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文煦 宋同明 周雁 2003-03-13
    

杜邦和绿色和平

发布时间: 2007-8-27 16:32    作者: gev    来源: 本站原创

字体:  小  中  大  | 上一篇 下一篇 | 打印

杜邦和绿色和平

 

 

种子研究和知识产权保护

 

主讲: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 冯文煦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宋同明

                     绿色和平资讯主任 周雁

 

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冯文煦:

 

 

  今天我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各位在这里交流。

  杜邦公司在1992年向欧洲专利局提出了这样一项专利——该专利所保护的玉米中的油酸(那种使橄榄油受到广泛欢迎的有益健康的物质)含量比普通玉米高出许多。这项发明使玉米能够将高含油量和高油酸含量两个特性结合起来。

  欧洲专利局在2000年批准了这项专利。

  前几年,有一些团体对专利的创新性提出了质疑。不久前,欧洲专利局撤销了杜邦的这项专利。主要因为缺少创新性。撤销某一项专利,这是经常碰到的问题,平均有6%左右的专利因为新颖性、创造性等原因未被批准或被撤销。

  而这次的传言离事实较远。我在这里向各位解释几个要点:当初开发这样的产品,利用的是常规育种的方法,不是转基 因的,其材料并不是从墨西哥拿过来的,而是来自美国两家大学。我们查过资料做过调查,以前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高含油玉米,这项研究完全是新颖的,不是有些 报道中所说的那样——是墨西哥的农民世世代代种植的,这样的提法离事实太远。

有一些观点说,专利对生物技术、对生命的东西提供保护不太有利,或只对发达国家有利。对此,中国农业大学的宋教授(玉米育种专家)可以从中国科学界的角度谈一谈。

  我认为,专利保护之所以存在到今天,肯定有它重要的社会进步意义,它对推进发明创新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不仅是对发达国家有利,对中国,对广大发展中国家也能起到同样的保护和激励的作用。

  下面由中国农业大学宋同明教授介绍中国在高油玉米研究中的成果。

 

中国农业大学 宋同明:

 

 

  我在学校教细胞遗传学。曾在1981年到美国学习,回来后从事高油玉米种子方面的研究工作,直到现在。

  知识产权保护,是我们中国需要加强的问题。从品种来讲,我们现在一个是品种保护,再一个可以申请专利。农业科研的快速发展有赖于品种的保护。企业对科学家的贡献应当有反馈。

  现在我从事高油玉米种植和育种方面的研究,我们的成果已经得到世界认同。

  玉米是我们科研品种中的一项。玉米产量我们国家是世界第二位,美国第一位,美国有5亿亩,我们4亿多亩。玉米对我们国家非常重要。加入WTO后,人们曾担心会对农业(大豆玉米)的冲击很厉害,但实际上一年来不仅没有冲击,现在中国还成了玉米出口大国,去年出口了1000万吨。但我们是劳力密集型,美国是技术密集型。

  高油玉米开始于1896年,摩根发现三大规律时高油玉米已经开始培育了。有关的科研经历了一个多世纪。为这一个项目杜邦公司曾投入100多万美元。我们当时利用美国大学的开放性,曾经得到了一部分种质资源,后来跟杜邦有争执,但他们已经买断了。对我们已经有的一部分,他们认为我们可以在国内发展。我们经过了20年的努力,使国内高油玉米含油量有了相当的水平,种质资源的数量和培育品种的水平至少可以与杜邦公司平起平坐。

  知识产权应当保护。美国要用我们的也要给我们提成。我们1999年签订了一个合同,给我们反馈了12千多美元,今年还要付款。我们已经开始向国外流动技术,这是我们长期工作的结果。

  去年突然一夜间国内有人把我们很多东西偷去。有些人什么都不搞,就是因为国内没有保护专利,对我们有很大打击。因此我们现在有专利保护和品种保护,这样我们可以放手干,促进了发展。

