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江河十年行”在澜沧江边走进的人家的男主人叫朱刘昌(刘玉花)。在这户以种田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人家的二层楼上,记者们的镜头里,除了地上铺的成片的黄黄的玉米棒子,还有墙角堆得高高的几垛装满了大米的麻袋。屋子正中央拴着一根绳儿,上面挂着的是一溜儿的咸肉。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人家的日子过得挺殷实。

当地老乡十年前就听说,因为修水电站政府可能会让他们搬家。近年来他们听到仍然是一些非正式渠道传出的搬迁补偿措施。比如房子,土坯的一平方米赔100块,砖砌的赔200,铺了水泥地的加20元。

朱刘昌一开始和我们说对搬家的赔偿大体满意,因为在以后的20年里,听说每人每年还可以得到600元的补偿。不过,他和他正怀胎九月的女儿也有担心的,就是搬去的地方以种果树为主,与现在种粮食不同。他们怕不能适应新的生产方式。

村民王桂菊说,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人正式通知她搬家的事。从她的话里听得出来,目前听说的赔偿金额让当地人很不满意。而村民王春香的说法则不同。她很肯定地说,2008年前就要搬,家人已经去看了新房,比较满意。

在朱刘昌家,老乡们说的事儿不同,同样的事儿说法也不同。相同的是,他们都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向什么人表达他们的意见。

“政府让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政府会为我们着想的,我们自己操心也没用。”朱刘昌说这话时态度并不犹豫。可是,记者们都走出他家的院子了,身后却传来他的又一句话:“我们怕搬穷了!”

2007年的江河十年行,因为修路,我们没能到了他们家。

2008年4月,我和凤凰台“江河水”栏目拍摄澜沧江时,我到了他们家。也就一年多没见,可老人一下子老得让我差点不敢认了。到是刘玉花第一次见面时还在肚子里的儿子已经能满地跑了,给家里带来了生机。

 那次刘玉花告诉我,老房子政府给出的价是300块钱一平米,新房子要700块一平米,这中间的差价算下来他们家要付五万多。可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上哪儿去找这五万块钱呢?

 我问她那怎么办呢,她说不知道。不过有领导到他们村来说了,谁到时不搬就给你漂汤圆。我问什么是漂汤圆,刘玉花告诉我:就是给淹了。

2008年底,我们到他们家之前,刘玉花给我打过电话,告诉我移民局已经到他家催了好几次了要交房款。我问她还差多少钱,她告诉我算上还没卖的猪,还差三万八。细问后知道,猪还没卖,但钱已先借了交去盖新房了,猪卖了再还上那2000多。刘玉华说,他们那儿家家都要杀年猪,今年他们家怎么办还愁着呢。其实,从4月份我到他们家看就知道,2006年我们去时看到的那些腊肉,现在家里是没的吃了。那天我们到刘玉花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朱刘昌已睡下,听说我们来,勉强起来点头打了个招呼。刘玉花说父亲有风湿病,这两年病重时,靠喝酒止痛、浇愁。2006年我们去他家,记者们访问时,都是他在和我们聊。可今年我两次到他家,老人家一句话也没说。村民们新选的小组长对我们说,自己一直在外面做生意,可是知道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现在遇到了难处,就放下生意,回到村里,想帮助大家和政府协商。不能这样对待农民。

站在一旁的另一位村民说,刘玉花他们是属于外迁的,政府还给他们盖好了房子。而他们就地的靠的是给钱。一平米给多少呢,多的300多块人民币,少的还有给170块的。这位村民说,这些钱怎么盖得起房,小湾电站蓄水在即,他们的家被淹了后,住哪儿去就不知道了。

鉴于目前的状况,刘玉花和乡亲们按着红手印地给当地政府写了封信。

 

 

 

2009年

 

2006年时的刘玉花家

 

朱刘昌

 

刘玉花和女儿

    从鲁地拉电站出来,就到了保山市境内,“江河十年行”连夜赶往隆阳区潞江镇的坝湾村,和金移村一样,这也是一个整体搬迁的村庄。村庄里有一户我们定点跟踪的移民,在她们还没有搬迁时,我们就找到了她们。这家的女主人叫刘玉花,28岁,育有一儿一女。她的小儿子两岁,从娘胎里到呱呱落地再到满地跑步,“江河十年行”一直关注着他的成长。虽然这些并不是“江河十年行”的考察内容,但却告诉我们一年年的岁月变迁和时光荏苒,鼓励着我们走下去。

    刘玉花家是小湾水电站的移民,移民之前有五亩耕地、一亩水田,五亩菜地和三亩半林地,此外还养了七头猪,她和父亲朱刘昌在家里打理,丈夫在外面打工,日子平淡且富裕。

    然而搬迁六个月来,家里的生活陷入了窘迫。由于是置换搬迁,她们的土地没有得到赔偿,但是新的土地却迟迟没有下来。没有土地,她们的一切生活物资特别是蔬菜都要购买,村子里物价飞涨。高昂的物价让很多人已经不敢吃菜,因为他们为数不多的积蓄在购买房屋时已经所剩无几,有的甚至负债累累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原来,老房子政府补偿价是300块钱每平米,新房子是政府统一建造的,需要按700块每平米,仅刘玉花一家,这中间的差价就要五万多元,她们不得不靠借账才能补齐。然而,即使如此,房屋的质量相当令人担忧,裂缝无处不在。应村民的邀请,我们走访两户人家,一位包姓村民说,如果不是自己翻修了一下,下大雨房子都会漏水的。

    刘玉花和丈夫在自家的门面房开了一家小餐馆,失去土地后,这是她们家所有的生活来源了。刘玉花做的黄闷鸡,2008年我们来时,就觉得太好吃了。她用自己的手艺开了小餐馆,可因为是在移民村里,生意冷清。除了物价高涨的原因之外,竞争者众多和顾客极少也是原因之一,在不长的临街门面中,有好几家饭馆。

   “家家都有政府给盖得门面房,生意做给谁呀?”刘玉花很无奈。

    刘玉花十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从此她和父亲相依为命。“江河十年行”2006年来的时候,朱刘昌侃侃而谈。

   “这两年因为搬迁操心太多,风湿病越来越严重,身体已大不如前了。”朱刘昌的女婿,刘玉花的丈夫如是说。

    我们今年见面时,老人家佝偻着身躯,连打个招呼都比较困难。

    上有老,下有小,还要照顾小店生意,刘玉花没有同意丈夫外出打工。

    “可现在那有什么生意呀!”刘玉花丈夫着急地说。

     “现在这个饭馆就是硬撑着,慢慢等,等政府把我们置换的地分下来,种点粮食、蔬菜和玉米,我还能养猪。”刘玉花说。

 

当年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抱不动了

虽然刘玉花一家面对新的生活还有很多难题,但她的新家屋子大了,小饭馆也还能给家里的生活以希望。如果政府能很快把地给他们找到,像他们这样任劳任怨的农民,日子还是会一天天好起来的。不能给这家人什么实际帮忙的我们,只能给他们一些鼓励和祝福。这一天,离新的一年只有三天了。

 

2010年

我们到刘玉花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2006年我们访问她家时,她住在澜沧江边。江河十行2009年时,因小湾电站的修建,他们被搬到了潞江坝小平田村。她家的这两张,一直是我这些年讲水电没有解决好移民问题的案例照片。

 

2006年刘玉花家

 

2008年刘玉花家

江河十年行2006年时,刘玉花家住得安逸而富足。而接下来的几年,从她对移民的担忧,到搬了新家后没有田种的困难生活。这几年,我常常接到刘玉花的电话,诉说她身体的不适,现在她一家四口靠开一个小餐馆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为生。可是全村都是移民,又能有多少生意呢。

