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江河十年行之十二

——宜居的城市,必定是安静

 

汪永晨文图

 

     2013年3月27早晨,“江河十年行”从四川的会里县城出发,今天我们要经攀枝花到长江第一湾,我们将要用十年跟踪记录的金沙江之子萧亮中的家。

    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这些年一直在关注攀枝花的发展。今天,他说攀枝花环保局的领导和当地一位政府官员一定希望我们能和他们见一面,聊一聊。为了要在攀枝花上一个企业,环保局长和这位官员这么兴师动众,把杨勇的手机打得一路上响,我们也有了期待。

  

                                         从会里走向金沙江

                                                   “注射”

                                           直排

                                                    记录

     “江河十年行”从四川会里出发走向攀枝花时,拍到的金沙江边有宁静,更有污水直排。

    在这里,杨勇叫停了车,我们就看到这样的直排,并拍了下来。“江河十年行”从昨天走过云南的禄劝和四川的会里,这样有着滚滚的黑水流入金沙江中的排污口,真是太多了。

    在我们的大巴课堂上,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方谦华把这形容成:金沙江水有白色,红色,灰色之不同,像是在注射毒品,这儿一针,那儿一针。想到它未来的生命历程,真是挺可怕的。如果不能改变现状,就是绝望吗?

    央视记者李路说,一个小小的会理县城,在街上走了没有多一会儿,就看到五个店铺在卖“污水处理器”。可见,这里的人饮用的是什么水。

    中国日报的年轻记者杨尧说:这两天我们看到的那些污染,直排,如果在城市,会遭曝光,会处罚。西部现在不是良性发展,媒体关注得少,西部资源送到东部了,自己却成为弱势群体。

  

                                     2013雅砻江与金沙江交会

                                              2012两江汇合处

                                          2013地质学家的担忧

                              2008雅砻江、金沙江两江汇合处

                                            2012两江汇合处

     攀枝花两江汇合处,是我们每年都要拍照片的地方。这些年,金沙江的水位明显在下降。大旱,这里也没能逃脱掉。

    2013年,雅砻江的水清,杨勇说并不是好事,而是上游有大坝截住了河里的泥沙。如今,长江三峡一大生态问题就是清水下泄。由此造成的崩岸是三峡大坝修之 根本就没有给予重视的。而这样的清水下泄,在中国岂止三峡,现在有多少大江大河的岸边因修了水库,都正在发生着这样的地质灾难。

 

 

                                                                      2007年排污口流出的水

     攀枝花这个排污口,“江河十年行”是从2007年开始跟踪的。第一年拍到时,这里流出的水完全是黄色的,而这几年水的颜色清了些。

    2012年我们去那时,发现那里建了一个污水处理厂。不过今年我们去时被告之还没有起用呢。而我们在这几年也都要去看看,去问问的人家采访时,听到的和去年一样。

 

 

2008 拍到的排污口

 

2009拍到的排污口流出的水

 

                                                                         2012年的 排污口

 

 

 采访2009年家住在这里的刘大姐(2012年得知因癌症去世)

 

2012,每天晚上臭得狠

 

    

                              2013排污口

                 白天没得什么味,到了晚上就拍了,还是那么臭

                                            污水处理厂

     我采访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时,他说的一句话我不知为什么在中国就行不通。他说在他们国家,食品污染,水污染这样的事发生了,那污染者就要被罚个倾家荡 产,永世不得翻身。中文说得倍溜的陆克文还说,那就要罚他个底掉。可是在我们这儿,怎么这样的排污口,就能天天晚上排污水,薰得住在那的人得癌症,夏天也 不敢开窗户。

    攀枝花西区环保局局长和西区纪委书记秦福贵一定要请我们吃的中饭,杨勇没有推得掉。我们也就跟着他去吃了。

    2012年,杨勇执笔,中国十家民间环保组织写了一封公开信。后来环保局的领导还给参加签名的我打过电话说要解释一下。因线路问题这个电话我并没有听清楚,后来也没有再打来。我还是把我们联名写的信抄录在这吧:

就攀枝花40万吨/年煤焦油精细化加工及12万吨/年特种炭黑项目

      致中共攀枝花市委、攀枝花市人民政府的信

 中共攀枝花市委、攀枝花市人民政府:

