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 图文信息由黄河十年行大型考察队 汪永晨等提供.
今天为了好好看看晋陕大峡谷,我们早上七点出发到了壶口瀑布。壶口下面大禹雕像处水真少。不过到了壶口,水跟喷出来似的还是那么让人激动。


黄河十年行的全班人马集体亮相啦


看看有没有陕北汉子的模样?


乐水行,我们走到了壶口瀑布。我们在一起!


  壶口边上的这些水舀,赵连石说是水的湍流冲刷而成的。不过作为瀑布的陪衬,它的不起眼是去看水的人忽略不计的。


2012 年黄河十年行时同行的记者中有写了这样一段的:黄河一路,我最期待的行程就是晋陕大峡谷,从偏关出来,我就强烈建议走晋陕大峡谷边的低等级公路。当我们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煤车队中绕出来,上了沿河公路,车上好几个人赞扬我的英名决定。
但是这个决定其实不怎么英名,因为这条路路况实在不好,车速很难上去。上午,大家一路饱览大峡谷风光,心情非常好,但是晋陕大峡谷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模样,这里已经没有汹涌澎湃的黄河,晋陕大峡谷的北段是万家寨、龙口三个梯级电站,被堤坝憋住的水平得像镜面一样,黄河不仅不是黄的,而且是碧玉一样的眼色。
网上的照片儿是这样的


我们拍出来却是这样的


走了一上午,我已经觉得不对劲了,我发现从地图上看,我们只走了峡谷的五分之一左右,而我们的计划是今天走到壶口,也就是峡谷的三分之二,那我们上午至少要走完三分之一。
这次昨天,赵连石就像同车的人宣布,明天走晋陕大峡谷,其壮观的程度是我们人类怎么想也想不到的。而我走了七年黄河十年行了,一直不解完全可以和科罗拉多媲美的晋陕峡谷,知名度怎么那么底?峡古中的那些古村落竟能保护的那么完整。
今天我们的运气又不好,前方塌方,我们绕了一个半小时后,饿着肚子不得不走高速路直杀偏关。路上只能隔着玻璃把眺望中的峡谷缝,山间峰扫拍下来与朋友们一起分享了。


  那咱们就再看一段2015黄河十年行时写的晋陕峡谷吧:由于黄土丘壑泥沙俱下,晋陕大峡谷河段的来砂量竟占全黄河的56%,尽管它的流域面积仅及黄河的15%,但可以说真正的“黄”河是在这里成就的,深涧腾蛟,浊浪排空,黄河峡谷的典型风貌尽集于此,其中又以禹门口以上的龙门峡最为壮观。李白谓之“黄河西来决来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恰好点出晋陕大峡谷在此达于最后的高潮。
(网上下载照片)


  从东营的黄河入海口一郑州花园口一小浪底一三门峡一潼关一风陵度一吉县一壶口瀑布一晋陕峡谷,现在黄河十年行正开向偏关。
偏头关与宁武关、雁门关合称中华三关,是明代长城外三关之首,偏关为“三晋之屏藩”、“晋北之锁钥”。
(网上下载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