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江河十年行之九

——伟岸的金沙江面临挑战

 

汪永晨文图

 

    2013“江河十年行”年从3月16日出发,走到了泥石流不断的岷江、走近了被截成断的大渡河、从云南到四川数度过金沙江,一眼望去,金沙江不是岸边被开挖的满是疮疤,就是一坝飞渡大江成了大湖。

 

                                        金沙江原来是这样

                                             金沙江自然流淌时

                                            金沙江“雕刻”出的大江

     3月24日早上,我们从云南的桂平出发,见到这样的峡谷中的大江,一车的人下了车就怎么也叫不上车了。地质学家杨勇干脆让车开到前面等我们,一行人好好地 走走这段大江,好好地拍拍这段峡谷,好好地感受一下高山没有出平湖时的大江,和挟持大江的峡。杨勇说,这里久也就要沉在水库中了。

 

                                     这里不是地质公园是水库淹没区

                                                       再看一眼

                                             这里将在水库中

     中国的西部大峡谷,是指云南水富县的大峡谷,这里地处云南省北大门——昭通市水富县,距四川宜宾市区32公里、距水富县4公里。

金沙江在流经水富县向家坝时,由于向家坝附近山岭海拔超过500米,沿江两岸山崖险峻,草木葱翠,致使水流湍急、奔腾直下的金沙江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山青”、“峡急”、“水险”的金沙江河谷,这就是所谓的西部大峡谷。

  

                            水富——大坝和化工企业共存的县城

                                 今天金沙江上的向家坝水库

     这两张照片是我们前两天经过水富和向家坝大坝时拍到。在网上找到对这西部大峡谷的介绍时,忍不住又把它们贴在了这里。

    广义的西部大峡谷是指巧家县至水富县之间总长1300多公里的金沙江“大峡谷”, 被称为中国西部千里大峡谷。它蜿蜒曲折,像一条巨蟒匍匐在云贵高原之上。从海拔4040米的巧家大药山下降至267米的水富滚坎坝,最深处达2040米,谷底宽50米至2000米。

    这是一条移步换景、探险览胜的大峡谷,主要景点除了大峡谷温泉以外,还有罗汉坝、铜锣坝等多个国家森林公园和药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享誉省内外的黄连河 瀑布群和小草坝等风景名胜区,有壁立千仞的入滇第一关——豆沙古镇石门关,有全球最大的黑颈鹤越冬栖息地——国家公园大山包,还有扎西会议旧址等红色旅游景点。

                                   江湾

                                                    瀑布

                                         今天远处的峡谷在云中

                                                 山峦叠嶂

                                                     犬牙交错

    在水富县坝尾槽段的金沙江大峡谷下2380米的深处,还蕴藏着一股奇泉,1978年被云南地质勘探部发现。

    百度上说:经国家级专家鉴定,水温高达85℃,流量大,水压高达4.2兆帕,泉水富含有益人体健康的偏硅酸、硫、锂、溴、硒、氢、铜、锶等多种微量元素。浸浴温泉可调节身体机能,促进体内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尤其对各种皮肤病、神经炎、糖尿病、风湿病、感冒、肥胖症等有明显疗效。属高热优质温泉,居全国之首。

    1999年,宜宾一家公司投巨资用三年时间把大峡谷建成为一个以温泉沐浴为主,集休闲、度假、娱乐、会议为一体的、具有云南民族风情特色的综合性旅游景点,这就是西部大峡谷温泉。

    由于这里独特的高山峡谷风情,加上较好的温泉沐浴,西部大峡谷温泉曾被誉为川、滇及大西南旅游线上的一颗耀眼明珠。

    可是,2006年,随着向家坝电站的开工,西部大峡谷温泉被迫搬迁。

 

西部大峡谷温泉(网上照片)

     向家坝电站已经蓄水,西部大峡谷温泉老景区永沉江底,为了在高峡平湖间保存这一号称亚洲最大的露天温泉,原温泉开发商在关闭了西部大峡谷温泉老景区后,又 斥资5.5亿元将温泉搬到了江畔山顶,将优质温泉水用泵抽送到高于江底300多米的山顶。那还是原来意义上的温泉吗?

 

                                           地质学家在做最后的记录

                                            地质学家最后的记录

                          将要失去的险峻

     地质学家杨勇说,这里峡谷的地质是非常活跃的。石灰岩崩塌、变质岩滑坡都是经常的事。在我们看来这里破碎的岩石,在地质学家看来就是断砍、就是裂陷、就是坠落。这样的大江雕刻,岁月风蚀的地方,本应是地质公园。可是马上就是水库了。

    保护国际的田犎说,这段峡谷完全可以和美国的幽山美地有一比。可人家那儿是宝地,天天赚着来自全世界各地旅游者的钱,我们这里就这么不经意地让它沉入水中。失去这样的地方建电站值吗?这就是我们的发展观吗?

