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江河十年行之十六

——四川又地震了

 

汪永晨

 

    四川又地震了。

    其实,这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因为“江河十行“的起因,就是担心今天的西部大开发对那里地质、生态的影响;就是质疑在地震断裂带上那么密集地修了如此多的高坝、大库,地球承受得了吗?

    2008年的汶川和2013年的雅安的地震都在我们担心的区域之内,一次8级,一次7级。

    在2013“江河十年行”还差最后一篇文章没有写,4月20日地震之后,我写了一封“给绿家园志愿者的公开信”信中我说:我们绿家园从2003年开始关注 木格措、都江堰杨柳湖水库、怒江的水电开发到今年整整十年。看到这两天电视画面中芦山县、宝兴县的车水马龙,我的心里像也被地震滚石砸伤了,在流血。

    我们从2006年开始“江河十年行”,关注的就是5.12和这次雅安地震所在的区域和大江。每年我们那辆租来的车在这些山路上行走时,可以说是形单影只。 而我们为之记录与呼吁的,就是这些地方过度与无序的开发。虽然每年的江河行参与的记者大多供职于中央各大媒体,但是我们的声音还是太微弱了。

    如今,当我们最担心的地质灾害发生时,我们曾形单影只走过的路却如此地热闹。当然,我们知道这种热闹很快就会平息。而那里的大江大河与那里的百姓,将继续承担“天灾”给他们带来的苦难。而各种开发还将打着发展和顾全大局的旗号继续大干快上。

    就在我写完公开信后不久,我在微博上看到网易日本手机网友的一篇文章。不长,被网友们认为是@凡人肖申克 “最好、最犀利的新闻跟贴。作者用精辟的语言说出的正是我上面这段话的意思。我把这段话抄录在这里:

    实在忍不住了,吐个槽:每次地震,网络世界一片黑白,全国人民一齐哀悼,各种煽情,各种你坚强他挺住,就没有人出来问问,为啥日本一个七级地震啥事儿没有 跟玩儿一样的,中国为啥就跟妙脆角一样的震碎了呢?而且两次还是载到一个坑里了……点那么多蜡烛有屁用,不如去多垒几块砖房子来的实在……震一次,碎一 次;碎一次,哭一次;哭完就完了。然后再继续震,再继续碎,碎了以后再哭,再点蜡烛,拍照片,传爱心,送祝福。蛋都碎了……

    我写给绿家园志愿者的一封公开信中引用了十年来和我们一起关注中国江河,一起关注西部开发,一起行走“江河十年行”,汶川地震后,第一个站出来说,汶川大 地震可能是都江堰上面的紫铺大坝的诱发的地质学家范晓,在4月20日四川雅安芦山经历7级地震后对采访他的记者说的话:中国西南部进入水库诱发地震危险 期。

 

                                                中国水电站

                                                西部电站

                                                 四川省水电站

                                          雅安地震边的电站

     上图是经济日报网官方微博发布,芦山县宝胜和玉溪河金鸡峡已形成堰塞湖;沫东水库、苗溪水库、天全始阳水库出现裂缝图。

上面的图展示的是今天西部大开发的蓝图。在现实生活中,这些图上有多少点,就会有多少江河被截断,就会有多少,多少的人家要搬迁。其实,这些潜在的影响,大自然已一次又次以各种方式“抗议”过,却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

    记者20日从四川省水利厅了解到,“4·20”芦山地震造成灾区34座水库受损,1989处供水工程不同程度受损,近30.3万人正常供水受到影响。 

    地震造成灾区34座水库受损,主要分布在雅安、成都、眉山、乐山、凉山等市州。其中坝顶或坝坡裂缝20座,漏水3座,溢洪道、放水设施受损4座,闸房、管理房等建筑物受损7座,有的水库同时出现多种险情。

  

                                                4月20日的雅安

                                                雅安地震了

                              老房子在地震中

                                                      悲痛

     汶川地震后,四川地矿局地质勘探大队总工程师范晓等众多专家认为,地震与紫坪铺水库的蓄放水活动有密切关系。而汶川地震后,遭受破坏的紫坪铺水库经过修复,已重新恢复了变幅很大的蓄放水活动。