    近年来,我国水污染事故频发,江河水环境日益恶化。一些地方政府和投资业主往往忽视环境资源的公益性和重要性,甚至无视广大公众的环境权益和环境意识的觉 醒,在利益集团推动和不正确政绩观驱使下,对环境风险高,敏感性强,争议大的污染项目编造理由盲目决策,匆忙上马,这与我们的政府倡导的执政理念和企业社 会责任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攀枝花40万吨/年煤焦油精细化加工及12万吨/年特种炭黑项目选址在城市上游的金沙江畔,对这座城市赖以生存的水源构成威胁,我们认为,这样的决策和行为至少是对全体攀枝花人民和长江下游广大民众的不尊重和蔑视!

    从法律上来看,该项目也违背了相关法律法规。根据四川省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区划 ,攀枝花市区在金沙江沿岸共有饮用水源点10个,设计日取水50余万吨,并划定了水源保护范围。同时市区沿金沙江两岸还有不少企业自备工业取水点。

    攀枝花40万吨/年煤焦油精细化加工及12万吨/年特种炭黑项目地距最近几个水源点仅约350余米和650余米﹙见卫星图﹚,属于环境特别敏感区和重点保护区。

    1995年10月19日通过施行,2011年11月25日修订并施行的《四川省饮用水水源保护管理条例》规定“四川省饮用水水源实行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制 度”, “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按照水源类型,划分为地表水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地下水水源保护区;根据防护要求,划分为一级保护区和二级保护区;必要时,可以在饮用水 水源保护区外围划定一定的区域作为准保护区”,分别对饮用水水源、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概念作出了界定,细化了保护措施和要求。

    《四川省长江水源涵养保护条例》第十六条 不得在四川境内长江流域各江河水源保护区内新建污染水源的工程。……

国务院在《全国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划》批复中明确要求,要根据不同水域的功能定位,实行分类保护和管理,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承载能力相适应。

    事实上,攀枝花市作为在特定历史时期建设发展起来的资源型城市,环境欠账已经很多,已经列为全国10大污染城市之一,市区金沙江水环境质量已经非常糟糕﹙ 见照片﹚,特别是西区影响大气和水环境的工业环境容量已达到或超过了极限,在水环境功能方面,西区承担着更为重要的使命!环境治理的工作极其艰巨而漫长, 继续粗放式的发展和高污染的布局严重的影响了攀枝花的城市形象和生存质量。

    还应该注意到,金沙江观音岩水电站蓄水运行可能会引起金沙江水文情势的不稳定,特别是在金沙江枯水期和水库蓄水期,金沙江流量会出现阶段性超低峰值,届时 金沙江水环境形势将更为严峻,如果新增污染源或出现突发性环境事故,全市将无法应对。攀枝花城市水源比较单一,应急水源和变更水源地设想(据说有观音岩水 库取水计划)短时期内还难以实现。

    我们认为,40万吨/年煤焦油精细化加工及12万吨/年特种炭黑项目受到社会、环境、法律、产能、资源等前提性条件制约,所谓论证和环评都是毫无意义的, 即使能够通过,都经不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因此我们建议,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影响和损失,为了对人民和历史负责,不要去触碰环境和法律的底线,应当立即停止 攀枝花40万吨/年煤焦油精细化加工及12万吨/年特种炭黑项目的前期推动,该项目应该另行选址论证或者放弃。

    NGO组织联合签名:攀枝花横断山研究会、自然之友、北京大学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重庆市环境保护志愿者联合会、成都市河流研究会、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 及推广中心、北京公众与环境教育中心、北京市绿家园环境科学研究中心 北京达尔问求知社、四川大学环保志愿者协会

                                                                                      2012年10月

                    项目选址与金沙江取水点关系

 

攀枝花雅砻江金沙江汇合口,经过城市区的金沙江已经严重污染

 

                       攀枝花市金沙江段的污染带

    秦书记是纪委书记,他向我们介绍这个煤焦油项目时,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说这个项目技术上是绝无问题了,根本就不排水,哪还有污水排放,这是科技创新;他 说,攀枝花西区现在污染是严重,所以才要上这样的好项目;他说西区现在经济落后,这样的好项目上马就有可能改变现状……