  高油玉米的研究本身是一种常规手段,非破坏性的单粒种子,整个研究过程虽然传统但很复杂。我们国家农业结构调 整,特别是种植业的结构调整,过去我们以提高产量提高产值为主,现在温饱解决了,不仅要提高产量,而且要改进品质,增加的效益不亚于产量。我们搞玉米增 值,最宝贵的是蛋白质,最值钱的是油,提高油的同时提高蛋白质。我希望迎接高油玉米新世纪,走向优质高产的方向。我们已在国内申请了马尔拿他专利证书。

  从60年代开始,玉米的理论没有前进,现在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理论,研究高油玉米。

  中国人跟全世界人面对的危害健康的第一杀手都是心脑血管病,胆固醇增多,血管太细了,我们需要把血管清理清理。怎么清理?玉米油里水解后有62%是亚油酸,20%是油酸,加在一起是80%84%,这两个都是不饱和脂肪酸。有18个碳,有两个双键不饱和,甘油三脂水解后变成亚油酸,能与血管壁上的胆固醇结合起来,产生新的物质。玉米油是健康油。所有油中吃玉米油的胆固醇降低最多。虽然血脂高的人怕吃油,但吃玉米油就会得到帮助。

  油酸里的化学合成很复杂,它们之间只差一步,从亚油酸变成油酸,有些是多基因控制,有些是单基因控制,油是多基因控制,不存在转基因的问题。我们设想在玉米中暂时不考虑转基因,大家请放心。

  油酸在降低血压方面差一点,油酸产生的脂肪硬,亚油酸产生的脂肪软一些,可能喂猪好,对人不见得好,人的身上不见得非得是硬脂肪。

  品种保护和专利保护对保护科学家的利益非常重要。知识产权保护对国家科技发展非常重要。

 记者问:
  这么好的专利为什么被欧洲以创新性不够给取消了?绿色和平对这个问题是否有更多的想法?先听听绿色和平的介绍。

 

绿色和平资讯主任周雁:

  我们这次的主题是关于欧洲专利局否决杜邦公司高油玉米的申请,这里我澄清一下,我是传话人,不是主讲人,我作为公关方面的职员,不可能对细节的问题进行陈述,本来应该专家来,但他们不在国内,他们委托我介绍。

  绿色和平不赞成申请生命专利。现在的生物以及它们的基因不可以成为私人的财产,对现存的生物给以知识产权是不可以的。生命的专利会威胁到物种的多样性和农民的自由交换种植,但是跨国企业不允许农民自由交换种子。全球的种子生产供应都集中在跨国公司手中,现在的专利权制度容许发达国家的企业将这些据为己有。这种不公平的制度应该扭转。

  基于我们这样的立场,我们觉得在讨论具体案例的基础上,应探讨生命是否应具有专利,我们应怎样平衡农民与育种专家之间的关系?我们绿色和平的专家希望不久到北京来,和杜邦公司的专家从科学的角度进行探讨。除了这次具体事件,也希望广泛探讨生命专利对于全球尤其是中国在环境生物安全等方面的影响,希望大家届时能够参加。

 

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冯文煦:

  周小姐提出的生命专利问题很有趣。生命专利是技术性很强的领域,有时一些说法可能会被曲解,存在很大误解。说到生命专利,大家认为活的东西都是生命专利。简单来讲,申请专利全世界基本都是三个标准:一是新颖性,这东西从来没有人发明发表;,二是创造性,这东西是创造性的,并不是你发现就行的,得发明;三是实用性。

  简单地说,一个很有趣的活的东西,我发现了这个东西,不可能把它拿去申请专利,因为它不是我的发明,是上帝的发明,无从谈起把发现的活的东西去申请专利。人的基因不是某个科学家或某个公司发现的,是天然存在的。不可能把人类基 因去申请专利,任何国家的专利制度都不允许。生命科学是牵扯到专利问题,比如我发现某一生物中有一段基因很有用,用技术手段把它分离出来,这当中涉及到的 技术过程完全是我的创新,这个过程可以申请专利。但现在有很多说法把这两个东西混淆在一起。事实上,我们的专利是申请玉米的品种,它的含油量高。墨西哥的 农民几千年前种的玉米,它的油酸没有达到我们现在研究的水平。如果我们申请了,其他企业再申请就没有新颖性,因此不会被批准专利。