    范晓强调说,包括龙门山断裂带、鲜水河断裂带在内的中国西部的强震活动带,近年来大型、巨型水电建设如火如荼,而且从现在到未来的十多年间,这一地区的大型电站水库群,将进入一个密集的建成蓄水时期,对水库诱发地震来说,这也将是一个极为危险的时期。

    据范晓所作的调研结果显示,此次芦山地震震中南约80公里 ,就是大渡河干流上的汉源瀑布沟水电站,坝高186米、库容53.9亿立方米、装机容量330 万千瓦,2009年已蓄水。根据四川省地震局的专家对该区域 2006年10月14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观测到的1834次地震的分析,在库区 中部、大坝附近、大坝下游等几个地方出现了小震集中分布的现象。

    范晓还说:金沙江下游干流上的向家坝电站,坝高162米、库容51.63亿立方米、装机容量640万千瓦,被称为中国目前的第三大水电站。向家坝电站 于 2012年10月完成了第一期蓄水,值得关注的是,在2012年10月10日至16日仅仅6天的蓄水期中,水库的水位就由海拔278米提升到海拔 354 米,水位升幅高达76米,如此快速地大幅度提高水位,在国内外的大型电站水库蓄水过程中尚无先例。“而这也无疑加大了水库诱发地震以及诱发库区地 质灾害的风险。”

  

                                        金沙江上的向家坝水库

                        绥江新县城会仪集镇(绥江县委宣传部提供)

                                              金沙江沿岸

     向家坝和另外三个大坝,就是这样密集地“码”在了金沙江边。“江河十年行”在用十年行时候记录那里。2013年是第八年。

范晓在接受“第一财经”的记者采访时还特别强调:在此次芦山7级地震发生后,对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等区域的水库诱发地震更应引起高度重视,并应加强对库区和周边地震数据的监测与分析。

 

                              青衣江流域水电开发工作表

                    青衣江峡谷中三个电站在一条江上修建着

     青衣江是雅安地震的震中所在地的大江。上面这张表,是2013年4月20日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向媒体提供的。

    “江河十年行”2006、2007走过青衣江时,天全县脚基坪一段峡谷中有三个大坝在修建中。

    对于人类工程活动是不是有可能诱发地震?杨勇告诉记者,就在芦山地震震中方圆百公里的范围内,大大小小在水库和水电站就超100个,眼下,有的水库在放水,有的在蓄水,频繁的活动,肯定对该区域的地质活动造成影。

    4月20日地震后微博上,我还看到这样一条@中国好吃喝:据说,人们在海上看到的冰山只是其全部的1/8,该有7/8深藏水下不为人知。水电的影响人类所知道的恐怕不足1/10。

    我在写给绿家园志愿者的公开信中说:在全国人民都在关注雅安,关注地震灾区的普通人时,作为关注中国江河十年的民间环保组织,作为发起“江河十年行”且行 走了八年中国西部六条大江: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的绿家园志愿者,我们能做什么?我认为,就是把我们这些年记录的,呼吁的江河面临 的现状,和巨大的挑战,继续以媒体的视角,以我们民间组织的行动,告诉更多的朋友:

    我们能做什么?杨勇从地震后还在滑坡的大山里发来两次提醒,我们都放在了绿家园的网上www.chinagev.org;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

    我们能做什么?“中国西南部进入了水库诱发地震危险期”。让地质学家的这句话有更多的国人听到;

    我们能做什么?在微博上把这次地震中电站受损的情况及时跟贴,让更多的人看见;把这些年我们拍到的大江大河的现状也贴出来,请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转载,为的还是让更多的朋友和我们一起为江河的平安,为我们同胞的安全做我们能做的事;

    我们能做什么?让信息公开成为可能,让公众参与成为每一个工程建设中不可或缺少的民主程序。

  

                                                大渡河上的电站开发

                            2011年江河十年行在汉源水电移民家

                   汉源瀑布沟小移民站在山体滑坡被冲倒的房子前

     这几张图片在2013“江河十年行”之五里让读者们见到过了。4月20号雅安地震汉源也受了影响。知道地震后,我赶快和那里的人联系,得到的消息是他们那还好。

    我也去过多次的宝兴,地震后却一直没有联系上。不知那里的情况怎样。那里是大熊猫的模式标本地。在全国四次大熊猫普查中,宝兴都是野生大熊猫最多的地区之一。可是这次地震后,有关大熊猫的消息一点也没有。

