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今天乐水行从长春桥沿京密引水渠走到绣漪桥结束,是上周六乐水行的继续。上周乐水行在麦钟桥结束。长春桥离麦钟桥不远,麦钟桥在南长河上,南长河是京密引水渠的一个分叉。

京密引水渠的奠基人是郭守敬。 他为了解决元大都的漕运问题,把粮食运入元大都,直接运入都城,开凿人工运河,引白浮泉水,汇入瓮山泊(乾隆时期改名为昆明湖),然后流入积水潭,并与通惠河相汇。


乐水行的指导老师杨先生一再强调南长河上的广源闸在水利史上的功绩一点儿不比都江堰差,因为广源闸正好选择在北京第二台地海拔40-50米之间,位置非常好,反映了古代人的智慧,只是现在人们对它的历史作用认识不够。后来在紫竹院和麦钟桥又加两个闸没有必要。


广源闸


此闸为紫竹院后建闸


站在长春桥上向南望应该可以看到玲珑塔,又称永安塔、慈寿寺塔,不过今天有雾霾看不到。
玲珑塔


这条引水渠年代久了水渠淤塞长满芦苇,乾隆年间,曾经疏通河道,将其作为皇家御用水路。
上世纪60年代,各路大军聚集,重挖京密云引水渠,后来又不断改造,90年代深挖此河,并为了好看在河边做了护河栏,最后将河底硬化。


杨老师拿出一份《北京晚报》的连载故事,叫做运河新人家,《北京晚报》二十多名记者,深入古刹遗存,探访老街旧巷,徒步林泉山野,走访运河新人家,从元代郭守敬引白浮泉之水讲起,梳理运河文化的脉络传承,探寻运河文化的保护利用,讲述一个个鲜为人知的运河故事。
《北京晚报》的运河故事行程正好和我们“乐水行”的路线有不少重叠之处。


每次杨老师都会讲讲沿河的一些历史古迹。蓝靛厂附近有个立马关帝庙。是李莲英从太监位上退下来,没地儿养老,他用攒的钱修这么一座关帝庙养老用,北京还有一些庙是为了太监养老用的。
立马关帝庙(网上图片)我们没有去,现在是这副模样,年久失修


京密引水渠的下游从昆明湖到玉渊潭这一段90年代开始叫昆玉河。
工人在捞过度生长的水草


沿路看到贾庆林时期为了政绩修建的护河栏,是用汉白玉的外皮做的,以前这种石材是不能用来做工程的,这种劣质石材很糟,容易断裂,需要再投入大笔资金更换。而河挖的过深,造成两边土地内的水向河里渗透,不利于水土保持


对面一段栏杆已经完全拆除。需要重新安装


看看堤岸上这些草,筹备奥运会时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打造靓丽城市,奥运会之后,政府不再给钱。水务局没钱维持这河边的公园草,杨老师告诉他们让野花野草与公园草一起自然生长,并且在这一地段做了一个试验,提倡“由草坪时代过渡到野花野草时代”。


看得出来这些公园草长不过野草,已经残存的很少了。


河边一棵大树的根在人造建筑旁顽强生长


构树的果子,不难吃


刺菜,消炎止血,胃出血者可食


河边的讨论。志愿者小燕说,她走过几次这条河,现在变化很大,水清了,河边没有垃圾了。


蓝靛厂桥


蓝靛厂桥旁边岸上有一座“金河堤碑”,是乾隆年间的汉白玉古碑, “金河堤碑”立于1755年。石碑上有乾隆帝诗作:
金河之水高玉河,灌输町甽蓄流波。
起初一渠可步踱,岁久淤塞滋芦莪。
疏泉因为广其壑,益開稻畦千亩多。
金河宽乃足行舸,溯洄乘便延缘过。
鳞塍蔚左昆明右,万寿山屏叠翠螺。
玉泉其遥云莅止,江南之景夸则那。
宁为斯乎一图展,祝振古兮万箱罗。
可见乾隆时期这一带风景如画


今天乐水行在绣漪桥桥结束。如绿家园创始人汪永晨所说,乐水行是热爱家乡环境的具体体现,参加乐水行,周六沿河一游,寓教于乐,我们能知道北京河流的历史、文化、故事。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如意桥


绣漪桥,在颐和园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