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作者: FANG

今天是“乐水行”11周年纪念日。

 

2007年3月17日,“乐水行”由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自然之友、绿家园志愿者、志绿智等多家NGO共同发起。自2007年9月起,乐水行发展成为长线(探路组)和短线(考察组)两只队伍。11年来,这些热爱自然的朋友们,一到周末无论严寒酷暑都行走在北京的河边湖畔,他们不但自己了解关于水的知识,而且希望引起整个社会对中国水资源的匮乏、污染、合理利用的重视。

这是2007年乐水行开始半年后,乐水行志愿者徒步二道沟在高碑店水库合影

乐水行活动一般包括走河、采集水样、专家介绍河流情况、参与者分享沿途感受、拍摄排污口、撰写走河总结六个部分。

11年来,这些热爱自然的朋友们,一到周末无论严寒酷暑都行走在北京的河边湖畔,他们不但自己了解关于水的知识,而且希望引起整个社会对中国水资源的匮乏、污染、合理利用的重视。

今天乐水行长线和短线的两支队伍特意在亮马河的起点--最初开始乐水行活动的地方汇合

乐水行发起人的张俊峰和汪永晨分别做了简短讲话,总结11年来大家为维护江河自然生态、减少水资源污染所做的工作。他们说:乐水行通过每周六的行走和河流交朋友,倾听河流的呼声,记录河流的变化,引起政府对水资源合理利用、防控污染的重视。在国内,撑起了一个民间环保组织守卫中国水资源的旗帜。

整个冬天没有见到一粒雪的北京今天似乎受到乐水行11年坚持的感染,洋洋洒洒飘起了雪花,似乎在回应这群关爱家乡、关爱自然的人们对洁净水的渴望。冒着纷纷扬扬的雪花两支队伍道别后开始了各自的活动,年轻人组成的长线队伍将走完亮马河全程20公里的路程,我们短线按原计划应该是参观自来水博物馆并行走亮马河部分河段,但考虑到下雪且短线部分成员年纪较大,最终在参观完自来水博物馆后结束。

这个走长线乐水行的小朋友在小学时曾经一天沿河走了40多公里

北京自来水博物馆建成于2000年,近期刚刚修缮完毕,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我们。

今天的“专家”也可以说是一个杂家,一个叫周晨的小伙子,他学的专业虽然与水无关,但是他对水生态、水文化的讲解却非常专业。

 

自来水博物馆是北京最早的水厂遗址,想当年是根据“老佛爷”的谕旨设立的水厂。

水厂建成前皇室用水是从玉泉山直接用水车拉,普通老百姓只能打井提水。

这些是当年打井、推水的照片以及模型

北京历史上水资源是很丰富的。但是几个原因导致北京成了严重缺水城市,第一,四九年之后,北京建了几个工业区,这些大型工业区都是耗水大户和污染大户。那时没有环保概念,所有的污染水直接排入江河内。第二,建国后北京人口大量增加,北京2/3的小型湖泊被填埋,建成住宅区。第三,随着现代化人均耗水逐年上升,四九年之前北京人均年用水量仅为五吨,现在包括工业用水的所有用水均摊到每人头上为每年300吨。另外中国的七大河流北京几乎都没有沾到光,因此,北京不具有大规模城市的水资源条件。

从这张图上看到北京地下水水位在2010年陡坡式下降

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人均可用水量低于300立方米就是极度缺水城市,而北京是人均仅有80立方米,甚至比以色列还要缺水。如果说世界人均占有水量是一桶水,北京仅仅是一杯水。为了保证水的供应,北京从1999年开始。就超采地下水,现在北京在二三十米之下已经没有地下水。在南水北调之前,一到夏天,河北人不能用他们南边几个水库的水,只为了保证首都用水。

而南水北调经历了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为了保证北京开奥运会,南水北调在2001年立项,立项后没有充分的时间论证,因此施工不是从水源源头的丹江口开始,而是从北京往南施工,施工到哪里就先调哪里的水。后来因为各种地方利益和矛盾造成丹江口水库自己的水都不够用,不得不引长江水救汉江,再向北京调水,经过各种艰难险阻,本应于2008年调到北京的水直到2014年才到达了北京。

关于北京的五大水系(永定河、潮白河、北运河、拒马河和属于蓟运河水系的泃河)

,我们已经听不同的专家从不同的角度讲过,今天周晨则讲了北京主要河流名字的来历以及一些有趣的历史故事。比如拒马河这个名字来由就很有意思,北宋时期拒马河是一条边防线,拒马河以南被辽国的契丹族占领,拒马河的河宽可以防止马越过来,所以叫拒马河。而永定河历史上经常发洪水,带来大量泥沙,且河水经常改道,因此曾被叫作淤定河、无定河,是元朝以前北京主要的水来源。元朝之后避开了爱发洪水的永定河,重新从白浮泉引水,并利用京西湿地的水源,引入积水潭,并开通惠河,一直连接到杭州。因此元朝以后北运河水系成为北京的主要供水来源。但是由于这种开发,大量的水不断从北京西北经京杭大运河流到通州,继而流向东南方向。到明朝时京杭大码头已经不能建在积水潭,而退到朝阳门、建国门一带。到清朝时更退到通州的张家湾。

自来水处理工艺沙盘

今天虽然没有行走亮马河边,但是却听到亮马河名字的故事: 过去有很多商队要通过东直门进城交易。在进城之前他们要在城外歇息整理,将货物卸下,刷洗马的毛皮并晾干以便卖个好价钱。亮马河由此得名。

此外,我们还听到关于气候变化对于水的供应、城市变迁、经济发展的影响。

最后,农民植物家李秀兰给大给又大家上了一堂植物课。

今天走在路上听到大家议论的都是北京终于下雪了。北京整个冬天的无雪状态是对人们的严重警告,对自然的无度开发必将受到大自然的惩罚。真希望有更多的人关心北京的水,了解你所用的每一滴水是多么来之不易。也衷心希望第12年的乐水行能看到北京环境继续好转,山青水绿,鸟语花香是大家共同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