 

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08年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我问玉花他们家现在有田种了吗?她告诉我田已经分下来了,但在三里地外。更远的地有6里远。而且是在山上。本来在同意分到地之前,政府每个月要给他们一些补助,可今年的补助都11月份了还没有给。所以村里人也拒绝抓阄分地。

刘玉花说,她家上有老父,下有未成年的孩子,他和先生在这个生意十分冷清的小饭馆里要是身体好也还能过得去。可是从搬家,到安家,她太累了,太操心了,身体完全支撑不了了。

我们在刘玉花家时,坐上我们车和我们一起来的,负责我们安全的那位干部把武警交通部队的一位少校也带来了,并和我们一起吃了刘玉花做得很好吃的黄闷鸡。

吃完饭后,玉花向我们讲着她家生活的艰难,她对孩子成长的忧虑和对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好的着急。这位80后的农民妇女一脸的愁苦,我们不知道如何劝劝她。因为她生活中的困难我们帮不上忙。2008年我看到移民办给他们的补偿标准,一棒香蕉赔多少?两块。

江河十年行2008年到刘玉花家时,她们村的人给了我们一份他们写给移民局的信,我也放在这里,让我们一起看看这里移民的问题:

移民群众要求,土地要按实际面积是多少就多少,力坝沙水田面积60多亩,旱地一百多亩,这是经过群众认可,多次丈量的结果,但是移民局说要卫星测算的数字,不知道卫星测算是什么,力坝沙一百多亩旱地,60多亩水田,卫星测算就少了一半,而别的小组卫星测算就会比原来的多,而力坝沙就会少,请相关部门作回复。

宅基地补偿太低捌仟元一亩(8000元/亩),菜地也要有补偿,每家合多少就应该有多少补偿,不要说农民没有菜地,你的菜地在哪里?农民用来种菜的地就是菜园子。

果木树的补偿过低,一年收入两百多元和一百多元的一棵果木只是补偿50元至60元之间,这种移民损失太大。移民多次要求仍没有作回复,国家规定果木树按结果期的十倍补偿,不是按结果时的半价补偿。

房价一家人的房子平均价不到250元/平方,一家人有两间房,一间是320元/平方,另一间就是(170元—190元之间)/平方,有的还达不到。移民向工作组反映,但是工作组回答说这是国家规定,不知道政府是怎么规定请回复。现已经给移民补价,补多少请直接测算给移民,不要再口头上作答复,到时又不一样。

现在移民局要求群众签订移民搬迁协议,但是移民没有办法签定协议,因为移民局没有回复移民群众的要求,而水一天一天上涨,变迁一天一天接近,请求政府尽快给予解决为谢!(移民局已经说过,如果移民不签定协议,最后将强制执行)

    力坝沙全体移民

    2008年12月22日

当时看了这份老百姓的信后我写了这样几句:这份村民们写的意见报告看后我有两点疑问:一是,量农民的地还要用上卫星测算,这是我们的科学进步吗?既然是科学进步,怎么还能有的测得多,有的测得少呢?这真是卫星测的吗?二是,一年收入两百多元的果树,只给人家补50元至60元。这是为什么?这是人家的私有财产,在我们这个法制越来越健全的社会,能这样对待私有财产吗?

2008年移民们提的问题到今天还是没有解决,而困难的是刘玉花和她的乡亲们搬到这已经一年多了,却没有地种。而政府答应没有地种要给的钱,2010年已经是11月份了,却一分也还没有给人家。

玉花给我们讲这些时,我请和我们一起来的负责我们安全的干部和武警少校一起听听。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俩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后,递给刘玉花一个信封,对她说,知道你们很困难,我们也帮不上忙,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不知道信封里装了多少钱,但这样的干部,能在听了移民诉苦后就掏腰包的,我见到的不多。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刘玉花父亲

刘玉花说,他父亲的身体今年好些了,孩子们也都听话,现在最愁的就是她老要看病,家里挣了一点钱都看成病了。同去的清华大学郭于华教授问刘玉花今后有什么打算。玉花说,还是希望政府对他们这些移民的问题给予解决。

凤凰网的赵兰健走访了村里的几户人家,没有地种,房子质量太差,是大家共同的问题。我想,媒体对我们将要用十年跟踪的人家的关注,也许解决不了当地多大的问题,但是除了记录以外,如果能帮助这些人家解决一点基本困难,也就算是我们的力所能及吧。

 

2011

刘玉花是我们江河十行跟踪的澜沧江的一户水电移民。2006年我们到她家时,她的小儿子还在她的肚子里。现在已经四岁了,而他们一家也从宝山的瓦窑搬进潞江坝的小平田村。

 

再见刘玉花

 

躺在被窝里看《江河十年行》

 

做早饭

这两年我们到她家时都是晚上,用央视李路的话说,没看过她家白天是什么样子。这次我们到她家还是晚上,不过我们有时间在她家住一晚上。2011年12月19日,我们还要和她一起看看她家的田和地。也要走访一下她的邻居们。

 

小平田的早晨

 

农民新村里

 

和村民聊聊

没想到一大早,我们在小平田农民新居拍照时,就被村民拉进了他们的家。为的是让我们看看他们新家开裂的情况。去年我们去时,虽然是晚上,也在刘玉花的家里看到了房子的裂缝。而今年这户叫施丽娟的女主人家的房子裂得就有点大了。

 

新家的开裂

 

屋顶上的开裂

 

有关部门的答复

房子开裂后,这家人找到了保山区隆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给他家的答复是承认房子的开裂,却又说主体没有质量问题。

施丽娟的儿子问我们什么是评估,看了看顺嘴就说行吗?来的都是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领导和设计院的领导,可他们手里并没有任何仪器,只是眼睛看看张嘴就说赔多少钱了。成吗?

 

来得有局长、股长和工程师

 

梁柱基础等主体完好,不存在主体结构安全质量问题

 

一层板面多处开裂,二层板面多处断裂筋

吃过早饭,刘玉花帮我们打电话找来了小平田村小组长包明先和副组织茶永芳。他们告诉我们,他们管辖的范围是123户,558人。有四个民族:汉族 彞族 香堂人和白族。

分四批搬到了新村。搬来的第一批78户中有四间自建,其他是由国家统一为移民建的。住进来不到三年,已经有73户的房子开裂。不是太大的裂缝,施工 队来给修了修。而施丽娟家第一次赔8900 元,第二次129000。但旋丽娟家不同意这个赔偿法,只是用肉眼就给个数他们不同意 。

 

在新居一起聊聊

 

拍下村小组说的七条问题

包明先这些年碰到的头疼的事不少。他都写在了本本上,今天干脆就念给我们听听:

一,       社会公平问题;

二,       田不能当田用,钱没有赔;

三,       非农人口(16个在外面上学,找不到工作回来的人不给分房子和地)

四,       人生,土生;

五,    农作物损失:

六,   公共设施(厕所等)没有:

七,   图书室,可学学政策和娱乐的地方没有。

 

刘玉花的父亲现在每天拣垃圾

 

笑对生活

包明先告诉我们,移民新村第一、二批都是统一建的房子。第三、四批,特别是第四批也就是澜沧江上的小湾水库蓄水后出现塌方等地质问题又搬来的,他们 就是自建房了,这些房子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现在群众反映比较大的问题都是认为评估差距比较大,凭眼看,没有仪器,来这里看了八九次了,但移民对给的赔偿不 满意。按合同,房子的大问题是保终生的,小问题来给修。