 

 

 

 

2009宝兴县城边上的大熊猫雕塑

 

2009宝兴青衣江护栏上的大熊猫

 

 

 

2009宝兴青衣江边介绍动植物的江边护栏

 

 

宝兴—河上建了坝

 

宝兴—被大坝拦住的大江

     我2001、2008、2009三次去宝兴,眼看着那从一个留有当年法国传教士找到大熊猫模式标本时建的教堂,到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到一座座大坝拦住了大江。

  

                                    宝兴大熊猫保护区里的电站

                              法国传教士发现大熊猫标本时住的教堂

                      2009年在潘安拍到的大熊猫

                                               2008年在宝兴采访

     我没有2008年和凤凰卫视“江河水”节目在宝兴采访的这户人家的电话,只记得在他们家吃得那顿中午真好吃。写到这时,人只能在心里祝福着他们一家平安。

    汉源的宋元清是“江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跟踪采访的人家。可是这两年我们都没有见到他。汉源县城被淹,搬到新县城后,他家的新房他几乎没有怎么住,就住到成 都的女儿家了。今年我给他打电话是在雅安地震后。我问他汉源怎么样?他说没有大问题。我说这些年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他说退休了,就是在家看看书,和人 聊聊天。我说为什么不住汉源了?他说和女儿住吧。

    很明显,宋元清不愿意和我多谈。他原来一直热衷于漂流。参加过1986年首漂长江。前几年我们去他家采访时,他还在憧憬着有一天漂台湾海峡呢。可是这次我问他,他说不想了,只是有人来问有关漂流的技术性的问题,他就传教些经验给人家。

    那么健谈的一个人,为什么不愿多谈了,一个热爱家乡的人,为什么却选择了离开?“江河十年行”还有两年,我们只有继续跟踪。

  

                                              大江边的开发就是这样的

                                              大山里有了人以后

     2013“江河十年行”的最后一天,在怒江小沙坝村,我们没有见到要用十年的时间跟踪采访的何学文,老人上坟去了。只好找到他的女儿何李秀。因为对水电移 民搬迁政策的不满,全小沙坝村他们是仅剩的三户没有把家搬到新村,至今还住在老村中的一户。2011年,我曾把村长,移民办主任和她及她的儿子叫到一起, 希望把问题摆出来谈谈。可是也没能解决了他们家的问题。何学文的这位孙子经常给我打电话,对于我们能帮他家寄予着很大的希望。可是,我们能吗?

    今年,就在我们在他家采访时,当地也有人拿着摄像机,照相机的人一直在拍我们。

  

                                               没有搬迁的移民家

                                       何向宇、徐煊在做入户调查

     我们还是一起来看看徐煊和何向宇在何学文女儿家做的调查记录吧。何李秀是接到我们的电话从卸水泥的工地上赶回家的。家里的窗台上摆着:六味地黄丸、去痛片、甲天下烟。

    何李秀,1963年出生,老公1960年出生。傈族。

    家里养有牛,鸡。

    大儿子何伟,初中。

    女儿何英25岁五年制大专,学费一年4000,现毕业打工。

    小儿子何忠李1990年生,在昆明云南大学读二年级。一年要花两万,学费6000元多,住宿200多元一个月,每个月的开销要1200元,申请补助了没用批,有奖学金自己花。

    家庭收入主要靠搬水泥。原来搬一吨水泥给3元,现搬一吨10元,一天能挣170—180元。

    钱不够就卖家里的猪和牛;桐油一年能卖700—800元;芒果少只能自己吃;,牛可以卖,去年卖了4头,一头能卖3500。猪卖了一头1000多。

    没借钱,也没存钱,大儿子不给钱,女儿会买点菜回家,每个月给100—200块。

    小儿子要花那么多钱,自己不打打工,全靠你背水泥?

