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行在美国密西西比之七

——希望不是感觉,是一个决定

 

汪永晨文图

 

    不知这个世界上谁不需要爱,即使花草树木。

    说这话的是全球护水联盟2014年年会时从印度请来的大师 Gyalwang Drukpa。那天,在大会上,他说得每一句话,都感染着每一位与会者。

    大师说:水是欢乐之源,生命之源。

    水是生命之源,这是我们常常爱说的一句话。可水是欢乐之源,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

    大师说:如果我们爱自己,就不应该制造这样的灾难。

    大师说:造物存在生命,水。所有大自然组成的成份都是我要探讨的,如果爱自己,必须爱自然。

    大师说:让自己开心,就要让别人开心。树木没有了,空气就没有了,怎么能使我们人健康呢。不尊重树木,自己也得不到健康。水没了,我们又怎么能健康呢

    大师说:如果你走得不正,总要遭到报应。佛教徒看到不好的,就认为是报应。不能总说人权,动植物权同等重要。我们现在还很少讨论树的权利,水的权利。

    大师说:几年前,我徒步穿越喜玛拉雅山捡垃圾,我以为不会有人支持我。可是有人看到我后,就问可不可以加入。后来要来的人太多了。现在每年我们组织一次。去年去了斯里兰卡,是他们政府邀请我们去徒步走捡垃圾。

    大师说:印度教对河神是尊重的,可随处见到垃圾。我们就是要人知道,这条河有多重要,河流是神圣的。一边敬拜神灵,一边扔垃圾,这不是真正的祭拜。

   大师说:我要把我的一生贡献给护水行动。

 

                                  印度大师

                                      小肯尼迪

                                                  全球护水者大会

    小肯尼迪,在全球护水大会上,就像明星一样受大家追棒。不过,他每一次的讲演也确实都能句句打在人的心坎。

    2014年的全球护水联盟大会上,他开场就说,人类是自私的,以历史的眼光看,不管花多少钱,也买不来自然。

    小肯尼迪说:尊重人类,就必须尊重自然。污染是罪恶。我们能追求自己的利益,也要为子孙后代着想。在任何宗教中,最重要的不是人类。要到自然中探索,要与自然交流。美国的价值观是什么,要到大自然中,才能了解美国的本质和性格。漂亮的风光传递的是自然的信息。美国为什么越来越富有,是建立了国家公园。建立国家公园,就是懂得了要尊重自然。美国很多富有的城市都是在水边。像旧金山,纽约。保护水资源,就是为富裕投资。

    我小时也看到很多灾难,死亡。那里没有很好地为保护自然投资。我小的时候,看到小鸟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比看到白宫的叔叔还激动。《寂静的春天》发表后,有人说她是造谣。我叔叔站出来替她说话,说她每句话都有根据,给了所有骂他的人响亮的耳光。

    后来,美国人出来游行,呼吁重振民主的价值观。因为现有的民主是虚伪的,政权掌握在富人手里,穷人没有权利。现在有十三个州的人在批评有机农场。

    小肯尼迪说:真正的民主要有自然的自由。

 

                                                      河边的怪病

                                                       河边的污染

                                                       钱是万能的吗?

                                                     我们的周末

    在全球护水联盟大会上,从来自世界各地护水者讲演中,放的这些记录他们行动的照片中,我们看到的就是全球护水者的挑战与使命。

 

                                                    从小走进自然

                                                             拯救河流

                                  公园里的志愿者

    为了让来自各国的护水者感受一下在美国参与环保行动的经历,大会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组织了几项环保行动。其中一项是划着小船在河里捞垃圾。

    我们几个中国护水者都选择了这项活动。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美国,在匹兹堡,天是那么蓝,水是那么清,可是在河边的水里,却也有着那么多的垃圾。瓶子,塑料袋,甚至整卷的盖布。

 

                                                             匹兹堡

                                                 匹兹堡的天与河

                                                匹兹堡穿城而过的河

                                                 匹兹堡的河边

                                                         捡垃圾的河段

                                                      准妈妈也重在参与

     匹兹堡位于美国东海岸的宾夕法尼亚州,两条大河与俄亥俄河的交汇处。开车往东与纽约距离6小时,往东南到首都华盛顿特区3小时,往东到费城5小时,往东北到尼亚加拉大瀑布5小时,可以说是美国东海岸连接中西部的重要地点。

    市区面积约144平方公里。三条大河穿城而过,为匹兹堡带来了充沛的水量和内河运输通道。从华盛顿山上可以眺望全城风景,每到夜晚,河面上倒映出一个灯火辉煌的城市。

    20世纪初,匹兹堡的工商业迅速发展,成为美国工业革命的中心,诞生了一大批工业革命的先驱。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建立了卡内基钢铁公司(后来成为美国钢铁公司),一度垄断了全美一半以上的钢铁产量,成为钢铁业的托拉斯;安德鲁·梅隆建立了梅隆财团,成为了当时美国最富有的人,后来又成为了美国的财政部长;乔治·威斯汀豪斯,美国工程师和制造家。因其众多发明获得了400多项专利,其中包括空气制动器(1869年),铁路制动信号设施(1882年)和输送电力的实际可用的方法。他在1886年创办了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rporation);H·J·亨氏创办了世界食品业巨头亨氏公司。

