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江河十年行之十五

——大美怒江

 

汪永晨文图

 

     我已经去了怒江十二次。2003年7月,国家环保局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中国现在仅存两条没有被大坝截断的大江,一条是雅鲁藏布江,一条怒江。我们要留下最后的自然流淌的江河。从那时算起,今年是我们中国媒体和民间环保组织共同呼吁留下最后的自然流淌的怒江第十年。

    非常遗憾,也是今年,2013年,网上有这样一篇文章:怒江水电开发复活已成定局 地质专家曾反对。文章中说:经济网综合网讯 怒江水电开发箭在弦上。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称,我国在“十二五”将积极发展水电,怒江水电基地建设赫然在列,其中重点开工建设怒江松塔水电站,深入论证、有序启动怒江干流六库、马吉、亚碧罗、赛格等项目。

    此次规划的明确,意味着怒江水电开发的重启。此前,因是否会破坏“原生态环境”等争论,怒江水电开发进度已延宕近十年,怒江亦被外界称为中国乃至世界水利开发主要受阻于环保因素的一个罕见案例。

    2013年3月29日晚上,“江河十年行”住在了怒江的丙中洛。夜里,我们是伴着春雨的沙沙声入睡的。

    第二天早晨,推开窗户外面小雨没有停。这让我们有些紧张。因为怒江边峡谷两岸经过雨水洗礼,是容易塌方和泥石流的。

    除了紧张也有遗憾。我们本想早起拍怒江边的雪山日出。可虽是蒙蒙细雨,金色的雪山和晒满阳光的大江的画面,也就拍不到了。

    2012年到怒江时,马吉和松塔都在进行着水库前期的勘探。那千年绝壁在挖掘机下成了沙石流入绿色的怒江。今年,怒江又会成了什么样子呢?

    我们坐着车往怒江峡谷里走时,我偶然回了一下头,云里雾里的,绿色江水的美,可以说震撼了同行的每一个人。

 

                                                     怒江边

                                            云里怒江,雾里怒江

                                                  雨中怒江

                                                    三月的怒江

     三月底,怒江通常因水大已经改变了颜色,成了黄色发怒的大江。怒江的江水只有在冬天时才有少女般的温柔,才有童话般的绿色。然而2013年有3月30日怒江的水还是童话般地绿着。

 

                                                     江水和新芽共绿

                                                    怒江的石门关

                                                 大江在峡谷中

                                                         飘然

                                                  住在画中

     绿色的怒江,被当地人称为天河。用科学家的术语来形容则是:怒江从河源流来,沼泽区之间,河谷开阔,纵比降小,水流缓慢,两岸是5500~6000米的高山,属高原地貌,现代冰川发育。河床是松散的冰川沉积物。

    我到过北极,那里冰山的颜色是湛蓝湛蓝的。当时考察船上的美国科学家说,年代越久的冰川越蓝。

    那怒江因河床为松散的冰川沉积物融化而成,是不是河水的蓝绿色有着一定的关系呢?这个问题我一起也没有得到比较权威的回答。问的科学家都说对那里没有全面的考察过。

    没有做过怒江的本底调查,这也是中科院植物所研究员李渤生着急的事。李生说:连本底调查都没有做过,等于不知道自己的家底就要被全淹了,被毁太可惜。

    科学家的这句话,说了也有8年了。怒江是不是能建坝,国家总理也批了三次,科学研究、慎重决策。可是怒江生物多样性的本底调查有人在做吗?不知道。网络时 代,怒江能不能建大坝,一国之总理批了三次,可是并没有看到有关怒江生态的新的调查。只看到十二五能源计划上,怒江上四个大坝榜上有名。

  

