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小警察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2014年6月21日清河天通苑...
Image Detail

今天绿家园乐水行在北京国图门口集合后走进了紫竹院公园。

 

乐水行今天的内容十分丰富。首先是大家欢迎“黄河十年行”的“英雄们”回家。然后,绿家园的发起人汪永晨给大家介绍了这一路的艰辛历程、延黄河的可喜变化和担忧。

黄河十年行今年是第八个年头。黄河十年行是一年从黄河源头走到入海口,另一年从入海口走到源头,今年是从东营入海口走到源头。

可喜的变化是,经过我们的持续曝光,有一些污染项目得到了治理。
比如: 1、八年前的黄河行我们在东营看到的到处都是保护界桩。 它是国家级的地质公园、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国家级的风景名胜区。但到2015年我们黄河行看到这些桩子子都没有了。保护区的大门也没有了,都变成蓝色经济开发,到处流淌的黑水。但是从去年开始水就清了。今年自然保护区的桩子又立起来了。好几个没有达标的化工企业都拆掉了。这些与黄河十年行的持续曝光有关系。
2、腾格里沙漠的变化。2011年,有一个牧民从网上看到我们黄河十年行,他等了七个小时,把我们带进腾格里沙漠,因为在美丽的腾格尔沙漠里竟然建了32个化工厂,污染的黑水不经任何处理直接流进沙漠中,倒满一个沙窝,填平了之后再往另一个沙窝里边倾倒。我们从2011年开始连续报道三年。2014年我们8月29日又进了腾格里沙漠,《新京报》9月6号进行了报道,习近平9月28号批示,要严肃处理。2015年我们再进去的时候,虽然他们不再排污,但是也没有对已排的污物进行任何处理,臭气熏天。今年再进去发现他们把底泥挖出来,上面种了沙漠植物,已经开始治理了。
3、今年是我们拍到野生动物距离最近、数量最多的一次,一路上看到很多野牦牛、藏狐、沙狐、狼、黑颈鹤、秃鹫、大鵟等。
我们感到现在中央高度重视环保了。

值得担忧的是在花园口。当年曾经气势磅礴的黄河在花园口造成决堤,现在因为又修了三门峡和小浪底,把水都截住了,河底变成了跑马场,河滩从嫩滩变成了老滩,车都可以开过去。

这次有成千上万的人跟着我们的镜头走了一遍黄河,大家才感到母亲河是很美的。

汪永晨介绍完黄河十年行后我们开始了乐水行。

今天的紫竹院秋风送爽,荷塘花儿谢了,叶还肥着。在今天乐水行的队伍中来自水利方面的工作者占了好几位。这些平时工作就是研究水系,治理水质的专家学者和民间环保组织的人一起关注家乡的河,无疑对我们的乐水行来说是专业水平的提高。

今天我们的乐水行中光是博士就有好几位。有专门研究水的,有专门研究社会问题的,也有专门研究非政府组织的。这样的朋友关注环境,关注自然对我们来说也是大大的希望呀。

今天乐水行延水源地紫竹院行走,先走一段高粱河,然后参观广源闸,最后走南长河,在麦钟桥结束。

园林学家杨春林说没有紫竹院就没有什刹海、通惠河,这里是北京重要的水源地。
 

在广源闸以东的河流叫做高粱河,是历史上自然形成的一条河流,源头是紫竹院。它又形成了前海、后海、中南海等湿地,因为它处在第二台地的坎上。在这个坎上过去有很多泉眼,形成了万泉河、紫竹院、玉渊潭、莲花池、水源村等河流、湖泊。凡是在这个坎上都形成了湖,而且都有水闸。叫“涨有授而旱无虑”,就是水多时蓄水,旱的时候放水。现在我们的水库叫“削峰填谷”。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起到削峰填谷的作用。因为发洪水的时候就提闸放水,而天旱时候,谁都不把水放下来。

在广源闸以西河流叫南长河,它是人工开挖出来的,南长河从颐和园的南如意门开始到广源闸结束。

但是杨先生带我们着重看了广源闸和麦钟桥。家住北京的朋友,你们知道这个闸、这个桥吗?

