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开着家庭旅馆的荣东江措说:“木格措,我小时候和现在没有什么变化。要说变化,那是我们的生活。” 过去,江措家的四代人靠烧炭和挖草药过着仅仅能吃饱肚子的日子。他的四个孩子最大的43岁,只有两个小的上了小学,另两个一天学都没上,因为没有钱。

  江措老人说,在考虑上水电项目之前的1986年,甘孜州就已决定开发木格措旅游资源。1989年,木格措景区正式对外营业。自那时以来,景区的百姓依靠旅游服务,生活明显有了好转。孩子们上了学,家里盖起了新房。水电项目如果上马,不但木格措独特的自然景观将会消失,当地老百姓也将失去经济支柱。尽管有关部门宣称,建大坝不但不会影响旅游业,而且大坝本身也将成为一个景点。可当地的老百姓不相信这种说法。他们认为,发展旅游,增加的收入在百姓手里,开发水电,收入归谁就不知道了。当地人还有话说:大坝哪儿没有,我们这里的神湖别的地方有吗?

荣东江措说,村里人都知道,外面对修水电站有很多争议,媒体上也有很多报道。他从心里感谢外边关心他们的人。

荣东江措家目前的生活过得挺好。因退耕还林,国家补给他家里的粮食吃不完;在风景区路边开家庭旅馆,每年收入过万元。四个子女都已长大成人,自立门户。村民们看到了生态旅游、绿色经济的前景。  

在荣东江措家采访时,记者问他和他的老伴有什么愁事吗?他们想了想说,没有。不过在没有电视镜头对着的火塘边,老人还是说了:一些住在河对岸的乡亲希望也能搬到路边发展旅游业。县里有关部门也试图从旅游业中获取更多利益,设想在景区建设政府接待机构,这样一来,百姓的经营权有可能受到限制,甚至还可能要搬迁到别的地方。好在,州政府有关领导为此事来视察过,并留下了话:应当首先考虑百姓的利益。

荣东江措有一个十岁的小孙女叫罗绒卓玛。那天北京电台记者给了她一块巧克力。小姑娘拿着巧克力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她的奶奶进来时嘴里嚼着什么。原来小姑娘出去是把巧克力给了奶奶。在这个运输不是那么方便,平时连白菜都很少吃到的家里,巧克力对一个孩子来说是什么?记者问她为什么给奶奶吃,自己不吃。她笑了:老师说的。

2007年,卓玛在院子里出现时,我和同行的任琴都叫了起来:卓玛长这么高了,孩子长得就是快。而这家的66岁的男主人荣东江措,在我们去年来的几个人的眼里,也年轻了不少。我们问他这一年家里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他说,今年通往木格措的路在铺柏油。因为修路是封闭的,所以他家一年都没有旅游的人住了。因为天冷了,修路的人下山了,我们一行20多人,是他家今年接待的第一批客人。

还有什么变化吗?荣东江措说,那就是都12月了,这里还没有好好下过雪。以往9月就要下雪的。去年,我记得老人说过,现在的木格措和他小时候比,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今天他却告诉我们,木格措今天下雪的多少和时间,和以不一样了。老人不知道什么是全球气候变暖,只是说现在的木格措没有以前那么冷了。

我们问老人,还担心这里会修电站吗?他说不担心。因为这里现在修路是政府在出钱,要是修电站,那就应该是水电公司掏钱了。

那现在一大家子人靠什么生活呢?挖虫草,采蘑菇挣得钱够花。

现在让荣东江措一家担心的和去年还有一件事一样,就是听说有人把木格措承包了,这样人家要经营,就可能要把他们搬出去。这是他目前最担心的。知情权,在这里老百姓还不是太知道是什么。

不过老人说,村里的人心都很齐,今年修路为了堆沙石,施工队要砍河边碗口粗的一片桦树,村里人硬是坚守了五天,没让他们砍。

荣东江措和我们说,明年路修好了,国家要是同意我们还住在这里,我们家就可以再扩大一些接待面积。老人对此充满了希望。

我们去的这几天,老人还在盼着一件事,就是当地60岁以上的,退耕还林的老人,国家每年要给补助,户口本已经拿去两个月了,可还没有消息。老人在等着。

还有,因为修路,家里的房子被推土机震得屋顶上裂了缝。老人说,修路的老板说要给陪。可是好几天了,还没等到他们的人来。老人认为,他们一定是会给修的。

2008年,我们见到荣东江措老人时,大家的感觉都是他一下子又老了很多。

江措老人说,已经传开了,张家界的私人老板要来,他们家的家庭旅馆就不能开了。我问,那你们打算干什么呀?老人说,我们就不搬,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去年因为修路而震坏的房子,至今也没有人赔偿。