    听了这一通介绍后,我忍不住问:你是纪委书记,怎么这么关心一个项目呢?秦书记说:我分管环保。

    纪委书记分管环保,让人听着怎么有点奇怪。

    我从手机上找到一条中国环境报社长兼总编辑杨明森写的微博念起来:

    “过去到环保部门跑环评的,都是企业负责人;现在跑前跑后做工作的,大都是地方政府官员。这说明什么呢?第一,地方政府上项目的愿望甚至比企业还迫切;第二,地方政府直接参与的市场行为太多,还没有找准自己的位置。”

    我问秦书记怎么看杨社长说的这番话。他说,好的项目我们当然要大力支持,这才表明我们重视环境保护吗?

    我不知道如何再和这样的领导聊下去。整个午饭,他没有停地在夸这个项目怎么好,为什么一定要上。

    吃过饭,在环保局长和纪委书记的带领下,我们去了那即将成为化工企业的金沙江边。

    攀枝花,杨勇倾注了那么多感情的地方,现在的污染,这个又要对饮用水造成威胁的项目上马在即,他心急如焚。

  

                              金沙江就在这个未来煤焦油厂下面

                                          杨勇深深地担忧着

     在中国环境报社长杨明森的微博上,我还看到他说的这样几段话:

    市场经济,生命力强大而又非常脆弱,对干净的权力环境以及民主法制环境的要求,近乎苛刻。如果公权力不受制约地伸手市场,市场经济就会变味变质。

    一位县委书记说,自己如果想赚钱,只用两个字就够了:过问。最多过问三次,就什么都有了。听了这话,再看到媒体有关报道,就多了些警觉。比方,某某项目是一把手工程,领导亲自过问。

    有些地方为招商引资,一再降低环境门槛,不惜透支环境、资源和居民健康,以换取短期快速发展。这种近乎自残的增长方式,是以集权管理为背景的,不是民主与法制的决策结果。所以,真正解决严重污染问题,不仅要发展,而且需要深化改革。

    为什么有的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不愿放权?甚至连渣土办馒头办之类屁大机构也衙门气十足?除了舍不得既得利益,还放不下那种抖威风的感觉。在某些官员看来,管理,管理,只有管,才有人理。不管,就没人理。没人理,那还叫啥官?

    越来越多的环保局长来自其他系统,且多是重要部门或地方党委政府的正职。这标志着环保部门的权重正在增强。由于不是专业出身,刚开始当然不熟悉业务。不懂 没关系,抓紧学。要学的太多,不妨先掌握最基本的东西,比方水变红了就肯定不达标。暂时连这些也不清楚,那就先别说话。不说错话,也是责任态度。

     离开攀枝花,我们在大山里穿行时,路过了观音岩电站。去年我们到那里还是这样。今年,大坝已初具规模。现在的建设速度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想起小时候爱说的一句话,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2012观音岩电站

  

                                        观音岩大坝已“长成”

                            没有大坝,没有煤焦油,生活是这样的

                                                   山中人家

     金沙江,曾经是让人充满了想象的大江。狂野、咆哮、奔流不息……这些过去对金沙江的形容以后可能就用不上了,换上的会是什么呢?不敢相,又不能不想。

  

                                                太阳就要下山了

                                         云南人叫这坝子

                                             家中坝上

                                           山坳中的夕阳

                                                夕阳与田间

     大自然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人该有多美。要有,也只有那些世代生活在那里的人,而不是我们这些打着帮助人家扶贫的旗号,打着我们需要能源就截断大江大河的人。可是,这个世界上,能没有这些人吗?

    2013年3月27日晚上11点,我们才到了香格里拉吾竹的萧叔家。萧亮中只有明天去了。萧叔家的大房子,我们12个住下还富富有余。院子里那挖的大坑,萧叔说是花园中的游泳池。

   农民的家里带游泳池。这也是今天金沙江边农民追求。今天晚上,萧叔家鱼塘里养的鱼真正好吃。

 

                2007年“江河十年行”在香格里拉拍的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