施丽娟家的男人站在一旁说了:光给钱修房子行吗?我们家开裂的屋顶下就是床,天天提心吊胆地睡觉,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什么问题。今年我们这四级的 地震有两次了呢。间接的损失怎么算?老房子一平方米补我们三百元,新房子一平方米要我们五百,为了盖这新房子我们再没钱,也是一分不少地交了。

我们和村小组聊时,一些村民也围了过来,有的说:为了支持电站,响应号召我们来这了,当时说得好好的有田有地。可来了田不能当田用,地里没水不说, 现在连吃的水也没有。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建筑材料也提高了,他们给修房子的钱够用吗?我们的老房子都比这新房子抗震。现在我们住得害怕,生命安全得不到 保障,精神压力太大。去年12月,村里80多人,坐了六个中巴车去保山县城要个说法,党员现在怕出头。19个党员去了2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也有人说:给我们的地走一趟要走两钟头。从2009年到现在没有收成。今年天旱,给我们的田说是水浇地哪有水呀。

种的甘蔗都晒死了。让我们种黄烟,黄烟17块钱一公斤,一亩地能产200多公斤,产出是3000块钱,可是我们不会种,种出来80%都坏了。来之前说是每人有菜园地三分,快三年了,到现在也没有分给我们菜园子,靠买着吃,农民不种菜吃和你们城里一样,还叫农民吗?

还有人说:在老家,现在是杀年猪的时间,现在没有猪圈,说是院子里可养,可人猪不分开,我们是农村人,可我们知道这会影响健康的。

包明先告诉我们,自家的地种不成的移民,现在去给人家摘咖啡,一天八小时挣40块。这里的人都听说是要在离不我们这远的地方建赛格电站,建了电站时会为我们建一条西大沟,到那时我们就有水用了。

我们同行的人类学家沈红问,你们这四个民族,现在各自有什么节日吗?得到的回答是四个族的节日都过不成了,没有钱,没有精力。过去我们在老家时,过年是要舞狮子的,当时过泼水节,火把节,赛歌会,这些现在都没有了。有的就是大家出钱盖了庙,我们这的人是要信仰的。

 

晒黄烟

 

整齐划一的农民新村

 

水对面是刘玉花家的地

赛格电站在怒江上,我们“江河十年行”去过。还没有通过环评,一架大桥已经由水电集团修在了大江上。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呼吁着怒江建电站的国家环评, 我们很庆幸的是,八年了,怒江上的电站还没有修。可是今天,听到这里的农民说,他们没有水,他们在盼着赶快修电站时,我在想,少数人也是人,利益也应该受 到保护。不过,马上又来了的疑问是,修电站是为了能源,真的能为农民修条西大沟,解决他们的用水问题吗?

 

包明先说:四个民族的节日都过不成了

2010年“江河十年行”去刘玉花家之前,我一直在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身体不好,心脏不好,沉重的家庭负担让这位80后心力交瘁。那天,我们到她家之前,她等我们,等着等着心脏病就来了,去小医院输了液才缓解。

那次一行人中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听了刘玉花说的移民生活后说,她是心病,生活的压力太大了。

2011年12月18日晚上我们到了玉花家,我觉得她的精神状态比去年好。聊了后我知道去年的问题,今年还是问题,只是玉花“适应”了。

第二天下午我们说到你的田里、地里去看看,她说地太远了,只去田里看看吧。我们说还是都看看吧,家里为了种地不是买了辆小拖拉机吗?我们坐拖拉机去。

玉花的男的(当地人这样称呼丈夫)没在家,她找了个关系处的好的小伙子开车,我和央视的李路坐上拖拉机。李路说他第一次坐这种车。

上车后玉花告诉我们开15分钟能到。可是我下了车看表在大山里没有堵塞,车开了25分钟。这就是刘玉花家的地移民后和到她家的距离。

一路上,路之颠,坡之大,让我们几次想下车走,不坐这车了。可为了计算一下时间到底有多远,我们一直坐着拖拉机在颠簸的路上没有下车。

 

去地里的路被水淹了

 

想养猪的的农民,把猪圈盖在了自家的地里

 

这也是分给移民种的地,可以用得上寸草不生

 

地里的老玉米长成了这样

刘玉花的地我们没有去成,因为“水漫金山”过不去了。我问玉花,你们来种地经常这样吗?那怎么去种地呢?玉花说,那就要爬山绕上去了。

给我们开拖拉机的小伙子让玉花问问我们可不以到他家的地里去看看。我说行,去看看,结果他就把我们带到了这样一片地里。我说这里移民过来分的吗?这怎么种。小伙子说是抽签抽到的,没办法。去找过移民局,人家不管。

小伙子和我们说这些时一直是笑着说的。并没有愁眉苦脸。我不知是豁达还是什么。我问他你怎么出去打工呢?小伙子说家里老人身体不好,我要照顾他们。

 

地塌了

 

连孩子也在给我们看地里的石头有多大

 

这叫庄稼地吗?

看完刘玉花家的地,我们到刘玉花家的田里去看看。在农村,有水浇得到的地方是田。在到她家的田的路上,路过了小伙家的田。他说他妈妈正在田里摘豆 角,我们说那也去看看吧。这一看,又知道了另一个可怕的现象。他们种的豆角莫明其妙地成了“油豆”。是缺水还是生了病,他们也不知道。只是移民后本来就没 有什么收入的生活,现在连种菜卖的收入也大大减少了。从小伙子的田里出来,我们看一个车上扔出一大捧一大捧的滥叶子,原来扔的就是上午村小组长和我们说的 坏了的那80%的晒黄烟。

 

好的和坏的夹豆角

 

扔掉的烟叶

一直笑着和我们说家里的地里什么也种不了的小伙子,看着蓝天白云下的自己村里的地,突然问了我们一句,这是美丽的潞江坝吗?

 

富饶美丽的潞江坝,人人见了人人夸

 

刘玉花旁边田里的咖啡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小伙子的问题,这里的天比城里的天蓝多了,云也比北京的白,空气是清新的。可这里的人生活的并不像他们移民前有关部门的承诺说得那么好。他们的要求不高,他们也能适应,可是把开发水电就是为了能源,就是为了发展的我们,能体谅人家过的日子吗?

不知如何回答移民问题其实是我们每年来都会碰到的难题。每年来我们都要做的还有另一件事,就是为孩子们捐书,这是我们能做的。

 

刘玉花家的咖啡

 

城里的孩子为他们捐的书

 

 

看得高兴时

看着孩子抢书看的样子。我想,下次来我要再给孩子们多带些书来。

 

 

2006年,“江河十年行”在澜沧江边走进的人家的男主人叫朱刘昌(刘玉花)。在这户以种田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人家的二层楼上,记者们的镜头里,除了地上铺的成片的黄黄的玉米棒子,还有墙角堆得高高的几垛装满了大米的麻袋。屋子正中央拴着一根绳儿,上面挂着的是一溜儿的咸肉。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人家的日子过得挺殷实。

当地老乡十年前就听说,因为修水电站政府可能会让他们搬家。近年来他们听到仍然是一些非正式渠道传出的搬迁补偿措施。比如房子,土坯的一平方米赔100块,砖砌的赔200,铺了水泥地的加20元。

朱刘昌一开始和我们说对搬家的赔偿大体满意,因为在以后的20年里,听说每人每年还可以得到600元的补偿。不过,他和他正怀胎九月的女儿也有担心的,就是搬去的地方以种果树为主,与现在种粮食不同。他们怕不能适应新的生产方式。

村民王桂菊说,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人正式通知她搬家的事。从她的话里听得出来,目前听说的赔偿金额让当地人很不满意。而村民王春香的说法则不同。她很肯定地说,2008年前就要搬,家人已经去看了新房,比较满意。

在朱刘昌家,老乡们说的事儿不同,同样的事儿说法也不同。相同的是,他们都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向什么人表达他们的意见。

“政府让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政府会为我们着想的,我们自己操心也没用。”朱刘昌说这话时态度并不犹豫。可是,记者们都走出他家的院子了,身后却传来他的又一句话:“我们怕搬穷了!”