  申请的专利,并不是任何人马上能做出来的——达到高油本来就是很不容易的。如果一个农民,除非他是农民育种家,除非引用了非传统的手段,如果用常规的杂交手段,他不可能得到,有一种技术奥妙在里边。

 宋教授:

  中国这么多玉米品种,以前没有发现一个品种是含油量高的,高油玉米是要在先进仪器下经过复杂过程创造出来的,有大量技术投入,不是任何一个品种都可以申请专利。我们有了投入,所以大家对它有一个客观评价。没有那3个性,不能申请专利。另外,还要看别人申请过没有,最后才能作为一个专利。专利保护制度当然有它公平的一面,在鼓励创新的同时,创造者会做出一种牺牲。

 记者问:
   杜邦公司被欧盟裁决是很正常的事情,引出来的话题是杜邦公司申请专利的目的是什么?是把技术垄断起来,把它变成商业的东西获取利润?专利究竟是对谁有 利?对跨国公司有利?还是对发展中国家有利?杜邦如果对这些问题觉得需要澄清的话,显然在近期内难以澄清。专利无可非议,只是引起不同议论,包括声明。这 次把你的专利拿掉了,是绿色和平的胜利。有人说这个种是墨西哥来的。你说不是,是美国的。我可以很简单地反驳你——美国的大学不种玉米,墨西哥就是玉米的 老家,很多的专利权只是谁抢先注册把它垄断起来,实际上是剥夺了土科学家、土著人。土科学家有可能培养出比你更好的玉米。

  作为跨国公司,它的目的是垄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技术转移被跨国公司垄断起来,科技进步的步伐就会受到限制。这已经不再是技术上的问题,这种玉米是好是坏引出一个更加广泛的问题。

 记者问:

  这次专利申请是针对某一种玉米,即使是这样的话,这个问题大家仍有质疑——对现在的专利制度、生命专利制度的公平问题。以前发展中国家把自己原有的品种提供给美国或提供给你的时候,没有找你要专利,你们只不过在他们的基础上改进,他们原来的传统的生活资源、遗传资源——他们的权利到哪儿去了?应不应该保护?请杜邦从生物技术公司的角度作一些解释。

  再有,公平地讲,发明创造和投入应该得到保护,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不是搞专利保护,而是品种保护,国际上不采取专利保护的形式行不行?除此之外,有无更好的保护形式?

 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冯文煦:

  所谓专利制度本身有其积极意义和创新作用。谁先申请专利谁先得到保护。但你问专利是否公平?这不在我们今天评论和讨论的范围之内。

专利会否造成垄断?我想不会。我们并没有把所有玉米申请专利。欧洲农民如果想用我们的东西,对他来说可以降低成本,他会喜欢买。如果他不喜欢我们公司的产品,市场上还有太多的选择。即使我们有这个企图也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当然也无从侵害农民的利益。

  这个东西的材料来源是哪儿?原始材料的来源是从美国两家大学拿来的,但这并不是说美国两家大学的东西往里一装,就可以申请专利了。我们在那些材料的基础上花了大量的钱,几百万元的投入,其中有我们的技术奥妙。我们发明了有独特品质的玉米。

  就如同我画了一幅画,卖了几百万元,是否做颜料的厂家、造纸的厂家也来分一杯羹?

 宋教授:

  这个品种我经过很多年的投入创造出来,我只能保护我这个品种;你再研究出别的东西,你也可以申请专利保护你的品种。只保护具体的特殊的品种。从这个意义上说,无从谈起侵犯农民的利益。农民有太多的选择。

 记者问:
  欧洲专利局为什么否决了你们的专利权?他们否决后你们有什么下一步打算?

