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尕海的姑娘长大了

 

汪永晨文图

 

 

    被誉为“宇宙中庄严幻影”的九曲黄河第一湾,清澈的河流水势平缓,蓝天白云,绿草繁花,帐篷炊烟,牛羊骏马,盘旋的雄鹰,如诗如画,气象万千。

    2016年8月16日,我们离开唐克时,发现唐克从我2009年到这来时只有一条小街,发展成了热闹非凡的街市。是旅游让这儿的发展速度如此惊人吗?

 

2016年唐克的街上

 

2016年唐克的寺庙

 

2016年九曲黄河第一湾边

    今天,没想到我们离开唐克的路,还要经过九曲黄河第一湾。在景区的大门口,我们说明是路过,昨天买门票进去过了,售票处的人就痛痛快快地给盖了章让我们通过。

    又是没有想到,我们要走的路,九曲黄河第一湾景区是必经之路。这样我们有幸与黄河这精彩的篇章再次亲密接触。

    早上的黄河那么静,那么抒情,我觉得她还带着些许羞色。

    站在静静的黄河边,极目远眺这里的抒情与壮观,真的让人凭生膜拜之感,甚至觉得对人和自然有了新的感悟。

    这样一个念头是突然闯入我的脑海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此时此刻,我要把大脑腾空,放入黄河大卷。

 

2016年九曲黄河的早晨

 

2016九曲黄河的早晨

 

2016九曲黄河的早晨

     

2016全景看九曲黄河

    把大脑腾空,装进黄河大卷的念头,在我的意识里一直不断地重复,加深,久久不肯离去。

    昨天追赶落日,到这儿时忙着拍日落中的黄河,没有注意到我们爬到高处看黄河的栈道竟有这么高,那么长。

     而且这栈道不仅引你上山,还带你下河

 

2016上山的栈道

 

2016栈道旁

 

2016走近黄河的栈道

    在黄河的这一片湿地上,我们看到的最多的野生动物是旱獺。

    说到旱獭,2011年黄河十年行时,同行的中科院旱寒所研究员蓝永超说,玛曲是高寒湿润性气候,年降水量达600多毫米,曾经滋润了大批优质牧场。近些年来,随着气候变暖、过度放牧,草场出现沙化现象,鼠害十分严重。

    对此,随行的生态学家王海滨有不同意见。王海滨认为,适量的旱獭、鼠兔对草原自身循环是有好处中心的,一路上我们看到了不少旱獭,草场依旧很好。草场沙化和有没有鼠害还是两回事。

    蓝永超立即反驳说,公路两旁并不是鼠害最严重的地方。鼠害现象是存在的,很多草场为了灭鼠,都放置了招鹰架,并放养了狐狸。蓝永超还认为,少量的鹰和狐狸并控制不了老鼠的繁殖,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治本之法,还是要从恢复植被入手。

2011年,两位生态专家在黄河源为高原鼠兔也有过吵得一个比一个嗓门高的时候。

生态学家蓝永超认为:这种可爱的小动物是破坏草原植被的一大害。它们繁殖能力超强,主要吃食草根,被它吃过草根的青草自然枯死。而且这种动物在干旱少雨季节的繁殖能力尤其强盛。

    在生态学家王海滨看来,鼠兔的积极意义包括:鼠兔打洞,疏通土壤,增加土壤的通透性,有利于水份下渗;鼠兔可加速草原生态系统的循环。其表现为,它吃草,粪便、尸体可以加速营养物质循环。如果依靠草自身的循环,恐怕还要等几年,鼠兔可以令其加速。与此同时,鼠兔把草拖到洞的深处,草腐烂后,可增加土的有机制含量。还有,鼠兔的洞穴能为其他动物提供栖息的场所。

    那天,在大巴课堂上激烈的争论之余,一行人对拍照公路两边草场上随处可见的鼠兔,产生了强烈的兴趣。那毕竟也是高原上的生灵,也是高原上的野生动物。更何况它们还是憨态可掬。一时间,咔咔按相机快门的声音此起彼落。