2007年的江河十年行,因为修路,我们没能到了他们家。

20084月,我和凤凰台“江河水”栏目拍摄澜沧江时,我到了他们家。也就一年多没见,可老人一下子老得让我差点不敢认了。到是刘玉花第一次见面时还在肚子里的儿子已经能满地跑了,给家里带来了生机。

 那次刘玉花告诉我,老房子政府给出的价是300块钱一平米,新房子要700块一平米,这中间的差价算下来他们家要付五万多。可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上哪儿去找这五万块钱呢?

 我问她那怎么办呢,她说不知道。不过有领导到他们村来说了,谁到时不搬就给你漂汤圆。我问什么是漂汤圆,刘玉花告诉我:就是给淹了。

2008年底,我们到他们家之前,刘玉花给我打过电话,告诉我移民局已经到他家催了好几次了要交房款。我问她还差多少钱,她告诉我算上还没卖的猪,还差三万八。细问后知道,猪还没卖,但钱已先借了交去盖新房了,猪卖了再还上那2000多。刘玉华说,他们那儿家家都要杀年猪,今年他们家怎么办还愁着呢。其实,从4月份我到他们家看就知道,2006年我们去时看到的那些腊肉,现在家里是没的吃了。那天我们到刘玉花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朱刘昌已睡下,听说我们来,勉强起来点头打了个招呼。刘玉花说父亲有风湿病,这两年病重时,靠喝酒止痛、浇愁。2006年我们去他家,记者们访问时,都是他在和我们聊。可今年我两次到他家,老人家一句话也没说。村民们新选的小组长对我们说,自己一直在外面做生意,可是知道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现在遇到了难处,就放下生意,回到村里,想帮助大家和政府协商。不能这样对待农民。

站在一旁的另一位村民说,刘玉花他们是属于外迁的,政府还给他们盖好了房子。而他们就地的靠的是给钱。一平米给多少呢,多的300多块人民币,少的还有给170块的。这位村民说,这些钱怎么盖得起房,小湾电站蓄水在即,他们的家被淹了后,住哪儿去就不知道了。

鉴于目前的状况,刘玉花和乡亲们按着红手印地给当地政府写了封信。

 

 

 

2009

2006年时的刘玉花家

朱刘昌

刘玉花和女儿

    从鲁地拉电站出来,就到了保山市境内,江河十年行连夜赶往隆阳区潞江镇的坝湾村,和金移村一样,这也是一个整体搬迁的村庄。村庄里有一户我们定点跟踪的移民,在她们还没有搬迁时,我们就找到了她们。这家的女主人叫刘玉花,28岁,育有一儿一女。她的小儿子两岁,从娘胎里到呱呱落地再到满地跑步,江河十年行一直关注着他的成长。虽然这些并不是江河十年行的考察内容,但却告诉我们一年年的岁月变迁和时光荏苒,鼓励着我们走下去。

    刘玉花家是小湾水电站的移民,移民之前有五亩耕地、一亩水田,五亩菜地和三亩半林地,此外还养了七头猪,她和父亲朱刘昌在家里打理,丈夫在外面打工,日子平淡且富裕。

    然而搬迁六个月来,家里的生活陷入了窘迫。由于是置换搬迁,她们的土地没有得到赔偿,但是新的土地却迟迟没有下来。没有土地,她们的一切生活物资特别是蔬菜都要购买,村子里物价飞涨。高昂的物价让很多人已经不敢吃菜,因为他们为数不多的积蓄在购买房屋时已经所剩无几,有的甚至负债累累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原来,老房子政府补偿价是300块钱每平米,新房子是政府统一建造的,需要按700块每平米,仅刘玉花一家,这中间的差价就要五万多元,她们不得不靠借账才能补齐。然而,即使如此,房屋的质量相当令人担忧,裂缝无处不在。应村民的邀请,我们走访两户人家,一位包姓村民说,如果不是自己翻修了一下,下大雨房子都会漏水的。

    刘玉花和丈夫在自家的门面房开了一家小餐馆,失去土地后,这是她们家所有的生活来源了。刘玉花做的黄闷鸡,2008年我们来时,就觉得太好吃了。她用自己的手艺开了小餐馆,可因为是在移民村里,生意冷清。除了物价高涨的原因之外,竞争者众多和顾客极少也是原因之一,在不长的临街门面中,有好几家饭馆。

   “家家都有政府给盖得门面房,生意做给谁呀?刘玉花很无奈。

    刘玉花十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从此她和父亲相依为命。江河十年行”2006年来的时候,朱刘昌侃侃而谈。

   “这两年因为搬迁操心太多,风湿病越来越严重,身体已大不如前了。朱刘昌的女婿,刘玉花的丈夫如是说。

    我们今年见面时,老人家佝偻着身躯,连打个招呼都比较困难。

    上有老,下有小,还要照顾小店生意,刘玉花没有同意丈夫外出打工。

    “可现在那有什么生意呀!刘玉花丈夫着急地说。

     “现在这个饭馆就是硬撑着,慢慢等,等政府把我们置换的地分下来,种点粮食、蔬菜和玉米,我还能养猪。刘玉花说。

当年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快抱不动了

虽然刘玉花一家面对新的生活还有很多难题,但她的新家屋子大了,小饭馆也还能给家里的生活以希望。如果政府能很快把地给他们找到,像他们这样任劳任怨的农民,日子还是会一天天好起来的。不能给这家人什么实际帮忙的我们,只能给他们一些鼓励和祝福。这一天,离新的一年只有三天了。

 

2010

我们到刘玉花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2006年我们访问她家时,她住在澜沧江边。江河十行2009年时,因小湾电站的修建,他们被搬到了潞江坝小平田村。她家的这两张,一直是我这些年讲水电没有解决好移民问题的案例照片。

2006年刘玉花家

2008年刘玉花家

江河十年行2006年时,刘玉花家住得安逸而富足。而接下来的几年,从她对移民的担忧,到搬了新家后没有田种的困难生活。这几年,我常常接到刘玉花的电话,诉说她身体的不适,现在她一家四口靠开一个小餐馆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为生。可是全村都是移民,又能有多少生意呢。

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08年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我问玉花他们家现在有田种了吗?她告诉我田已经分下来了,但在三里地外。更远的地有6里远。而且是在山上。本来在同意分到地之前,政府每个月要给他们一些补助,可今年的补助都11月份了还没有给。所以村里人也拒绝抓阄分地。

刘玉花说,她家上有老父,下有未成年的孩子,他和先生在这个生意十分冷清的小饭馆里要是身体好也还能过得去。可是从搬家,到安家,她太累了,太操心了,身体完全支撑不了了。

我们在刘玉花家时,坐上我们车和我们一起来的,负责我们安全的那位干部把武警交通部队的一位少校也带来了,并和我们一起吃了刘玉花做得很好吃的黄闷鸡。

吃完饭后,玉花向我们讲着她家生活的艰难,她对孩子成长的忧虑和对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好的着急。这位80后的农民妇女一脸的愁苦,我们不知道如何劝劝她。因为她生活中的困难我们帮不上忙。2008年我看到移民办给他们的补偿标准,一棒香蕉赔多少?两块。