 

2010年是找到了我们在这里将要用十年的时间跟踪的荣东江措家。

 

2006年教罗绒打电脑

 

2010年长大了的罗绒

 

仅仅一年罗绒已经工作了

让我实在没有想到的是这家的孙子已经工作了。他叫罗绒贡布。前面一张照片还是江河十年行2006年时,我们在他家教他打电脑是拍到的。那么小的孩子,几年不见成了大小伙子,而且就在景区工作了。他妈妈说他已经工作了时,我怎么也不相信就是那个学电脑的小男孩。罗绒的妈妈专门拿出了江河十年行2007年来时送给他们的照片。我说他不是去珠海上学去了吗?罗绒妈妈说,回来了,就在景区工作。说着打电话叫回了离景区只有几步之遥的正在上班的罗绒贡布。

 

我认为现在挺好的

我们再来一起看看这些年我们在罗绒家拍的照片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2006年11月20日,江河十年行2006一行记者到木格措时天已经黑了,我们住进了路边一个藏民家刚刚修好的二层小楼上。屋子里电器一应俱全,藏式家具把房间装扮得富丽堂皇。那年65岁的男主人荣东江措坐在火塘边和我们聊起来。江措老人说,在考虑水电项目之前的1986年,甘孜州就已决定开发木格措旅游资源。1989年,木格措景区正式对外营业。自那时以来,景区的百姓依靠旅游服务业,生活明显比以前好转,孩子们上了学,家里盖起了新房。如果水电项目上马,木格措独特的自然景观将消失,他们也将失去经济支柱。尽管有关部门宣称,建大坝不但不会影响旅游业,而且大坝本身也将成为一个景点,可是老百姓不相信这种说法。他们认为,发展旅游业,增加的收入在百姓手里;开发水电,收入就不知道归谁了。

那次,荣东江措说,村里人都知道,外面对修水电站有很多争议,媒体上也有很多报道。让人高兴的是,对于水电项目,州里态度一直比较明确:一是认为会对下游安全构成威胁,二是相对于开发旅游业,修水电站带来的经济效益落不到百姓手里,因此不是好的选择。

2007年,水坝停修,令荣东江措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荣东江措家目前的生活过得挺好的:因为退耕还林,国家补给他家里的粮食吃不完;在风景区路边开了个家庭旅馆,家庭每年收入过万元;四个子女都已长大成人,自立门户。在荣东江措他们村,村民们都看到了生态旅游、绿色经济的前景,以及荣东江措家“榜样的力量”。

可是2008年,我们到荣东江措家时,两个老人非常着急的是听说张家界老板要来承包木格措景区,他们很怕人家承包后,要让他们搬出去。

江河十年行2009我们没有到木格措来。今年我一直在担心着是不是还能找到荣东江措家。在离开木格措之前,我们见到了江措的老伴,可是没能见到老人,老人生病住院了。

 

荣东江措家

 

罗绒妈妈的不满

房子还是那栋房子,罗绒妈妈告诉我们他们家被划在了景区外。可是地基成了景区的了。她本来从珠海回来,是希望和丈夫一起在这里经营农家乐。她说自己在珠海也是做管理工作,有管理经验。可是院子里的老房子因为地基不属于自己家了,所以不能翻盖。景区当初告诉他们,如果搬出去,可以为全家的人安排工作,不搬出去,就什么补偿也没有了。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一家还在和景区交涉中。

罗绒倒是很喜欢目前的生活。我问他,你2009年还是优秀少先队员,今年怎么就不上了。他说,不喜欢读书,喜欢在景区上班。他觉得木格措被外面的人承包了很好,因为可以引进先进的管理经验。我说那你们家想开农家乐,却那么难。

 

荣东江措的老伴

会解决的。这是木格措边长大的罗绒,现在在康定风情景区执法队工作,一个月挣1200块钱的17岁月小伙子的看法。外面的一切,对里面的年轻人都有吸引力。这样想想那些牵马的年轻人,要到县城玩不对吗?穷是不是也有享受的权力。我们因为他们享受了,就不该再帮助他们了吗?

