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今天乐水行行走在在颐和园内。跟随杨老师从二龙闸桥到昆明湖东堤的昆仑石、铜牛,之后过玉带桥到龙王庙。


颐和园东堤最北侧有两座桥,一座“闸桥”、一座“辅桥”,在“文昌阁”的西面。两桥并排,闸桥高、辅桥低。


辅桥早于闸桥,它的建造在清漪园建造之前。


慈禧修建颐和园时将此桥圈出颐和园,直到九十年代颐和园东墙外扩把它圈了进来。


历史上没有挖昆明湖的记录,因此昆明湖是一个自然形成的湖。只是乾隆扩建昆明湖的时候在第二台地的倾切线,即水落差大的地方建闸,将水储存起来了。同时这个闸也是一个排水口,水以前从这个闸出颐和园,经小马厂桥到圆明园。


1990年12月,颐和园清理昆明湖的湖底淤泥,昆明湖水排不干净,杨老师建议把二龙闸凿开,因为这个地方是整个昆明湖的最低点,凿开这里,水自然就泄干净了。
后来在二龙闸和圆明园中间修了公路,水被截断,这个闸也就废弃不能用了。
因此我们在搞建设的时候破坏了北京的很多水系,改变了不少自然生态。


可以看到原来闸桥桥板的槽


昆明湖有很多水口,修建时运用了李冰的“深淘滩,低作堰”理念,坝修的不高,即使水漫上来通过桥板也可以排掉。我们现在把坝修建的太高,有的100多米,一旦水溢过大坝,就是一场大灾难。
网上图片


杨老师说,东堤这一块石头不是石碑,而叫碣石,颐和园共有三块碣石,或称昆仑石。形似一座山的刻石,称“昆仑石”。杨老师用一张纸画了昆仑石和山字的关系。


碣石上题刻乾隆的《西堤诗》:“西堤此日是东堤,名象何曾定可稽。展拓湖光千顷碧,卫临墙影一痕齐。刺波生意出新芷,踏浪忘机起野鷖。堤与墙间惜弃地,引流种稻看连畦”。


现在这个西堤原来是为保护畅春园而筑,因此是畅春园的堤,站在畅春园往这个方向看,它就是西堤。昆明湖是展拓出来,不是挖出来的。


网上图片,畅春园图


讲到到这里,杨老师把我们带到附近的一个牌楼前,用尺子进行实地测量,说明这一带有2米的落差。证明园外东边的马路比昆明湖湖底还要低。说明碑上写的昆明湖是展拓的,不用挖,只要把堤筑起来湖水自然就留住了。昆明湖水最深的地方是从二龙闸到铜牛这一线。


“卫临墙影一痕齐”指的是这段宫墙是直的。
“堤与墙间惜弃地,引流种稻看连畦”。在墙外原来有一片稻田,改革开放之后,把那一片稻田给填了,杨老师给陈希同写了一封信。说这一块碣石上有引流种稻的记载,最后,海淀区只能把这一片地退出来了,没有修商业设施。


网上图片


这就是颐和园著名的铜牛,当年乾隆皇帝将其点缀于此是希望它能“永镇悠水”。


铜牛上有乾隆的《金牛铭》,其全文是:“夏禹治河,铁牛传颂,义重安澜,后人景从。制寓刚戊,象取厚坤。蛟龙远避,讵数鼍 (音驮,一种爬行动物)鼋(音元,俗儿鼋)。 潫(音湾)此昆明,潴流万顷。金写神牛,用镇悠永。巴邱淮水,共贯同条。人称汉武,我慕唐尧,瑞应之符,逮于西海。敬兹降祥,乾隆乙亥。”


修昆明湖有四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祝寿,第二个目的是蓄水,第三个目的是治水,沿用大禹治水的传说造铜牛,以镇水。昆明湖这一段水最深,冬天浪很大,这里是昆明湖最薄弱的地方,容易塌岸,而且这里的河堤与不远处的地面有两米的落差,像一个悬湖,因此要在这儿安放铜牛镇水。第四个目的是练水军。清朝的时候,陆军和骑兵很棒,但是水军不行,因此想效仿汉武帝凿昆明池作为水师基地,在这里建水师学堂。


从玉带桥穿过一个牌楼走上南湖岛,可以看到一个庙,叫做“敕建广润灵雨祠”,俗称龙王庙。


有一个民间研究颐和园的人跟着我们一直走,在这里他讲了关于龙王庙的故事。这个龙王庙是很古老的庙,在乾隆扩展昆明湖的时候保留下来的,但是向右边挪了一些。1860年这个龙王庙被英法联军烧毁,之后皇帝要祭祀只能在搭建的席棚子里。据说这里祭祀非常灵验,皇帝每次一离开就开始下雨。


这个是皇子们读书的地方,刚刚开放。


可能我们中间的一位志愿者专门进庙里去看了龙王,于是我们爬到庙的上层时,天就下起了雨。于是大家边在涵虚堂避雨边听那位老颐和园讲函虚堂的故事,之后就结束了行程。


龙王显灵,下雨了


乐水行就是关心江河,乐在其中。
本文中使用了几张曹燕荣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