 

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冯文煦:

  刚才提到技术转移的问题。说现在专利制度只是保护发达国家和跨国公司的利益。对生物科技这样很复杂的行业,即使 是跨国企业,没有一家公司可以真正垄断。在现在的国际体制下,怎么样把技术转移做得更合理,怎样对第三世界国家做得更合理,或许有很多探讨的余地。在现有 体制下也有很多对话的余地。

  再回过头来谈申请专利,还是三个标准。所谓创造性,定义比较模糊,它至少应当对于同行业的专家来讲,要让他有所 惊奇。比如在汽车发明的早期,有人想到在汽车上安个顶篷,去申请专利,不会得到批准,因为任何人都可以想到,他缺少创造性。如果有人能给汽车安两个翅膀, 让它飞起来,这东西就有了创造性。欧洲专利局否决了我们的专利,是基于创造性欠缺的理由。杜邦这个东西把高油和高油酸的东西结合在一起,的确是创新的,只 是觉得创造方面还欠缺一点。我们将再申请复议。

  有人说杜邦的东西是从墨西哥拿来的,自己又来申请专利,这是不对的。事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对生命申请专利,并不是说把所有活的东西、只要是你发现的就可以拿去申请专利。我的解释只是说,一般人听到生命专利都会有误解。

 记者问:
  有个科学常识方面的问题,类似于育种或培育一种新的生命品种,一般需要的时间周期大概是多少?几个月?几年?几十年?申请专利,专利保护期有多长?

 

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冯文煦:

  说到周期,那要看不同的情况,质量如果采取传统育种,甚至需要几代人的时间;如果用新的转基因的技术,短的需要10年。

 宋教授:

高油玉米是现代科学家创造出来的,是人类的共同财富。上帝并没有给予我们高油玉米,是科学家创造出来的,通过很多物 质投入、精神和智慧的投入创造出来的,应该得到回报。包括抗病性等等,这都需要科学家付出辛苦,无论通过什么形式保护都是合情合理的。没有新品种保护以 前,要靠专利保护。世界各国保护期并不一样,通常在1520年之间。高油玉米的专利如果获得,也只是在欧盟国家。

 记者问:
  我有一点始终不明白,你是对这样一个品种申请专利,这个品种怎样决定是否是你的品种?就是根据油和油酸含量来决定吗?假如说上帝也创造了,也给你们付专利费吗?法律是一个问题,价值取向又是一个问题。有人说你们是在搞圈地运动,我觉得有道理。

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冯文煦:

  我们设想,如果没有专利,如果宋教授所在的大学发明的东西没有得到相应保护,出来的东西任何人都可以无偿使用,这样的机构和个人以后还有无积极性去投入发明创造,对农民和社会来说,少了发明创造是好事还是坏事?

 记者问:)?
  如果只讨论法律问题不应该到这儿来。应该说杜邦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比如高科技吧,有些是自然垄断的,法律也保护,但同样是垄断企业,企业之间的形象有很大差别,微软和奔腾厂家形象就不一样,这里有很多具体操作方法和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的问题。我能兼顾我的价值取向,我觉得申请产品并不是针对产品本身。不能简单地说是技术问题。

 杜邦先锋产品注册经理冯文煦:

  事实上,从法律观点看是不保护垄断的,法律控制垄断,反垄断。事实上不可能有一家公司即使是微软。我们公司同样也做公益的事情,我们把我们花的钱做出的科研成果,无偿提供给全世界的研究工作者,供他们研究或商业化开发。我们仍在努力。

  非常感谢您的问题,实际上对我们是个建议。至于我们申请的专利范围是否太广?我认为,我们要求的并不是很宽泛很苛刻的。

为什么杜邦申请了,别人就不能再申请?这还是专利本身的问题。大家可能有点误解。品种保护和专利保护是两种不同的操作办法。品种保护是行政方式,专利保护是通过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的,是不同的做法,是技术手段问题,所要达到的目的没有什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