    50年代,政府开始对匹兹堡地区进行改造。到70年代,改造重点一直是城市环境整治。这时,政府开始意识到仅仅改善环境还不足以使城市获得新生,遂开始制定和实施地区经济多元化战略,将改造重点转移到促进新行业发展上来。  

    此战略到80年代末取得了明显成效。匹兹堡地区保留了一部分有竞争力的大型传统企业,如生产钢铁和运输设备的USX公司,生产电气设备的西屋电气公司、生产铝产品为主的美国铝业公司、生产食品的亨氏公司以及PNC银行、梅隆财团等。在匹兹堡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带动下,一批从事计算机软件、机器人、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生物医药等研究开发和生产的高技术企业发展起来,形成了以高技术产业为主导,冶金、生物制药、化工、计算机、信息、金融等多元化的产业结构。

    90年代以来,匹兹堡正在向世界级都市迈进,建成了全美占地面积第4大的国际机场,还兴建了大批饭店、文化体育设施。通过加强城市基础设施,改善投资环境,引来大量国外投资。目前有220家外国公司在匹兹堡设有代表机构。德国著名的拜耳公司等100多家外国企业的美国总部设在这里。

    经过半个世纪的改造,匹兹堡地区社会发展也取得明显成效,现已成为美国银行、医疗卫生和高科技中心。

    在教育方面,匹兹堡地区有28所高校,容纳10多万高校学生。高校不仅是高科技企业的基地,也是为社会提供大量就业机会。据1997年统计,匹兹堡大学教职员9700名,加上医疗中心职工1万名,超过了位于匹兹堡地区1.2万人的美国航空公司

    进入21世纪匹兹堡已经转型为以生物技术、计算机技术、机器人制造、医疗健康、金融、教育而闻名的繁荣的工商业城市,成为美国城市经济成功转型的典范。

    2009年,经济学人周刊(The Economist)把匹兹堡评为美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市。此外,匹兹堡还是全美犯罪率最低的城市之一。

 

                                                   向垃圾划去

                                                             收获

                                                半个小时的收获

                                                     美国人什么都扔呀

    因为是每人自己划一小船在河边捡垃圾,怕弄不好船翻了,或船进水了,我们都没敢带相机。不然拍拍美国匹兹堡的河边,也真是够脏的。让河流回到原本的面貌,真是用的上我们中国的老话,任重道远呀。

    不过,我们捡完好,还是有人拍下了我们和垃圾在一起。

 

                                                      我们的“战利品”

                                                           指

                                                       我们在一起

    2014全球护水联盟大会上我们得到消息,今年,是财政是历史上最好的一年。而就在几年前,机构办公室的水电费也会是不小的负担。

   这一年来,护水联盟在制止煤碳发展的行动中取得了很大进展。水的清洁项目也卓有成效。跨国公司养殖场的粪便污染得到控制。为保护水资源做出的这些努力也得到了媒体的重视。

    护水者在塞内加尔,一个组织就有4000多人。当地人有很多疾病。该组织希望重整当地的卫生状况。

   

                                                大会结束时的化装舞会

                                                           不仅是表演

                                                 展示自己的护水者

                                     展示

                        护水者中的另一种风采

                                                            护水者

                                             中国护水者在唱长江之歌

   全球护水联盟的会通常开得是轻松愉快的。除了有户外活动,每年各国护水者的表演也是各显神通。一年来一次,算是为每一个护水者打气吧。带着在这里充的电,是不是可用我们中国唱样板戏时《红灯记》里李玉和说的一句话:有了这碗酒掂底,就什么酒都能对付了。

   每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还有两项活动,一是纪念在上一年去世的护水者,讲述他们生前的故事。还有一个就是为当年的护水英雄发将奖。

 

                                                        2014护水英雄

                             墨西哥的护水英雄

    玛蒂格拉达是2014全球护水联盟选出来的护水英雄。我们中国的护水者是在2010年在墨西哥召开的大会上认识她的。那年,我和绿色汉江的护水者运建立开完会后,因为要在墨西哥蒂华换飞机,还专门多停了一天访问她和她的组织。  

 

围墙挡不住大海的前进(2010)

    在玛蒂格拉达的办公室里有两幅照片,她给我们看20年前和今天那里的海岸线。她说大海起码向沙滩推进了20米。原来的那些大片的沙滩,如今已经快没有了,只有礁石日日夜夜在聆听着涛声的起起落落。

