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转载 2007-12-05
    

环境忧思():水源地保卫战

来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2007121

http://www.hwcc.com.cn/newsdisplay/newsdisplay.asp?Id=184539

 

靖宇县的矿泉水源自然保护区

按:为了清澈的水源,江南水乡忧心忡忡——太湖居民:在太湖边上,现在鱼都没有,都有味道啊,臭啊!

即便身处塞外,污染也如影随形——西部环保官员:现在一些环境风险比较大的企业正被引入我们西部地区……

西南高地,水电运动是否是另一种扼杀?

千百年来相依相存,人与水演绎着怎样的现实与未来?

中广网北京1130日消息(记者王磊郭静毛更伟曹美丽慈 溪台记者黄励咪)象东北很多原始森林一样,吉林省靖宇县偌大的矿泉水源自然保护区内没有人烟,自然倒下的白桦树随处可见,横生的枝杈和散落生长的灌木也总 是挡住探访者的脚步。初冬时分,地面的落叶早已经是厚厚的一层黄色,看不到任何路的痕迹,但是靖宇县矿泉水云保护区科技科副科长吴思立还是很自信地带领记 者快速走向密林深处的鹿鸣泉。

保护区设在靖宇县西南部,保护区内超过50吨以上的泉子有19处,总面积是423.25平方公里。这个水源保护区是全国唯一一个为保护矿泉水水源建立的保护区。

靖宇地处长白山腹地,著名抗日将领杨靖宇将军就牺牲在这里,靖宇之名也由此而来。不过现在的靖宇人除了为“靖宇”这个名字而骄傲外,还会反复提及这个城市拥有的另外一个名称——“中国矿泉城”。100多处从地下喷涌而出的矿泉成了这座贫困县摆脱贫困寄予的希望,也成了最好的宣传名片。

咱现在就站在这个位置,你看图就能看出来。这是银龙泉,这是吴泰的,就是刚才道上咱看到的那个泉。娃哈哈五龙泉就在这个对面。康师傅在这个位置,用的青龙泉。现在,农夫山泉在这个银龙泉对面,这个位置,用的是九龙泉。

从靖宇县城一路驱车向西大约10分钟就进入矿泉自然保护区的边缘。路边,娃哈哈、康师傅、农夫山泉、吴泰集团,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矿泉水厂的厂房每隔数十米就会出现一个。靖宇县矿泉水源保护区开发科科长张祚黎说,现在国内知名的矿泉水生产厂商基本都已经在靖宇落户。

税收这块,农夫山泉和娃哈哈两户企业06年就能达到2500万,占到靖宇县财政的三分之一,同时他也拉动了其他一些别的产业。

保护区内几乎没有人烟,几家企业显得十分安静。然而在这安静的背后却是一场早已经硝烟弥漫的矿泉水争夺大战。

20027月,农夫山泉在吉林靖宇县投产。同年,娃哈哈集团的子公司应声成立,同样落户靖宇。不久,康师傅也进入了同一水源,大规模投产。出于生产需要,农夫山泉和康师傅都投巨资,在靖宇专门建设连接厂区的铁路,方便产品向外输送。

此前,农夫山泉与娃哈哈还曾经就“天然水”和“纯净水”哪个更健康,争论得沸沸扬扬。结果没有多长时间,娃哈哈就和农夫山泉同在靖宇投产矿泉水。

而农夫山泉和康师傅的纷争也在坊间流传。原因是2001年时,农夫山泉已经与地方政府签订排他性合作协议,而康师傅却瞄准其水源的下游,让双方的争夺摆到了桌面上。而更多的说法是,不仅仅是东北,在湖北丹江口、浙江千岛湖、广东河源万绿湖等几大水源地,农夫山泉和康师傅都在你争我抢。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农夫山泉的负责人对于当地政府引进其他水厂的做法颇有微词。

中国矿联国家天然矿泉水技术评审组秘书处副秘书长廖雷分析说,中国人饮水观念的变化直接造成了矿泉水销售的火爆,连续三年,全国矿泉水的产销量以20%的速度在增长。这也就是这场矿泉争夺战背后真正的秘密。

