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年3月15日

地点:中国证券报社

   

    汪永晨:今天请来了,是20年前采访过,当时就叫老陈,现在都不行,要叫司长了,那个时候我们在关注湿地,那个时候中国人慢慢开始觉得湿地不是围湖造田,那个时候国家林业局大力的推行自然保护区的湿地保护,在他们的推荐下去过草海,拍黑颈鹤越冬的地方,也去过洞庭湖,那个时候我做一个广播记者没有怎么拍照,录了很多的声音,特别是后来有了手机,拍摄的兴趣和水平都在大大提高,我这几年也经常在网上看到,当年的司长现在成为一个鸟类拍摄的专家,野生动物拍摄的专家,大自然拍摄的专家,五大洲都去过了,今天感谢人与生物圈的郭晓涛,晓涛第一个推荐了老陈,我们在网上发的时候,今天这里有很多都是摄影爱好者,大自然的朋友。

    陈建伟:跟绿家园结缘有历史了,但是参加活动比较少,我跟汪永晨女士,当时还是小姑娘,一转眼都退休了,当时大家有一点没有变化,大家都是为了环保事业和绿色事业工作,这个很好。人与生物圈对我们支持非常大,能够和大家交流生态摄影,什么是生态摄影?有没有人能够说出来,我希望互动,我不知道大家是水平和愿望,我希望随时可以打断我说话,可以纠正我的说话,可以互相讨论,我们今天安排到4点30,问题可以现在提,也可以当场提,我在电影学院或者清华、北大上课,我知道我的听众是什么水平,在外面不知道听众是什么水平,今天准备了两套,一点是讲故事的东西多一些,另外是讲理论的东西多一点,我不知道大家希望听哪方面的东西。

    人与生物圈出了几本摄影生态理论,这是中国第一本生态摄影,以生态摄影为题的专辑,最早的文章不是这个,还比这个早,从杂志来说是第一期,分了五部分,每个部分的骨干文章都是我写的,生态摄影理论不谦虚的说我是属于创立者,提起生态摄影也是时代的产物,大家都想听三个小时不够。我知道这个地方有很多摄影爱好者,有没有人能够说出来什么是生态摄影,生态摄影是什么?

    嘉宾:我个人认为生态摄影就是原封不动的大自然的东西,一改就不叫生态了。

    陈建伟:有一定的道理,不全面。

    嘉宾:有人与自然的关系在里面。

    陈建伟:这个可以加分。

    嘉宾:生物与非生物整个叫生态。

    陈建伟:也可以加分。

    嘉宾:记录生态环境变迁的。

    陈建伟:变化、变迁,有道理。

    嘉宾:我从这俩字理解,生命存在的状态,各种生命的状态,存在的环境状态。

    陈建伟:这个道理也对,但是生态不完全是这样。科学上有生态学,生态学是一级学科,我们搞的就是生态学的研究,生态学其实很复杂,有很深的学问,简单的说生态学就是关系学,多简单,生态学是关系学,什么的关系学,是物种和物种,物种和环境,环境和人,人和生物之间,生物圈就是生物关系,生态学就是关系学,什么关系学,就是生物和生物之间的关系,用摄影的手段反映关系就是生态学。这是比较科学的解释,这个东西大家能够理解,水平也比较高,这句话马上就在中间了,最通俗的讲法什么叫生态摄影,生态摄影就是讲生态故事的摄影。我们搞摄影都知道很多照片是糖水片,一看很漂亮,构图很好,但是看完就忘了,没有一点意思,照片很薄,照片没有厚度,一张照片有意义必须要有厚度,厚度从哪儿来这个照片要讲故事,能打动人的心灵。讲生态故事的照片就是生态摄影,讲生态故事的摄影就是生态摄影,理论上有很多,但是最简单的就是讲生态故事的摄影就是生态摄影。

    刚才我有两种解释,一个从科学的角度解释生态摄影,第二个解释是最通俗的方法解释生态摄影,第三个我们要加一点思想性什么叫生态摄影,生态摄影就是生态文化在摄影界的具体体现。一个社会毛主席说了,没有文化的军队就是一个愚蠢的军队,没有文化的社会是什么社会?就是没有灵魂的社会,不是健康的社会。文化是社会的灵魂,我们现在讲生态文明社会,现在提倡生态文化,我们搞摄影就应该考虑生态摄影,生态摄影就是生态文化在摄影的具体体现,西方摄影界有很多的流派,但是有些人不太理解,这是非常重要。生态摄影为什么诞生在中国,因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中国社会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来所发生的这些东西在中国30年就完成了,工业文明很快进入到后工业文明,或者说工业文明进入到生态文明,在三四十年的时间中国产生这么大的变化,变成了一个世界体量最大的经济体,GDP第二的国家,同样带来了生态问题的集中爆发,咱们说的雾霾,咱们说的沙尘暴,咱们说的物种消亡,绿家园搞的河流的监测,河流的污染,湿地的破坏,荒漠化的扩大等等呈集中性的爆发,这个是中国社会不可能逾越的,环境社会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往前发展的主要障碍。所以必须要搞生态文明社会,必须要提倡生态文化,所以必须要提倡生态摄影。

    为什么生态摄影要在中国发扬光大,为什么在中国提倡这个东西呢,这就是中国的原因,我们很多摄影界的人们说西方的流派,其实这个里面已经落后了,中国文联对中国摄影摄协有八个字的评价,正儿八经的一种评价,对所有协会,评价是:模仿照搬,一会还要说,中国摄影,现在很多摄影沙龙,还停留在80年代讴歌人们幸福生活的时代,不敢直面中国现代的问题。比如西部大开发,有些摄影家反映的是西部的美丽,但是没有注重西部大开放带来什么问题,我们怎么摄影,摄影人有使命反应西部大开发带来的问题,人和生物的冲突我们摄影家不关心。

    生态摄影是当今社会赋予我们摄影人的历史使命,大家可以共勉,首先第一个大家都是记者,而且是环境记者,绿色记者沙龙,这个和大家共勉。

    所以开头就给大家讲讲理论,先把题点破,大家认为我这段话下面还有什么补充的,我后面还有补充,大家有问题可以提出来。有人说生态摄影是一个摄影门类,新的摄影门类,我是创始人的话还不敢讲,生态摄影是一个新的摄影理念,和别的摄影完全不同,因为关注的中心点不一样,关注什么?不在乎,比如有人说生态摄影,生态摄影就是野生动物,花卉吗?不是,很多同志已经回答了问题,就是关系,生态摄影强调的是关系,强调的是生态故事,而不是仅仅反应某个东西的客观存在,因为你要讲关系就必须要有思考,生态的思考,有生态的思考才有感悟,才能宣传社会,宣传民众,才能提高民众的文明意识,这个是绿家园一直秉承的东西,我们想用摄影的手段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照片是颐和园,也是发生在我们身边非常好的生态故事,当年北京的两只天鹅打死一只,最后一只走了,当时的北京市民就是这个水平,也激发了很多人关心野生动物,那个时代已经不会发生了,现在在颐和园公园大量的野生动物在里面自由的翱翔,没有人再伤害他们。客观上讲了一个故事,讲了一个北京市市民这些年来自然保护思想的提高和变化,这张照片和当时的照片放在一起,这就是中国环保思想的变化,这是一张有生态故事的照片。