江河十年行2008年到刘玉花家时,她们村的人给了我们一份他们写给移民局的信,我也放在这里,让我们一起看看这里移民的问题:

移民群众要求,土地要按实际面积是多少就多少,力坝沙水田面积60多亩,旱地一百多亩,这是经过群众认可,多次丈量的结果,但是移民局说要卫星测算的数字,不知道卫星测算是什么,力坝沙一百多亩旱地,60多亩水田,卫星测算就少了一半,而别的小组卫星测算就会比原来的多,而力坝沙就会少,请相关部门作回复。

宅基地补偿太低捌仟元一亩(8000/亩),菜地也要有补偿,每家合多少就应该有多少补偿,不要说农民没有菜地,你的菜地在哪里?农民用来种菜的地就是菜园子。

果木树的补偿过低,一年收入两百多元和一百多元的一棵果木只是补偿50元至60元之间,这种移民损失太大。移民多次要求仍没有作回复,国家规定果木树按结果期的十倍补偿,不是按结果时的半价补偿。

房价一家人的房子平均价不到250/平方,一家人有两间房,一间是320/平方,另一间就是(170—190元之间)/平方,有的还达不到。移民向工作组反映,但是工作组回答说这是国家规定,不知道政府是怎么规定请回复。现已经给移民补价,补多少请直接测算给移民,不要再口头上作答复,到时又不一样。

现在移民局要求群众签订移民搬迁协议,但是移民没有办法签定协议,因为移民局没有回复移民群众的要求,而水一天一天上涨,变迁一天一天接近,请求政府尽快给予解决为谢!(移民局已经说过,如果移民不签定协议,最后将强制执行)

    力坝沙全体移民

    20081222

当时看了这份老百姓的信后我写了这样几句:这份村民们写的意见报告看后我有两点疑问:一是,量农民的地还要用上卫星测算,这是我们的科学进步吗?既然是科学进步,怎么还能有的测得多,有的测得少呢?这真是卫星测的吗?二是,一年收入两百多元的果树,只给人家补50元至60元。这是为什么?这是人家的私有财产,在我们这个法制越来越健全的社会,能这样对待私有财产吗?

2008年移民们提的问题到今天还是没有解决,而困难的是刘玉花和她的乡亲们搬到这已经一年多了,却没有地种。而政府答应没有地种要给的钱,2010年已经是11月份了,却一分也还没有给人家。

玉花给我们讲这些时,我请和我们一起来的负责我们安全的干部和武警少校一起听听。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俩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后,递给刘玉花一个信封,对她说,知道你们很困难,我们也帮不上忙,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不知道信封里装了多少钱,但这样的干部,能在听了移民诉苦后就掏腰包的,我见到的不多。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刘玉花父亲

刘玉花说,他父亲的身体今年好些了,孩子们也都听话,现在最愁的就是她老要看病,家里挣了一点钱都看成病了。同去的清华大学郭于华教授问刘玉花今后有什么打算。玉花说,还是希望政府对他们这些移民的问题给予解决。

凤凰网的赵兰健走访了村里的几户人家,没有地种,房子质量太差,是大家共同的问题。我想,媒体对我们将要用十年跟踪的人家的关注,也许解决不了当地多大的问题,但是除了记录以外,如果能帮助这些人家解决一点基本困难,也就算是我们的力所能及吧。

 

2011

刘玉花是我们江河十行跟踪的澜沧江的一户水电移民。2006年我们到她家时,她的小儿子还在她的肚子里。现在已经四岁了,而他们一家也从宝山的瓦窑搬进潞江坝的小平田村。

再见刘玉花

躺在被窝里看《江河十年行》

做早饭

这两年我们到她家时都是晚上,用央视李路的话说,没看过她家白天是什么样子。这次我们到她家还是晚上,不过我们有时间在她家住一晚上。20111219日,我们还要和她一起看看她家的田和地。也要走访一下她的邻居们。

小平田的早晨

 

农民新村里

和村民聊聊

没想到一大早,我们在小平田农民新居拍照时,就被村民拉进了他们的家。为的是让我们看看他们新家开裂的情况。去年我们去时,虽然是晚上,也在刘玉花的家里看到了房子的裂缝。而今年这户叫施丽娟的女主人家的房子裂得就有点大了。

新家的开裂

屋顶上的开裂

有关部门的答复

房子开裂后,这家人找到了保山区隆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给他家的答复是承认房子的开裂,却又说主体没有质量问题。

施丽娟的儿子问我们什么是评估,看了看顺嘴就说行吗?来的都是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领导和设计院的领导,可他们手里并没有任何仪器,只是眼睛看看张嘴就说赔多少钱了。成吗?

来得有局长、股长和工程师

梁柱基础等主体完好,不存在主体结构安全质量问题

一层板面多处开裂,二层板面多处断裂筋

吃过早饭,刘玉花帮我们打电话找来了小平田村小组长包明先和副组织茶永芳。他们告诉我们,他们管辖的范围是123户,558人。有四个民族:汉族 彞族 香堂人和白族。

分四批搬到了新村。搬来的第一批78户中有四间自建,其他是由国家统一为移民建的。住进来不到三年,已经有73户的房子开裂。不是太大的裂缝,施工 队来给修了修。而施丽娟家第一次赔8900 元,第二次129000。但旋丽娟家不同意这个赔偿法,只是用肉眼就给个数他们不同意 。

在新居一起聊聊

拍下村小组说的七条问题

包明先这些年碰到的头疼的事不少。他都写在了本本上,今天干脆就念给我们听听:

一,       社会公平问题;

二,       田不能当田用,钱没有赔;

三,       非农人口(16个在外面上学,找不到工作回来的人不给分房子和地)

四,       人生,土生;

五,    农作物损失:

六,   公共设施(厕所等)没有:

七,   图书室,可学学政策和娱乐的地方没有。

刘玉花的父亲现在每天拣垃圾

笑对生活

包明先告诉我们,移民新村第一、二批都是统一建的房子。第三、四批,特别是第四批也就是澜沧江上的小湾水库蓄水后出现塌方等地质问题又搬来的,他们 就是自建房了,这些房子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现在群众反映比较大的问题都是认为评估差距比较大,凭眼看,没有仪器,来这里看了八九次了,但移民对给的赔偿不 满意。按合同,房子的大问题是保终生的,小问题来给修。

施丽娟家的男人站在一旁说了:光给钱修房子行吗?我们家开裂的屋顶下就是床,天天提心吊胆地睡觉,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什么问题。今年我们这四级的 地震有两次了呢。间接的损失怎么算?老房子一平方米补我们三百元,新房子一平方米要我们五百,为了盖这新房子我们再没钱,也是一分不少地交了。

我们和村小组聊时,一些村民也围了过来,有的说:为了支持电站,响应号召我们来这了,当时说得好好的有田有地。可来了田不能当田用,地里没水不说, 现在连吃的水也没有。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建筑材料也提高了,他们给修房子的钱够用吗?我们的老房子都比这新房子抗震。现在我们住得害怕,生命安全得不到 保障,精神压力太大。去年12月,村里80多人,坐了六个中巴车去保山县城要个说法,党员现在怕出头。19个党员去了2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也有人说:给我们的地走一趟要走两钟头。从2009年到现在没有收成。今年天旱,给我们的田说是水浇地哪有水呀。

种的甘蔗都晒死了。让我们种黄烟,黄烟17块钱一公斤,一亩地能产200多公斤,产出是3000块钱,可是我们不会种,种出来80%都坏了。来之前说是每人有菜园地三分,快三年了,到现在也没有分给我们菜园子,靠买着吃,农民不种菜吃和你们城里一样,还叫农民吗?

