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作者:雁归来

水是生命之源

河流当是滋养城市的血脉

如果一个城市没有了河流,这个城市便失去了灵性。而如果一个城市的河流,都在退化为无源之水,那么这个城市的未来堪忧。

 
今天第一次参加北京绿家园组织的乐水行活动,有幸结识了一群因乐水而忧水的人。

我们一行十来人,探究的便是一条无源之水---北小河。给大家介绍的这位杨春林老师,深谙北京水系之历史演变。听他的讲解,不由得敬佩他几十年的执着求是,更叹服他朴素的自然哲学观。便欲借次文,传播河流自然化的理念。一直以为,这是来自瑞士、德国的欧洲经验,今天却深切感到,我们身边就有杨老师这样的智者,如能将其思想真正用于城市河道治理和河流生态保保护,城市才会自己造血,生生代代,不断滋养。

说她是无源之水,是因为历史上并没有这条小河。准确地说,北小河不是河,是一条人工挖出的沟渠。杨老师介绍,那是在农业学大寨的五十年代,大屯东路这一带当时是农田,为了灌溉需要,人们便引清河之水到这里,久而久之,这条沟渠在满足农业灌溉的同时,也是居民生活污水排出的地方。

新中国成立之初,城市建设地下排水先行。后来的大北京发展太快,规划似乎跟不上建设的步伐,很多地区地下排水系统都没有认真规划和施工。像许多河流一样,这条北小河,也成了附近工厂、居民生活的排水沟。

 

大屯东路,北小河的“源头”之水有明显的富养化。

奥运会之后北京政府开始建设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厂的排水便成了今天北小河的人工水源。

意识到城市黑臭水体污染问题,北京市政府已经开始大力治理,修建污水处理厂,清理河道……

远处一处水泥台,还有挪来的他山之石,应该是北小河河道治理工程措施的一部分。其实这样的“景观”,随处可见。

 

经常出差去武汉,长江建成几处河岸公园,立碑铭文,供市民娱乐休闲。反思这些工程“景观”,对河流生态保护有何益处?

河流治理的目标不应停留在“水清岸绿”之表象,市民休憩之“景观”也不该是河流治理的主要工程措施。还河流以自然,有浅滩、有卵石,让其缓慢蜿蜒流淌,自清自洁,让水中生物得以生存繁衍。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参差荇菜,左右流之。或许该是河流治理的最终目标。

杨老师不仅是一位水专家,还是一位植物专家。路过的植物花草,他都能叫出名字。

活动最后一项是认识植物。团里另一位植物专家李老师采来20多种野生植物,一一给大家介绍。

 
对不起两位老师的介绍,今天我只记住了几个。是否应该买一本本草纲目回家研习?

之前认识的只有败火的马齿苋、南瓜花、玉米杆。只知曼陀罗有毒,其黑籽可以制成迷魂散,却不知曼陀罗白色的花可以治哮喘。

南瓜花

这个叫籽蒿,散发着浓浓的香味。这个季节成熟采摘,编成辫子晾干,来年夏天点燃,便是最好的驱蚊草。

中间的叫苘麻,我学着俩老师也掰开,吃了里面白色的小粒,却忘了什么功效了。右边那个叫北方蓝莓,估计长大点,味道也不错。

这个叫地锦,有止血功效

这个红色的叫商陆,全身有毒

这个好像叫芦竹,长得有点像芦苇

这个因为身上五种颜色和功能,而被叫做五行草:茎为红,叶为绿,茎掰开为白,籽表面为黄,内里为黑。

 

两位老师介绍着眼前这些野菜野草,回忆着困难时期遍尝野菜的生活,这个可以驱蚊,这个对老人心脏有好处,这个治疗小儿哮喘……

 

李老师说,现在这些自然生长的野菜越来越少,城市建设需要绿地,一通农药下去,所有有价值的野草也被杀死,代之以绿色草坪。又一个城市绿色之殇。

暮秋的风已经透着冬日的冷意。早晨爬起,穿了一件运动外套便急着出门。虽然一天在河边冻着,却因为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而欣喜无比。

 

我与这群人的缘分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