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公民记者:汪永晨

      今天,全国人民都在筹划着过大年,绿家园乐行走进了颐和园。风有点大,天有点蓝,园林学家杨春林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他说是要把大家先走热了。他走到了一片树下站在哪儿说:这儿的风是不是小点,这就是风水。



         在皇家园林随处都可以感到人与自然的亲密相处。杨先生说,在颐和园的谐趣园100人走进去看不见多少人,可是在今天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里,100人在那就是乌泱乌泱的。为什么古代园林都有私密之处,有布局,有阴差阳错。

       我们中国的园林其妙处就在于人与自然的关联。现在的河边砌的都是水泥墙,把人与河隔绝了。而自然的河流漫坡,绿地,人是可以在河边玩的,这才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快过年了,家的味道越来越浓,杨先生特意把我们带到了颐和园走到了耕织图的景色区。为什么?杨先生说:

         清代乾隆皇帝为了表示他对农业的极端关切和重视,遂令在颐和园的一角按水乡农家风格建造在当时看来有点另类的景观,并题名“耕织图”,并建造了织房、染房、蚕房,同时种了桑树。修建极富江南风情的水村居。



        这和颐和园的整个建筑似乎不太一致,但因位置偏僻,倒是给人田野气息。乾隆命人把元代画家程棨所绘的耕作图与蚕织图48幅,用双钩法阴刻上石,加上他自己的题识,镶嵌于玉河斋的游廊上,勉励人们勤耕细织,发展农业生产,争取好的收成。



         乾隆帝还亲制五首题赞耕织图风景的诗歌,并加上手书“耕织图”三字,阴刻于昆仑石形制、下承海水江崖纹石座的石碑,立于玉河畔。为了使这一酷似江南风韵的水墨丹青,成为清漪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乾隆皇帝命内务府将位于地安门附近的织染局全部迁移到玉带桥西北与稻田毗邻的地方,将“男耕”与“女织”珠联璧合,融为一体,清宫内务府织染局是专门任职宫廷所用丝织布匹的生产机构.其织出的布头上均绣有“织染局”三个字,当织染局迁到耕织图后,生产的织品就全部用“耕织图”取而代之。



         乾隆命圆明园的十三家蚕户迁移到耕织图。四周环植了大量桑树,蚕沙交错,心裁声声,使得“耕织图”的名称额外更加名不虚传.耕织图取代了织染局后,成为了一所名不虚传的织染作坊。

         耕织图的建筑,从南到北由澄鲜堂、玉河斋、延赏斋、蚕神庙、织染局及水村居组成。地域开阔,建筑风格相对比较朴素。它在园中据西北方,正与昆明湖东南岸的铜牛遥相呼应,寓意“牛郎织女”隔湖相望。



          1755年(乾隆二十年)高宗《耕织图》 诗:“玉带桥西耕织图,织云耕雨学东吴。水天气象略加彼,衣食根源每勤吾。稻正分秧蚕吐丝,耕忙亦复织忙时。汉家歌笑昆明上,牛女徒成点景为。”



          颐和园来过多少趟了,如果不了解这些常识,如果今天的生活让我们对耕织在生活中的作用都忽视了,说明我们对颐和园了解还有缺失。



        不过不需要探究竟学问,在寒风中今天我们的另一感受是:玉兰花包正在鼓起,这意味着什么呢?

         今天,有三个中学生和我们一起走在北京皇家园林。没准现在他们正在边感受着浓浓的年味,边写着今天乐水行的感受呢。我们期待着他们笔下下的乐水行和家乡的河。



          下周,绿家园乐水行就是在过大年的气氛中走在北京的河边了。来吧,与家门口的河一起过大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