还有人说:在老家,现在是杀年猪的时间,现在没有猪圈,说是院子里可养,可人猪不分开,我们是农村人,可我们知道这会影响健康的。

包明先告诉我们,自家的地种不成的移民,现在去给人家摘咖啡,一天八小时挣40块。这里的人都听说是要在离不我们这远的地方建赛格电站,建了电站时会为我们建一条西大沟,到那时我们就有水用了。

我们同行的人类学家沈红问,你们这四个民族,现在各自有什么节日吗?得到的回答是四个族的节日都过不成了,没有钱,没有精力。过去我们在老家时,过年是要舞狮子的,当时过泼水节,火把节,赛歌会,这些现在都没有了。有的就是大家出钱盖了庙,我们这的人是要信仰的。

晒黄烟

整齐划一的农民新村

水对面是刘玉花家的地

赛格电站在怒江上,我们江河十年行去过。还没有通过环评,一架大桥已经由水电集团修在了大江上。我们这些年一直在呼吁着怒江建电站的国家环评, 我们很庆幸的是,八年了,怒江上的电站还没有修。可是今天,听到这里的农民说,他们没有水,他们在盼着赶快修电站时,我在想,少数人也是人,利益也应该受 到保护。不过,马上又来了的疑问是,修电站是为了能源,真的能为农民修条西大沟,解决他们的用水问题吗?

包明先说:四个民族的节日都过不成了

2010江河十年行去刘玉花家之前,我一直在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身体不好,心脏不好,沉重的家庭负担让这位80后心力交瘁。那天,我们到她家之前,她等我们,等着等着心脏病就来了,去小医院输了液才缓解。

那次一行人中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听了刘玉花说的移民生活后说,她是心病,生活的压力太大了。

20111218晚上我们到了玉花家,我觉得她的精神状态比去年好。聊了后我知道去年的问题,今年还是问题,只是玉花适应了。

第二天下午我们说到你的田里、地里去看看,她说地太远了,只去田里看看吧。我们说还是都看看吧,家里为了种地不是买了辆小拖拉机吗?我们坐拖拉机去。

玉花的男的(当地人这样称呼丈夫)没在家,她找了个关系处的好的小伙子开车,我和央视的李路坐上拖拉机。李路说他第一次坐这种车。

上车后玉花告诉我们开15分钟能到。可是我下了车看表在大山里没有堵塞,车开了25分钟。这就是刘玉花家的地移民后和到她家的距离。

一路上,路之颠,坡之大,让我们几次想下车走,不坐这车了。可为了计算一下时间到底有多远,我们一直坐着拖拉机在颠簸的路上没有下车。

去地里的路被水淹了

想养猪的的农民,把猪圈盖在了自家的地里

这也是分给移民种的地,可以用得上寸草不生

地里的老玉米长成了这样

刘玉花的地我们没有去成,因为水漫金山过不去了。我问玉花,你们来种地经常这样吗?那怎么去种地呢?玉花说,那就要爬山绕上去了。

给我们开拖拉机的小伙子让玉花问问我们可不以到他家的地里去看看。我说行,去看看,结果他就把我们带到了这样一片地里。我说这里移民过来分的吗?这怎么种。小伙子说是抽签抽到的,没办法。去找过移民局,人家不管。

小伙子和我们说这些时一直是笑着说的。并没有愁眉苦脸。我不知是豁达还是什么。我问他你怎么出去打工呢?小伙子说家里老人身体不好,我要照顾他们。

地塌了

连孩子也在给我们看地里的石头有多大

这叫庄稼地吗?

看完刘玉花家的地,我们到刘玉花家的田里去看看。在农村,有水浇得到的地方是田。在到她家的田的路上,路过了小伙家的田。他说他妈妈正在田里摘豆 角,我们说那也去看看吧。这一看,又知道了另一个可怕的现象。他们种的豆角莫明其妙地成了油豆。是缺水还是生了病,他们也不知道。只是移民后本来就没 有什么收入的生活,现在连种菜卖的收入也大大减少了。从小伙子的田里出来,我们看一个车上扔出一大捧一大捧的滥叶子,原来扔的就是上午村小组长和我们说的 坏了的那80%的晒黄烟。

好的和坏的夹豆角

扔掉的烟叶

一直笑着和我们说家里的地里什么也种不了的小伙子,看着蓝天白云下的自己村里的地,突然问了我们一句,这是美丽的潞江坝吗?

富饶美丽的潞江坝,人人见了人人夸

刘玉花旁边田里的咖啡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小伙子的问题,这里的天比城里的天蓝多了,云也比北京的白,空气是清新的。可这里的人生活的并不像他们移民前有关部门的承诺说得那么好。他们的要求不高,他们也能适应,可是把开发水电就是为了能源,就是为了发展的我们,能体谅人家过的日子吗?

不知如何回答移民问题其实是我们每年来都会碰到的难题。每年来我们都要做的还有另一件事,就是为孩子们捐书,这是我们能做的。

刘玉花家的咖啡

城里的孩子为他们捐的书

看得高兴时

看着孩子抢书看的样子。我想,下次来我要再给孩子们多带些书来。

 

2013年

2013年3月28日,“江河十年行”又是深夜11点才到了晚上要住的刘玉花家。

 

                            80后刘玉花

                                          2011 刘玉花家的地

                                        2013刘玉花家的地

                                      我家的地被水淹了过不去了

                                   大旱在刘玉花家地的水库边

     2013年3月29日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刘玉花丈夫开的小蹦蹦车,去了他家的地里。2011年我和央视的李路去时,他家的地我们没能进得去,因为地旁边水 库里的水溢出来了,淹了路。可是今天,我们去那时看到的是,水库已经快干了。连续四年的大旱,对玉花家地的影响由此可见。

    刘玉花家是我们要用十年跟踪采访的人家之一。2006年,我们从大理到怒江的路上经过澜沧江时,决定在这里找一户澜沧江的潜在水库移民家做十年的跟踪记录。玉花家是澜沧江小湾电站的移民。八年来,我们见证着这户水库移民家的变化。

    江河十年行2006年时,刘玉花家住得安逸而富足。可这几年,我常常接到玉花的电话,听她诉说身体的不适,听她讲地没有分下来的三年里,自己靠开一个小餐馆,靠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为生。她说,全村都是移民,又能有多少生意呢。

 

              2006年,刘玉花的儿子还在肚子里

 

 

2008年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09  刘玉花

 

2010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11年刘玉花家

    玉花长得清秀,幼年丧母,跟着父亲长大。从在她家看的照片里不难看出,年轻时的她也有过很多青春的梦。现在的身体不好,我觉得很大的原因是她年轻时的梦和现在的生活不差距。一个人的心情和身体状况是互为因果的。现在的玉花,让孩子们能有良好的教育,也是梦。

                                       玉花家曾经的澜沧江

                                 玉花家曾经的窗外

     2013年“江河十年行”,在玉花家何向宇和徐煊的记录是这样的

     保山市隆阳县潞江乡坝湾村泡荣组(瓦窑镇繁荣村犁坝沙小组)