    他要学习。

    新农合,每人每年交60元,4个人240元今年没有交,交不起。

    移民公布实物指标时有儿子的房子,但分房子时又以没有结婚(登记了)不分给大儿子,一家只分到一套房子。房子漏水没法住,面积差得多。

    政府扶贫一样没有享受,(因没有搬到新村)两个人低保也没有。水电移民的600元也没有,到处反映,2012年给了一次半年低保2000多元,后面被二组队长取消了。

    老公因山火出任务工脚受伤,1998年脚上缝了7针,血管没接上,一周拆线,去六库医院住了一个月,花了1000多,去镇里扶贫办要到了200多。现脚没力气,四等残疾没有任何补偿。

    旱地集体分的有三亩多,实物调查用皮尺量的2.1亩(坡度折成平地),不承认,也以没按手印。大沙坝还有6亩旱地测成4亩,水田原来分的是每人3分按7口人就是2.1亩,测算成1.9分。

    村里有一个赤脚医生,现在他姑娘继承了。一般病去六库看病,大病去昆明。

    小沙坝村里原来没什么得病的人,听说搬过去死了不少了。

    最大的活动是12月22日的阔食节,去跳跳舞,但现在不去的人多。春节有澡堂会。

  

                                         被拆了6年多的老小沙坝村

                                          老小沙坝村对面的大山

          6年多了,新村的铺面房子还是大门紧闭,全村都卖,谁买呢?

派出所的警员,每年都会把我们撞个正着,每年都会说,汪老师又来了。

     离开小沙坝,2013“江河十年行”的采访就结束了。2013“江河十年行”我们一共行走了5100公里。

 

                                                             2013“江河十年行”路线

     按照惯例大巴课堂上,记者们都要讲讲此行的感慨。

 

                                                      杨尧

     大学刚毕业的中国日报记者杨尧第一个说:我3月初的时候看到“江河十年行”的信息,当时就被上面六条江的名字吸引,就觉得自己一定要来走一走。说实话,当 时来的时候对“江河十年行”的背景、使命完全不知道,对中国江河水电开发是一无所知。16天的行程对我来说是从头开始学习的过程,而且这对于一个新记者真 的是很好的机会,建议以后报社新记者培训就让他们来走“江河十年行”。

    16天里很震撼的就是美与丑的对比,江河的美与丑,人性之间的美与丑,看到老百姓的无奈,官员的无奈,利益之争,很多很多的社会问题全部在这里面有个缩 影。觉得我们关注江河,关注环保其实是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当我们在这个社会某一个位置时,很容易被短期的东西迷住眼睛,很难去想得比较长远。

    就像建坝,官员说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这口号他们也就是喊喊,对于是功还是过有衡量吗?对于我自己来说是很好的反思的机会,也给了我一个长期关注的方向。 我之前以为我们报社比较保守,水电移民的事情可能发不了。我在路上跟编辑讲了一下,他们还是很喜欢一些故事。现在看我有八篇文章要写。

我们想留住怒江,就是因为看到前面几条大河被截断,河两岸的百姓的生活状况,不希望这样的错误重复下去。

对“江河十年行”的建议:记录十年的变化,本身是很好的,让弱势群体发声。但是可能要想更深的做还需要我们之后做很多的工作,持续地对它有所关注。非常非常感谢这一路上大家的陪伴、鼓励,大家之间的交流、关心、支持,大家的坚持。

 

                                               方谦华

     方谦华(南方都市报):这十多天最大的缺憾就是太行色匆匆了,很多时候都只是在车上看,没办法做深入的调查和了解。最大的收获是我们一次性走了西南这么多 江河。即便只是在车上也是看到了强烈的对比。有还没有开发,自然流淌的河流,有满目疮痍,一条河上几十级梯级都开发了。从我感觉来说,已经不能再叫河流 了,是几百座水库而已。

   杨勇: 就在芦山地震震中方圆百公里的范围内,大大小小在水库和水电站就超100个

 

                              范晓: 中国西南部进入水库诱发地震危险期

    杨勇、范晓,都从地质的角度讲了很多水库工程的问题和这些水库工程可能会带来的地质灾害。研究自然科学的专家,应该为这些江河代言。从他们的角度来说说把一条江河开发了几十级是不是对自然的破坏,影响有多大?