鼠兔体型跟刚出生的小兔子一般大小,居住的洞口直径在8至10公分左右。由于天敌的存在,鼠兔特别敏感,稍有动静,立刻钻进洞穴,随后探出小脑瓜左顾右盼,十分可爱。

2011年“黄河十年行”最小的志愿者中学生徐子沫摄取的一个镜头,是两个高原鼠兔在打架。那副小样实在是惹人喜欢。

 

2011年 较量 徐子沫拍摄

 

2011年扭打

    2016年8月10日,黄河十年行从青海西宁出发,从青海省果洛州玛多县进入玉树州曲麻莱县麻多乡,走进了黄河的源头约古宗列盆地。然后顺河而下,从曲麻莱黄河源第一县到了长江源第一县治多,再到了玉树三江并流所在地。接着经玛多、班玛、白玉、年宝玉则、久治,在唐克九曲黄河第一湾追赶上了九曲黄河第一湾的落日,一路上,天地间孕育黄河的湿地真美。

   本来我们应该去玛曲,可是这一路上,所经之处都在修路,每天晩上都是11、12点甚至1点多才到住地。司机太辛苦了,没办法,只好放弃玛曲到碌曲。

 

2015年黄河十年行在玛曲

 

2015年黄河十年行在玛曲

 

2015年玛曲的日落

    藏族人民结合黄河上游的地形、景观等,将上游诸河段取了很有特色的名称,如卡日曲、约古宗列曲、扎曲、星宿海、玛曲、析(赐)支、河曲、九曲、逢留大河等。

    藏语称“河”为“曲”. 俗语说:“天下黄河九曲十八湾”,这“九曲”就是唐代对贵德以上黄河段的称呼 黄河首曲所在地玛曲县,还是整个黄河流域唯一一个以“黄河”命名的县,玛曲,藏语即黄河。

   2011年黄河十年行随行专家告诉我们,玛曲湿地是我国青藏高原具有极高生态价值和社会效益的大型多功能高寒湿地,是黄河重要水源补给区,在蓄洪、涵养水源、防止水土流失等方面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但是,由于人为活动和自然因素的影响,玛曲生态环境逐年不断恶化,严重威胁着“黄河蓄水池”。

    依据玛曲县环保局2011年6月公布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现状。玛曲县环境保护面临以下问题:

    一是草地沙化严重。

    二是湿地、森林资源萎缩、河流干涸。

    三是河岸塌方与水土流失严重,境内黄河干支流由于缺乏治理致使水蚀、风蚀、重力侵蚀现象恶性循环。

    还有生物系统多样性锐减。据六七十年代有关资料考证,玛曲各类珍稀动物多达230多种,现在只有140多种,减少了近90余种。

    玛曲县环保局2011年6月,能够公布这样的生态环境现状,让我们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黄河十年行同行的专家们一直认为,保护和恢复玛曲湿地,不仅对研究高原生态系统的变迁和演替,保存野生动植物种质的遗传多样性,以及拯救濒危物种具有独特的价值,也有利于保持区域生态平衡的稳定。

    尽管玛曲的生态环境逐渐恶化,但玛曲的美依旧令人眷恋。这几年黄河十年行到那里时,即使太阳躲在云里,一行人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拍拍照而叫停车。

 

2011尕海上的飞翔

 

2011高原上的尕海

    碌曲最著名的是尕海。水面上翱翔的雁、鸭,湖边小村庄的宁静祥和,都让我们感叹着这里的韵味。

    我第一次到尕海是1993年的8月。那次青藏高原行,让我知道了作为一个广播记者我以后会更多的关注什么。因为就是那次,我既看到了高原的美丽,也看到了我们人类对高原的破坏。