    生态摄影分两个部分,一个叫社会生态摄影,一个叫自然生态摄影,总体是反映人和自然界的关系,如果偏重于自然方面的摄影我们叫自然生态摄影,有的偏重于社会,更重要的反映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比如开放污染等等,自然生态摄影更多反映野生动植物、环境方面的东西,两个东西不能完全分开。现在国际上比较流行的是自然生态摄影比较多,现在说很多的沙龙,得奖的BBC,很多国际摄影比赛更注重是自然方面的,但是中国必须要有社会摄影,因为社会生态有很多的问题,绿家园出的书里面很多照片是类似生态摄影,大家有一个概念就可以了,统起来就是生态摄影。

    第一个我讲用镜头思考,一张照片不是糖水片,要有厚度,里面必须要有故事,故事怎么来的呢?要用大脑,相机后面是脑袋脑袋在指挥,前两天和几个朋友讨论,摄影师不单单是摁一个镜头,其实摄影师的主观意识非常强,在电影学院摄影系讲课,要给他讲摄影我一句话都不敢讲,因为他们都是专家,他们都是我的老师,但是我讲生态摄影他们也一句话不敢讲,因为我是老师。摄影这个东西是主观性非常强的东西,你脑子里想什么,这就是主观性,生态摄影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有大量的这方面的思考,我在杂志上专门有一句话生态摄影是思想性、科学性、艺术性、三性结合的一体,必须要有思想性,必须要有科学性,必须要有艺术性,这三性都在就是绝佳的生态摄影照片,大家想照片没有那么简单,有很多主观性、思想性的东西。

    从简单的地方开始讲起,讲一点故事,这张照片是什么?这是(蟥),是猛禽,凡是搞生态摄影必须具备一定的自然科学知识,这就是科学性,这张照片拍的怎么样?为什么好?抓住它的瞬间,正要飞起来,还没有完全离地,翅膀已经到最高的地方了,很快到起飞的那一刹那,这张照片瞬间抓的不错,漂亮。这张照片大家看看,喜欢第一张还是喜欢第二张。

    嘉宾:第一张是翅膀张开,第二张的翅膀耷拉下来了。

    嘉宾:第二张是雄鹰无界。

    陈建伟:刚才说了生态摄影,第二张比第一张好,第一张瞬间抓的很好,从传统的摄影角度来说是非常好的瞬间。第二张有一个界碑,没有说为什么有界碑,这个东西可能稍微有点难度,这个是县道731,黄河的源头55公里处,那个环境里面有普通(蟥),第二张的信息量比第一张的信息量大,第二张也更能强调生态关系。第一张如果也站在界碑上就更好了,这样比较起来第二张更好一些。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想讲生物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这个可以告诉大家,黄河源头有这种猛禽的生活,这个很重要,而且这个照片把猛禽的特征表现出来了,认出物种没有关系。

    这个是大白鹭,只有大白鹭才有这个喉结呈S形,大白鹭站在松树上,很漂亮,从摄影学来讲主体非常突出,很漂亮,第二张。

    嘉宾:这是第一家子。

    陈建伟:这张照片的题目是“第三者”,我在旁边观察很长时间,上面那个是第三者,趁着丈夫不在就侵占领地,丈夫起来了赶它还不走,这个行为很像人,人有第三者,它也有第三者,这个第三者很厉害它不走。这两张照片,哪张更有故事,是第二张更有故事,第一张从传统观念来讲很漂亮,很美,认出来是大白鹭。第二张告诉我们大白鹭有这种行为,所以这是更有故事性。

    这个动物是(白闲),很漂亮,一个雄一个雌。

    嘉宾:用什么相机拍的。

    陈建伟:机头400、800看不同的环境,生态摄影的照片和体育的差不多,这是在福建拍的,大白鹭在江西拍的。我希望大家多出好的生态摄影作品,这个鸟是国家二级的鸟,鸟类雄性都比赐性漂亮,反是漂亮的颜色显眼的个子大的都是雄性。传统摄影理论都是喜欢第一张,但是从价值观和厚度来讲肯定不如第二张,但是第二张不如第三张。这张照片首先反映环境,反映家园,环境是原始森林,树上都是青苔,在原始森林里面拍的,到处是绿的环境里面有一个白色的精灵在里面生活,一直说那个地方有(白闲),但是没有照片为证,这是第一张。这种在石头上的应该容易拍,这个为什么难拍,因为一个是家园,另外很难捕捉到它的全部影像,(白闲)的全部特征都有,这个特征一看就知道,当时我在原始森林里面走,就看到一道白光从我前面走过,拿起相机连拍,只成功了一张是完整的,证实了这个原始森林确实有这个物种,所以你们想这三张是不是这张更有价值。为什么一开始给大家破题,什么叫生态摄影,这样类似的照片尽管很难拍,但是有的是,这种照片更多,一搜网上很多,这张照片搜不到,这就是价值。有一次摄影大赛里面当评委,我出了一个题,如果这次周正龙的照片投到摄影大赛里面,假如是真的,老虎是真的,你们说应不应该给奖,应该的,听过生态摄影就应该,但是很多额摄影大家说不行,那张照片是虚的,我说如果是生态摄影大赛,自然生态摄影大赛,这张照片生态价值我认为应该给特等奖,价值在这儿,所以我认为在进入生态摄影领域里面审美观和价值观要做重大修正,我说的修正是相对于传统的摄影理念来讲要做重大突破,不做突破要出问题。