    我们会继续去深挖,去关注,要把这些声音传达出来。作为媒体,我们能够帮助这些自然科学工作者传达他们的声音,也是责任。

    每次大巴课堂上,我们都提到水电公司天然的要攫取资本,攫取利润,要不断地向更深山老林进发,去建设。但是从政府决策的角度,是不是缺少了能够牵制这样的 开发的举措。还有,其他利益也应该参与进来博弈,使得水电公司的力量不是一家独大,不是他想开发就开发。所以,从政治制度设计的角度来说,怎么做得更好, 能有更多的力量进来牵制住水电公司的开发,这是我今后会一直在关注的。

    至于“江河十年行”本身来说,我觉得李路的建议特别好,我们可搞一些主题考察,那样影响会更大一些。另外,我们虽然是媒体人,除了发文章、发微博,我们是 不是每次行走后能整理成一个报告。把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传达出去。向水电公司、向一些政府部门,向其他媒体、同行,向没参加过江河行走的媒体从业 者传递信息。这样一年一年的声势更浩大一些,影响力可能会更多一些。就可以成为燎原之火,激发更多的人从他们的角度,向着共同的目标来努力,把生态能保护 好,而不仅仅是开发。

 

                                                          何向宇

     何向宇(人民日报)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江河十年行”。和大家一起体验了河流的痛,也和大家一起欣赏了河流的美。整个行程下来,沿着河流到处都是工地、石头、灰尘,看到各地的每条大河都在水电集团的紧锣密鼓的开发中。

    怒江、金沙江,终于让我们还看到了没被水电集团开发的河流,这些河流还是那么美丽。所以我心里也是在不断地想:看这些水坝,感觉到我们人类征服自然的能 力;看到处被破坏的山体,又感到我们人类破坏自然的能力。人是非常有能力做任何事情的,我们应该也能找到解决能源问题的办法。

 

                                                      杨晓红

     杨晓红(南方都市报)我觉得能参加这样的行走很幸运。中途我差点放弃。最大感受是老百姓太苦了,水电公司为了利益不管不顾。地方政府和水电公司绑在了一起。他们说得挺好的,服务性政府,法制性政府,要是能做到就好了。建议回去搞个摄影展。

 

                                                  区家麟

      区家麟(香港专栏作家)在宾馆大堂里看到挖挖机的玩具,我们这一路走来每一寸土地都有工地,到处都是大货车。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工地。官员、移民都戴 着有色眼镜,看到的都是发展,发展。水,就是资源。文化也是资源呀,没有人看到。非常不正常。矛盾是多方面的。纪录江河是我第一要做的题材。昨天想起 100年后,怒江会是什么样子?滑坡、泥石流、水库堵死了、泥沙从坝上过形成壮观的瀑布;1000年后,考古学家在坝址挖,挖出标语:家园、舞台、梦。

 

                                                   徐煊

     徐煊(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一路走来,看到强度开发的大渡河、金沙江的大工地,和即将被开发的怒江。未来的大江上就是一个个血管瘤。移民情绪非常低落。不过,“江河十年行”让我看到,不是个人在战斗。

 

                                                        艾诺

     艾若(公民记者)“江河十年行”让我们看到了自然美、野性美,也看到了大渡河、岷江、金沙江的被破坏。破坏不能能给我们带来财富。什么才是长久的发展,行走后再思考。

 

                                                        李路

     李路(中央电视台)2013“江河十年行”最大的收获是我想清楚了,以后我们要把这些行走分成专题:水电行、污染行、移民行、民族文化传统行,这样就有可能深入下去,不用每次都遗憾走得太匆忙。我编的片子也会好看。

 

                                                      海帆

     海帆(随笔)绥江百年老城淹在水里了,新房子像塑料花,没有了生命力。文化是需要传承的。搬到新县城,市民的精神家园还有吗?我会持续关注与比较这些因水电而搬迁的老城与新城的区别。

 

                                                    何勇

     何勇(绿家园)我们每走到一个地方汪永晨都会说:这是我第多少次来这个地方。感觉她走了这么多年还在坚持走,坚持呼吁,还是很不容易的。把大家召集到一 起,为保护河流做一些努力,我在车上,大巴课堂听大家讲,也学到了很多。我到环保行业工作的时间也不长,做环保之后,逐渐形成了一些环保方面的意识,也希 望今后还有更多学习的机会吧。