     那次玛蒂格拉达告诉我们,他们的组织成立已经有19个年头了。现在有四个全职工作人员。办公室的墙上展示着他们的发展。最初参加他们活动的只有几个组织,现在从宣传画上的标志来看,他们的队伍壮大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只有七个组织(2010)

 

十九个团队的共同行动(2010)

 

共同的期盼(2010)

    玛蒂格拉达他们组织每年在海边发起两次大的活动,三月一次,九月一次。清理海边的垃圾,带领公众认识大海。第一次组织活动时,她说只有喜欢大海,关注环境的20个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动。2010年的3月参加者就多达5000人。玛蒂和我们说这些时,脸上充满了希望的微笑。

    就在我们去的前一天,当地的报纸写了整整一版玛蒂格拉达的故事。那年,她还得到了全国环境人物奖。

 

这是国旗上的标志(2010)

    玛蒂格拉达的家乡是墨西哥城。大学毕业后她曾在美国圣地亚哥工作了两年。然后就到了蒂华纳,后来就有了自己的民间组织。我非常感动他们的行动能有那么多加入者,这其中不仅仅是公众,专家学者还有官员和企业家。

    玛蒂格拉达说,每次行动前,大家在一起开会,分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什么都没有的出人。她说,学校就是出人。可乐公司自然就是出干活时大家喝的水了。如果哪个组织,或哪个部门没有完成好自己承诺的事,自然要受到大家的监督和评估。

    想想我们中国现在也有不少这样的活动,可大多数还是由政府部门组织的。这要说好也好,规模可以很大。要说不好,就是缺乏监督和评估。有时就不免流于形式和摆摆样子了。

 

海滩上的绿色行动(2010)

     今天蒂华纳海边的边境线上,玛蒂格拉达和他们组织的志愿者种了一片国际友谊花园。玛蒂格拉达说,那里本是沙石滩。可是政府学习美国的方式,硬要在那里种上草坪和大树。结果小草和大树长得都不好。而他们根据当地物种习性,把一些灌木和小花等及一些攀缘的植物种在了边界的铁丝网边。希望这些植物的攀缘能把两国人民的友谊相连。

 

枯了的树,干了的草(2010)

 

国际友谊花园(2010)

 

界碑和地图,我的脚下就是墨西哥的蒂华纳(2010)

    在玛蒂格拉达他们种的国际友谊花园旁,是一座挂满了十字架的墙。每一个十字架上都有着对亡者的超度。这些越境者的灵魂在告诉着人们什么?国际友谊花园又在向人们昭示着什么希望?

 

对偷渡者亡灵的超度(2010)

    2010年,玛蒂格拉达和她的儿子阿兰一起还带我们去了他们那里的生态区。那里是一个污水循环处理系统。阿兰说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来这里了。有和学校一起来的,也有和妈妈一起来的。在这里他学到了污水通过什么样的循环就还可以再次利用。在这里,他也看到了蚯蚓是怎么帮助堆肥的。

 

这里的垃圾处理(2010)

 

成了肥料(2010)

 

国际污水处理厂(2010)

    这个国际污水处理厂建在了美国那一边。我们在生态环境区远眺时,玛蒂格拉达告诉我们,远处是蒂华纳的运河。河水是从美国的科罗拉多河流过来,经过蒂华纳又流到美国去的,墨西哥只是这条河其中的一段。美国人说,就是这一段被墨西哥人弄脏了。

     墨西哥人也很担忧,现在科罗拉多河上有很多大坝,如果有一天,美国卡住了河的“脖子”不再让水流过来,蒂华纳的人喝什么,用什么?不过当地政府总是告诉人们,不用担心,到时候总有办法。 

    如今,蒂华纳的河让人担忧的还有:一到夏天河里就发大水,住在河两边的人饱受其苦。河边的老人说,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原来就是河,现在都盖上了房子,成了住宅区。河流就是河流,不管你盖不盖上它,到了该流的时候,它还是要流的。或时不时也要发发脾气。

 

原来的河,现在都住上了人(2010)

    作为一个护河者,玛蒂格拉达说,他们组织一是保护海边的清洁,和海岸线的自然,再一个就是要让公众知道河流的重要。我问她,你会一直呆在蒂华纳吗?她说,直到海滩干净了,美丽了,发展得正常了。说完这些,我俩都笑了,因为我们都知道,那时候,她还会走吗?

                                                    我们在一起

                                                         抱一抱

   在每一次全球护水者联盟大会结束时,都会有一个活动:微笑,拥抱,抱紧,

因为,我们不是孤军奋战,我们正在向目标靠近。                

   2014全球护水联盟大会,让我记住的话还有两句。

   一是:给河流的任何打扮,都是违法的。

   在2014年全球护水者联盟大会上听到的这句话,我想今后我会挂在嘴头上的。    。

    另一句话,我更是会不仅挂在嘴上,更要提醒自己,告诉朋友:希望不是感觉,是一个决定。

 

                                                  匹兹堡的天与水

   明天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号称有“世界爷”的美国红杉树国家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