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察队汪永晨等提供。
自古以来,黄河做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华夏文明的摇篮,黄河流域是我国开发最早的地区之一,在世界各地大都还处在蒙昧状态的时候,我们勤劳勇敢的祖先就在这块广阔的土地上斩荆棘、辟蒿莱,劳动生息,创造了灿烂夺目的古代文化。
2016年,一个以展示黄河沿岸文化历史的博物馆在黄河岸边拔地而起。"黄河谣工匠博物馆"位于内蒙古包头市哈林格尔镇新河村的黄河谣生态文化园内,建筑面积900平方米。博物馆以黄河工匠为主要展示主题,收藏展示黄河沿岸生产生活用品2000余件,藏品跨度200余年。博物馆内以黄河沿岸真实老建筑为原型、通过建筑艺术和陈列艺术进行艺术创作、打造了油坊、酒坊、织布坊、地毯坊、豆腐坊、粉坊、磨坊、鞋匠铺、铁匠铺、医药铺等二十余座各类工匠铺,通过国内首创的"纯场景化实景展示方式"来表现黄河沿岸几百年来的生产生活场景。
包头黄河边的黄河谣工匠博物馆


今天早晨在包头朋友齐家的推荐下我们去了黄河边黄河谣工匠博物馆,结果可以说让我们感慨之极。
工匠在中国可以说越来越少的今天,黄河边的工匠我们还能记起多少,还有多少呢?
这个工匠博物馆的主人叫李天东,这个博物馆让他自掏腰包4000 万。采访中,他给我们讲起了办这座工匠博物馆的起因,我们来听听:
在2015年初的时候,我决定做一家博物馆。因为我从27岁开始收藏,收藏了30多年。收集了大量的民俗的和工匠的文物。如果把所有的收藏都展示出来显然是不现实的,我就以黄河沿岸的文物为一个切入点,还原工匠工作的场所和工作的工具和整个的生活状态。
现在把整体的装饰结构这一块给大家介绍一下。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护墙板都是老波头拆迁的时候我们收集来的。收了40多件这些老的物件,还有这些工具,家具。
黄河文化的民间收藏,让我们跟随考察队员的镜头一起进入博物馆参观


博物馆于2015年初筹建。馆长李天东从27岁开始收藏黄河沿岸民俗和工匠的文物,博物馆收藏了他30多年的藏品。选取宏大的黄河文化之中,黄河沿岸的工匠生活为题材,穿越黄河二百年的历史,还原过去工匠曾经工作的场所和生活状态,在博物馆中展现。
馆内建筑是仿照当年走西口年代的建筑风格,根据馆长2012-2013年在黄河沿岸拍摄的老建筑照片一比一建成。
装饰护墙板是拆迁下来老物件和一些收藏品


这是一个老的作坊。有200多年的历史,已经收藏了18年了。当然,建筑部分是赝品,是用水泥做的。
我们现在看到的各个工匠屋里的工具全部都是老的。


老油匠作坊,过去真正榨油的手工作坊。 这个老的油匠坊收的这个榨油机是最早的榨油机。
利用杠杆原理:够不够三丈六(约十二米力臂长度),重不重三千六(3600斤的大"力")。
过去说吹个油花花让你激灵3天,是因为过去先炒再蒸再压榨,现在压榨技术是直接把生料倒进去压榨,所以没有过去的油香。
另外,过去是原始技术,只把精华部分压榨出来。那时是六到八个劳动力,一天24小时的工作,才能压出两斤油,所以这个油很好吃。
这个50年代出的小炸油机一个小时就可以出油,它是把油料中的所有成分都压榨出来。所以过去我们吃一口榨油后的那个油饼,觉得是世界上最香的食品。现在的油就没有这个味道


磨坊
磨的上面是驴的眼罩,驴拉磨要蒙上眼睛,逆时针行走,人推磨是顺时针


粉坊
流行于山西陕西
分漏粉和轧面
漏粉的孔粗是由于漏粉的糊糊是黏稠的,孔细了漏不出来。粉的粗细取决于师傅的手艺,离锅越高,粉越细
这是我们的粉房。在内蒙山西和陕西这里代流行这种工艺。这种工艺是我们黄河沿岸这一带特有的: 漏粉和压粉,有人可能提出疑问,为什么漏粉这么粗?我们没吃过这么粗的粉。和的糊糊是粘稠的,孔细了漏不出来,但是我们为什么吃的时候粉那么细?这取决于师傅的手艺,师傅把粉离锅远,漏到锅里粉就是细的。


织布坊
织布机分立式和卧式
还有一些小的还有纺线机,有些梭子,还有老布。
有些目光敏锐的商家还在生产并出口


  这里展示的是24个各种不同工匠的驿站。是走西口那个时代的。
黄河沿岸的传统手工艺:手工地毯。这里所有的架子 、毛线、编织手法都是最传统的。目前在黄河沿岸一带流传下来的不太多了,而且都大量的出口。在我们北方地区比较寒冷。所以这里的地毯织出来都很御寒,它是纯毛的。