 

                                                      田堼

     田犎(保护国际)西部资源丰富,资源重叠。旅游是长期的,来钱太慢。水电是巨无霸,强势。连当地人的内心也充满着期待。可是这样的发展和当地没什么关系。 完整的峡谷也看不到了。美国的幽山美地也不过如此,那里可是全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我们这成了大坝,成了破碎的山河。这种开发谁做决定?谁定标准,好处在 哪儿?跑马圈水圈完了,圈矿,矿圈完了还圈什么?田园牧歌的美呢?

 

                                                       王思伟

    王思伟(司机)以前我从来不关心这些,这是国家大事和我不相关。这次学习了很多。以后从自己生活上也要多考虑环保。明年还希望跟你们跑,以后加入到你们的 队伍中。成都人喜欢打麻将,以后我也要呼吁朋友们关注一下环境。不是让他们都反对大坝。不过行程太紧张了,太累了不能保证大家的安全,下次注意吧。

 

                                                      汪永晨

     这次可能是我哭得最多的一次,有很多的时候真的是想在大自然里放声大哭才能把心中的愤怒、喜悦,这种来自心底深入的忧虑发泄出来。好像八年的积淀在这次爆 发得特别多。比如看到老百姓,还住在窝棚里拮据的生活。在跟我们聊的时候说他们原来是大渡河边上最富足的农民,但是因为我们的能源,因为所谓的大局,就让 他们遭受一次一次失去家园之痛。面对他们,我真的觉得是非常非常地无力,我也不知道我的眼泪能冲刷掉多少内心的悲愤。

    另一次是,一路上都是让我们的司机师傅开夜路。2004年我第一次看到大渡河峡谷国家地质公园,那么壮观。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很多地质公园,我觉得大渡河国 家地质公园可以和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家级的地质公园相媲美。可是这次我们去那里满目疮痍,所以那天采访完,当师傅说我们可以开夜路赶到下一个地方的时候,我 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不是可以用悲喜交集来形容我的眼泪。

    还有一次是在怒江,我们今年整整关注怒江十年了,这十年里有太多的故事。怒江还是那么美,我在微博上写的大美怒江,野性怒江有很多人在跟贴。昨天我们让每 个人来形容一下怒江,有人说:愤怒、有人用一个字:吼、我说的是我行我素,可是怒江还能我行我素多久,真的不知道。所以内心既为它现在自由奔放而兴奋,也 为它即将要遭受的大难而悲哀,这种悲哀的现实,是我们人类给它的。

    说起这一路上让我最最感动的是我们看到那么多老百姓,他们面对不公,面对所谓的大局,还是在顽强地生活着。李路说: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他们就是 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所以,今天在大家就要告别的时候,我想我心里最冲动,最想说的就是:我们在一起。还有这么多的朋友。我们每一次走完了,大家都是依 依不舍,我想这种不舍除了我们这十几天的友谊,还有这十几天大自然给我们的警示。特别是最后怒江用它的原汁原味,用它的我行我素在向我们求救,能不能还让 它这样自由的生、活和生活下去。

                                              澜沧江的拐弯处

                                             江河十年行明年见

    2013“江河十年行”纪事的结尾,我想用一直和我们一起关注江河的北师大田松写的文章“是谁要过别人的生活”一些章节做结束语:

    在一个“贫穷”的地方,人们希望有某种神奇的东西,比如一个高技术装置,这个装置一转,就像打开一个笼头,哗啦哗啦地冒出财富。这个理想当然很好,中国传 统文化里面也有,叫做聚宝盆。我们小时候都看过一部动画片,说一个老爷爷在海里捞上来一个鱼盆,鱼盆里会跳出来一个娃娃,一边唱歌,一边钓鱼,水珠子落到 盆外,就变成了珍珠和金豆子。孙悟空也变过类似的东西,一口有极强拷贝能力的大缸,可以从里面一件一件地往外拿东西,几十年也拿不完。这样的事情,即使没 有学过热力学定律,从最朴素的道德和常识出发,农民也不会相信。“干活去,还等着天上掉馅饼啊!”