咱们全国的污染情况越来越严峻,你比如说松花江污染,太湖等等一系列的污染,老百姓已经越来越注意到喝这个水对我有哪些作用了。甚至对一些自然水都产生了一种不放心的感觉。那么这个时候,天然矿泉水,老百姓对它越来越认可了。

在廖雷的办公室,时常会有人打来电话,询问水健康的问题。廖雷说,这预示着矿泉水产品将成为饮料市场上的主导产品。

廖雷的分析正在全国各地成为现实。在上海碧云新天地小区的中心地带,有一个叫做直饮水机的设备,每天一到晚饭时间,就会有很多居民到这里排队取水。居民张女士告诉记者,家里做饭从来不用自来水。

自来水出来的水你就是觉得不香,不好喝,而且水和米是分离的,它融不到一起,不粘稠,没有粘味,泡茶你是觉得很陈旧那种感觉,好茶也泡成坏茶了。颜色差,味道也差。

和张女士一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放弃将自来水作为直接饮用水的来源。这种转变一方面在于人们饮水观念的提升,一方面也是在全国众多水源地遭受污染现 实下的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而在水源地专家那里,普通百姓的感性认识成为一个不容置疑的结论:中国的水环境已经进入了一个重度复合型污染的阶段。

站在云南昆明海埂草海大堤放眼望去,布满大量蓝藻的滇池湖水就象是黏稠的绿油漆。水打岸边,绿浪翻滚,发出一阵阵腥臭味儿。几条清藻船正在作业。工人们把黏稠的蓝藻水体抽到一个密闭的排水管道里,开玩笑说,是在“抽绿油!”

女农民:“一年比一年脏,污染就比较大。”

记者:“你可以给我说说小时候看见的滇池是什么样子吗?”

女农民:“我们从小就在海(滇池)上,有海菜飘起,水还清,吃水就吃这个海上的水,不用自来水,这个水慢慢地脏了,所以那些海菜就死了。”

记者:“你们现在还喝滇池水吗?”

女农民:“没有喝了。”

昆明滇池素有“高原明珠”之称,曾经是昆明市的重要饮用水源。然而近十多年来,滇池的工业污染却成为了各级政府最为头疼的难题。1986年前,滇池水质为三类水,按国家标准可做饮用水水源。可是到了现在,滇池水已经演变成劣五类水,几乎丧失了作为水的各种功能,成为一池废水。据环保部门调查,目前滇池水体中的总磷、总氮等重要污染物的超标率,低的为50%,高的达80倍之多。而滇池内湖中的致癌、致突变、致畸形的物质高达60种。

“四十年前海菜开花,三十年前拿鱼摸虾,二十年前看见尘渣,看如今啊两眼泪花”,这首当地民谣悲凉地唱出了滇池的变化。历经千百万年沧海桑田的高原明珠,如今仿佛已经成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走到油尽灯枯的关头。

这是我们取水口,这下面有4个沉井口。0224江心的,通过435的管局,输到我们这里,这自流过来的。通过泵房,水泵打出去。

滇池曾经是昆明的母亲河,而上海的母亲河则是黄浦江。在上海,80%的居民家中的饮用水都来自***段的黄浦江水,上海城投原水有限公司松浦原水厂就负责将江水进行处理成自来水输送到居民家中。在原水厂的取水口,生产副厂长邵惠君说,他们设置了围油栏,防撞装置、拦污装置、警示装置一共四层装置来保护取水口。在起到拦污作用的旋转滤网前,看着一层层被拦下来的垃圾,邵惠君感慨地说,这些装置在十年前是根本不需要的。

邵惠君:0002这垃圾,你看,多不多?

记者:多。这已经经过了几次拦截了,还这么多垃圾。

邵惠君:今天还算好的,像这个垃圾车,我们10分钟、20分钟就一车。

上海的黄浦江水尚且还能为上海市提供饮用水,可是在浙江慈溪,市政府已经开始从外地重金买水。

慈溪是上海、杭州、宁波三大都市经济金三角的中心,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保持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但缺水一直是历届政府的心头之痛。特别是2003年那场50年一遇的干旱,使慈溪水资源的脆弱现状暴露无疑:企业耗水大户车水马龙,纷纷向周边余姚、上虞等市买水运水;市民排队买桶装水、瓶装水。很多人对这段经历至今记忆犹新。