                                                   怒江边的绝壁

                                             长在绝壁上的绿色

                                                      苍凉

                                                   绝壁前的激流

      三江并流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自然遗产时有这样一段评语:“三江并流”区域是一部反映地球历史的大书, 这里丰富的岩石类型、复杂的地质构造、多样的地形地貌,不仅展示着正在进行的各种内外力地质作用, 而且蕴藏着众多地球演化的秘密, 是解读自古至今许多重大地质事件的关键地区。

  

                                        美的峡谷和美的大江是共存的

                                                     云穿怒江

                                                 云的握手

                                                  江边的云和树

                                                 江边的云和树

     2011年春节刚过,我受关注怒江的朋友之邀找些记者采访一下两个地质学家。一直和我们一起关注中国江河保护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世昕随后写出文章:“两位 老专家质疑怒江水电开发 担忧引发地质灾难”。文章中说:自从2003年国家发改委开始论证怒江水电开发以来,“怒江”一直是“反坝派”和“主坝派”争议的焦点。反对一方的观点 是,怒江具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生物多样性,中国需要一条没有大规模水电开发、原生态的河流;支持方则认为,怒江13级水电开发每年可为全国创造价值300 多亿元,既能改变当地的贫穷状态,又能减少我国对化石能源的依赖。

     这两位老专家,徐道一退休前是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研究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工作就是做了三四十年的地震预报。他现在还是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 的副主任。他和另一位专家孙文鹏既是大学的同学,又是当年一起留学莫斯科大学的校友。孙文鹏的专业是地质构造,回国后,一直在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工作, 曾经担任过全国铀资源评价组组长。

  对中国地质构造的状况,两位老人了熟于心,所以当2010年夏天,从一位朋友那儿得到怒江水电大规模开发的信息时,都十分惊诧。性格直率的孙文鹏当时就拍着大腿嚷嚷起来,“三江地区是全世界新构造运动最剧烈活动的地区,怎么能在怒江上建梯级大坝?”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两位老专家查阅了大量的资料,逐渐形成了为什么不赞成在怒江建梯级大坝完整清晰的意见。

  研究地震的徐道一和研究地质构造的孙文鹏分别从自己的专业领域提出,在怒江建梯级大坝有三大风险: 首先,怒江地区是新构造运动最强烈的地区,地震等级很高且频繁发生;其次,这一地区还是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多发地区;第三,最近以来,新构造运动有加剧, 地震、地质灾害有明显增加之势,在极端气候、当代构造活动、地震的相互作用下,导致重大地质灾害的可能性在增大。

 当媒体披露了两位老先生的观点后,也有人质疑说,所有的河流都是由地质断裂带上发育起来的,如果断裂带上不能建水库,那么全世界就不可能有大水库了。

  对此,孙文鹏说,确实,断裂带上是可以建水坝。甚至也有人问过他,东京也在断裂带上,东京不也高楼林立吗?东京能建摩天大厦,怒江为什么就不能建水坝?但 他已经多次强调的是,怒江所处的不是一般的断裂带,首先它是一条还在活动的断裂带,其次,这条断裂带切割地壳非常深。

    他解释,这一系列专业术语评价,说白了就是,怒江罕见的地质特点决定了它比在其他的河流建坝的风险都要大,形成怒江的大断裂是一条仍在活动的断裂带。如果在怒江上建梯级水电站,筑拦江大坝必然要横跨断裂破碎带,“相当于在剪刀口上建大坝,这是何等的风险?”孙文鹏说。

                                                 车上的扫拍

                                          修坝凿的就是这样的绝壁

                                        这样的地方能凿水坝的深洞吗?

                                               还有这里能凿吗?