     然而,这个理想经过科学和技术的包装,却容易让人信以为真。在我们以往的还原论、机械论的观念里,一个地方建了水电站,仿佛凭空多了一个宝贝。电站一转, 就把白白流淌的江河变成了能源,就为那个地区的发展提供了动力。下一步就是凭借这个宝贝改变家乡面貌,好在自己的家乡过别人的生活——那种经常在好莱坞影 片里出现的为人们仰慕的现代化生活。

    现代化的全球化是个食物链,水电站这样的技术装置是则是链条上的马达。在这个食物链中,处于下游的当地农民获利最少,处于上游的大公司获利最多。相反,一旦电站寿终正寝,上游的大公司可以继续寻找新的下游,而承担电站导致的环境后果的,只有当地百姓!

    怒江现在是中国唯一或者唯二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它所具有自然生态价值是无可估量的;怒江两岸生活着十几个民族,其中的文化生态价值也是无可估量的。自 然,一定会有很多专家作出利大于弊的结论,从而支持电站。然而,我们真的有能力计算出其中利和弊吗?对于怒江流域这样丰富的生态关系,我们不要使了解它的 全部奥秘,甚至一小部分都说不上。其中所蕴含的未知以及这些未知所具有的价值,是多少亿度电都无法比拟的。

    毫无疑问,地方政府官员的利益与当地民众的利益并不是一致的。地方政府官员在面向外界的时候,常常以民意代表自居。而在面向民众时,他们则往往与大公司达 成一致。事先给予美好的允诺,事后则置之不理,直到把问题拖给下届政府。在种种美好的承诺面前,在长期以来的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渲染下,当地百姓也曾对水 电站之类的建设项目充满憧憬。但是,随着近年来环保理念的推广,随着对水电认识的深入,民间对各种建设项目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强。

    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那么,谁该代表国家?当然不是大公司。谁该代表人民?当然也不是地方政府。既不代表人民,又不代表国家的地方政 府和大公司合谋,无视生态科学的最新成果,无视国内外同类工程的教训,无视国家环保部门的再三阻拦,无视当地人民的生存意愿,强行推进这样的项目,如果从 前还可以说是认识不够全面、决策失误、好心办坏事,现在则是赤裸裸地掠夺、犯罪!

    在“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口号中,民众的意志在哪儿?民中能否选择自己的生活,决定自己的生活,拒绝为官者为他们安排的生活?

    在我已经写完2013“江河十年行”纪事以后,四川雅安地震了,正是我们“江河十年行”行走的大江和大山中。参加了“江河十年行”的地质专家杨勇、记者刘伊曼和志愿者徐煊文章赶赴灾区,下面是徐煊写来的来自地震灾区的报道。附在这里。

                                        

                                                4.20雅安地震灾区地质考察

 

     因为大多数的车辆都从雅安高速走,所以我们决定走成温邛高速,一路道路还算通畅,偶尔一两个关卡也被我们车上贴的“灾区地质调查”忽悠过去了。晚上8点我 们到达邛崃市高何镇,路边停着十多辆“成都消防”车待命,居民不敢回屋三三两两坐在路边。出镇2公里即被堵住,前后有大约2公里长的车流。有几十个特警在 维持秩序,传来的消息是前面桥已断,要用挖挖机去挖通,两小时过去了还没任何通车迹象,天气越来越冷。好说歹说,跟特警们求情连过4道关卡,我们准备走到 实在走不了的地方弃车徒步,在第一时间进入现场。前行在寂静的夜里,收音机里重复播放着灾区的消息,山路边是巨石碎裂和滑坡,偶尔可见到背着包、提着蛇皮 袋从外地一路搭车、徒步返乡的百姓,由于车子装的太满,我们搭上的百姓只能让他坐在我腿上。

 

 

                                开裂的路面,挖掘机在清理

     12点到达龙门乡青龙村,路边搭了一个简易的帐篷,百姓告诉我们,他们新修的房子刚装修完还没入住就被震得不能住了,一个老大爷也被震掉下来的砖块砸中了脑袋。杨勇决定住在这里,到乡政府周边去看看灾情,明天一早再继续走。