    这个是岩羊,国家二级动物,岩羊在上面干什么?身体缺乏一种盐碱,在上面舔,这里的环境是藏区,把环境交代了,讲了一个关系,讲了一个环境。这张岩羊和喇嘛两个对视,这张比前面的更有意义,前面一张可以说明一定的道理,后面一张就是人与自然的对话,所以大家应该慢慢的建立起一个生态摄影的评判标准,这个照片讲没讲故事,有多少价值,有多少厚度,是不是糖水片,这个反映了人和自然的关系,这个地方我去了,我过去岩羊就跑了,只有他过去岩羊还在,很有意思,不是人过去就能靠近的,中国的野生动物是世界上最难拍的,因为中国的野生动物受人的破坏太深了,最难拍,到南极到北极拍动物不难,到南极拍斑马大象也容易,很多外国摄影师来到中国不敢拍野生动物,我们有一个术语叫安全距离,祖祖辈辈的血液里面就凝固住了,血里面就有这个东西了,所以安全距离很远,安全距离最近的是南极,企鹅和海狮、海豹可以去亲你,最远的在中国,中国破坏的太厉害,说一个很简单的比喻,在野外看到一个野生动物,外国人说这是什么动物,怎么在这个地方生活,吃什么,可能脑袋里转的这个,中国人首先会说这个好吃不好吃,当然中国是多少年来饥饿社会,但绝对不是理由,我原来在林业部保护司搞这个工作的时候,一开始也是这个概念,在林业部里面我们这个司局和别的司局坐在一起开会,我们讲话没有人应的,孤掌难鸣,中国人的意识这一点是很差的,有一个观点很流行,人都吃不饱保护什么野生动物,我也很同意,以前没有钱保护野生动物,先吃饱了再说,我当时也说,我从事这样的官员还说这种观点,后来我发现不对,我到印度去,我住的旅馆新德里开老虎论坛,我一翻行李看到窗外面有一个猛禽,我特别小心翼翼,把窗帘拉开一点,生怕耽误了拍照片,拍完以后不飞,我把窗帘全开了还不飞,最后随便拍不飞,我说怎么回事,在新德里也是一个大城市,猛禽,离窗户十几米的地方在做巢,这告诉我们保护野生动物关键在理念,印度和中国比,我觉得印度不要比,印度比中国差20年以上,我去了印度很多次我就这个体会,比不了,他落后中国20年,但是中国生态保护意识比中国强20年,保护野生动物是一个理念的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其实中国也有,中国西藏地区,西藏就是这样,是文化在里面起到作用,我讲保护野生动物绝对没有推辞的理由,还是理念的问题。

    我们再讲一个故事,共和国部长的辩论,人民大会堂曾经爆发过一次部长辩论,林业部长说一棵树就是一个小水库,水利部长说一棵树就是一个抽水机,谁对。

    嘉宾:看什么树。

    陈建伟:有没有更好的回答。

    嘉宾:桉树就不是。

    陈建伟:树种不一样你认为是。

    嘉宾:小水库。

    陈建伟:你就是林业部长的理解,有人支持水利部长的理解。

    嘉宾:都支持,主要是看在什么样的环境下。

    陈建伟:说的好,这个环境是南方山地,亚热带,小水库,一棵树就是涵养水源,有山青就水秀,绿水青山,这个地方是科学家做的样地,他监测这亩样地林子里能够蓄多少水,林业部长没有错,水利部长错了。再看看这个照片,这个树已经30多年了长不大,为什么?这个地方的树就是抽水机,不断的蒸腾,把地下水蒸上来了,固沙就是碗口的固沙,这个地方水利部的说法对了,我们希望出现这样的林地吗,降雨量400毫米以下,或者到了半干旱地区,原则上这种树就是抽水机,水利部长对。林业部长和水利部长都没有说对,两张照片就把问题说清楚了,这就是为什么走向生态摄影道路的原因,我原来是规划院,从林业调查队员出身,一直搞业务,照片成为了我作为科学调查,科学论据的有利证据,这种时候,包括国家一流的专家我拿出这张照片来都没话说,这就是我为什么产生生态摄影理论的一个根源,他能影响社会,影响决策,影响政府的决心。还有围垦,围垦有不同的看法,从鸟类栖息的角度来说围垦是有问题的,这就说了一个简单的道理,照相机后面是脑袋,是一个会思考的脑袋,如果摄影比赛把围垦的得了金奖和大奖,鼓励大家宣传围垦,这要出大错,这是生态摄影的思想性,站在什么角度讲这个问题,怎么用这张照片反映问题,这就是要提倡生态摄影的主要原因,要思考,摄影不是拿着相机随便拍,反映的情况不一样。

    荒漠化,中国参加荒漠化公约以后,我们搞了一个中国治理荒漠化的总体规划,我亲手搞的,就在评审总体规划请了国家一流专家评审的时候,专家提出来西藏是一个圣洁之地怎么会有荒漠化呢,这个有问题,我就把这张照片给大家看,去过西藏的人知道,你们见过这个景观吗,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嘉宾:全球气候变化。

    陈建伟:这个是雅鲁藏布江中游地区,去过西藏的都应该看到过,贡嘎机场前后,大量的沙,这就是沙漠化,西藏的沙漠化,这个照片一出世,提反对意见的专家哑口无言,权威受到了挑战,一张照片让他哑口无言。海南岛也有荒漠化,那是热带,下雨量那么大,我把这张照片给他看,这是沙漠的物种,这是仙人掌,在海南岛的东方线杨浦附近,这就是海南岛,你们到西岸看看就是这样,哑口无言。生态摄影,一个照片讲了一个很深刻的故事,而且告诉人们很清楚的科学道理,别看是一张照片只要有了思考和故事就不一样,它就有厚度。

    摄影也可以用一张照片讲一个故事,也可以用一组照片讲一个故事,都可以,只要讲生态故事,以前传统的摄影的优势都可以利用,比如下面的照片,这个是(犀鸟),国家一级动物。

    嘉宾:盈江是咱们国家犀鸟的基地。

    陈建伟:中国唯一有犀鸟,看到犀鸟的地方有是盈江。头上的盔是皱纹的,花冠,中国唯一能够拍到犀鸟的地方,这个叫花冠皱盔犀鸟,他们准备繁衍后代,公的送果子给母的吃,很有意思。有一个树洞,这个树洞是琢磨鸟搭的,把琢磨鸟的树洞占了,占了以后雌鸟在里面孵鸟,这个是雄鸟在树洞口喂雌鸟吃东西。母鸟在树洞里面三个月孵小鸟,这个是经过观察,也是通过泰国的一个专家给我讲的,所以我拍了几张。这是犀鸟从洞里出来的情况。

    我们只要讲故事,我们传统的摄影技巧都能用,这个是大白鹭叼红鱼,为什么是红鱼,公园是人工的,人工饲养的环境里大白鹭来吃,这个在奥林匹克公园里面,这就说明了北京的生态环境的侧面,白鹭自由的翱翔,人与自然很和谐,奥林匹克公园是人造的公园,能够到这种程度很不容易。奥林匹克还有一个故事,盘古大观,24小时之间,头一天上午9点到第二天上午9点,北京的雾霾就是靠风,环境问题一定要防微杜渐,环境问题最好最公平,为什么最公平,中南海一样有,再大的官,再有钱,空气是躲不开,所以环境问题对人最公平,这个照片就是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普氏原羚是非常温和的,为了争夺交配权打的很厉害。