有时候用的水没有,高温的时候多少难受。每天高温每天断水,我们用扁担去外面挑水的。

慈溪本就是一个资源型缺水城市,可是因为工业发展带来的污染,城市原有的饮用水源根本就不能解决整个城市的饮水问题。慈溪市水利局副局长陈光林说,2003年底慈溪开始了“内治外引”为主要战略的水环境整治工程。

而所谓的外引,就是指跨流域引水工程,目前,慈溪已经建设建成曹娥江,余姚梁辉水库、下姚江和绍兴汤浦水库等四个境外引水工程,慈溪市为此直接投资超过18亿,年签约引水总量达到3.78亿立方米。

[背景资料]

近几年来,我们重大水污染事件多次爆发,城市饮用水源屡屡受到威胁。

200511月,吉林石化公司大火造成松花江重度污染,哈尔滨全市大停水。一个月之后,广东北江镉污染导致下游10万人饮水受威胁,韶关、清远和英德市部分停水。

今年528日,太湖水域蓝藻爆发,导致无锡大部分城区自来水水质发生变化、变臭致使无锡300万人守着太湖没水吃。

622日,湖北长阳境内某锰业公司渣场矿渣夹杂大量污水外泄,数公里的污染带冲入清江。清江宜都市全市被迫停止供水。

72日,江苏沭阳因为水源地上游工业污染,自来水发黄发臭,成为又一个陷入水危机的城市。整个沭阳县城为此停水超过40小时, 20万人受到影响。

726日,湖南娄底市冷水江中泰矿业有限公司铅锌矿发生尾砂泄漏事故,部分含铅、锌等元素的尾砂流入资江,使得从资江取水的冷水江市及下游新化县城被迫停水,共计40万人无水可用。

在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环境研究所彭文启博士看来,昆明、上海、慈溪不是个案,在一项有关重要饮用水源地安全状况的调研中,彭文奇博士和他的课 题组在做了大量城市的水源地调研后,得出了两个令人担忧的结论:我国重要饮用水源地的水量安全和水质安全都处在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

彭:第一个就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发现,水量不安全的占到了27%的这样的水源地,就是说27%水量是不足的。那么水质不安全调查发现,影响的人口占到15%,换句话说,这13%15%的不安全水源还在供应着城市饮水?

记:应该说,15%左右,他所喝的水,根据标准的话是不安全的,不合格。

彭文启说,在整个中国水环境进入一个重度复合型污染阶段的背景下,各地水源地的污染无法幸免。

发达国家100多年经历的污染类型,有机污染,氨氮污染,重金属污染,粪大肠污染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因为我们近期快速发展。这些问题就一起整体出现,这样的话,中国的水环境状况就进入了一个叫做复合重度性的污染阶段。

我国是一个干旱缺水严重的国家。到20世纪末,全国600多座城市中,已有400多个城市存在供水不足问题,其中比较严重的缺水城市达110个,全国城市缺水总量为60亿立方米。

水利部预测,203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6亿,届时人均水资源量仅有1750立方米。在充分考虑节水情况下,预计用水总量为7000亿至8000亿立方米,要求供水能力比现在增长1300亿至2300亿立方米,全国实际可利用水资源量接近合理利用水量上限,水资源开发难度极大。

各位听众,系列报道《水环境忧思》今天就全部播送完了。对于一个新闻节目而言,我们无法象科学家一样为中国的水环境制定一部详尽的备忘录,我们所能做的只是用一个周的时间记录下一条河流的哀伤或者一座城市的焦虑,抑或一个地区的困惑,通过电波,和节目当中的主人公以及所有的听众一起为中国的水环境而忧思、而警醒、而共同努力。

早在2005年,胡锦涛总书记就曾经指出:一定要把切实保护好饮用水源,让群众喝上放心水作为首要任务。温家宝总理在该年度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指出:我们的奋斗目标是,让人民群众喝上干净的水、呼吸清新的空气,有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而就在两个星期前,本月的14号,在河南郑州召开的全国河流污染防治工作会议上,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明确提出,到2008年年底前,重要饮用水水源地主要指标达标率将达到100%

我们相信,这些来自政府高层的决心将会为水环境的未来改善提供信心和保证。

 

这就是保护区内的鹿鸣泉

 

农夫山泉在靖宇县的厂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