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查队  汪永晨等提供。

 

今天(2017年8月17号),第八年黄河十年行的第二天,真是一个让人兴奋的开始。

告别黄河口,沿途,最先看到的就是被拆除的和正在拆除之中的化工企业的厂房。

见到旁边保护区新立的界区标牌

记得,2010年黄河十年行的第一年,保护区的标牌都是有编号。

比如,昨天我们提到上面的这张照片,标号是8。

2013年还有这样的桩子(任增颖拍)

2014年桩子没入草中。从2015年黄河十年行再到这里,这些牌子,桩子就都不见了,没有人知道去哪里了。


可喜的是,今天看见新的界牌!

今天一看到这些保护区的界牌,再看到旁边的这些正在拆除的化工厂,对于要给黄河写断代史的人来说,内心的感受是不言而喻的。


走到这里,我们的老专家翻开这页书,仔细可以看出书上原先是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的大门。

(上期发布了此图片)

可后来门不见了


2015年保护区大门的石桩子还在,高压线竖起来了。

2016年竖有保护区大门的石头桩子和高压线同在。

今天我们在这里见证的虽然还有电线架子,但绿色显然又顽强的抢眼了(上图是今天拍摄的同一位置照片)。

请关注记者蹲那里拍照的水边大管子及其周边


2014、2015 年黄河十年行来时,流着滾滾的黑水。去年黑水不再流淌(上期有对比照片),今天(见前面照片)记者旁边的水清了不少。

不远处,新建的污水处理厂挺气派呢

作用如何,我们会继续关注!

看看队友们的工作与生活状态吧——昨天,一路奔波,考查。昨晚,差不多十点左右才在住处安顿好。

今天清晨6 点20 出发,到8点整,工作之后,心情不错,队员们街头用早餐。大包子,吃得真香!

接下来,马不停蹄,奔向郑州。目的是兰考黄泛区、东坝头悬河;花园口,河床改造,湿地旅游开发等。

从黄河入海口东营地区出发。

东营到郑州,690公里之遥!下午四点多才经过开封大桥,抵达花园口。

好不容易,自拍的李晋——没有一路风尘的疲惫,只有阳光乐观!

花园口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黄河南岸。今天,笫八年黄河十年行在黄河郑州花园口  “走进” 黄河。

这里,黄河水很少、很少。只有河心那窄窄的、浅浅一汪水。

黄色成了绿色,大水域成就了大树。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就是我们的母亲河——黄河。

原来的宽阔的河面,如今成了跑马沙滩

原来,有水的地方成了路面

同行的专家认为这是黄河自身的摆动的结果

可是从黄河十年行第一年就加入我们的黄委会专家齐璞先生说,虽然黄河被治好了,没有洪水了,但还是希望黄河能安全。

黄河为什么成了这样?我们中有人说黄河可惜不会说话,黄河真的不会说话吗?

今天,黄河在花园口专家说含沙量为零,黄河清了,是好事吗?   

曾经,1958年7月14日到18日,黄河晋陕区间和三门峡至花园口段连降暴雨,干支流河水猛涨。7月17日,花园口水文站出现了洪峰流量为每秒22300立方米的大洪水,郑州黄河铁路大桥被冲断。

这是1919年有水文观测记录以来的实测最大洪水(下图,李秀兰向当地有关专家请教有关黄河治理中的问题)。

按照规定,这个流量的洪水是北金堤滞洪区分洪与不分洪的界限。当时,黄委会面临着一个两难选择:如果分洪,北金堤滞洪区的100多万人口的安全撤退尚无保证;如果不分洪,堤防万一失守,损失将不可估量(随队专家与当地专家一起讨论着)。

正是因为花园口水文站在黄河下游防汛抗洪中的重要地位,所以最先进的设备总是首先配备到这里。

花园口水文站成为黄河上第一个数字化水文站。因为花园口的地位重要,也因为花园口水文站的设备先进,如今,黄委会的黄河防汛前线指挥部就设在花园口。

今天黄河在花园口的流量300 立方米,今天黄河在花园囗绿了,今天黄河在花园口成了一条大路可以跑马。不知明天......