    结论是什么,摄影并不缺乏设备和技巧,缺乏的只是会思考的眼睛,以前摄影师是某些人的天堂,买不起照相机,现在手机都是照相机,我跟很多朋友在一起,有些人很追器材,佳能出什么新的了,中国人可能是世界摄影师最讲器材的,到国外去拍,就中国人的摄影器材最好,但是实际上这不是决定摄影的关键,摄影拍出好东西来不是器材,BBC的得奖作品有几个是好器材拍的。摄影并不缺乏设备和技巧,眼睛看到什么,脑袋想什么,才能拍出故事,才能拍出生态故事,才能打动人心,所以不管是摄影的高手也好,还是摄影的新手也好,我都这么讲。生态摄影就是希望全社会各行各业的人用这种武器来表达来体现周围的生态关系,用这个摄影来宣传,来鼓舞大家的环境保护意识,各行各业,不是非要学过专业的,非要搞过生态的,不是,我们张将军一辈子是戎马金戈,但是搞生态摄影搞的很好,北京大学有一个小伙子他就拍了北京大学里面的生态环境,校长看了说北京大学一辈子了,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北京大学,里面的小鸭子,很生动,生态就在我们身边,刚才我讲了奥林匹克公园,讲了颐和园,甚至你们家门口阳台上有一个燕子都是你的题材,只要你的想法是对的,你的脑袋在思考,你用照片反映出来,但是也不容易,要拍出好的来,又有思想性,又有科学性,还有艺术能打动人心,这样的照片不多,往往有了第二个,不一定,有很多人有经历有能力,摄影很厉害的,但是生态摄影是值得一辈子追求。拍风光后来不知道拍什么了,没有办法拍了,为什么呢?都一样,像上次国家地理搞了一次摄影比赛,当时摄影家协会的副主席李学亮,拍新疆风光的那个,他推荐一张照片上特等奖,我推荐一张照片上特等奖,他讲了以后我说李主席你那个照片,我去拍能不能拍出来,他说能拍出来,他拍的是新疆的山谷,然后汽车晚上开着车灯走出一条蜿蜒的路来,效果特别好。我说再给我讲讲这张照片还有什么故事吗,他说挺好,很震撼,我把我那张照片讲了一下,一听没话说了,我能讲出一个娓娓动听的故事,我的照片很有价值,对社会很有价值,你说风光照片能有多少价值,所以搞风光的转过来,在那个地方等一个观影效果,等不出来就搞假,但是生态摄影要拍出一张思想性、科学性、艺术性俱佳的照片,值得一辈子努力,我在电影学院一讲完大家都鼓掌,学摄影的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原来是上层人的天堂,现在是全社会都能拍,我们的努力方向在哪里,我们的空间在哪里,我说你去搞生态摄影。

    这张照片也有故事,不是很好的生态摄影照片,是一个传统的照片,这是雪地,很干净,这个是紫貂,长白山上面的,长白山我去讲了一课,长白山的摄影协会的主席给我们讲,说拍来拍去拍不进去了,长白山出过很多漂亮的照片,得过很多的奖,为什么说拍不下去了呢,我总结,长白山三百年前天池就是那个样子,三百年后天池还是那个样子,他们就是围绕天池拍,我说天池没有什么变化,你们老拍天池,最后看谁的运气好,没有什么好拍的,已经拍绝了,你们为什么不把目光转到长白山的生态系统呢,长白山是地球同纬度唯一一个生物多样性的地方,从最下面的阔叶林到后面的红枫,这个里面出了三个院士,为了研究长白山出了三个院士,你们摄影人视而不见,何况丰富的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里面还有动物呢,他说对呀,我们还有动物,结果紫貂还是被我拍的,第一个,结果一拍他们一看说紫貂这么漂亮,这就是说他们传统的思想没有转过来,所以找不到应该拍什么,所以拍到后面拍死胡同,搞摄影的应该知道集体创作的故事。

    嘉宾:摄影有机体创作吗?

    陈建伟:有。

    嘉宾:是不是几十上百人在一个地方集体创作,拍一个景。

    陈建伟:长白山,我给大家讲这个故事,我估计很多人不太关心摄影,曾经在中国发生的丑闻,有一组照片是吉林省摄影家协会的主席,长白山的春夏秋冬,拿了一个金奖,后来有人告他,说那照片是不是他拍的,因为位高权重,是主席,照片怎么是别人拍的,说为什么这个照片在省里面得过奖,名字不是你,他说我们是三个人上去的,我们同时拍的,同时拍也不对,机位不一样,放大仔细看一模一样,一点变化没有,不可能,有人盯上了,那张照片是我们集体创作的,怎么集体创作的,机位放上去以后,那天我正好没有卡,那个人拍完以后我把卡接过来马上拍,跟的很紧,照片的参数是一样的,为什么你没有带卡呢,然后就编一个故事,我们三个人分工,这个照片的是摁快门的人,还是扛相机的人,所以说是集体创作,弄了一个这么一个丑闻,摄影没有集体创作,开车的司机算不算,不开车能到那里吗,这下就麻烦了,弄出一个大笑话,摄影界不承认集体创作,这是长白山出的丑闻,为什么,有必然性,最后照风光照到最后无路可走,所以这张照片后面有很多的故事。

    尽量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后面要讲一下理论,不讲理论什么叫生态摄影印象也不深刻,刚才问了大家,大家说的完全不一样,生态摄影大概有这么几个推论,在清华讲课的时候他们提了很多的例子,野生动物摄影、花卉摄影、风光摄影、电子纤维生物摄影等这些都是生态摄影,推论2凡是与大自然有关的摄影叠加在一起就是生态摄影,刚才有的学员说过了,这两个是生态摄影一般的推论,你们有人赞成当中的哪一项吗?这是我在清华讲课以后给出的主要推论,我归纳了一下,对不对,如果说这里面当中有一条是对的话,就不要叫生态摄影了,何必多此一举画蛇添足,为什么要无事生非的非要整出生态摄影的名字干什么。生态摄影跟它是有区别的,刚开始我讲了,关键强调的东西不一样,如果都和传统的一样,生态摄影就没有生命力。

