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高碑店地铁示意图下方的细细的河流就是通惠灌渠,也叫通惠干渠。2017年11月11日绿家园乐水行9个人从高碑店出发,沿河道行走5公里。

 通惠灌渠是北京市东南郊一条重要的行洪、排水、灌溉河道,高碑店铭碑这里就是通惠干渠的起点,它的源头就是通惠河高碑店段,然后这条干渠蜿蜒向东,穿过东五环在北花园小区里转头径直向南,汇入凉水河。

  通惠河因为是大运河的一段,又因为它曾经在漕运中发挥过很大的作用,所以通惠河的知名度很高,但是通惠灌渠基本上没有人知道,我在百度上输入"通惠灌渠"进行搜索,没有得到完整的相关的有用的资料,甚至连它出现于何年何月都不没有介绍,乐水行专家杨先生讲,通惠灌区之前是周边农作物的灌溉河流,随着城市化的建设进程,通惠灌渠早已失去了它原来的作用而成为一条没有人关注的排水河道,所以又叫通惠排干渠,在相当长的时间它是周边居民和企业排污水的一条河道,2011年以来开始治理,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条河已经基本没有排污了。

   

高碑店村是个千年古村,地处北京长安街东延长线上,距天安门只有8公里,自12年前我家为北京市中心区"腾笼换鸟"做贡献搬到高碑店东以来,每天上下班都经过这里,从城铁上看通惠河在这里开阔的景观水面,看夜晚全村亮起的璀璨灯光及在河中的倒影,看高碑店新村拔地而起,看分别刻有仁义礼智信字样的五座灰墙红窗的过街楼,看着它一点点变化,一天天变成"北京最美乡村"。高碑店村北依京通快速路,南傍广渠路,西临东四环、东靠京五环。古老的通惠河傍村流淌,通惠灌渠穿村而过,绿家园乐水行曾经到这里走通惠河、看平津闸遗址,今天走通惠灌渠也从这里出发。

  高碑店村夜景。(此图来自网络。)

  通惠河平津闸遗迹(摄于2013年4月15日)。

  高碑店村还以"古典家具一条街"著名,这里是我国北方最大的古典家具集散地。

  高碑店新村的街道(此图来自网络)。

  这是今天通惠灌渠高碑店起点的样子,河道笔直,河水很少,还好没有臭味。

  迎着朝阳,张扬着乐水行的旗子,我们沿河东行。

  边走边查看地图。

  河道南边还在拆迁建设阶段,居民很少,我们行走在崎岖的土路上,时不时就遇上这样的铁板,不得不从狭小的缝隙穿过。

  南岸清晨,几乎看不到人。

一座售卖根雕的小店冷冷清清。我们一行人的到来,给这个小店带来了生机和生意。

  河道两岸我们陆续看到几株柽柳,查百度百科可知,柽柳又叫垂丝柳,红柳,产于中国各地。柽柳枝条细柔,姿态婆娑,颇为美观,常被栽种为庭园观赏植物。柽柳多生于河流冲积平原,海滨、滩头、潮湿盐碱地和沙荒地。

  汪永晨说,今年黄河十年行曾经看到一片300多年的古柽柳树林,原来我们北京的河边也有这种柽柳。

  在阳光下我们和柽柳合个影,我们在一起。

  很明显,这里的河道是经过治理的,北岸是近几年新建的房子。

  河道笔直,河上一座连一座的小桥供两岸通行。

  在河北岸一排房子间我们又看到了郭守敬塑像。北京的水系是郭守敬规划和主持建造的,北京人忘不了这位元代的天文学家、数学家、水力工程学家,在汇通祠郭守敬纪念馆、什刹海西海北岸、南新仓古粮仓、古观象台、高碑店通惠河畔都立有郭守敬塑像,这是我拍到的一部分。

  位于什刹海西海北岸的汇通祠郭守敬纪念馆的郭守敬像。

  矗立在西海岸边的郭守敬像。

  南新仓古粮仓的郭守敬像。

  北京古观象台的郭守敬像。

  高碑店通惠河畔的郭守敬像。

  通惠灌渠边上的郭守敬像。

  岸边堆放的排水管道,会铺在河底做排污管道。

  跟着通惠灌渠我们穿过五环。这里水面上满是生活垃圾。

  我们的志愿者在认真做着记录。

  北花园小区里的河段,水泥栏杆换成了木质栅栏,上面绕满经霜变红的爬墙虎。看上去比前一段漂亮很多。

  这一段河水看上去很清,水里楼房倒影清晰可见,看到有可以下到水面的阶梯,志愿者在此处采集了水样,一个志愿者带着全套的采集河水样品和测试工具,他给大家讲怎样采标本,怎样做化验。

  河道在这里向南即画面右手流去,画面正前面是一座闸,流向那边的水已是暗河。

  自北花园南去的通惠灌渠,因为周边没有居民,显得格外幽静,这里河水中飘着一层落叶,但水还是比较清澈的。

  可惜好景不长,接下来我们就看到了一个正在排污水的排水口。

  绿家园志愿者在记录。

  在这个正在排污水的地方,汪永晨质疑这里有没有河长?李秀兰则说,任命民间河长不如河里的蝌蚪青蛙河边的各种野生植物当河长,它们最有发言权。

  (本篇视频选自微信朋友圈汪永晨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