黄河这样的变化,在黄河十年行的记录中,可以说是惊人的。不过,还没有找到其缘由的确切答案。

让我们回顾黄河十年行在花园口的考查历程吧

2016 年8月25日,黄河十年行来到郑州花园口,看到这里的是黄河几乎快没水了,干了,河床里长了草,河床里长了大树,河床里盖了房子。

2011记录的年黄河在花园口

2012记录的郑州花园口

2012记录的郑州花园口

黄河河床干枯裸露,黄沙遍野,已失去了泛滥的资本(雷东军摄)

2012大风中的黄河花园口

2012在被治理中的水位

2013花园口黄河河边

2014黄河在花园口

2014繁忙的黄河河道

2016年花园口看过去是黄河大桥

2016年黄河在花园口

2016年黄河在花园口

今天的花园口,今天的花园口!

今天在花园口


黄河十年行已经记录了八年,变化太大了!

这和小浪底在花园口上游被大坝截断有没有关系?还有待专家给以论证。黄河十年行记录的只是八年来一年年眼看着黄河在花园口不断演绎着。

 花园口,在中国人的心里永远的痛!

花园口决堤,又称花园口事件、花园口惨案,是中国抗战史上与文夕大火(长沙大火)、重庆防空洞惨案并称的三大惨案之一。(图片来自于网络)。


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军攻陷徐州,并沿陇海线西犯,郑州危急,武汉震动。6月9日,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采取“以水代兵”的办法,下令扒开位于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区北郊17公里处的黄河南岸的渡口——花园口,造成人为的黄河决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黄泛区,史称花园口决堤。
花园口决堤后,如脱僵野马,奔泻而下的黄河水,卷起滔天巨浪,历时4天4夜,由西向东奔泄的河水冲断了陇海铁路,浩浩荡荡向豫东南流去。淹没了中牟、 尉氏、扶沟、西华、淮阳等地,又经颍河、西淝河,注入蚌埠上游的淮河,淹没了淮河的堤岸 ,冲断了蚌埠附近的淮河铁路大桥。蚌埠向北经曹老集至宿县,也都成了一片汪洋。据不完全统计,河南民宅被冲毁140万余家,淹没耕地800余万亩,安徽、江苏耕地被淹没1100余万亩,,倾家荡产者达480万人。89余万老百姓猝不及防,葬身鱼腹,上千万人流离失所,并且造成了此后连年灾害的黄泛区这是蒋介石根本没料到的后果。
河南省档案馆的记载死亡人数为89万人,受灾人口的高达1,200万人, 花园口决堤事件给黄河下游豫(河南)、皖(安徽)和江苏等地的中国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网上有这样一段故事:6月9 日的晌午,太阳当空,晴朗无比。邻村有一家人到我们村娶新娘,喇叭声脆,花轿耀眼,引得我立在村头观看。忽然觉得脚下颤动,接着隐约听到闷雷样的嗡嗡声由远及近,震得耳膜发麻,不多时洪水就涌了过来。开始水流很急,水量不是很大,浑浊的黄水像长蛇一样嗖嗖前行,淹过了抬轿的两个壮汉的膝盖,几分钟的工夫水就涨到齐腰深。我看到抬亲的男人将花轿高高举过头顶,踉踉跄跄地抬着新娘子走。没过多久,大水呼啸着冲下来,几米高的浪头跳起来,将花轿卷得无踪无影。村里人像炸窝了一样四处躲水,可洪水来势凶猛,我的姑姑住在下面的村子里,一家7口人眨眼间就被黄河水卷走了……

 

花园口将如何继续演绎下去?让我们关注!

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查队  汪永晨等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