    学生态摄影起码这四个词要知道:生态、生境、生态系统、食物链。第一个生态,简单说物种与物种与其生境间的相互关系,人在哪儿,人是高级动物。科学分类来讲人类也是地球生物圈的一个分子,也是一个物种。第二个是生境,物种、种群的关系,繁衍的环境,不是动物,是自然的环境。第三个词叫生态系统,我们老讲生态系统,什么叫生态系统?实际上是一个汇,这个环境里面物种的能量,相互之间流动统一的和谐的环境叫生态系统,生理生态系统,热带雨林生态系统,草原生态系统,海洋生态系统,生态系统,这个词要学会。还有一个词叫食物链,食物链最容易理解,老百姓说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物种就是在食物链的各个不同的位置,生活在不同的位置决定了别的物种的生存,别的物种也决定他的生存,所以是一个食物链。前两天在群里面讨论有害无害,什么叫物种有害无害,我给大家讲的,有害无害是一个主观要求,跟科学研究的水平,跟社会发展的文明程度有关,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不是一个完全能够区分的概念,什么叫害什么叫有意,最典型的例子是四害,除四害,全民除四害,虎害打老虎,老虎吃肉。我们看非洲的照片,非洲的录像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可怜不可怜,狼也要生活,也是食物链不可缺的部分,而且它是食物链的顶端,食物链的顶端没有了,生态系统可能会受到破坏,他是金字塔的顶尖,他要养小狼,他要吃羊,羊也要养他的小羊,要吃草,这种食物链很容易理解,这四个词是我提炼出来的,因为生态学很深奥,厚厚的教科书,四个词都要明确,没有明确的理念生态摄影就搞不好。

    下面讲关系,生态摄影强调的中心是“关系”,只有它才强调关系,别的摄影很难把这个关系放在最高的位置上,这个关系是什么呢?摄影要反映这个关系,这个里面包含摄影者对生态的认识,认识不同得出来的结论是相反的,对生态关系的理解和思考,反映的是拍摄者内心和客观生态之间的情感,为什么要情感这个词,情感是很重要的,情感就是生态摄影的思想性,一张好的照片能够引起人的共鸣,其实就是能够使人在心灵当中得到享受或者是刺激,或者是心灵当中得到震撼,这就是思想性。

    当然电影学院的老师也说很多摄影也是讲思想性的,但是我的思想性讲的是生态关系的认识、理解和思考,这个别的摄影人没有人提出来,强调的是关系,而且强调生态摄影是思想性、科学性、艺术性三性结合的,没有哪个摄影人提出来,因为只有思想性、艺术性、科学性俱全的摄影才能打动人,首先思想性是你的灵魂,你的思想认识错误,你得出来的结论是错误的相反的,我举了很多的例子,包括围垦,没有对生态关系,生态环境的认识,不会有正确的思维性。而科学性是生态摄影的根本,生态摄影反映的是客观真实,有真实性,不能做假,刚才举了很多的例子,造不了假,也造不了假,比如犀鸟的照片,西藏的僧人和岩羊对话的照片,这是真实的照片,弄虚作假就没有意义了,所以科学性是生态摄影的根本,没有艺术性的照片不能引起人们心灵的沟通和颤动,就没有宣传作用,就没有感染人的作用,就讲不了故事,因此艺术性和所有摄影师一样要追求他的艺术性。你说这张照片一点艺术性没有,可能不容易引起共鸣,但是也许思想性、科学性很不错,但是这个照片艺术性很强,但是缺乏科学性和思想性,这都不是我们生态摄影所追求的。生态摄影是一个你观察世界的第三只眼睛,可以长期植入,但是要达到巅峰很难,可以很快就拍出几张生态的照片,但是经常拍出来,或者说拍出很好的思想性依据独家的照片很难。很多摄影大家讲真是不容易,无止境。

    简单写一个公式:生态+思考+摄影,生态摄影是一种崭新的理念。反映了生态文明社会的道德观和价值观,这个理论提的很高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摄影之所以有吸引力有魅力的地方,这是我在中国最早的生态摄影网站的一段话,这段话可以值得讲一讲,生态摄影给了你观察大千世界、了解自然生态人文关系的第三只眼睛,一下开窍了,有了生态摄影你会发现你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世界,我们同时进入到秦岭当中,同样花了十天的时间,如果你有思考,你有思想,你的收获就比别人大,就能拿出东西来,有分量的东西来,同是一样出去的人缺乏思考和准备的人你什么都得不到,差距很大,关键是你要有理念,生态摄影特别强调理念,没有理念做不好什么事,你可以发现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世界,刚才说北大,北大校长说我一辈子没有见到过另外一个北大,生态的北大,我们对身边熟视无睹的事情太多了,但是你要思考,你的眼睛敏锐,你能发现很多以前认为是很普通的东西,我相信这次大家听课知道多一个生态方面故事的思考,你可能在周围发现一些新的东西,这是第三只眼睛。你的视野会因生态摄影的角度而更加开阔,你的情趣会因生态摄影的交流而不断升华,你的素质和品位也归因为生态摄影而得到大大提高,你拍出来的照片对别人有感染力,对社会有影响力,你的品位就上来了,这就是我在网站上面讲的开篇辞。

    生态摄影处理好四个关系,第一个关系要处理好拍摄者与生态之间的情感关系,我又讲情感,生态摄影的思想性,为什么有思想性,就是讲情感交融。这个照片是青海湖,青海湖的油菜花田。

    嘉宾:这些油菜花破坏了原来多样的草地。

    嘉宾:油菜花过去以后成了裸露的地方。

    陈建伟:青海湖环湖比赛,经常在前面搞比赛,这片油菜花是非常漂亮的,如果说从油菜花的角度来讲很漂亮,上了电视台,没有油菜花青海湖就不好看,这个照片告诉大家一个故事,青海湖的对面是沙丘,流动沙丘,油菜花的未来就是它。为什么呢?油菜花两三个月。

    嘉宾:我都怀疑结不了种子,这种人是给人看的,种完了以后就放在那里不管了。

    日月山文成公主进藏在这里摔碎了一面镜子,因为往前看前面是牧区,是她不熟悉的牧区,很荒凉,往后看是农区,所以在那里哭了,哭出了一条倒淌河。这个地方就是牧区和农区的分解,牧区植被是草原为主,如果种耕地就破坏了生态环境,未来的前景堪忧。对面已经有实际例子了,已经有沙漠在这里了,为什么我们的人们还要追求一时所谓的美去破坏生态环境呢,这就是感情问题,所以刚才说的一点不夸大,完全有一个思想性在那里,非要拿这个东西来宣传,比如你是一个报社记者,去了以后非要大量宣传这个东西,其实有一个误导,如果记者懂生态的话,记者就应该有记者的良心。

