 雪橇犬

                                                                          跑

     美国地理学会的创始人Henry Gannett(亨利甘尼特)说过一句话:“如果你还太年轻,请远离阿拉斯加,太早领略至美的风景,令余生都变得乏味。

    这就是阿拉斯加,去一次不够,去两次上瘾。那里的大美,那里的神秘,那里的丰富,不论是雪山、冰屋还是雪橇犬……

    本来今天我和生态学家徐凤翔舍本要做直升机登上冰源,可因天气不好,飞机不能起飞。因为天气不好,今天本有可能看到的北极光也成了泡影。遗憾之时我突然想,这是不是可解释为,阿拉斯加的迪那利希望我们再来呀,这里也喜欢我们。一定是。

    明天,要去的冰川,是1999年我一个人在那里过夜的地方。那次,想等着拍北极边上冰川的日出日落,没想到天渐渐黑了后,若大的冰川就剩下我一个人,而且路边的牌子上还写着:这里是棕熊和狼出没的地方。那个晚上我真的很害怕。如今那里还是十四年前的样子吗?

  

                                                                        不是极光

                                                                        傍晚

                                                                            山东

                                                                           云

                                                                           蘑菇

                                                                         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