过去包头被称为水旱码头把口里的茶叶盐巴等运往包头,又从包头进行易货贸易。
包头本地的特产是皮毛,包括远到大库列(乌兰巴托1921年独立)大量的皮张通过旱路运到这里一再通过水旱两路运往内地。走黄河或者走西口进行易货贸易,皮毛是当地非常重要的交流物资。
处理皮毛第一道工序一一毛毛匠
猎物宰杀以后先要去毛,本地叫毛毛匠也就是带毛的皮张。缸里面放上土硝经过沤制,再用各种刀将油和毛去除。


第二道是糅皮子,再做成各种工具,车马套,马鞍子


工匠工具的演变:最古老的钻是利用惯性上下,后来发明了侧面来回用皮绳子拉,一直到现在的电钻。还有以前各种笨重的工具,小锯、大锯,还有带锯等。
一个民族的文化和一个国家的历史,很大一部分是要靠博物馆的收藏来传承的。所以这些虽然是民间的东西,但我们这一代人在不做传承的话,可能下一代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了,现在博物馆里边的许多老物件,不少年轻人包括40多岁的人都已经不认识了。


这是黄河流域典型的麦仓。麦子收割以后要进行脱粒,加工。我们考察过十几种粮仓,这是最古老的一种,用土坯按一比一的比例垒起来的

老照相馆
这样的场景上年纪的人一定记得


老理发店


草原上的卫生室
两尊珍贵的清中期针灸铜人
过去的郎中,过去人医、兽医不分,只是药的剂量不同,工具的大小也不同
这里收藏有药碾子和各种铡刀。比较珍贵的是清中期的男女两个针灸图,非常精确的标出几百个人体穴位,用蝇头小楷写的非常详细
还有蒙医看病的装蒙药的24个皮囊,里边的器皿都是银的,比较珍贵
这里还有古老的马的化石,鸵鸟的骨架


银匠的工具,过去打耳环、项链等银器
过去银匠也做一些油灯之类的铜器


弹毛的工具,弹好后毛可做成毡疙瘩
过去没有这么好的皮靴子,牧民都是穿毡疙瘩。龙梅玉荣放羊穿的就是毡疙瘩。
骑马一旦脱蹬,马靴前面的钩挂在马蹬上,里面的毡疙瘩会顺利的脱出来,人就不会被马拖着走,这是非常智慧的作法。因此除了实用功能,最主要的是安全功能。
蒙源文化特有的毡子,炕上铺的是它,蒙古包侧面、顶上是它,生活中离不开它。


老铁匠坊,分黑、白铁匠
过去内蒙的所谓重工业就是打大铁,非常可怜。自从有了包钢,1959年10月15日周恩来总理给包钢剪的彩,包头乃至整个内蒙古才结束了手无寸铁的历史!内蒙古人首次放下了牧羊铲,拿起了炼钢铲
白铁多为家用,黑铁多为工具。

白铁年代比较近,在铁皮上镀锌,最大的好处是不生锈,可以盛水、烟炉子上的烟囱都是白皮子做的,民用的比较多。

黑铁多用于生产生活中的工具。

 

钉马掌和给马喂药的装置
给马喂药要用牛角,叫"药爵"


马印一一烧红烙在马身上,识别标志


在没有瓦以前,房子上的水顺着这个流下来。过去一些老的寺庙都延袭这种排水方式。如果水直接顺着墙流,就把墙冲坏了
这里展示了黄河流域民居的演进
从黄河的三江源,一直到东营的入海口,应该都是这种土建筑。宁夏的西夏王陵就是这把土、这把泥,作为建筑材料,建筑起来的。房子的门小、窗子小,跟保暖,节能,和黄土高原的贫穷都有关系。
门窗通常较小,这与防风沙,节能都有关系


黄河沿岸的典型民居
旧时两个陪嫁盒子,上边是月饼模子


很珍贵的课桌
旧时大户人家请私塾先生对孩子进行一对一的教学
过去的书桌就这么大


桦树皮做的筒,可装筷子、或一些食品,纯天然无污染


这是摊饼的鏊子(ào zǐ),是一整套,看起来缺了一个盖子,其实是不缺的。可以摊鸡蛋饼,玉米面饼,荞麦面饼。


这个博物馆,馆主自己投资4000多万,主要是建筑,不包括文物。馆长从27岁开始收藏,到今年35年了。
考虑到工匠博物馆青少年可能不太感兴趣,为吸引他们的眼球的,准备做黄河沿岸的动物标本。上边是飞禽,下边是小型的走兽,以黄河滩涂特有的芦苇、芦荡为背景,一一介绍沿岸动植物,展示沿途的生态。还要加入一些现代化的展示方式,但由于资金问题,暂不能实现。
中国人大多不愿进博物馆的原因,馆长认为主要是展品展示的单一性,全放在玻璃柜里摸不得。而在资金有限的前提下,采用窥探式的,开一扇窗,推一扇门进去看。另外把古老建筑的美好艺术地展现出来。参观者可能对展示的民俗、老物件不感兴趣,但一定对美景感兴趣,一定会怀旧。所以试图把这些土坯的建筑做得更漂亮,接近现实,对文化的传承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告别工匠博物馆,前往下一站一一乌梁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