    这是青海湖,这个地方有马,风光照有马,马是亮点,很漂亮,这个照片黄色和绿色的对比度,很漂亮,我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这里很臭,这是富营养化产生的藻类,很漂亮但是是有毒的,恶臭味很难受。所以我说一个摄影记者,或者一个摄影爱好者拍一个照片出来要负责任的,你在宣导什么,你上了报纸,上了杂志,你想给人们展示什么,让人家往哪方向走,这就是生态摄影的思想性,不是这张照片看着漂亮,现在社会上流行的就是这种,生态学的美学也是一门课,这张照片表面看着美,实际上不美,为什么生态摄影和别的摄影不一样呢,哪些照片能得奖,哪些照片不能得奖,这是很重要的指挥棒和导向性。

    这个地方是我工作的地方,一个是杨树,春天,这个花是白玉兰花,说明了季节,这张照片拍完以后发表,别人说你吃多了吗,你给部长上眼药吗?国家林业局的沙尘暴。这是同样的时间,也是玉兰花开的时间,一个对比。后来我给部长说,我想发表这张照片,为什么发表,我说这张照片想说什么,题目叫什么,题目叫生态建设主战场的国家林业局任重道远,这样可以,宣传生态保护的重要性,沙尘暴全北京都有,题目不一样,领导接受就不一样,他可以接受,原来觉得是上眼药的照片,说明国家林业局要加强,要加强才能把环境问题解决好,这里面涉及到立场问题,生态摄影和别的摄影不一样,非常需要一个画龙点睛的题目,这个题目表达了对这张照片的理解浓缩,很多照片,传统的摄影照片,很多照片说不用讲题目,就是给人家看就完了,有的照片就叫无题,但是生态摄影一定要有画龙点睛的题目,因为这里面有它的思想性。

    这张照片叫做过牧是草原沙漠化的杀手,中国的沙漠化,中国的荒漠,原来不流动,现在流动产生环境问题,实际上是超载放牧,本来这个草场养一百头,你养二百头,所以就沙化,沙化返还很难。这是原来的草地,因为大量的牲畜过去就沙化了。这个照片是藏羚羊的头骨,当时引起了轰动,引起了藏羚羊的保护,这张照片你说美吗,太惨了,这张照片下面是垃圾堆,鸟多也不见得是生态环境好,这就是主观性,这个照片能够用简单的美和丑来评价吗,这组照片是非常有社会价值、生态价值,非常有意义的照片,光用普通的概念说美和丑来评价,这张照片是登不了大雅的。这就是中国当前的现实,引起人们的思考,最后引起社会的反响,所以美还是丑,要处理好美和丑的关系。生态摄影我们需要构图,但不是唯一的,这就是艺术性,为什么讲思想性、科学性和艺术性,第三个才讲到艺术性,艺术性不是放在第一位,生态摄影强调的是这个东西。

    这个羊是一个小羊羔,在青藏路上被撞了,快死了,它当时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它的大眼睛向人们在诉求某种东西。白骨滩,这个是当年捕杀藏羚羊,最后留下藏羚羊的白骨,这种照片能够引起心灵的沟通和震撼,我认为这就是美,什么叫美学,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过美学,经典美学定义是说,引起人们心灵愉悦的反映就是美,中国是大雅之美,羊长大了就是美可以卖钱吃肉,美是主观意识,心灵的愉悦反映,比如说杨贵妃美,唐朝以胖为美,现在没有人认为她美,前一段时间追求瘦,以瘦为美,但是后来感觉不对了,骨感的美认为是不健康的美,美有社会性有主观性的,这个美说实在话,什么叫美,什么叫真正的美,我认为生态文明社会就应该强调生态文明的生态美,理论上讲、根子上讲一种文化,哪些应该是我们抛弃的,哪些应该是继承的,人人爱美,但是美的标准不一样。这就是生态摄影的魅力,颠覆了以前的审美观。当然还有人讲生态美根子是自然美,为什么人类要向大自然学习,就是大自然的生态系统,大自然的物种经过千万年的理念优胜劣汰产生了一种适应生态环境的最美的骨骼结构,最美的生活习性,比如鱼在水里面流线型的阻力最小,猎豹跑的最快,它的骨骼和体力,自然美是经过大量淘汰出来的,所以自然美是生态美的基础。最美垃圾工,最美卖菜女,这就是心灵美,我们讲美一定要讲,一个是愉悦反应,一个是人心灵当中产生的共鸣,如果能引起心灵共鸣的往往就是美的,这个美是大美,会引起人们对野生动物的怜爱和保护。要处理好科学真实性与艺术性之间的关系,这个照片大家看看。

    嘉宾:这个地方不应该造铁路,这个照片是得过金奖,是因为适应当时社会的诉求,青藏铁路会不会破坏当时的环境,修肯定要修,但是全社会关心会不会影响生态环境,或者破坏生态环境,会影响藏羚羊,这张照片出现了藏羚羊,因此符合当时的大众心理,符合当时的社会价值,得了金奖。但是是假的,PS过了。这个摄影记者我认识,是黑龙江报社的记者,他也很吃苦,他在那里冻了十几天想拍这个画面,结果没有拍到,脑袋里面设想,没有办法回去以后就自己做了一个假的,为什么?他心目当中反映青藏铁路不影响藏羚羊过铁道,结果没有拍到,就想了一个画面,他这么想,全社会这么想,评委也这么想,身败名裂,一辈子不能参与摄影奖,这就是科学性,脑袋里面只有所谓的构思和艺术性,但是违反了科学和真实性,违反了生态摄影的基础,所以这个照片是要受到谴责的。

    这个照片也是摄影界的丑闻,这个是98洪水,实际上不是98洪水,是钱塘江大潮,这是泰坦尼克号主人翁,影片上是这样,现在老了是这样,不忍心看她老,给P成这样,她是人们心中的女神,但是她自己说我就是这样,我有年岁的痕迹,我绝对不是这样,这个是假的,她本人非常认真的对待女人的美,女人在每个生理阶段都有她的美,不是青春就是美,风韵是青春换来的,她的观念和我们的观念不一样。这也是美的追求,什么是美。科学性、真实性是它的灵魂,不可能的,没有这种物种,但是现在技术很容易做到。

