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信息由黄河十年大型生态考查队 汪永晨等提供
今天(2017年八月十六号)早上,黄河十年大型生态考查队在北京整装待发。


七点钟,准备好了,出发!


和各位队友见个面吧


总指挥  汪永晨  原中央广播电台著名记者


司机是志愿者高爱生先生,高先生是做景观设计的老总,这次义务全程为考察队开车,好感动啊!一早上,大家已经感受到了他浓浓的暖男之意。


本次考查特约专家 李敏 非常了得! 他1983年7月参加国家计委下达的黄土高原水土保持专项规划。1986年开始从事黄河流域沙棘资源开发利用的组织管理工作。1991年主持黄土高原水土保持世界银行贷款项目的经济分析工作。1995年当选中国水土保持学会沙棘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参与主持的“沙棘遗传改良系统研究”成果获199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主持的水利部水利技术开发基金课题“砒砂岩地区沙棘育种研究”获得黄委黄河上中游管理局1997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


其他队友我们就留些悬念,之后慢慢认识吧


下面照片中的这个小伙子必须特别介绍一下。考察队最小的队员,高中生。名字最有意思啦,叫黄河——黄河参加黄河十年行,在高中阶段有机会、有勇气从头到尾走遍黄河,是他人生的一个有意义的历练。


今天的目的地,黄河入海口


有没有人像我一样,一直向往着黄河入海口,但是搞不清楚黄河入海口在哪里,看地图吧。


从早上七点出发,下午四点多,经过九个多小时的跋涉,抵达了黄河口。

2010年,黄河十年行曾经第一次来到这里(下图)


这里是黄河三角洲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候鸟东线最大迁徙驿站,被誉为国际鸟类降落场)。
依据汪永晨的记录,黄河十年行2012年采访了黄河入海口国家自然保护区的研究人员。得知区内水生生物资源达800多种,其中分布着各种珍贵、稀有、濒危的鸟类,现已证实的187种鸟类中,列为国家一类保护的有丹顶鹤、金雕等5种,二类保护的有27种,世界存量极少的濒危鸟类黑嘴鸥在保护区内却有较多分布。


2014年考察队的身影留在这里


2016年考察队的身影留在这里——黄河人家留影


为什么考察队员面对黄河入海口,百感交集!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无奈!(2011等待出售的虾)

大规模的海水养殖业,导致丰富的滨海湿地水漠化(与荒漠化相类,滨海滩涂消逝),浅海生物数量锐减。


根据国际鸟类监测,2013年往返于北极、澳洲的候鸟,在返程北迁时,大部分鸟类在途经中国沿海滩涂时,突然改道日本南方诸岛,避开福建、江苏、黄河三角洲湿地,绕行阿留申、硫磺岛、琉球群岛等,在接近日本岛前,折回辽宁湿地,向西伯利亚迁徙。


候鸟改道应与黄河三角洲大面积围海养殖,造成滩涂水漠化,近海生物栖地丧失,生物量锐减,食物短缺有关。


滨海滩涂所孕生的底栖生物量较人工养殖的海产丰富的多,复杂的多,是一个数量巨大、种类庞杂的生物链,而人类只取自己所需的鱼、虾、蟹,视其它生物为废。!(下图:2011虾养殖)


浅海滩涂(沼泽性滩涂,海洋生物的主要产卵区和栖地)的大面积淹没,致浅海滩涂的巨大碳汇效应弱化(根据中国海洋国际合作委员会对黄、渤海生态区的调查,滨海滩涂的碳汇能力为森林的15倍)。


黄河携大量泥沙、微量元素、硅藻类物质(构成生命的基础元素)及汇集了沿途数千公里的营养物,输送至黄河三角洲,于浅海滩涂构成的自萌生生态系统对生态建构、物种繁育、排海污染起到巨大的“生命摇篮”及生物养化塘的净化作用。
(2016年没有化工厂黄河入海口本是这样的)


黄河年泥沙量超过17亿吨,近代治河思想为高筑堤,窄束河,使冲入海,变造田运动为造陆运动,于入海口处每年造陆约30平方公里。
下图:2013 黄河入海口处,立着这样的牌子(任增颖拍摄)。


黄河的造陆运动,令国土面积不断向海延伸,极大地便利了沿海大陆架的石油开采(胜利油田系我国油井最为密集的石油开采区),围绕石油建立的大型企业化工园区亦在此云集,工业用地涉及保护区者被划为“非地”。
下图:2014年自然保护区牌子上的字已经看不清了(任增颖拍摄)。