明年江河十年行再来时,我们多么希望他们家的农家乐已经开张!荣东江措老人身体已经康复,希望明年能见到他。

 

2011年江河十年行”2006年第一次去木格措时,我们在国家风景名胜区木格措大门旁不远处找到荣东江措家,把他家定为“江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跟踪访问的人家。

 

2006年荣东江措的孙子罗绒在学电脑打字

 

2010年的罗绒手里的照片就是上面五年前拍的

60岁出头的荣东江措说的一句话如今成了我走到哪儿,都要问到哪儿的问题。我小时候这里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当时听了这话后,我问了在场的十二位老家分布在各地的记者:现在你家乡的河,和你小时候家乡的河一样清澈并自然流淌的举手,结果没有一个人举手。当时参加我们“江河十年行”的记者家乡的河和小时比,都是脏了,干了。

 

2006年“江河十年行”在木格措

 

2007年“江河十年行”在木格措

 

2008年“江河十年行”在木格措

 

2006年荣东江措

2006年“江河十年行”去木格措时,荣东江措家正盘算着不修电站了,可以把家里的农家乐好好做起来。2007年“江河十年行”去木格措时,老人显得年轻了。家门口的路以前很烂,终于修好了,以后来就方便了,老人和我们说。那次,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2007年荣东江措

2008年“江河十年行”去木格措时,老人一下子又老了许多。而2010年“江河十年行”到木格措荣东江措家时,老人住进了医院。这两年因为我们走得匆忙,只是知道木格措被张家界的老板承包了,老人在着急。可他们家以及村里其他人家也因木格措开展了旅游,生活有了大改变的人家这些年的生活状况我们并没有深入采访。这也正是我们专门这次要为“江河十年行”跟踪的人家做专访的原因之一。

 

2008年荣东江措

2010年12月“江河十年行”到荣东江措家时,老人的老伴和儿媳妇告诉我们,他们家虽然没有被圈在新改名的“康定情歌(木格措)风景区”里。但土地被冻结了,连在自家院子里盖房子都不行。老人的儿子在珠海工作了16年,本来听说家乡修了路,不建电站了,一家人回到老家,准备和父亲一起开农家乐。可是回来后才知道,自家的庄稼地成了风景区大口的停车场。家里房前屋后的空地统统不许盖房。回家两年的二儿子和儿媳到处找呀,告呀,可是没人理他们。

 

2010“江河十年行”贡嘎山

 

2004年木格措七色海

 

2008年“江河十年行”在七色海

 

2010年“江河十年行”在七色海

2011年6月9日晚上,从泸定到康定我们走了三个多小时。以前一个小时都用不了的路,因为修电站,坑坑洼洼地走不动。因为天黑了我们没有拍到今年大渡河在泸定已经成了什么样,但2009年“江河十年行“拍以的泸定大渡河是这样的。

 

2009年“江河十年行”拍到的泸定大渡河

 

2009年大渡河已经成了这样

晚上快十点,我们终于到了甘孜州亚拉乡木格措荣东江措家。一家子人除了老爷子荣东江措身体不好睡了,都在等着我们。

一进门,晚饭还没吃的我们,就听老人的儿子、儿媳和我们说开了:

我们从珠海辞工回来搞农家乐 就是因为听说当地政府许下诺言 给我们优惠政策。还鼓动说:搞旅游最来钱。 结果回来了,哪是那么回事呢。

以前家里有50亩开荒开出来的地,现在被景区征用为停车场却只给算了20亩。给的价格也是一压再压,一亩只有一万四,那么好的地,他们拿去旅游挣钱去了,和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开始开发商还承诺给我们解决家人的生计,解决就业,可以在景区内摆摊卖东西什么的,但现在什么都没有。现在景区的门票125一张, 大巴车的票是100块。

我们去找的不是承包的老板,因为管我们这些事的都是政府官员。可一次一次地去找,他们就是不给解决。去年我爸爸气得和他们打架,结果把自己气得脑血栓住进子医院。现在我们真是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补偿补偿不到位, 危房危房不让翻修。 县里就会说再等一个月,再等等。甘孜政府院子里停满名牌SUV。老百姓想开农家乐,就是不许,这本来是我们的家,现在我们在自家做事,这么难。

不过也很有意思的是在我们的访问中得知,荣东江措的二儿子,不知是通过什么关系把建房证办下来了,虽然县里管他们的部门还让他们等。但其他部门又把证给他们办下来了。

在外面工作了多年的荣东江措的儿子这点很清楚,建房证上那四个大公章就是他们的上方宝剑。不管谁同意还是不同意。一个月后他们就要动工,盖自家的新房。

 