    生态摄影是时代赋予摄影的神圣使命,我们是绿色记者沙龙,我们不是局外人,就讲到这里。

    汪永晨:你金奖的那个还没有看到呢。

    陈建伟:中国艺术发展报告讲当今摄影的弊病,缺乏思考、模仿、修饰,中国的摄影现在走到死胡同里了,希望大家不要死胡同里转了,中国摄影始终跟着西方摄影,甚至跟着香港起来的,中国摄影没有自己的路子,有一段时间反中国画,这都是西方玩剩下的东西,中国人自己没有东西,摄影界很可怜。难道我们患上了生态麻痹症吗,中国人都往外面跑,到非洲拍狮子,可以拍,但是没有意义,对社会无益。生态摄影不容易,很多搞体育摄影的人转到搞生态摄影,我问过生态摄影和体育摄影的同和不同,他说器材上一样,抓瞬间,但是生态摄影比体育摄影难的多,生态摄影很难,也容易进入,你们家阳台上的燕子就可以讲一个故事,手机就可以拍,但是要拍好不容易。这张照片生物学发现新品种是很不容易的,而且拍的还很完美,所以得了金奖,从物种本身的特点,从物种和环境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好,意义非常大,非常有科学价值。

    把这句话献给大家,生态摄影是提供给摄影爱好者的是长驱直入艺术最高殿堂的快车道,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头脑,提供给摄影人的是无止境的高尚追求,这是高尚的追求,提供给社会的是生态的思考及生态文明的正能量。这就是刚才送给大家的人与生物圈的杂志,每张的第一篇文章都是我写的,基本上我请过中国最有名的生态批评家,理论家告诉我说,理论框架是对的,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理论。

    这是我的第一本生态摄影集,也是中国第一本生态摄影集,这是绍华说的,摄影家协会主席,还给我写了一个序,是他最后一篇序,当时让他写序的时候他在301,这本书为什么值得推荐,关键是作为送给2008奥运会外国贵宾的礼物,给了我LOGO,给了奥运会的LOGO,为什么我有幸这本摄影集奥运会能够用呢,并不是照片很好,我现在看心寒,当时竟然敢拿出去送给外宾,照片拍成这样,当时更多的意义在哪儿,为什么会采用呢,就是符合绿色奥运的理念,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绿色奥运,北京奥运会的三大奥运,科技奥运和人文奥运都非常好体现,这样的画册有的是,体育场馆和体育设施,什么叫绿色奥运,我估计当时叫绿色奥运的也就那么一想,怎么叫绿色,怎么反映,绿色家园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这么叫。

    汪永晨:可大可小,绿家园。

    陈建伟:绿代表美好的环境,绿色奥运,说了是绿色奥运,但是找不到东西对应,看到我这个画册就用了。我当时构思也非常好,五个福娃,燕子作为一种祖国大地,美好大地章节的开头,因为燕子高,站在上面可以看,熊猫代表了森林生态系统,反应了森林生态系统中国野生动物,然后是藏羚羊,藏羚羊反映了荒漠生态系统领域,还有一个鱼,反映湿地生态系统,还有一个火娃,反映了人和自然,刚好是五个章节,奥运会一看非常好。有时候大家要颠覆一个观念,颠覆传统的摄影观念,能拍好照片有的是,关键是理念要对,这个很重要,这就是生态摄影的魅力。这是第二本生态摄影集,这是2011年联合国森林年,这个是送给联合国的礼物,代表中国政府。湿地,这是第三届湿地大会的礼物,今年国际荒漠化公约在中国召开,国际荒漠化公约第一次在中国召开,我准备出荒漠化的摄影集,这是我整个系列的丛书,有生之年只要还活着就要往下出,这也是对生态摄影的总结。

    生态摄影是当今中国大有前途、极有发展潜力、最具时代感的摄影艺术。我在中央党校讲课讲的是生态摄影是生态文化在摄影界的具体体现,他们认可,我在清华、北京林业大学讲课说生态摄影是反映生物和生物之间,生物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摄影,他们搞学术的同意,我在和摄影师讲课的时候说生态摄影是讲生态故事的摄影,大家也同意,不同的层次都可以跟上去,所以我认为具有时代感又具有发展潜力,谢谢各位。

    汪永晨:提一点问题。

    提问:您今天讲的主要都是人与自然界的生态,开始讲的生态还有社会生态,那些内容您有吗?

    陈建伟:有。

    提问:特别想听听。

    汪永晨:再来一次。

    提问:不过瘾。

    汪永晨:先提点问题,有的时候设备跟不进,比如看到拍的野生动物,拍出来是模糊的,是技术问题还是速度。坐在车上看到一个奔跑的野生动物怎么办?

    陈建伟:有好几个因素,是一个综合因素,首先是设备,我不是设备论,但也不反对设备,要有一定的摄影基础,摄影设备速度能上得去,连拍得上得去,高感要上得去,这是摄影基本技巧,ISO上去不至于出现燥点。另外速度,移动的物体速度要快,要跟得上,用脚架可以,但是跟不上,从什么地方出来不知道,太复杂了,所以有的时候手持基本功很重要。我跟老外学的800头手持,摄影机对摄影师来讲就像战士的枪一样。

    提问:请您帮助给推荐一下,如果像我们不是专业的,也想拍拍鸟,但是又能兼顾到风光,能推荐一下哪种型号的相机。

    陈建伟:准备出多少钱。

    提问:五万以内。

    陈建伟:如果拍鸟有一个非常好的头,腾龙或者是适马,现在出了一个150到600变焦,一镜走天下,那个头还可以,比较轻,那个头非常好,一个是轻便,另外焦头也好。

    提问:相机呢。

    陈建伟:佳能5D4两万块钱。

    提问:太高级了。

    陈建伟:买一个5D系列的,买一个2470,这个用的最多,2470是广角到长焦,或者是70 200,够用了,一般两个、三个头就够用了。

    提问:我想问一下相机,5D4。

    陈建伟:现在可以1.3,照片回来以后要裁剪。五万块钱可以购置一个不错的。

    提问:请问一下老虎是怎么拍的?

