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作者:FANG

今天乐水行从大屯沿北小河走到黄草湾郊野公园。

 

一夜秋风刮尽了头一天的雾霾,天空晴朗,冷风嗖嗖。虽然寒气逼人,但在乐水行的旗帜下,仍然聚集了十一位志愿者。

秋色正浓

最后赶来的一个女孩儿在瑞士使馆工作,她是当天早上在朋友圈儿里了解到有个叫“绿家园”的环保组织,每周组织乐水行活动,于是她连外衣都来不及穿就急匆匆的出门,在最后一分钟赶上了我们的队伍。

另一位学生物的小姑娘,别看长得小,已经在荷兰、德国读完硕博,目前从事基因检测的工作。她从网上发现了绿家园乐水行的活动,独自一人赶到集合地点。她对这个活动很感兴趣,一路追着指导老师杨春林问问题。

北小河起自朝阳区安定门外小关,向东流经朝阳区北部,在三岔河村西入坝河。河道全长16.6公里。

从直观上看,北小河水质很差,但 它的河底还没有硬化,河两岸还保留了原生态的植物。

北小河是一条直直的河道,我们今天站在了它的源头上,大家都奇怪这河怎么会凭空在这里出现?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闸,其实是北小河的起点,越过这个“闸”,那边没有水

杨老师说,以前这里是农村,虽有大片农田,却没有这条河。但不太远处有一条清河,清河水流经洼里(即现在的奥体森林公园一带)。为了把清河水引过来灌溉农田,就“农业学大寨”挖出来一条河,向东南一直连通到坝河。后来这个地区变成城市这一部分,这条河流的灌溉功能就没有了,逐渐变成排水渠。

这几十年来,我们城市虽然发展了,但是公共排水功能没有跟上。北京早期在全面规划蓝图中都设计排水系统,任何建筑动工之前,先做好下水道。但是改革开放之后建设速度过快,国家要靠房产拉动经济,结果是所有其他设施、措施跟不上,排水系统也跟不上,所有的脏水、废水、污水都直接排到河里,很多河变成了臭水沟。

 

梁从诫发起的中国第一个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就此提出过很多意见,但没有人理睬。

2008年举办奥运会,许多事情不得不与国际接轨,奥运会之后逐渐建立污水处理厂,并且把向河里排的污水截流,送到污水处理厂过滤净化之后再排到河里。北京现在所有的河流已经没有一条是自然给水,都变成了死水池,是没有生命的“假河”,是富营养值的河。

北小河的水来自北小河污水处理厂,目前已达不到五类水的标准。竟然还有人在河里钓鱼。

岸边是为固定河堤修的铁丝笼子

北京的地铁已经把北京水系彻底分割,但北京应该养成局地的水系,通过降低草地的高度,形成新的海绵地,涵养水,并留住雾、霜、雨水,形成有自己的供水,不要光靠南水北调。

乐水行应该做的是: 我们不但要自己了解北京河流的今生前世,发现目前存在的问题,还要通过网络、媒体、微信等等方式扩大影响,让越来越多的民众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影响政府,督促其进行改善。

北小河两岸还是自然形成的海绵地。政府一直在做海绵造地工程,但是这种造地工程往往是展示成就,没有多少实际效果,因此做出来的许多项目与环保无关。比如,萧太后河一直说在治理,在萧太后河旁边铺了步道,建了公园,但是萧太后河并没有治理好,这些工程只是为了搞钱,和治理环境没有一点关系。海绵造地工程也是一样的结果,提倡海绵造地这么多年,只建了100多块海绵地,这显然是不够的,这只是为了做做样子。

为了看清北小河的具体状况,我们成了丛林游击队

看看我们学习的态度有多么认真

杨老师给新来的志愿者小美女单独补课

河岸两边有很多自然生长的灌木、乔木。

北小河北岸,火炬树火红火红的颜色。天气虽凉看到红叶,心里暖和。

南岸红叶爬山虎比北岸的火炬树更美!

离我们最近的植物金银木,红红的果实给深秋乐水行的朋友们带来无限的乐趣

最后,“菜农”李秀兰又现场给大家上了一堂植物课,杨老师进行补充

看看这一椅子的植物,足有20多种。

一位在公园玩滑板的小朋友和她母亲饶有兴趣的加入了我们的植物课。小朋友能说出不少植物的名称

 

最后,李秀兰将一串青西红柿作为奖章奖励给了他

绕成一圈儿的那个藤叫摩罗

这个我印象是籽篙,可以编成辫子放在屋里,驱蚊用的

这个我们很多人认为是野葡萄,其实它叫商路,《神农本草经》里有记载

乐水行,感受河流之美,记录河流之痛。我们一起同行。

文章中使用了部分李秀兰的文字和照片以及何勇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