                                     这样的江水要成为高山出平湖了

                           还有这样的瀑布

  在孙文鹏看来,最需要提出警告的是,任何坚固的钢筋水泥大坝也阻止不了怒江深大断裂的相对错动,谁也制止不了沿怒江两岸至今仍在发生的巨大的山崩、滑坡和泥石流。

    为了支持自己的学术观点,今年(2011)年初,两位老先生还专门去了一趟怒江,沿江进行了考察。他们记忆犹新的是,怒江两侧高大陡峭的山岩上,到处都是 地方政府制作的“小心滑坡,当心泥石流”的标语。在对当地老百姓的走访中,他们了解到,很多当地人对2010年8月18日发生在当地普拉底乡的特大泥石流 心有余悸,那次地质灾害造成数十人失踪。

 

                                 2010年“江河十年行拍”

 

2011年“江河十年行”拍大石头滚的江边都是

 

2012“江河十年行”清明对亡者的思念

 

  关于地质灾害,支持建坝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有的人认为,大坝建好后,原来湍急的水流会变得平缓,是一个水的消能的过程,有利于减少地质灾害。

  孙文鹏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说,水库高坝蓄水后,会引起库区岸坡不稳定,可能导致大面积滑坡。滑坡又可能造成很高的库 区涌浪,对大坝构成威胁,或形成堰塞体,对水利工程和沿江下游形成威胁。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对于当前有关部门考虑怒江水电建设的地质风险问题具有重要借 鉴意义。

                                                 茶马古道在怒江

                                   秋那桶小学已经被撤点并校

                                                  江边人家

                                         住在这样的地方应该穷吗?

                                           页岩是怒江屋顶的“瓦”

                                                重丁教堂

     李战友也是“江河十年行”用十年跟踪的一户人家。

2013年我们一到丙中洛就见到李战友独生女儿李春花。她告诉我们老人生病了。因为已经太晚了,老人睡了,我们只能明天去看望他。8年了,老人的身体很硬朗,而且豁达、幽默。明天一大早我们一定要去给老人鼓鼓劲,早日康复。

    老人有两个外孙、郭威,郭心玉。2005年春节绿家园生态游时,北京的绿家园志愿者孟欣就开始帮助郭威上学。2011年我们见到的郭威已经上中学了。小心玉也找成了大姑娘。

 

2011年,老李上树给我们摘柿子

 

 

2011年怒江丙中洛中学的课堂上,这位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得到北京孟欣阿姨帮助的孩子已经上中学了

 

2006年李战友的外孙女

 

2011年小姑娘长大了

2012年“江河十年行”去的前一天生的小牛,2013年去的时候得知小牛从山上掉下去了

    以往的“江河十年行”我们都是和李战友聊。2013“江河十年行”负责调查十户人家的徐煊、何向宇调查的李战友的女儿李春花:

    李春花:老公纳西族,用藏语。去缅甸打工一个月,老板是上海人估计是搞矿。家里有三个民族,能讲五种语言,遇到什么族讲什么语。写字只能写一种汉字。可以学习藏文。我舅舅刘吉安,就是你们每次来吃住的这家的主人,不久前去世了。他家现在有五个民族。

   刘吉安,我们从2004年2月第一次去怒江时就住在他家。我去过多少次怒江,就在人家住过多少次。2006年,我们做怒江边100个如果修大坝生活要受到影响的潜在移民时,刘吉安也是其中的一个。在这里仅以当时的采访记录,纪念老人。

 

                                    2006年3月在刘吉安家采访 

2006年采访记录:

     如果马吉水电站上马,有一种说法是贡山县城要整个搬到丙中洛。我采访丙中洛重丁村64岁的村民刘吉安时,他刚从村里一家人的生日宴上回来。刘家自己开了一个家庭小旅店。下面是我们的问和答:

    汪:您家有多少人?

    刘:我们在一起吃饭,一共有16个人。

    汪:您是什么族?

    刘:怒族。

    汪:您夫人呢?

    刘:藏族。

    汪:孩子呢?

    刘:儿子跟妈妈,是藏族,其他都是怒族。

    汪:你的女婿是什么族?

    刘:还是怒族。

    汪:儿媳妇呢?

    刘:一个是怒族,一个是傈僳族。

    汪:你可以讲几种语言?

    刘:藏语,怒语,独龙,傈僳族,汉语。

    汪:政府告诉你们修电站了吗?

