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通惠河流到高碑店闸,向东流一大部分。但高碑店南还有一个闸,从这儿流的水是通惠干渠的起点,然后通惠排干渠从这里向东出五环进北花园社区向南流去。这个月乐水行我们四次走通惠排干渠。

11月18日的乐水行则继续走通惠排干渠,起点是豆各庄桥,终点是通惠排干渠与萧太后河交汇点。

初冬的北京寒气逼人,但昨天一天大风过后,天空格外晴朗,pm2.5几乎达到最低值。

参加乐水行的志愿者们全都大衣、帽子、手套全副武装,但是走河带给我们好心情,大家越走心情越爽。

 

绿家园创始人汪永晨说, 常常有人说你为什么能够这么坚持着走河?今天我发现了为什么:因为爱就能坚持,坚持是因为爱。有爱,就有快乐。

给我们讲河的仍然是园林学家杨春林,他说,北京自古没有大江大河,北京以前水源主要是泉水,还有地下水。但是经过这些年的过度发展、不科学的建设以及不合理用水之后,北京如今的含水区域没有了,比如香山以前水源充裕,随便可以喝到水,如今水却变得稀缺。另外大力发展农业后把很多小河都截留了,用于灌溉农作物。

北京是西南高,东北低,这里的通惠河灌渠和凉水河基本上是退水,即城市的废水和灌溉农作物后排下来的水。这个地区的水对北京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天津却非常重要,因为天津的水就是北京几条河流下来的水。水是有一定自清能力的,但需要一定距离。但是城市发展过快,不给河流以缓冲地带。这里越是大力建设,大力用水,天津压力越大,海水倒灌,天津人不得不买水喝。

这个闸显然还是农业灌溉时期的遗物

杨老师说这段通惠排干渠没有河的面貌,河应该是自然状态下的,能够自然呼吸、有生命存在、有深浅、有曲度。

 

且从不同角度看就发现从豆各庄桥开始的这一段河水浑浊发白,被杨老师称为奶油河

一路上我们看到下列这些牌子和新鲜设备,大家感慨北京有这点儿水真不容易呀

河长信息公示牌,河现在有人管了。这段河的河长是市委组织部长。如果我们的领导真的成了河长,就能有这样的河!

 

李秀兰说: 北京河长5920人,我个人认为,还有水生植物,各种鸟儿和淤泥里面的小虫都是河长。关注河流有你有我有他,还有它们。自然的河流自然流才是根本。

 

这是什么设备?

上面写着“水环境生态修复专家”

好奇害死猫

不过没害死我们,我们发现这是净水装置,这些设备里有个大罐子罐子里面是些颗粒物,设备后面有几条管子,能把河水抽上来,然后通过罐子里边的颗粒物进行过滤,再排回河里,起到净化河水作用,但是这几条细细的管子,不知能抽取并净化多少水?

测量河流里程的牌子

看上去很漂亮的小区,但是过快的建设速度对北京和天津都是巨大的压力

不过虽然开始一段河水浑浊发白,越走水却越清了。特别是初冬河面上还残留的那些黄黄的树叶在阳光下泛着光,加上水中树的倒影,让人感觉到的是人和自然的交融多么快乐。

走着走着出现了很多高大的杨树,杨树林右侧是通惠排干渠,左侧是东南郊污水干渠,虽然东南郊污水干渠名字不好听,但是看上去却是河的自然形态,河边长满植物,河水也显得干净,闻上去没有味道

这段河两岸没有豪华的栏杆,就是土坡,让人觉得这才叫河,而不是水渠。

人们在这垂钓,是家门口的野趣。

杨老师每次和我们一起乐水行,总是强调人与河的关系。现在我们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喝到水,河水也不再用来灌溉,好像河与我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可是今天的乐水行每一个人都说心情真好,天蓝、水清,这是一种自然。天霾,河浑也是一种环境,却使人心情沉闷。

 
当我们在自然的自然中行走的时候才发现,人和自然不仅是一种健康与否的关系,还是一种情绪好坏的关联。

记录河流及两岸的变化

我们走过大柳树排水沟与通惠排干渠的交汇处

之后我们走到终点通惠河灌渠与萧太后河的交叉点,而再往南8公里就是凉水河

走通惠拍干渠以来,李秀兰把看到的河边植物记了一下。走高碑店通惠排干渠起点有榆树,再往前映入眼帘的是灌木柽柳。从高碑店河南岸到东五环內,大约有七个地方长着柽柳。房顶上那颗高昂着头的小苗儿像柽柳。河岸不知谁栽的几棵西红柿挂着青果。

南岸有馒头柳,还有金冠银杏。走到北花园小区最耀眼的植物是挂满红叶的爬山虎。通惠排干渠向南拐弯处有一棵挂着两个红果的石榴树。

到了吉里社区东门南,自北向南流的河东岸上有一大片生机勃勃的榆树林儿。

 

也就是在这儿我们发现排污囗!过了北花园朝通路桥,这里河是自然的,水生植物多了,有芦苇和构树,还有茂盛的杨树林。

 

再往南走有落叶飘在水面上,这里有益母草,小路上还有狗尾草。那个刚出升的七八点钟的太阳光照在林间小路上,也照在了水生植物的身上。我拿起手机给这有生命的河流照相时,东方的太阳光也洒在了我的身上。太阳公公学着孙悟空,他拔了一根毫毛放在小河里,水面便布满了阳光。水面上太阳跟我商量,给这健康的通惠干渠照个相吧:

 

于是,留下了一张七八点的太阳照在通惠干渠上。

水中的太阳光贴着我的耳边说,西边那条河什么候不排污水了,自然了也像这东边的小河一样美。

保护河湖有水生植物,有蝌蚪小魚蚯蚓等,还有各种鸟类。

 
这个周六乐水行,还有一群灰喜鹊,早晨7奌半准时与我相汇在豆庄桥北。他们正在给树木检查身体。发现树木有小虫,赶紧吃掉。沒有虫害树木的根会更好地净化河流。

可惜呀,河面仍不够清洁,还需要这些工人劳作

通惠排干渠旁仍有垃圾

乐水行的指导专家说过要让河流活起来。

 

李秀兰把健康自然的河流记下来。她说: 怎样按河流的要求治理北京的河,靠我们每个人的努力,期待自然河流自然流。这是我们期盼的健康河流。

汪永晨则说: 也许我们的口袋里越来越富有,也许我们也有钱去欣赏别人家乡的美了,可是周末走在自己家乡的河边,感受着自然的风情时,心里的那份温暖、喜悦,抒情,真是想和朋友们分享。爱自己家乡的河吧,那是和去哪里领略的美都不一样的感觉呀!

大家都说今天走河值了,没想到北京还有这么宽阔的水面。我们看到了北京河流及两岸的变化,也清楚北京的河流想要再回到早先的状态是不可能了,河流需要治理,但是应该贴近自然,不能忤逆自然。

 

乐水行我们在一起。

汪永晨、李秀兰、史华、何勇提供了文字以及一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