 

广源闸,俗称“豆腐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广源闸路(旧称“苏州街”),是南长河(又称“长河”)上的一座古代水闸。

广源闸位于海淀区紫竹院地区五塔寺与万寿寺之间,南长河河道之上,桥上有广源闸路通过。广源闸在元朝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建成。

广源闸在郭守敬主持的白浮引水工程中是一座重要水闸,比郭守敬的开凿白浮泉工程早三年,也比高梁桥大3岁。该闸是元朝通惠河上游的头闸。从元朝起,广源闸是节制通惠河(后来为长河)之水的关键。闸桥落下时,闸东之水深不满一尺;提闸之后,河水可行驶龙船。广源闸不仅节制长河之水,而且自元朝开始,每逢北京东部的通惠河因天旱水浅难以通行粮船时,都会派专职官员赴广源闸畔的龙王庙祭祀水神,提闸放水。

明朝开挖长河时,继续利用了广源闸。明清两朝的皇帝乘船赴颐和园时,常在广源闸换船。乾隆帝和慈禧太后都是乘骡车,率众出西直门,沿河西行,在广源闸旁的万寿寺行宫下榻,随后广源闸下闸阻拦水流,以调高广源闸以西的水面,此后便可转乘龙船走水路,以逆水拉纤的方式赴颐和园昆明湖。

万寿寺(网上图片)

广源闸平面呈西北-东南走向,两端闸墙的东西两侧的燕翅上各嵌有汉白玉石雕镇水兽一只,总共四只。广源闸历史上兼具调水、码头等功能,而且在闸上铺设木板便具有桥的功能,被誉为“长河第一闸”。该闸原来的闸板早已无存,闸口仍保存完好。

广源闸自建成后,受到历朝重视,多次修缮,精心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广源闸仍为木桥(闸上铺设木板当作桥)。1979年落架大修,改建成钢筋混凝土结构桥梁,并设栏杆。

  广源闸东北侧有龙王庙一座,面阔一间,小式作法。过去每年农历腊月二十三日,周边民众云集广源闸的龙王庙祭祀龙王爷和灶王爷,让他们“上天言好事”,以保佑来年风调雨顺。每年龙王爷生日,广源闸的龙王庙都十分热闹。该庙本已废弃。21世纪初,该庙获得重修,庙门上悬有“紫金观”匾额,其内供奉中天北极紫微大帝塑像。

广源闸旁的紫金观(网上图片)

麦钟桥又称麦庄桥,始建于明朝。明嘉靖年成书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上载“麦庄桥”。《世宗嘉靖实录》上说:嘉靖十六年(1537)五月“麦庄等四桥,讲武殿、安乐堂、混堂司宜暂停止”。嘉靖十七年(1538)五月,“诏修沙河、朝宗、麦庄三桥”。

从上文看出,明嘉靖年对麦庄桥两次提到停修和诏修。清《五城寺院册》中云:“万寿寺稍西为三笑庵,过此麦庄桥。”清乾隆十三年(1748)在麦庄桥立有御制文、碑亭,清高宗弘历《麦庄桥记》称:“麦庄桥为城外适中之地。”并写下《御制麦庄桥诗》:“新涨平堤好进舟,霁空风物报高秋。

闻钟背指万寿寺,摇橹溯洄西海流。送爽一天去似缕,娱情两岸稼如油。石桥郭外绿过屡,试问常年得似不?”民国年间仍称“麦庄桥”。新中国成立后始称“麦钟桥”,曾用名“埋钟桥”。传说,永乐大钟由德胜门汉经厂移到万寿寺悬挂,没有几年就卸下卧地,后埋在桥旁,到乾隆年间才移至大钟寺。

  “麦荘”变为“麦钟”中间是有个过度的,这个过度应该和“钟”有关。八旗子弟有一种传说,永乐大钟在明朝万历年间移到长河边的万寿寺供奉,有记载说清初时大钟已经陷入地下。清雍正时被移到大钟寺,可见“埋钟“确有其事。至于钟埋何处,是在万寿寺内,还是在长河里,或者就在那座桥的旁边,因为缺乏翔实的文献资料记载,就不得而知,有待考证了。从清朝到民国年间,在民间把“麦钟桥”说成“埋钟桥”,而且此名得到一定的流传,这是非常可能的。“麦荘桥”之所以被正式转称为“麦钟桥”可能就是由此而来的。

  而今天我们的杨先生在向我们解释麦钟桥的时候他说,当年乾隆爷从这儿去颐和园,途中麦子熟了敲钟以示五谷丰登,这也是麦钟桥名字的一种解释。

最后杨老师为我们唱了一段儿民间小调

乐水行结束时李博士考大家咱们都知道北京的夏宫是颐和园,那北京的冬宫呢?

原来北京的冬宫是北海,当年不管是皇家还是民间在北海取冰,也是北京人生活的一部分呢。

记录河流之美感受河流之痛,绿家园乐水行,每个周六我们同行。

本篇图文采用了汪永晨大部分文字和部分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