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今天乐水行继续走坝河,行程是从酒仙桥到四元桥。

 
一出将台地铁站就就看到李秀兰准备的一袋子植物,她形象地说,看这个小绿手在向你们招手呢。要不怎么叫农民植物学家呢?她把所有植物都拟人化,当成朋友了。
 
我问她这是什么植物?李秀兰满脸神秘,不透露。原来今天杨老师不来,李秀兰已经为给大家开植物课做了充分准备。
参加今天乐水行的只有五个人,五个人中间倒有两个李秀兰,为区别她俩,小李秀兰就叫领队李秀兰或者李领队吧。
 
李领队说: 就是我一个人,我也一定要走到底。每次乐水行之前李领队都要把第二天要走的河段自己走一遍。

酒仙桥石碑,乐水行从这里开始

坝河位于北京市东郊。源于东城区东北护城河,自西向东在朝阳区东郊边界入温榆河,属北运河水系。主要支流有北小河、亮马河和北土城沟等,主河道全长21.63公里,流域面积158.4平方公里。坝河是元代开凿的运粮河,后被通惠河取代,成为排水沟。

 

今天坝河河底裸露、臭味浓重,李秀兰惊讶的说,昨天的河水还很大,看到对面那条黑色的线了吗?那就是昨天河水的水位,今天水位足足下降了一米。估计河水在哪里被闸住了。

 

这是十月十二日坝河,水面较宽。

一只蟾蜍在水面上自由自在的游泳!

这是10月14号的坝河,河底裸露

周围是繁华的商业大楼和居民区,而附近的这条河就是这样臭烘烘的。路遇的一位居民说,平时水大的时候这河味道也很重。居住在这样臭烘烘的“豪华地段”能舒心吗?

河底能看到臭臭的淤泥,秀兰领队担心说,昨天看到的河里的小鱼不知哪里去了。一条底朝天的河,河边稗草丛中成群的魚被水冲走了!上游橡胶坝把水放走了!

这里还发现了一个排污口

沿途植物讲堂开讲。

 

这是蒺藜苟子,上边那个果实长得像牛头,粘在身上掸不掉

萎陵菜

可爱的葫芦娃

这个我们都以为是野葡萄,原来是一种爬山虎的种子

萝藦果

这岸边坡上长了不少窝瓜和丝瓜,有人收获了几个老丝瓜,准备回去做丝瓜瓤子了。

这是一株窝瓜花蕊,是雄的,里边什么都没有,结不出窝瓜。

倭瓜的雄花花粉传给雌花才能结果。

我们在这个桥下面观鱼,这个小坝的下面有一些很小的鱼,它们逆流而上,不知道是在寻找食物还是想鲤鱼跳龙门?

我们看到小鲫鱼跳龙门,是小鱼想逆流而上。可橡胶坝太高水太冲。小鱼费多大劲,也跳不过去!

终于找了一块干净平坦的地方,背景也不错,我们把李领队从她家附近野地里采摘的20多种植物摊开,植物课正式开始了

简直就是百草园啊,找几种介绍一下吧

这就是一出地铁李秀兰说招手的那个植物。

红蓼

菊芋,又名鬼子姜

地肤,俗称扫帚菜

苘麻

李领队又形象地说,这个种子像福建碉楼,里面有15间房,每间房有三口人

曼陀罗,全株有剧毒

曼陀罗虽然有毒,但是28星瓢虫不怕它,看这叶子上的窟窿就是被28星瓢虫吃的

曼陀罗的花是很漂亮的,有黄色和白色的(网上图片)

这是另一种有毒的植物,叫苍耳

这是车前草,是我从小认识的植物中的一种。

 

关于车前草有一个传说。

 

传说霍去病在一次抗击匈奴的战争中,被匈奴围困在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时值六月,暑热蒸人,粮草将尽,水源不足。将士们纷纷病倒。正在此时,将军的马夫忽然发现所有的战马都安然无恙,原来,这些战马是吃了长在战车前面的一种野草。霍将军立即命令将士们用这种野草煎汤喝。将士们喝了这种野草汤以后疾病皆痊愈,并取得对匈奴战斗的胜利。因为这种草是生长在停放的战车面前,所以就将这种野草取名为车前草。

旁边还有路人加入进来进行讨论。

开紫花的这叫苜蓿

牛筋草,斗蛐蛐儿的都认识 它

各种苋菜,已经结子了,红杆的那个叫红杆刺苋

白果,又叫银杏,大家肯定认识

脱了外边那层能腐蚀皮肤的衣服,里面是这样的

看着和菊芋差不多,但是它叫旋复花

这是马齿苋,治胃病,湿疹,腹泻,好像百病都治。大家都记得文革的时候忆苦思甜饭很多是用这个做的

狗尾草,秋天的狗尾草或者已经变黄或者变成红色。旁观者补充说猫和狗都喜欢吃狗尾草,因为它可以清肠

这是秀兰领队边介绍边写下来的植物名,你记住了吗?

最后告诉你这棵树叫金银木

看完这些介绍,你知道那个招手的植物是什么了吗?

秀兰领队自己用各种草拼的“绿家园乐水行”,漂亮不漂亮?

乐水行,我们同行在周末。有时间你也可以来

感谢曹燕荣、李秀兰提供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