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今天“乐水行”走的是青年湖公园、柳荫公园 。

 

标题看着有些令人不快,慎入。

今天活动有两个“特点”,一是落差巨大,从上星期走皇帝老儿的护城河、讲“高大上”的“天缺西北、地陷东南”,“沦落”到今天在摊粪饼形成的水坑周围行走、讲北京“粪门”的历史。二是“改旗易帜”,今天我们“乐水行”的旗帜也适应了这一落差,变成了用围裙手工缝制的旗子。

上周走的皇城护城河

早已被拆毁的“粪门”安定门,以前还曾经有翁城

领队同志把旗丢在某处了,只好临时找了个绿围裙缝制一面,有特色

当然这都是小编我添油加醋,供大家饭后一笑的,下面说说正经的。

这两天北京虽无大风,但空气相对新鲜。我们乐水行的队伍也有所壮大,今天好几个小朋友加入进来,还有一个中国话说的倍儿溜的加拿大女孩儿,给我们的环保活动带来了新的活力。

这两个公园都不大,我们围绕公园湖水转圈,话题从“爱水要先学做人、有公德心”开始,到讲解两公园形成历史,最后活动以吹摩罗结束。

既然是乐水行,我们当然首先关心的是水。按照青年湖门口牌子上的介绍,青年湖是东城区团委发动全区团员挖出来的湖。按照百度百科,青年湖公园原来是个大水坑,1958年开挖成湖,1960年堆山修路,建亭造桥,才逐渐形成一处占地169800平方米,水面积63800平方米,树木1.6万株的现代公园。

我问杨春林老师青年湖公园的湖是如何形成的?水是哪里来的?大家也都有这个疑问。

杨老师给我们讲的两个公园湖水形成的历史和网上、牌子上说的大不一样,我且称它为二湖“前传”。

杨老师告诉我们,这里原来是高地,并没有水。而湖理论上应该是从低洼地形成的。要想知道这里的洼地是如何形成的,先要知道这里的地理位置,这里以前是安定门的关厢(城门外道路两边的居民点叫两厢或者关厢)。安定门外关厢那时住满了粪霸、掏粪的、摇煤球的、菜农等等。

 

安定门的关厢为什么会形成这种格局呢?是因为它的城门,安定门以前叫“粪门”,因为北京不同的门走的东西不同,朝阳门走粮车,我住的崇文门走酒车,安定门走粪车,当然走天安门的是皇帝。

安定门

崇文门

以前城里厕所都有掏粪工上门掏茅房,掏完茅厕后装粪的粪车都要出安定门,出了安定门粪就堆在地坛公园附近,因为那时那里是北京著名的粪场。之后要对粪便进行处理,即要挖黄土和粪合在一起摊成粪饼,粪饼做好后可以卖给菜农,因为靠着这些粪饼,那时这里有很多肥沃的菜地。另外建筑、摇煤球的也需要用黄土。但哪里挖土呢?城里不让挖,只能在安定门外挖。从明朝起,长年累月的挖土,形成一块一块的大洼地,洼地为什么是一块一块的?因为那时粪饼是买卖,有很多粪霸各自圈地挖坑。之后坑里逐渐积雨水,这就是两个公园湖水形成的历史。

摇煤球的

49年后,政府组织青年对原来形成的坑洼地进行修整,形成现在的湖,然后种树、修亭、架桥、堆山,形成公园,主要是让青年有活动场所,所以这里叫青年湖(杨式解释)。乐水行队伍中有一位女士说,91年她上高中时就曾在这两个公园植树。

这两个公园都被高高低低的建筑物包围,像是两个盆景,当然柳荫公园的设计师还是充分利用了这小小的空间,做出小岛、小亭子。我们今天在公园行走时,公园里的柳树已经透出鹅黄色,准备春天抽枝发芽。虽然这里算不上真正的自然,不能让人们彻底放松身心,但好歹让生活重负下的居民有个短暂的休闲去处。

梓树

最后,李秀兰把她带来的“胖摩罗”和“瘦摩罗”分给大家,大家把摩罗里的”小降落伞”吹到空中,享受这种小小的植物带来的快乐!

走北京的河流、听北京的故事,下周你来吗?

本美篇使用了李红、史华的照片,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