石油开采、化工污染、盐田、虾塘的过度开发、垃圾填埋、湿地退化、保护区面积萎缩等各种问题错综交织。


2011年的记录,本来是三大重要之地于一身


2010保护区与化工企业一门之隔


2011年自然保护区的大门口盖起了厂房。
2014年考察队站的地方原来是自然保护区的大门,2011年后消失了。


(2014年成了盐池的湿地)


(2016年成了盐池的湿地)


2016年黄河入海口处堆着卖不出去的盐


2016年黄河入海口处堆着卖不出去的盐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记录


2012盐场和化工厂共存


2016年竖有保护区大门处建了化工厂(2016,这地方的湿地被排干了)。


当地人说:东营,原来的湿地现在变成成片的化工厂。每到晚上或有大风的时候,整个东营港被难闻的气味年笼罩、就连距离东营港15公里远的仙河社区也难逃空气的污染。


看看2015年的汪永晨是怎样地努力记录着。


2014年化工厂边的水是黑的


2014年 井里的水


 2014年在记录(任增颖拍)


2014年在记录(任增颖拍)


可喜的是,经过黄河十年行及各界的努力,初步见成效了。
两年前拍的到工厂里流出的黑黑的污水现在看不到了,河里的水是清澈的。(拍于2016)


当地司机说或许是因为这两天下大雨,让这里的水质有了改观。
(拍于2016)


每年都陪我们来的任增颖告诉我们,当地的政府和企业是花了大力气进行了改造。(拍于2016)


所以,记者们镜头里的黑水变了颜色。我们一年年的报导应该说是见到了成效的。(拍于2016)


2016的东营水虽然请了,但是味道还是浓浓的臭。
多希望黄河十年行结束的时候,黄河母亲向大地最后的吻别是她原本自然的颜色,自然的味道中。


今天,黄河入海口,黄河十年行又来了。


前两年来一直看着这里大力开发、蓝色经济等标牌,看见的是工厂拔地而起。


这次来,原来大开发的牌子换成了中国梦,换成了自然保护区条例。


虽然还有盐池、堆积的盐、工厂等


这些还是让人感觉不像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地质公园、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但是一切都在向好


照片中很多的小洞,是小螃蟹的家,说明生态的向好。


这次来给人感觉是生态已经成了主角!


特意从大连赶来的原当地环境保护志愿者小任告诉大家,一些污染很严重的化工厂被叫停。


黄河十年行第八年在黄河入海口我们看到的是生态正在恢复中。


东营,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及黄河故道,本来是国家级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总面积达15.3万公顷,是全球暖温带最广阔、最完整、最年轻的湿地生态系统,是国际重点保护的全球十三处湿地之一。


朋友们纷纷表达、交流着自己的所见、所感


专家李敏说,多次穿越黄河,第一次来到黄河入海口,非常震撼。


尤其是接近黄河入海口附近,感觉湿地生机勃勃,黄河入海口的丰富使人振奋。


原来附近的一个垃圾场被蜜封了,有的化工厂被拆除了!特别感觉到中央督导的作用太给力了!


2017年的落日,给一路风尘的队员们以无限美好的感受!
但愿这不仅仅是博物馆里的照片(下图)。


黄河入海的地方叫仙河镇。据当地人说,仙河镇,原本为仙鹤镇,因这里曾是仙鹤的栖息地。但愿他此后依然是仙鹤的栖息地!


湿地,被生态学家们定为大地之肾和基因库。


因为它可以排毒,稀释污染(2016的落日)


因为它不单鸟类和植物超多,还有在不断发现着的新种;它还有承担起调节气候的作用;洪水来了,它可像大缸一样把水吸纳存着。干旱了,它可以慢慢释放为大地解渴。(2016的黄昏)

2016我们曾经期待着!2017我们看见了改观,我们继续努力并且期待着!


其实,我不确定黄河入海口的位置到底在哪里是有情可原的。
汪永晨曾经写到:2013年和2014年,在黄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上,黄河水利史专家徐海亮让我们更多地了解到,原来从北京到山东东营,途经的很多河流,都曾是黄河入海口。比如廊坊附近的山经河,是5000年前,黄河可追溯的最早的入海口。
如今,天津至郑州的黄淮海平原,就是黄河经数次改道,并携带大量泥沙在渤海凹陷处沉积形成的黄河三角洲。
今天,这里是中国湿地和濒危鸟类的国家级保护区。
从徐海亮那儿我们知道,原来治理黄河泛滥的英雄不仅仅是大禹,虎门销烟大英雄林则徐对黄河改道居然也有过重要的预测,对黄河的治理做出过杰出贡献。
下面这张照片是2016年的一个记录。黄河之行的朋友们所经历的和即将经历的艰难困苦还在后面。


朋友多保重,此行任重道远!

图文信息由黄河十年大型生态考查队 汪永晨等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