    我们的帐篷,因为只带了两个,所以必需得有人睡在车上

    龙门乡由于地处交通要道,已经到达了近百名士兵,还有一些消防、医疗人员。乡政府大院成了志愿者、媒体接待中心,也是四川省军区抗震救灾指挥部。整个乡新修的房子损坏情况较少,老房子垮塌比较严重。睡在路边的我们,凌晨就被连续的车流吵醒,应该是高何放行了吧。

    4月21日,地震第二天,我们从龙门乡出发中午赶到太平镇,直升机不断在头顶起降。派出所门前搭起了一长条彩条布的棚子,不少人把从家里搬来的沙发放在这 里休息,旁边有免费提供的稀饭,但每人限量只有半碗。台阶下面货车里住着一家人,年轻的妈妈用桶装水在给宝宝洗身子。路边的另一辆小卡车里,一个小姑娘边 抺眼泪边售卖别人帮忙从家里抢救出来的日用杂货。另一个杂货店老板说,瓶装水已经卖完了。

    车行到宝盛乡凤头村,我们准备前往下一个水库勘测,但道路封锁,几十个老百姓在前面等待放行。武警水电部队在玉溪河上用树干架设运送伤员的人工桥。大桥被 崩塌的巨石堵住,两台挖机在全力清理。第二天成都电视台志愿者汪策在这里遭遇崩石遇难身亡。我们快速翻过巨石,发现前面很长一段路仍不能通行,只好返回。

     双石镇双河村新街组,路边用大红纸写着恩人请喝水,大妈们热情地给我们加开水,把杨勇大大的水壶加满了,这不是第一次被这小小的情意感动。太平镇自发发放 饼干、方便面的大姐,灵关镇免费提供面条、稀饭的老板娘,她们坚信,吃完了仅有的米面,政府的救援也就到了。我们沿途把带来的水、方便面和饼干发放给老弱 和小孩,他们总是说,这是最早收到的物资。经过两天五个重灾区乡镇的实地调查,此次灾情次生灾害如滑坡总体不严重,原因是:整个灾区山势不高主要是中山到 河坝的过渡;自然环境植被丰富,岩层是矽岩密度大坚固。但因余震频度高、密度大、强度高,局部有些山体垮塌严重,造成巨石堵路、桥造成交通疏通困难。

    4月22日,11点40,在铜头水库库区沿岸公路行走,这里的水上漂浮着一层垃圾,大腿粗的树枝、根系撕裂混合着泥土,触目惊心地清理在路边。进入灵关 镇,随处可看到石材厂。灵关镇房屋外观没问题,但室内受损严重。百姓第一时间自发自救,不管自家财产,先救人再送伤员,很多饮食店自发免费给外来人员做 面、稀饭,他们说吃完面米之后救援就到了,给钱也不要。

 

      被崩石砸毁的汽车,可以想象飞石的大小和当时的情况,这样的地方建水电站,是否安全?

     下午我们来到苗溪水库,水质混浊,护栏和局部坝基开裂,负责看护的老大爷轻轻摇动护栏,十米范围内的护栏都在晃动,地震时波浪2尺到4尺高。老大爷指着水 库维修过的,痕迹说,这里还没来得及验收呢,这次又被震开。据媒体报道,灾区目前有34个水库漏水,这对灾区造成巨大的隐患,另外这些快速降低水位的水库 也存在水质和垃圾的问题。

  

  

                                    开裂的坝基也是之前维修过的,质量明显不过关

 

 

                                                           之前维修的痕迹明显

     位于天全,芦山交界处的思延乡铜江天桥,离青衣江上最大的水电站铜头水电站仅有1.5KM左右,受地震影响,桥体开裂、错位严重,站在桥上,可以看到岩壁明显的新鲜垮塌。这不得不让人对铜头电站担忧起来,毕竟从铜头水电站往距芦山县城走,直线距离仅有7KM。

  

                                                              大桥离铜江水电站很近

 

 

                                                    开裂、错位的桥体

     万幸的是,在铜头水电站, 我们目测没有看到直观的外观损伤,站在75米高的大坝上,还是不由让人心生恐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