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今天上午北京零下8°的低温,滴水成冰,但是乐水行的队伍仍然行走在北京的水边,这些人有的是参加过200多次活动的老“团友”,也有的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儿,或通过亲戚朋友介绍来参加乐水行活动的。

今天乐水行走的是龙潭湖和龙潭西湖。

龙潭湖公园的南面和东面是护城河。因与龙须沟成首尾之势,由梁思成命名为龙潭湖,湖中有个岛,是贺龙元帅钓鱼的地方。

经查,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龙潭湖所在地域还是一片广阔的湿地,湿地的起源是从明朝嘉靖皇帝时代开始为城墙烧砖取土形成的窑坑。由于北京南郊本来就是个地下水位很高的地区,加之那个时代降水量大,所以尽管没有河流经过,那片沼泽却从来没有干涸过。从双龙庵到十八里店,到处都是水坑和洼地,莲花池和芦苇荡。沼泽地中间,将两个相邻池塘分隔开的,往往是一堵高坡或是一小块高地。高坡上生长着茂密的树林,如: 榆树、槐树、梧桐、山毛榉和松柏等,形成一道道高高的绿色屏障;坡下由红叶树和酸枣树组成的灌木丛一直伸展到水边。那一块块相对孤立的高地上,分布着田地、菜园、磨房、畜棚和农舍。

哎,搜到的唯一一张龙潭湖的老照片儿竟是老北京在捕鸟,破坏环境啊,不过也反证了那时环境之好,有那么多鸟

园林学家杨春林说,现在规划者不知道何为湿地。虽然没有湿地的概念却到处建湿地公园,如建了官厅水库湿地公园,又要建南大地湿地公园。以为种了莲花、荷花、藕就是湿地公园了,实际上按照标准的解读,湿地应该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它是湿地植物、栖息于湿地的动物、微生物及其环境组成的统一整体。 它有自然呼吸,有干湿变化,有四季。它为很多物种提供生存环境,如滩涂会为微生物、贝类、鸟类等等提供食物来源。

网上图片

而中国一些湿地或湿地公园已经完全不具备这些特点。只盲目种些植物形不成一个湿地生态系统,也很难叫它湿地公园。而且很多的湿地都失去了湿地的意义,因为湿地本身应该有净化水的作用,也就是说从进口流进去的水如果是四类,从出口流出来的水至少也应该是四类,好的湿地能提升水的质量,如四类水变成三类水。但现在很多所谓湿地流出来的水的质量不升反降,那这样的地方就不能称为湿地,只能叫臭水塘。

例如龙潭湖就不再是湿地了,完全变成了景观公园。

龙潭湖公园的湖不能自己净化,必须清污,否则水体会更加恶化

藕每年应该把它刨掉,否则它烂在水里就是对水质的污染。现在很多公园密集地种植荷花,不但污染水体而且荷花过密也影响美观。

环境破坏了,天不下雪人造雪。制造人造雪会造成污染。这是龙潭湖公园的人造雪场

满园子都是塑料花,塑料花同样会造成很多污染。

龙潭湖公园还有一个中科院的湿地试验,实际上它不可能和湿地有关。

话题又转向了园林欣赏,杨老师说,一个好的公园要经得起品,现在很多设计者不知园,不知园就无法品园,不会品园就无法建园、改园,更无法养园。

虽然现在龙潭湖作为公园是为人服务,但我们看到小动物也给自己找到了生存空间。

我看到黑喜鹊在树上筑的巢,巢有两个,我问李秀兰这是两窝鸟吗?秀兰形象地说,这是一对夫妇,先前做了一个窝,后来又盖了一个二楼。

冰上有一群鸭子,有一只好像在站岗

  这是前些天李秀兰在龙潭西湖拍的鸳鸯

打盹的猫

最后秀兰拿出一种叫播娘蒿的野草,说这种植物能在最冷的冬季生长,真希望它成为北京绿化的主角之一

李秀兰打扮的像位圣诞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