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察队汪永晨等提供。
  8月21 日,黄河十年行离开包头近郊的黄河谣工匠博物馆开向乌梁素海。


  今年我们没有像去年那样坐着船在乌梁素海里观鸟,而是开着车寻找消失的乌梁素海。
非常遗憾,历史上曾经有过900平方公里的乌梁素海,今天被大片大片的荒漠,庄稼地所取代。
路两边的"草坪"是人造的。


  我拍到的写着乌梁素海景区的地方,穿越着一辆辆大车小车扬起一股股尘烟。

  望着窗外的沙包,望着窗外的玉米地,我在心里问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湖泊历史的形成要多少年,被我们人类的改变用了多少年?


路上有人从车里扔出一个矿泉水的瓶子黄河十年行志愿者下车劝阻把瓶子收回


今天的乌梁素海,牌子还在,海子呢?


白鹭


黑水鸡


  在乌梁素的一个湖边,我们看到停在岸边的一条条船,据说这里是渔场。渔船上飞着站着的鸟,对我们的到来完全不管不顾。我们这些访客也自知自明地在鸟的家里静音录下它们的"家长理短"。仰望它们的出出进进。


乌梁素海的鸟,多么自由自在,没有人的干扰,这是它们的家。

黄河十年行的工作状态,摄影师说咬死我们了,这儿的蚊子可真…


海子的水少,应该跟这个闸有关


闸所属企业


  朋友齐家去年为我们租了船让我们在湖里观鸟,今年,为我们找了创办乌梁素旅游的当地宏业旅行社老总白伏轶。白总向我们介绍了乌梁素海的现状。
黄河十年行,真的是关注母亲湖的人一起在走呢。
白总告诉我们一些数据:1943年乌梁素海900平方公里,
1949年800平方公里。解放后受到国家控制,在一一河的地方修了个拦河大坝,限制了水量,河套的水越来越少,没有水的地方农民就种地。
1973年最小时,乌梁素海只剩下了79平方公里。60多年过去了,现在是297.32平方公里。
我们中有人说:希望乌梁素海的海面上绝对不能有烧柴油的船,造成二次污染。今天我们看到海面上漂浮着油花。而且柴油本身对鱼类的影响非常大。
白总,做为一个为乌梁素海的旅游开发做出贡献的人,今天有点无奈,他说:
现在乌梁素的渔场归巴彦诺尔市,
河南的一个公司把乌梁素海的养殖业都承包了。
我们问为什么让河南的公司来承包?白总说因为旅游区没钱投入一些必备的基础设施,投资人来这些就解决基本了。现在乌梁素景区的门票是30块钱一张,一年游客近15 万。
白总很遗憾,现在乌梁素海的旅游管理急需有专业性的旅游规划。

白伏轶


黄河十年行镜头下乌梁素海的今昔
2010年的乌梁素海


2017.8.21


《水经注》的记载是这样的:乌梁素海原为黄河北支故道,北支(即今乌加河)流经乌梁素海后与南河汇合。新构造运动使阴山山脉持续上升,后套平原相对下陷,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黄河改道南移,在乌拉山西部则留下了一个乌梁素海。
乌梁素海,位于内蒙古西部的乌拉特前旗境内,南望黄河,北朝阴山,总面积293平方千米。它的独特价值在于它是地球同纬度荒漠区最大的湿地型湖泊、是我国第八大淡水湖、内蒙古第二大淡水湖,已被列为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是很多来自北极圈的鸟类迁徙的中转站。
也是全球同纬度最大的湿地。
2002年被国际湿地公约组织正式列为囯际重要湿地名录
今天我们在乌梁素曾经的湖里开车穿行时,我在想一百年以前的黄河究竟有多美,究竟有多壮观,我们已经无法想象了。

黄河十年行曾有专家专家预测说,可能30到50年以后这片海就只剩下一片盐碱地而已,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水源能够保证这片海域了。想想还是蛮可惜的,今天我们有幸还能看到。说不定在我们有生之年再也看不到这片水域了。
2016 年社会学家黄纪苏在黄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说:我写过一篇文章叫"绿色环境与绿色社会"。环境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业问题,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文化问题,它是人类文明问题,是人类本性或特性问题。


离开乌梁素海,驱车前往乌海。
晚八点半到达前年曾经访问过的一户人家
8月21号晚上8:00多我们到了乌海跟踪采访的当地农民康银堂的家。他的母亲是每次见到我都要抱一抱的老人。我们毕竟是他们家很少见到的外来客。


  要说他们家的变化是够大的。家门口的黄河边我们去的时候是一个小山包。小山包的下面是黄河。我们这次去,小山包推走了,黄河边修了一条笔直的柏油马路,老人说这个马路一直修到了我们家门。
2010年我们到他家的时候,家门口因为旁边工厂的污染,种的老玉米心都是黑的老人掰给我们看。如今菜地全被国家收去种树了,一亩地赔偿600块钱。因为我们到哪儿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很遗憾没有拍到种的树,修的路。
如今一家人很是称赞现在家乡漂亮了有了树,可是一亩地才给赔偿600块钱够花的吗?他们说我现在在厂子里打工, 50多岁了退休以后怎么办不知道?也不敢想。真的不想吗?
这时,老人突然说,黄河的水没了,黄河都没水了。老人的孙子,当年就是他在放羊的时候看到我们在拍黄河,拉着我们进的他们家。如今小伙子快当爸爸了,是汽车教练。他说水少了是因为上游修了一个水电大坝拦住了水。又是大坝。家门口的水少了,会有补偿吗?我们问。他们却说没有,没听说过。
在康银堂他们家门口的黄河边,我们都闻到了浓浓的味道,眼睛甚至也是涩涩的。他们家人告诉我们,就是附近神华焦化厂闹的,一到晚上就更严重。村子里现在患鼻炎的人占40% ,前不久一位癌症患者刚刚去世。
我们问为什么不去找厂里,一家子人都很无奈地说,找过没用。在环境力度越来越大的今天,一个企业还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排污,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咱们一起向环保督察部门举报吧。
康银堂家的生活显然比2010年我们来时有了变化。那个时候他们在工厂打工一个月1600多块钱,现在可以拿到3000 块。特别是家门口的变化让他们甚至有些自豪。可是说到污染,他们着的急能看出来更大。

2010年


2010年


2010年


今天




  我们离开康家时,康银堂怕路黑跑着在路边为我们指路。车灯照亮了路,也照亮了树,而我的脑子里留下是康银堂的身影。
从早上黄河谣工匠博物馆到中午的乌梁素海,再到晩上黄河边农民康银堂一家,今天的黄河文化,黄河生态,黄河人家,黄河十年行正在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