    幽山美地我也去过,那里有两条大峡谷,一条就是旅游胜地幽山美地,还有一条峡谷本和幽山美地一样的,后来也成了赫奇赫奇电站向旧金山供电。2006年我去时,当地一个环保组织正在向国会申诉请恢复峡谷的自然。

 

                           我们都是移民,多美的家,要淹喽

                                                  追来的移民

                                             拍移民的申诉书

                                  追来告状的移民还有这样一家

     就在我们边走边拍就要消失的峡谷激流时,看着我们一行人“长枪短炮”地拍拍照照,就有人上来问:是记者吗?能帮我们反映反映情况吗?这又都是水电移民。

    金沙江上的白鹤滩蓄水后,就要淹掉他们的家。那一家三口骑着摩托追上我们的说:我们在外面打工,家里的房子,地被淹了的的补偿等我们回来说是过了签字时间 就没有了,我们成了无家可归的人;那几个拿着一大卷纸的移民,则一定要把诉状捕开了,让我们看看他们的地是怎么被平地按平地量的,这样赔偿一下子少了好 多。

    我们又怎么能帮助得了他们呢?每当这时我都非常非常地纠结。我因为想“江河十年行”还怎么走得下去,因为什么忙也帮不上,无法再见这些对我们寄予了很大希望的人。一会儿又想,一定要咬牙走下去,努力,争取,找到能给移民们一个说法的的人和能帮上他们的办法。

  

                                      这些移民本住在这样的大山上

                                                  山里的孩子

                                   溜索

                                            溜索走到江中时

                                这样的地方也没能逃过大坝的淹没

     这段峡谷边大山上的老百姓家里,这段吊桥,田犎曾住过,走过,拍过。留下了深深的感情。这里峡谷的美、在这片土地上耕作的农民的纯朴,田犎已经和我们说了一路了,今天,他站在大江边久久,久久地望去不肯离开。这里要被淹了,他和我们的感情还不一样。

     此行,中国日报的杨尧大学毕业刚刚走进记者队伍不久。几天残破的大山,截断的大江让她看的几次表示:我为今后自己的记者生涯找到了方向,我要关注中国的环 境问题。今天看到还算原味的峡谷和大江,知道了它们的明天。用杨尧的话说:心情是大起大落。所以她一定想坐一次溜索。虽然她也说自己还会再来,但感受一下 最后的溜索过大江,看到溜索那一刻,杨尧比谁都强烈。

    杨勇说云南省已经发出通知,金沙江这段的溜索退出“历史舞台”不能再带人过江了。杨勇说这些时,田犎说,当年溜索能带着牲畜过江。杨勇说,当年溜索上还运过去了他开的越野车呢。

    溜索,南方周末曾拍到过怒江边的孩子坐溜索上学。后来报社联合读者一起在怒江上修了一座大桥。“江河十年行”拍到过那座桥的竣工典礼。可后来再经过怒江, 再看到坐溜索的孩子们问:你们怎么不去走桥呀?他们说太远了。问害怕吗?孩子气笑而不答。表情的意思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喜欢。

    一个人的生存空间,决定了他的生存方式与生存文化。溜索是不是也是一种文化呢?我们的祖先发明了这一过江的方式并留传至今。可是,在金沙江的这里,它将结束使命。

  

                                      白鹤滩在这里截断金沙江

                                            峡谷用水泥盖上

                                             今天大坝工地上

                                              千年绝壁的下场

                                           向大坝献身的峡谷

                                   记住这里的地名葫芦谷

                                                       匆匆

                                               这里成了弃渣场

                                       这里曾有大的崩塌

                                     如果没有大坝这里会是这样

     在金沙江上,让溜索终结的就是这叫做白鹤滩的大坝。

    离开这里,我们就进入了云南昭通巧家。2012“江河十年行”我们第一次到这里时,当地宣传部的领导在街上和我们巧遇。用他们的话说我们在带着记者们在这边抗旱,听街上有人说,来了一帮记者。

    今天他一直打电话问我们到哪了?昨天溪洛渡大坝所在地永善宣传部的领导已经给这里打了电话,我们来了。

    上到我们车上的巧家宣传部长说去年你们的大巴课堂上我大开眼界,让我听到了很多以前没有听到过的说法,学到了很多。去年,这位宣传部长倒时让我们自己选择要看什么,拍什么,今年依然。

    去年我们离去不久,巧家就发生了爆炸案。案发后公安局长拍着胸脯说抓到了罪犯。可是没过几天真正犯罪嫌疑人出现后,被冤屈的人家要求国家赔偿。案发后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的节目里没有爆炸案的细节,记者跑到山上采访了水电移民。

    我记得他们采访了两位老人,那位老大爷说:天马上热了,我们住在山上的棚子里不知怎么度过。不知如何度过的还有冬天。在一位老太太的家里,记者掀起菜篮子,里面是几片干干的菜叶。记者问就吃个,老人说没有钱买粮食。

    也许,这只是移民中的少数。可是一座那么大的水电工程,就不能让这样的老人,和今天在峡谷里追我们的那些移民,为了能源做出巨大贡献,失去了家园的他们,过上正常生活吗?失去的和得到的,我们就是不计较值不值,总不能这么不公平吧。

 

                          巧家新修的塔

                        外面是白鹤滩电站将要淹没的大江与农田

                                                    金沙石

                                                 金沙石

    那天,和街边卖金沙石的小老板聊时我们问他:知道这里要被淹了吗?他说知道。我们问知道搬哪去了吗?他说:不知道。我们问,搬了后还做这个生意吗?会不会 受影响?他说:还做,生意会更好。我们说水库会淹掉这里这么美,这么富裕的大江和土地不可惜吗?他说:不可惜。明天会比今天好。

    对这位对新生活充满了希望的人,还能说什么呢?相信政府,是我们中国人的基本素质。

  

                                                金沙石

                                                   金沙石

     生活会和这石头一样,五颜六色。

    明天早上去年见过我们的巧家县委副书记会和我们一起吃早餐。去年他就说了;以后你们出的书我都买,支持你们给的穷孩子阅览室。我从已经把书都买走了以后你 们出的书我都买,支持你们为穷孩子建阅览室。本来已经都卖出去了的书,我从同行的记者手里又要出几本,明天卖给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