-    原来水足够用,有家不打工,现在没有水,收入靠打工

     移民村120户,500多人

     原来不打药水,现在每亩2包化肥。

     现在经常没水,去5~6里外去拉水。

     刘玉花1981年出生,丈夫李成兵1975年出生初中毕业。女儿10岁,小儿子7岁,还有老父亲一块住。

     玉花10岁母亲去世,念完三年级后辍学。家里艰难吃玉米渣饭,就开始操持家务。父亲喝酒就要打人,落下心疾,有时候会发病。

    原来有3~4亩地,种地养猪够吃,帮母亲家里的饭店打工200元/月,

    没有移民时的2007~2008年,吃用不紧张,3头猪能卖3000左右,现在没有菜园子,需要打工去赚吃用的钱。

    现山坡地1.5亩甘蔗砍了没种,离沟渠近但没水(到地里坐小蹦蹦车要25分钟)2.5亩田(0.5亩每人)1公里远,种了火龙果。所有的粮食和菜都是买的。年收入主要靠餐馆,存不上钱,不出去打工了,走不开。

    玉花给我们看了他们的收支监测表,里面有2013年1月~3月的收支记账。经营餐馆是他们现在的主要收入来源,翻看了一下,毛收入平均十天有一天没收入,最高740最低70,平均240左右。家庭买食品支出日均30左右,有生意的时候,支出大约是毛收入的4成。

    女儿小学3年级,去小学走路4~5分钟,初中4公里,需要住校。听说会发一些补贴就是免费午餐等。儿子在私立全托幼儿园5000元多一年,(2011采访 时听说不上这个幼儿园就不让上小学,教育和权力的勾搭)周一送去周五接回来含餐费。高中在犁坝沙村更远,需要住校,不教少数民族课。

    以前村子没有幼儿园有小学。

    村里有赤脚医生,大病去潞江镇卫生院、保山看。

    20年前就听说要搬迁,1995年就不准予建大房子,2003年普查人口,2007年做实物调查。2006年抽签新土地,后靠10多户没来,没有投亲,移来的有17户。房子土地全淹了。搬过来的好,交通方便。没搬过来的补偿太小,土地问题。

    现在社保:新农合交100元/年人,领60元,交15年。交60元/年人,孩子也交。报销60%,在老家的时候已经办好户口。

    村里没有癌症病人。

    跟踪刘玉花家八年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精神真伟大。在城里80后的孩子还是家里的宝贝,大小事有父母给撑着。可是,刘玉花这位80后的 农村妇女,原来的老宅子给淹了,原来的地给淹了,搬到新家,前三年都没有分到地,靠小时候在亲戚家学的做饭手艺开了饭馆维持家用。

    2010年,我们到玉花家时,她因心脏不舒服到镇卫生院输液去了。这次去她还是说:家里有点钱就全买药了,身体老是不舒服。

    2010在玉花家时,清华大学的郭于华教授说:她是心病。

 

                           2011年在玉花村采访村长

 

2011年,玉花家邻居分到的地是这样的

  

                                        2013  石滩地也开出来了

                            2013 我们是坐这个小蹦蹦车去的他们家

                            2013  玉花家的地连沟都要算上的

     2011年,我们采访村长包明先时,他说这些年碰到的头疼的事不少。他都写在了本本上,他念给我们听了:

一,社会公平问题;

二,田不能当田用,钱没有赔;

三,非农人口(16个在外面上学,找不到工作回来的人不给分房子和地)

四,人生,土生;

五,农作物损失,不会做烤烟,晒不干就全烂了:

六,公共设施(厕所等)没有:

七,图书室,可学习政策和娱乐的地方没有。

 

刘玉花的父亲在拣垃圾时笑对生活

    2011年,包明先还告诉“江河十年行”,移民新村第一、二批都是统一建的房子。第三、四批特别是第四批,这些人家是澜沧江小湾电站水库蓄水后,出现塌方等地质问题又二次搬迁来的。他们来到这后就是自建房了,自建的房子没有出现什么质量问题。

                                                                

    这张照片拍于2011年。房子开裂后,这家人找到了保山区隆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给他家的答复是承认房子的开裂,却又说主体没有质量问题。

    那天我们在场院采访时,一些村民也围了过来。有的说:为了支持电站,响应号召我们来了这儿,当时说得好好的有田有地。可来了田不能当田用,地里没水不说, 现在连吃的水也没有。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建筑材料也提高了,他们给修房子的钱够用吗?我们的老房子都比这新房子抗震。现在我们住得害怕,生命安全得不到 保障,精神压力太大。2010年12月,村里80多人,坐了六个中巴车去保山县城要个说法,党员现在怕出头。19个党员去了2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2011年拍的大牌子:富饶美丽的潞江坝

 

2011年,养猪的人只有把猪圈盖在自家的地里

    2013玉花支撑的这个家,看起来比前两年好了些。前几年没有分到地,没有分到田,现在都有了。虽然天旱地里越来越干;虽然田里上次来种的是咖啡都长出果 实了,这次来又全换成了火龙果,完全没有种过的他们,还加入了火龙果协会,又有了新的期盼;虽然小饭馆生意并不好,但维持家用也将就了。

    这样的生活就是我说的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伟大精神。刘玉花没有像长江第一湾农民杨学勤说的,他们要让我们搬,那得谈判的能力,但她坚持着一天天把孩子带大,把日子过下去。

                   2011 田里种的是咖啡

                                           2013  地理改种火龙果了

                                    2013“江河十年行”在刘玉花家

                          2013 玉花的父亲

                             和玉花再见时

    和玉花告别,给他们家做调查的人民日报的年轻人何向宇用了拥抱式。是他被这位中国农民妇女的吃苦耐劳所还感动,还是为这位母亲爱所感染,我们谁也没有问。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玉花,明年我们会再来。

 2014年

 

                 2011年拍的大牌子:富饶美丽的潞江坝

 

                                                                           采访刘玉花

                                                                 看她的移民登记表

                                                            记者们去刘玉花家的地里

    刘玉花家是我们要用十年跟踪采访的人家之一。2006年,我们从大理到怒江的路上经过澜沧江时,决定在这里找一户澜沧江的潜在的水库移民家,做十年的跟踪记录。玉花家是澜沧江小湾电站的移民。八年来,我们见证着这户水库移民家的变化。

                                                                   2006年的澜沧江

                                                                   2014年澜沧江

                                                                   2014年澜沧江

                                                                2014年澜沧江

  江河十年行2006年时,刘玉花家住得安逸而富足。可后来的几年里,我常常接到玉花的电话,听她诉说身体的不适,听她讲搬迁后地没有分下来的三年里,自己靠开一个小餐馆,靠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为生。她说,全村都是移民,又能有多少生意呢。

 

                       2006年,刘玉花的儿子还在肚子里

                 照片上是玉花家没有移民前和准备移民时的不同

 

 

2008年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10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11年刘玉花家

 

                                       

                                                                 2013“江河十年行”在刘玉花家

           

                                     2006年还在肚子里的孩子长大了

         

                                 刘玉花的女儿在看她小时候的照片

                                                  江河十年行书上的刘玉花

   2013年3月29日一大早,我们就坐着刘玉花丈夫开的小蹦蹦车,去了他家的地里。2011年我和央视的李路去时,他家的地我们没能进得去,因为地旁边水 库里的水溢出来了,淹了路。可是今天,我们去那时看到的是,水库已经快干了。连续四年的大旱,对玉花家地的影响由此可见。    

           

                                  2011 刘玉花家的地

 

                     2011年玉花说:我家的地被水淹了过不去了

 

                                 2013刘玉花家的地大旱

 

                       2013刘玉花家水库边的地也面临着大旱

 

2011年,玉花家邻居分到的地是这样的

 

                  2011 田里种的是咖啡

 

                                                                         2012  地里种了甘蔗

 