    陈建伟:这个老虎在印度拍的,印度比较好拍,骑在大象的背上拍的。最难拍的是猴子,中国的猴子最难拍,特别是金丝猴,我们这个团队有一个特种兵,非常能跑,执行过非常隐蔽的任务,很厉害,结果上山上去15天连一个毛都没有看到,很辛苦。看你拍什么了,看你喜欢什么,我觉得如果大家没有体力,没有精力和能力的话,就走走北大王放的路就可以,北京周边有很多值得拍的。希望大家在生态摄影上面有一点意识,可以宣传推广,这样就会发现很多以前不能拍但是现在又能拍,而且拍得好的照片。

    提问:我有一个跟我这个工作相关的问题,我也看到您过去可能是中国(英语)办公室的,我这一块的内容,我们机构是在全球范围内不仅仅是中国,我看你今天讲的很多摄影是和动物相关的,我想过将来有没有可能往植物这个方向考虑一些,因为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是一个比较大的市场,因为中国对于很多红木的需求,然后导致了很多植物类,物种的丢失,不仅仅是中国,可能会延伸到东南亚和非洲这些国家,我知道您走的比较多,有没有想过从植物的角度探讨一些人跟植物之间的生态关系。

    陈建伟:你很专业,(ST)是一个公约,国际进出口贸易公约,这个公约有170多个国家签约,用防止限制国际贸易野生动植物的方式来保护野生动植物。我当时是中国的总代表,也经常参加国际会议,代表中国政府发言,(ST)是濒临野生动植物,更多是物种,动物物种和植物物种,森林生态系统,生态系统就是动植物构成的,它们复杂的关系构成了系统,其实这个画册里面有动物有植物,动物摄影更能吸引人,动物因为很容易和人有心灵沟通,更多讲的是动物,植物其实有很多,我的画册里面有很的的植物,有的植物全世界只有一棵,或者三棵,植物更要强调生态摄影,放一张照片在那里一般人看不懂,你说这个树全世界只有一棵就吃惊了,如果没有这个解释,说这个树不好看,植物表现和人的心灵沟通方面会差一些,但是植物肯定要反映,没有问题。

    提问:有没有可能从消费和社会这个角度去探讨一些植物物种的关系,比如中国的文化有很多红木类的东西,这种消费的东西,这种社会层面的东西跟植物类的东西形成连接,造成一种社会效应,我不知道这属不属于生态摄影这个范畴之内。

    陈建伟:属于,你说的比较含蓄,最敏感的是中草药,85%的中草药是野生植物,或者是人生培养的植物,10%是矿物质,10%是野生动物,中医药要不要生存,中医药材从哪里来,这一直是争论的问题,我在国际上开展国际会议人家攻击中国这个是最容易攻击的,穿山甲、蛇很多。这个里面可以讲很多。

    提问:所以从工作的角度。

    陈建伟:你很敏感。

    提问:我是世界资源研究所,我做的项目森林合法性的工作,跟(ST)和相关植物类的东西有一些相关。

    陈建伟:我们以后可以多交流,其实我每本画册都有一段生态的思考,中国生态系统植物受什么破坏,动物受什么破坏,都有。中国人说荒漠没有用,或者不毛之地,其实荒漠也是一个生态之地,既然是生态系统千百年来是稳定的,里面有很多的动物和植物,要纠正中国这个概念。这个挺好的,我也在思考,我有一个优势在哪儿,很多人觉得你的优势不可及,为什么不可及,一个是本身我是干这个的,搞生态的,搞自然保护区的,专业搞的,带博士生,我又是国家的野生动物最高部门的干部,有国际的视角,再加上我喜欢摄影,生态摄影不创谁创,这三个碰撞,碰撞以后容易产生火花,这些东西都是中国社会面临的问题,我们这一代人正好碰到这些事情,有一次喝酒的时候说,我们这边非常了不起,中国从文化大革命以后国民经济走到社会的边缘,崩溃边缘的时候,现在能干到中国GDP世界第二,这30多年来,谁干的,不就是我们干的吗,是不是该自豪,这30年就是我们在出力的时候,但是我们退休了,这30年干完了,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我们这30年怎么过来的。

    汪永晨:但是我们把大自然给毁的差不多。

    陈建伟:所以要有生态思考,时代给你的东西非常珍贵,一定要记录下来,文字也好,照片也好,这个是不可多得,这个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都不可多得,这30年经历了那么大的变化,为什么生态摄影是一个历史使命,是一个时代创造就是这个,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汪永晨:我们的记录,那一桌子,26本书。

    提问:关于在中国也好,国外也好,有没有您推荐比较好的生态摄影的平台,我们可以去看看,平台或者作品。

    陈建伟:上次在世纪坛讲中外自然生态摄影师的比较,他们的优点在哪儿,我们的缺点在哪儿,我们的优势和劣势在哪儿,我们跟外国摄影师关系很好,我在国外拍的也有很多,但我主要是国内,我在国外的经历。外国摄影师在一起也学到很多的东西,但是他们缺乏我们的很多东西,他们比较专业,我首先讲他们比较专业,有专业的精神,他们毕竟是工业革命以来有多少年的沉淀,中国摄影师才有几年,所以他们比较专业,专业精神他们值得我们学习,对待照片的态度,对待摄影的态度非常严谨,这个很好。在中国有影响的一个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发表几个照片和文章那是很厉害,我是美国国家地理的探险家,给我探险家的名字,出照片很不容易的。第二个是英国的BBC,每年都有野生动物大奖,这个里面也有很多很好的照片,我刚才说的外国人比较专业,这里面还有一个就是奉献精神,他们的牺牲精神非常好,中国人非常浮躁,很难沉淀下来,人家为了拍一个好的照片很能吃苦,专业精神中国要下决心。人家毕竟走在我们前面很多年,这些东西都是值得你们去看去学的,我估计还有一些摄影书不知道能不能看懂,很多摄影书也很有意思,理论很深,我不介绍了。这些都是风向标,世界摄影和自然摄影的风向标。

    第二个国内目前来讲还不是很成熟,中国国家地理有摄影比赛,人与生物圈,我们准备搞一个全国生态摄影大奖,每两年搞一次,也准备搞比赛,比赛很重要的就是哪些照片能得奖,哪些不能得奖,这是一个指挥棒,我们有我们的理念,因为生态摄影,咱们这儿有没有摄影家协会的人,这个事情靠中国摄影家协会靠不住,我也是他们的成员,他们说难听点还是传统的东西,一老一少在把持,我推了很长的时间,推不动,他们还是固守原来的东西,中国摄影真的是走一个死胡同,所以我们想自己搞。我现在有一个自然影像中国这么一个组织,中国最优秀的摄影师都在里面,还有一批科学家和专家在里面,我们想自己搞,当然我同时也是中国林业生态系统的会长,通过展览、比赛、理论指导或者一些宣传生态摄影,我们觉得应该规范。

    另外杂志有国家地理杂志生态故事讲的也不错,林业部有一个杂志有一个森林与人类,北京科学有一个叫大自然,还有人与生物圈,还有中国生态文化学会里面有一个生态文明,这些杂志都是非常关注自然生态摄影的,你们可以投稿写文章,可以看看上面的照片,这些都是一些平台。我估计你有一定的造诣,你有好照片可以让我看看,我可以给你推荐。现在也有很多网站,鸟网,也是最大的一个拍鸟的网站,发起在河口,注册十几万人,前一段也是走偏了,讲完课之后他们有一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