    那次在尕海边的一幕,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就是前面我讲过的,一只鹤妈妈在天空中教小鹤飞翔。起飞,降落。它们飞得那么随性。可惜当时我手中拿着的是录音机而没有照相机。不过,蓝天白云中三只鹤的身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至今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天空中的它们。

    能在脑海里留一辈子画面,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能一辈子留下的事儿,应该说也不会太多。

 

2013高原上的黑颈鹤

    8月是草原最美的季节,柔风夹杂着湖畔的花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尕海四面环山,三条河流注入该洼地后,与洼地泉水成为尕海湖永不枯竭的源泉。

湖的四周形成了大片的沼泽地。沼泽和草甸中成长的苔藓及蕨麻、梅花藻等多种植物,为鸟类提供了广阔的觅食点和栖息空间。

每年春末夏初,成群的白天鹅、灰雁、班头雁、灰鹤、棕头鸥、赤麻鸭、绿翅鸭、针尾鸭、鸬鹚、草原百灵等近百种鸟类,从南方和东南亚一带飞来,在这一高原“神湖”安家、产卵、育雏。特别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一家家,一群群在这里栖息、繁殖、越夏。使其成为黑颈鹤的重要繁殖地之一。

    尕海基本不能种地,只能放牧。

    2011年我们去时发现当地百姓的生活还是挺穷的。我们随意走进一户人家,看到一位漂亮的姑娘。

    聊起来知道,这个姑娘家因母亲的病生活越来越困难。过两天母亲还要去做胃的大手术。就要开学了,虽然现在上学不要学费,但是去县城上学,吃,住,行还是不小的一笔钱,全家人正在为此而着急。

    我们当时就凑了些钱给她,希望她能继续上学。因为他们那里没有电话,所以有两年我们没能再联系到这个姑娘。

 

2011没有牛羊,没有田地,全家的生活来源是挖草药

 

2011疾病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是太大的挑战

 

2010小小的年纪眼睛里已经有了忧愁 

    2013年,黄河十年行到尕海保护区采访。采访完后,我们把这位姑娘的照片拿给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王寒月看,她说认识,不过女孩暑假出去打工了,家里还有个弟弟也在上学,我们把照片留给寒月,希望她帮我们联系上这个女孩。

    我们回到北京后,王寒月帮我们找到了那位姑娘,姑娘给我打来电话说,妈妈的病没好,爸爸又病了要做手术。她说自己中学毕业了,想上师范却没有钱。随后我给他们寄了学费。

2013年9月学校刚刚开学,姑娘打来电话说她退了师范学校。我问她为什么,她说那里的学习气氛不好,她转到了普通高中,想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那年的11月16日,我正在北京乐水行,姑娘又打来电话。她说她家的事总是让我惦记,所以其中考试刚考完,她考得很好,所以要告诉我一下,姑娘打来电话的那一刻,我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

    这些年,这位叫贡保吉的美丽的姑娘每当放假的时候,她都会给我打电话,每次告诉我的差不都是这次考试我考得不错。

    2016年8月16日,再见到的贡保吉出落成大姑娘了。已上到高二。她告诉我们本来假期要出去打工,去饭馆揣盘子,挣钱。可妈妈的胃病又犯了,只好在家陪妈妈。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她真的不放心妈妈。

 

2016年宫保吉和姐姐

 

2016年尕海

 

2016年尕海的鸟

    在尕海,为了保护鸟类,住在海子边的宫保吉家和她家的邻居两年前就搬到了山角下远离了尕海。

    2013年在尕海自然保护区采访时,王寒月告诉我们,那年在尕海繁育的黑颈鹤是60对,而1993年我在尕海釆访,那年在尕海繁育的黑颈鹤只有20对。

    2016年8月16日在尕海,通过宫保吉我们联系上了前几年釆访过的尕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王寒月。

    见到王寒月后,她把我们带到尕海边,我们还没下车,就远远看到一群大鸟从水面上飞起,寒月看走了神,说是黑颈鹤。在隆宝滩、班玛、久治、年宝玉则本都有可能看到黑颈鹤的地方,我们都没有看到。所以听寒月说是黑颈鹤,全车的人都激动地往尕海边跑。

    当这群大鸟停在水边的花中时,我们看清了,它们不是黑颈鹤,是斑头雁,也是高原上的一种珍惜鸟类。近距离看它们头上的那几条班,不能不感叹造物者真是神奇!