    刘:国家计划的事情,镇里面,乡里面商量,从来没有跟我们讲过。

    汪:政府有什么事跟你们商量吗?

    刘:不商量,跟我们商量还得了。

    汪:为什么不得了?

    刘:接受不完了,你说一样我说一样,各说各的。

    汪:你是县人民代表,你能把你们这儿老百姓的意见反映上去吗?

    刘:现在反映要有文凭。

    汪:这跟文凭有什么关系?

    刘:我不会写,说了没有用。

 

2011年“江河十年行”在有五个民族的农家乐吃早饭火塘边的是刘吉安

    当地的人都会跳舞,自己做玉米酒,苞谷酒。

    父亲李战友68岁,自己是唯一的女儿没有兄弟姐妹。1974年出生,老公是1971年出生。有两个孩子,一个15岁读高一,一个读小学5年级,都填藏族。自己读汉人学校读到初中,爱人也是初中。我俩是在丽江打工认识的。

    现在甲生村重丁小组有60多户,开农家乐的有6、7户。经营农家乐很辛苦。

    这里现在有水田2.6亩,旱地2.8亩。这里合适种水稻、玉米、油菜。种核桃收入少,柿子不卖自己吃。水稻能留2—3袋,多的可以做米酒。玉米喂猪4—5 头牛3头,老公不准卖自己杀了吃。凭老公打工,卖一点酒。开饭店,一年能有1000—2000收、,2—3个月几千元钱,一年下来也就几千元。一年好的时 候可以多带回来一点钱,不好的话就没有了。主要支出买衣服,买肉、鸡、猪,做农活要请人买鸡买酒。没算过支出,一年不能存上钱。土鸡1斤能卖20元,1只 能卖50—60块。去年卖了3000—4000元。

    女儿住校在丙中洛乡上,政府有补贴,不交钱,保险30多元/年,小学到初中不花钱。高中要花钱了。

    家庭支出每月要花200—300元,红白喜事、生病开销都不少。女儿10元/周,儿子50/周。儿子在贡山一中,开学交了1700,最近又交了700。包括住校、吃饭、住宿、书费等。

    低保补贴,(第一档)70元/月。送礼50—100,一年要1000—2000元。领导来了跳舞敬酒收入每月能有300—400元,每场80元。春节、黄金周的时候多一些。

    养老100元/年人,父亲城镇户口,没有低保。老公出去打工就没有低保。

    家里没有什么变化,比以前好过些,不用背柴,可以自己砍然后找车子回来。以前电不正常早上7~11停电,现在从县里发回来。夏天水多用电一度0.37,冬天0.40一度。

    建水坝是老大5、6岁时听说过,村里从来没传也不担心,问了也没用。也没讨论过,听说修了坝也不会搬来我们这,派出所每年都来调查户口,没问过其它的。

    电视爱看娱乐,看康巴电视台。歌是自己学的。

    这里不过藏历新年,过懒人节(以前叫鲜花节)。农历3月15。唱歌跳舞、赛努,赛努分男女,前些年我爸爸一直是第一名,这两年女子组第一名都是我。还拨河、篮球比赛。

    鲜花节祭祀去仙人洞做法事。其它民族的,天主教、基督教过圣诞节。我们村8个天主教2个基督教,其它都信佛教,剩下1、2家啥教也不信。如果结婚要转换信教,信佛教的春节前后,点酥油灯的时候去改。

    鲜花节选的仙女要能歌善舞,未婚的去,学生不能选。自己要唱歌、表演,口才都要好。评委是县文化局的和各乡的代表,全乡选2—3个。

    鲜花节要去仙人洞去接露水。

    村里有2个医生。打疫苗。病重到乡,动手术去县里。这里常见病:高血压,脂糖,肝病。有了病自己采草药,也叫经师念经。

  