荣东江措家门口

 

荣东家门口的清晨

 

荣东家所在的王母村

我们“江河十年行”要跟踪十年的荣东江措家原来的五十多亩良田成了景区的停车场;村里原有的机动林,被算成了国有林;原有的三万多亩草山,签约时就成了几千亩。承包后的木格措的大自然也被改变了。

 

景区停车场所

 2013年

从2008年我们去木格措时就知道,木格措景区被张家界的老板承包了。荣东江措家刚刚发展起来的农家乐,因为在景区边上,要求他们搬家。他们家的牧场也成了停车场。

    2011年“江河十年行”到这里时,我们采访了村长和书记。他们说,因为牧场都被景区占了,不能在山上吃草的牦牛饿死了不少。

    牦牛还能被饿死!今年到了木格措,我们再次请荣东江措老人带我们去书记家聊聊。可老不肯去了。他认为我们来了那么多次,既帮不上他家什么忙也没能给村上解决什么问题,所以对我们很失望。

    面对老人的失望,我们又能说什么,做什么呢?我们能说,是我们帮你们留住了木格措?对他们来说,生存更重要。他家的老二本来在珠海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前程 和稳定的工作。知道木格措留下了,可以开发旅游了,于是两口子辞掉了那边的工作,想着回家大发展。回来后,却先是遭到不让扩大房子开旅馆的现实,最近又面 临他们家所在地被选中了要盖大宾馆,面临着还是要被搬走的处境。

 

2007 荣东江措

 

2008 荣东江措和老伴

 

                       2013年的荣东江措

                                    荣东江措老伴的腿摔断了

                                     “江河十年行”的访谈

     2013“江河十年行”负责十户移民调查的何向宇和徐煊做的调查是这样记录的:我们家一直居住在王母村,开了家庭旅馆接待来木格措的游客。每年4-10月 游客多,最多时一天有几千人来木格措。以前收入靠烧炭、挖草药,1989年景区营业后生活开始好转。那时只有他们一家开了家庭旅馆。这些年村里开家庭旅馆 的有10多家了,生意不如从前了。家里还有几亩地种粮食。

    王母村有80多户,300多人,三道桥村有500多户,上千人。村上年轻人都出去打工,最远到深圳。都是做修桥啊什么的。

    王母村有10多户人家在做农家旅社,现在还不用办证交税。前几年来的游客是坐大巴的多,现在开私家车的多了,从重庆、成都来的最多。一年只有几千元收入。 淡季的时候住宿25块到30块一晚,旺季35-40元。这里离康定县城太近了。很多游客都回康定住。游客有钱了,不愿住这,条件不满意,一般广东的游客愿 意住一晚,今天住明天走。

    虫草每年还可以进景区去挖,没人拦阻过。以前虫草便宜,一年收入几百元。现在要20块到30块钱一根。收成好的年份,几个月挖下来可以赚到1万多元一个人。每年都有差不多的产量,今年发生了火灾应该就挖不到了。

    我们这的人去景区玩不花钱,也可以坐景区的车上去挖虫草,不用交钱。还可以上去温泉洗澡。

    修建景区占了我家的地,按照12000元一亩的标准给的补偿。是县长出面谈的,不让我们和开发景区的旅游公司直接谈判。当时还承诺:公司一成立,给你们家 好多人安排工作。但没有落实,每年我们都去找县长、书记,可都不管用。中央政策是好的,就是县里不落实。原来还说要在景区门前规划20多件铺子,优先给你 们被占了地的几家。

    现在又经常听说县上要把我们撵走,在这里盖宾馆接待游客,那我们就没有生意了。他们也来人说过赶我们走,是康定县副县长根德格西(音),都叫他格县,现在 好像是到洲司法局去了。还有县委书记祥若(音)也来过2次,一般喊他祥书记。他来到这说:这些房子通通搬走,搬下去。我问他们咋个条件搬?他们说:喊你搬 到哪就哪,一周内般起走。路边方便的地方都不行,只能搬到人都不来的地方去。

    我说你要给我们全家体检,我有麻风病我就可以搬,我没有我就不搬。我说你不符合政策。有个白副书记就说:老头子,这是我们县委书记,他的话你要听,不听就 不行。他们说我家这个地方要平起来,修个大酒店接待游客。就是我们这里3家都要搬,再往下面还有几家也要搬。没的地了,又要搬起走,吃啥?下边有个李老汉 家说:他们除非用枪把我打死,我不搬。