 

2016尕海的斑头雁

 

2016尕海展翅的斑头雁

 

2016尕海斑头雁起飞了

   王寒月说,现在尕海鸟类的种群明显增加了。只是近年的旱,让尕海大大缩小了。

    2011年黄河十年行到这里时 知道尕海已成为尕海国家级候鸟自然保护区。那次,我们拍到了尕海里的黑颈鹤。

2013年黄河十年行采访王寒月时,她告诉我们,每年四、五月来这里最好。鸟从暖和的地方汇集到这里过夏、生孩子。不过在尕海景区要想看到它们,也不那么容易了,因为游人太多,鹤都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

    2016年,在尕海边,王寒月说,运气好的话就可以拍到黑颈鹤。

    王寒月说:保护区现在面积是四千四百八十多公顷。有一百多种鸟类。一级保护的鸟有黑颈鹤,黑鹳,大天鹅。

    寒月说:黑颈鹤,记得吧,上次和你们说每年有六十多对在繁育。现在每年有一百多对黑颈鹤在尕海繁育了。

    我们问寒月,保护区怎么保护呢?除了让老百姓的家搬离海子,把那里还给鸟了?还有呢?

    寒月说我们工作人员要巡湖,不让外面的人打鸟,赶鸟。以前还是有人来打鸟,现在不让打。鸟多了,可是湖面缩小了,主要是旱,没下雨。今年海子旱下去的有三公里那么宽 。   

    我们问,黑颈鹤增加了,大天鹅增加了,有具体增加了多少的数儿吗?

    寒月说这个数据有,但是不公开。我们单位网上有,我们规定是不能随便给人的。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只是测好给他们发过去,不上公布。

    有记者问:巡湖的交通工具是什么?

    寒月说顺着草场走,没车。一个礼拜走两次。一天走两百多公里,四百公里五百公里都有。背上水、干粮。我们这个山面积大得很。

    我们问:一次能看到多少种鸟?

    寒月说:最多一次种类有四十多种。运气好的话就更多。

    在和寒月聊着时,水面上有一个小黑点,我们问那是什么鸟?寒月说,那是黑颈鹤的小幼崽。

    太小了,我们没有拍下来,这小小的黑点,就算是2016年黄河十年行看到的唯一一只黑颈鹤吧。

    有些事不能强求。知道来生孩子的黑颈鹤比以前多了,让我们的记录有了变化。知道这里水面小了,我们也要记录。这就是黄河十年行的意义,记录黄河在十年间的变化,包括黄河周边的生态和人家。记录,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母亲河,关注母亲河。让决策者在制定发展规划时,多些他们应该知道的信息和依据。

2016年尕海的花花草草

 

2016年尕海的水中

 

2016年和宫保吉在一起

 

2016年宫保吉

 

2016年宫保吉在为黑颈鹤祈祷

    在尕海湿地上,宫保吉和她姐姐一起,蹲在花中为我们唱了藏族的歌,歌声从花丛中飞向远方。

    和寒月、宫保吉说再见时,我多么希望明年再来时,能在尕海看到黑颈鹤;多么希望再来时,寒月他们巡湖时不用再靠走,有了保护区自己的车;也希望明年宫保吉能考上自己喜欢的大学,学上自己喜欢的专业,将来还能回到家乡为保护黑颈鹤做上自己能做的事。

 

2016和黑颈鹤说再见

 

2016黑颈鹤生活地的落日

2016晚霞下面是黄河

   明天,黄河十年行将要走过的地方,三个小时里可以领略大自然中的五种地形地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