                                 两个老人穿上了我们带去的新衣服

                                         早上家里在煮酥油茶

                                              一家三口目送我们

     2013年3月30日一大早,我们见到了李战友。他明显地瘦了。但仍然是乐着和我们说:明年你们来就看不到我了。我们说你生的什么病呀?他说:他们不告诉我,现在天天要输液。

    说到家里的日子,坐在火塘边的老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连说带看老婆:核桃不买,自己吃;柿子不卖,自己吃;牛不卖杀了自己吃;猪不卖,自己吃。玉米给猪吃。

  

                                          2013 心玉在上课

                                             2013 心玉在上课

     明年我们还来,您可要等着我们哟。和李战友告别时我大声地对他说。

    离天丙中洛之前,我们又专门到了丙中洛小学,找到四年级二班。站在门口,看着一班的孩子,我没有找到郭心玉。于是问:你们谁认识我呀?小心于带着她那每次都见到的甜甜的微笑站了起来。这位小姑娘也是我们“江河十年行”的见证人呢。

  

                                            2013 的小心玉

                             2013“江河十年行”在怒江边的丙中洛

     人类学家说:在民族走廊形成的时候,历史上诸多的民族群体来到这里,他们往往把这里看成是一个“客栈”,暂住下来。一旦有新的“过客”来了,他们就会和平 友好地让出地盘,自己再去寻找新的居住地和家园。例如,怒江中上游的高黎贡山上,早期有许多景颇族和傣族居住着,后来傈僳族人大量地迁徙进去,景颇族人就 翻过高黎贡山,向西发展去了。傣族人则沿江而下,到下游去寻找更加肥美的土地。没有激烈的争夺,没有太大的战争,直到从西北方向迁徙来的傈僳族渐渐地遍布 了怒江西岸的高黎贡山。

 

                                        2004年拍的大山夹峙的怒江

     人类学家认为,一个民族群体在迁徙中,不一定有明确的目的地,往往是走走停停,哪里好了,就停下来暂住,住得惬意了,就把它当做自己的家园。怒江以东的怒 山和云岭,在迁徙者的眼里历来都是一片片美丽的世外桃源。那时,无论是谁来到这里都像是发现了洞天乐府,忍不住留下来生根、开花、结果。怒江虽因怒族而得 名,但至今中国境内的怒族人口也仅为3万左右,还算不上怒江峡谷中的主体民族。怒江峡谷的主体民族是傈僳族。在云南西北部以怒江峡谷为中心的行政区域就叫 做怒江傈僳族自治州。

  

                                         怒江边的勘探船

                                            松塔的水电工地

                                                     绝壁在开发中

                                        紧靠开发处的江边

                                   松塔电站没有成高山平湖之前的激流

     很遗憾,我们在拍大美怒江时,也经历着拍摄着这样被我们人类破坏的怒江。和去年比,松塔电站的隧道已经凿穿了大山,车都能从中通过了。同行的艾若和一位工 人聊中得知,他给大唐力公司工作。据他说:松塔电站还有七、八年就能建好。建好后,水位要涨三、四百米。至于这些景色,他认为是美,但电站还是要修的。

    我想,这位水电工人的认知,在我们当今的中国是大多数。虽然让人悲哀,但这就是现实。虽然我们说“江河十年行”是给江河写断代史,但我们从来也没有放弃去影响政策的决心和努力。这也是现实。

  

通告上有这样的话:本桥为北京国电公司水电勘测专用过江桥,本桥无人看管和维护,

请行人不要在桥上通过及停留,如私自经停本桥发生危险责任自负

                                2013 雨中的怒江第一湾

                           十二五能源计划中要开工的马吉电站

                                     2013江河十年行在怒江第一湾

     明天,我们要去采访怒江边,已经因水电工程被搬迁了的小沙坝村何学文大爹家。每次去我都会和当地派出所的一位警员不期而遇。他都会说:汪老师,又来了。明天还能见到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