                             2013  地里改种火龙果了

                                                           2014年刘玉花家的地(艾诺拍摄)

                                      刘玉华的丈夫又在抱着新的希望(艾诺拍摄)

                                                          正在长大的火龙果(艾诺拍摄) 

  跟踪刘玉花家八年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精神真伟大。在城里80后的孩子还是家里的宝贝,大小事有 父母给撑着。可是,刘玉花这位80后的农村妇女,原来的老宅子给淹了,原来的地给淹了,搬到新家,前三年都没有分到地,靠小时候在亲戚家学的做饭手艺开了 饭馆维持家用。

    2010年,我们到玉花家时,她因心脏不舒服到镇卫生院输液去了。这次去她还是说:家里有点钱就全买药了,身体老是不舒服。那次在玉花家,清华大学的郭于华教授说:她是心病。

 

                                 2011年在玉花村采访村长

     2011年,我们在玉花他们村采访村长包明先时,他说这些年碰到的头疼的事不少。他都写在了本本上,他念给我们听了:

一,社会公平问题;

二,田不能当田用,钱没有赔;

三,非农人口(16个在外面上学,找不到工作回来的人不给分房子和地)

四,人生,土生;

五,农作物损失,不会做烤烟,晒不干就全烂了:

六,公共设施(厕所等)没有:

七,图书室,可学习政策和娱乐的地方没有。

      2011年,包明先还告诉“江河十年行”,移民新村第一、二批都是统一建的房子。第三、四批, 特别是第四批,这些人家是澜沧江小湾电站水库蓄水后,出现塌方等地质问题又二次搬迁来的。他们来到这后就是自建房了,自建的房子没有出现什么质量问题。

                                                         

                这张照片拍于2011年。

     2011年的采访中我们得知,房子开裂后,这家人找到了保山区隆阳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给他家的答复是承认房子的开裂,却又说主体没有质量问题。

      那天我们在场院采访时,一些村民也围了过来。

    有的说:为了支持电站,响应号召我们来了这儿,当时说得好好的有田有地。可来了田不能当田用,地里没水不说, 现在连吃的水也没有。

    有的说: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建筑材料也提高了,他们给修房子的钱够用吗?

    还有的说:我们的老房子都比这新房子抗震。现在我们住得害怕,生命安全得不到 保障,精神压力太大。

    2010年12月,村里80多人,坐了六个中巴车去保山县城要个说法,党员现在怕出头。19个党员去了2位。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2011刘玉花的父亲在拣垃圾时笑对生活

    2013“江河十年行”去玉花家时,他家看起来比前两年好了些。前几年没有分到地,没有分到田,现在都有了。虽然天旱地里越来越干;虽然田里2011年我 们去时田里种的咖啡都长出了果实,可因上面说甘蔗更好,就都砍了。甘蔗才种了一年,又因大旱放弃了。2013年我们去他们家时,地里又全换成了火龙果。完 全没有种过这种水果的他们,还加入了火龙果协会,又有了新的期盼;玉花说,虽然小饭馆生意并不好,但维持家用也将就了。

    这样面对生活的态度,不知能不能算做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伟大精神。

    刘玉花没有像长江第一湾农民杨学勤说的,他们要让我们搬,那得谈判。但 是她坚持着一天天把孩子带大,把日子过下去。

                                                         和玉花一起看这些年拍的照片

                                                                   带在路上吃

    2014年“江河十年行”金辉记录的刘玉花家的日子是这样的:

    2亩田,种火龙果,到今年6月可收获。

    5亩地,还没有想好种什么,老公要种火龙果,玉花说经济上弄不起。那2亩火龙果是政府给的苗,还给了农家肥,这是第一次在生产上政府给的帮助。

    房子裂缝,给每户补了几千元,盖上瓦,现在可以住了

    水电移民每月发50元,说要发20年,不能按时发。2年多没发。找了多少次,省里来人,才发了一年多的。

    孩子上学前班时一年要6000元,私人办的。不上,说是就不让上小学,他们都是一伙的。现在读小学,省多了。

    总的说,还是这边好些。这边只是水少,自来水有时几天没有。这里条件好,交通方便,学校近,在那边孩子上学要6公里远。

    开始来与这里不大合,现在可以了,孩子与同学也都合了

    餐馆情况和前几年差不多,收入也没有仔细算,反正够开销

    这年把,单位的人来吃饭少了,主要还是村里的人来

    前几年主要还是心急,心急就身体不好,日子也不顺。到大理找你们介绍的史立红,她介绍了医生看病现在好多了。只要家人好好的,平安就好。

    这就是刘玉花,这位中国农民,这位水电移民最大的愿望。他们一家为中国水电发展做出了多大的贡献,给他们的补偿为什么那么少,地里种的换来换去,也不知新 种的火龙果是不是政府告诉他们的那么好。这次我们去,这些玉花都没有再提。因为现在对她来说,家里人都平安就好。

 

                             2013年

    2013年和玉花告别,添写他们家调查表的人民日报的年轻人何向宇用了拥抱式。他是被这位中国农村妇女吃苦耐劳的劲所还感动,还是为这位母亲的爱所感染,我们谁也没有问。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玉花,明年我们会再来。

                                           离开玉花家时

                                                                          亲如一家

    2014年,我们和玉花一家人说再见时,每个人的手里都有玉花为我们准备的好吃的。怕打扰她,我们是提前几个小时告诉她我们要到她家了的。就是这几个小时,玉花除了让我们大吃了一顿以外,还炒了爪子,煮了鸡蛋,做了米花糖。

 2015年
2015年12月17日下午6:30分,我们赶到了下一个采访地点小平田刘玉花家。他们一家是澜沧江边小湾电站的移民。

 

2006年澜沧江小湾电站移民刘玉花家

 

2008年刘玉花家为了交新房子的钱,只好把家里的粮食和腊肉都卖了

    江河十年行2006年时,刘玉花家住得安逸而富足。接下来的几年“江河十年行”对她家的跟踪采访,和她一起经历了她从对移民的担忧,到搬了新家后没有田种 的困难生活。这几年,我常常接到刘玉花的电话,诉说她身体的不适,现在她一家四口靠开一个小餐馆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为生。可是全村都是移民,又能有多少生 意呢。

 

2006年,刘玉花的儿子还在肚子里

 

 

2008年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10忧郁中的刘玉花和她的儿子

 

2014年给刘玉花看我们前一年给她家拍的照片

    刘玉花家原来种稻米,到了移民新村来了只能种咖啡。开始不会种,好不容易快结咖啡了,政府让他们改种甘蔗,可赶上云南大旱长不成了,又种火龙果。火龙果倒是长得不错,可种的人多了又卖不出价钱。

    尽管这样,刘玉花慢慢还是习惯了。她用自己从小和家人学的手艺做黄焖鸡,支撑着家里的全部开销。用她的话说:“现在这边条件好了,我们也开了个餐馆,两个 孩子上学也方便了。心里话,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原来的地方,我们是真心不愿意了。真的感谢前几年你们大家的帮助,没有你们我都不敢想还会能盼来今天的好日 子。”刘玉花抱起了汪永晨,相拥而泣。

 

刘素在采访刘玉花

 

玉花在流泪,长大的女儿在看“江河十年行”带给当地小学的书

 

每年都拍一张全家福

     中国农民,是多么听话,多么认命,又是多么容易满足的一个群体呀。我曾在怒江做了一百个潜在移民的调查。我问他们你们愿意修电站吗?几乎百分之百的人说愿 意。我问,你们知道什么是电站吗?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说不知道。我说不知道为什么说愿意呢?他们说,政府说好,我们相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