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今天,绿家园乐水行走的是马草河。我们从地铁马家堡站往北顺着马草河往西走,天气格外的凉!四五级的风一个劲儿的刮。天真冷,不过天很蓝,水也是清的,我们的心里热乎乎的。

 

关注河流的人利用周末走河,既是对家乡河流的关注,也是志同道合者的聚会。心情一个字:爽!

今天带着大家走河的专家还是园林学家杨春林。杨先生今天告诉我们,天有四季,河里的水也有四季。夏天河流里的水是冷的,而冬天河里的水则是热的。

 
新来的一位志愿者说,对了,人夏天容易闹肚子因为肠胃凉,冬天就少听说有人闹肚子,冬天的肠胃是暖的。人和自然真是一模一样呀。

今天让我们兴奋的还有一点就是戴胜,一只带着凤冠的小鸟在我们的脚前边跳来跳去,像是老朋友让我们拍了个够,不离去。

  马草河岸非常的干净,马草河的水虽然很少,但是,河水很清。我们看到了一位河湖工人左手提着白色塑料桶,右手一把一把的抓着塑料桶里面的颗粒物往河里撒。 这是什么?撒在河里起到什么作用?我还真不清楚。问过之后知道是一种清洁剂。今天看到的马草河的水清就是靠这种清洁剂吗?

 

如果它是化学产品,它对河流,还有河里的鱼有什么影响?

  我们向西走,河水不断提高,河的北岸有一个出水口,水还挺大的,给这条河增加了水量。这么大的水,河里应该有鱼吧?可是我们就是把河底看穿,也找不到一条小小的鱼!

 
记得去年在走南护城河的时候,就有河边的一位老人说,往河撤了清洁剂后,一条鱼也没有了。
 
这个我们还要去请教一下专家。

  再往前走,平缓流动的河水,有了一丝朝气。河里摆放了十几个大约有一米五长五十公分宽五十公分高的铁网笼子。它能够把河水里面的杂物拦住,让河水绕着网笼向前流。这种方法也是这条河的一个特点。

草桥遗址

马草河是丰台区南部极为重要的行洪河道,流经丰台高科技园区、南四环等,同时还穿过京开公路后沿南三环,在洋桥东侧便汇入凉水河,是凉水河支流中最大的一条支流了。

历史中的马草河原属于农田排涝河道,现在已经逐渐演变为城市行洪河道,后来市政府为了解决玉泉营环岛积水问题,对马草河进行了规划和治理,当时政府对上、中段河道进行了简单的整理,目前该路段的雨水排放体系以及马草河穿南四环路处方涵均已按规划形成,由于马草河京开公路以上河段均未按规划实施,所以导致南四环路的排水没有出路,因此遇到大的降雨就会造成马家桥段道路积水,给地区的交通造成严重的影响。马草河在整个治理过程中遇到了拆迁、穿河管线多、施工场地狭小等难题。

网上照片: 历史上的马草河

今天,走在马草河边好几位朋友都连续几年走过这里。今天的河请让我们看到了政府、河长下大力气的作为。

乐水行以前走马草河照片

  但是我们的农民植物学家李秀兰说:

我们的河长懂河吗?他知道这些河流里的鱼也需要它们自己特殊的生活环境吗?现在河的两边被硬生生、冷冰冰的栏杆拦着,没有了河堤。水清的也见不到鱼了,这样的河还叫河吗? 如果我们北京市5920名的河长都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也就会全心全意的为河流服务了。多希望现在的河长也能学一学有关河流生态环境的知识。

  园林学家杨春林一直在跟我们讲,我们人类怎么样对待河流,河流就怎么会对待我们人类。细想一下这也是生态哲学吧。

  今天,河边的泡桐树上满满的小球果。杨先生说这一个个小苞到了春天就是满树的花儿。今天在草坡上人工种植的草坪是枯萎的。但一株小小的苦麻却在寒冬中绿着,体现着这棵小野草的生命力,它不怕冷吗?

 

绿家园乐水行,下周咱们继续北京的河边见。

附: 李秀兰四年乐水行走河对照心得:

 

有一年阴历十一,河的岸边一个白粉笔画的白圈连着一个白粉笔画的白圈,里面都是给先人们送的纸钱,已经化成灰烬。那真是黑乎乎的一大片。苦坏了我们搞清洁的河湖工人!还有附近没有厕所,这里的露天厕所也是一景。我管这随地的便便叫地雷。我们走在这条河边,真是没有下脚的地方!那熏人的气味可想而知。我们不怕困难,也是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这就叫感受河流之痛。
 
今天,乐水行结束后,我一个人从马草河走到草桥南的旱河,从这里向东走,走到了挡着板子的旱河。这里可是非常非常的不好走!我小心翼翼的走近旱河,走到了凉水河,我看到了一条名副其实的无水的旱河,当地居住的一位大哥告诉我,这条旱河是一条排水河,雨季把雨水排到凉水河。我看到了旱河汇入凉水河的那个桥。我真正的认识了四点八公里的旱河,她是一条夏季排雨水的河。我也看到了在凉水河20公里处马草河哗啦啦的汇入凉水河的那一种特殊的壮观景象。我心里很是高兴!
 
四年多的乐水行,我也看到了北京河流的变化。就拿马草河来说,她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的河流一会有希望!

曾经肮脏的马草河(网上照片)

治理后的马草河(网上照片)

全部文字和照片来自汪永晨、李秀兰和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