    格县在县里群众大会上表态,说占了村里的集体林地,给村子每年补偿3万元,第二年景区收入好再多给,补个几年。到现在一分钱也没有给过,去找他,他说我现在已经不管这个了,让找现任的官员。

    新调来的严县长人好,我们去找了几次,他带了旅游局长来我家,看见我家的小孙子,要求旅游局给安排,他说你们要先试用,试用期表现不好可以解聘嘛。他们说 当地人不好管,不愿招我们。我的小孙子很老实的,后来就在执法队干了。第一月的工资是800元钱,现在两年了,工资涨到1800元了,就不再涨了。平时过 年节还会发点福利。执法队只有8、9个人,要管治安、防火等。

 

                        明明是集体林,为什么说是国有林

                                                今日木格措人家

                                      早晨,家门口也起了火

     荣东江措的儿媳妇带我们去了村书记孙志云家。我们的聊天中,孙志云书记最主要的话题还是和我们2011年来时说的一样:我们那一大片集体林为什么就成了国 有林。我去县里档案室查了,没有记录。国有林景区占了就占了,要是集体林,他们是要给我们补偿的。两年了,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孙志云书记认为,这主要是 一位前领导对他们村有成见,所以一直压着他们。我们没有找到那位已经升了官的领导,也就不能求证为什么集体林成了国有林。明年再来时,孙志云书记也会对我 们失望吗?

    2013年2月底到三月初木格措这场大火,王姆村的人都去山上打火了,可算是义务工。和我们聊时,书记还在为怎么能给村民们些补助着着急。书记说,去打火时,村民们二话没说就去了。可这是为国家财产救火,村民们付出了劳动,却一点报酬也没有。

    孙志云书记还说,他认为这场山火政府有责任。景区现在的门票70%是给政府拿走的,景区承包的公司只拿30%。拿了钱就应该保护好山林,可是却着了那么大的火。烧的都是几百年长成的大树,要想再恢复,不是三年五年能长起来的。

 

                                               火烧木格措

                                                火烧木格措

    “江河十年行”是在记录中国西部大江大河在面对人类开发所带来的变化。这变化包括自然的,也包括人的。木格措着了大火也被记录了下来,是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不知未来还要来的两年中,这些过了火的树是不是真的春风吹又生。

 2014年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今年没有去的木格措江东荣措的儿媳妇给我打来电话,得知2014“江河十年行”已经走完了,因时间和路线的原因没有去她家,表示了及大的遗憾。希望明年千万不要把她家落下。
2015年
2015年12月9日,采访完景区负责人,我们就又来到了荣东江措家。老人和老伴的身体看着都还行。这次和老人聊,虽然还有不抱怨,但他的一些说法 和后来 再和他的儿子,儿媳聊有了一些出入。这次我们运气好,两个孙子辈的都见到了。但已经上班好几年了的罗绒和明天就要离家去新单位工作的卓玛,对家里的事似乎 都说不上什么。

      

            2015年荣东江措的妻子拿着“江河十年行”前一年来时拍的照片

 

2015年采访荣东江措

    下面是我们的一段采访对话:

    老人:今天你们去的景区外面的那个停车场本来我们想修房子办个农家乐,但是县上一直不批。不批的原因说是国家规划了。旅游景区还是让我们搬家。

    记者:现在还让你们搬出去?

    老人:搬到外头去,我们就不同意去。我们的地在山林里,种包谷、粮食。人搬出去,人太远了,野兽来了,野猪来了吃我们种的粮食,我们就没有收成了。现在景区的几个大停车场原来都是我们家的土地。

    记者:他们占了你们多少地,有数吗?

    老人:十七亩多,现在还有4亩多。

    记者:光靠这个地,够你们老两口生活吗?

    老人:不够。不过现在国家政策好,养老保险、低保,每个月到时间你 去取就可以了。养老保险我们一个月有200多一点点,我们两个就是400块钱。低保有一点。有病痛在医院看,可以找国家报销。医疗保险一年交120元,上 了60岁的,有低保证的就交60元,国家给我们60元。没有低保的他就要交120元。有政策不怕生病了,要生了大病就报50%,剩下来的50%村民还能负 担。

    记者:这钱大家出的起吗?

    老人:大家现在高兴了,都说政策好。原来你住院了,出院之后两三个月才能报销,从去年起,当天出院当天报。

    记者:到哪里报?

    老人:就在医院里的门诊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