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三

——在黄河源拍野生动物

 

汪永晨  徐海亮 文图

 

    2013年8月6日早晨,昨天差点就因高原反应被我们送回低海拔的北京电台主持人芳华精精神神地站在车前说:我没事了,头也不疼了。

    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让你不能不觉得在它面前你的渺小,它在你面前的伟大。然而能认识到此的也并不容易。

  

                                                 雄鹰与我们同行

                                    比翼

                                  对话

                                                  领路

     “黄河十年行”从第一年开始大家就都习惯了我们车上的大巴课堂。专家们可在车上给记者们讲他们认知的江河自然,和江河的文化及江河的风土人情。其实,在大 巴课堂上,每一个都是老师,每一个人也都是学生。这种与车窗外的黄河在时间与空间上的同行,是加入“黄河十年行”的每一位共同营造出的一种特殊的氛围,也 让每一位都十分享受。

    可是今天一上车我们就宣布:今天大巴课堂不开课,我们只用眼睛、用耳朵、用镜头去追寻野生动物。

    2012年在河源时,我们看到的藏野驴是一群一群的;我们看到藏原羚的白屁股一颠一颠跑时的样子,至今还在眼前浮现;还有各种猛禽起飞的,翱翔的,扑下来 抓鼠兔的。去年当地农林局局长朵华本就有些遗憾地说,现在禁牧了,野生动物是多了,可那么好的草场不让牧民们放牧也是挺可惜的。

  

                                                     高原的鸥

         玛多人用的电是从这里发的,可这儿却从黄河源头就截住了鱼的通道

喇嘛也成了导游,前两年他也带我们走过黄河源,因要价太高我们不再找他了

                                           高原的勇者

     那我们今年来,野生动物会更多了吗?我们就是要亲眼见证黄河源十年中的变化。

 

                                           高原的今天是阴天

                                              列队不是欢迎

                                               在银色水中行

                                                     准备

                                                       飞

     2011年的“黄河十年行”是10月底11月初。和今年几个月的差别,这次水中的鸟明显要比去年多。高原特有的棕头鸥、赤麻鸭、斑头雁列队的列队,低空飞关翔的低空飞翔,让我们感受着在鸟的王国里它们有多么自由,多么欢畅。

  

                                           河源的水成了这样

                                                      等待

                                                       牧童

                                                   河源人家

     2013年8月,黄河源的各种水鸟真不少,可是它们和我们的安全距离是非常明显的。本来它们肥肥地身躯还在湖边的湿里吃食,可我们的车只要一停,它们就扭达扭达地走向湖中,或游,或飞了。

    就在我们地专心致志地看高源湖中的各种水鸟时,这三匹藏野驴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从它们悠闲地在湖边漫步,到它们被我们惊扰了后的狂奔,我都拍了下来。

                                                  湖边漫步

                                                  看见了我们

                                                      跑

                                                   越跑越快

                                                 跑到了山坡上

                                                      跑远了

     当然,我们平时在电视中看到的那些拍到的野生动物可不是我们这样边开车就能边拍下来。那是要等在那找最佳时机,最佳拍摄角度的。“黄河十年行”拍野生动物 并不是我们的重点,而且多时候只是在车上扫拍,就能拍到大自然中我们的另类朋友,这还是让我们很是激动,或说很是感叹野生动物的乐园里妙趣横生的。

 

                                                       路遇

                                                     同行

                                                          又遇

                                                        又同行

                                                    对视

                                                    去比赛

     8月6日的黄河源区一天都是阴天,我们还赶上了一场“雪弹子”就是小冰雹。它们很快就把地下白了。

    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高原上,我们只是拐了一个小弯,就看到了天边的“大戏”,落日把整个天炫染的轰轰烈烈。这不能不再次让我们感叹大自然对我们恩赐是那么慷慨。

  

                                                 河源的日落

                                           又低了一些的太阳

                                                  离开地平线

                                          旁边的“火”还在燃烧

                                                         过河

     天边的这线火红一直跟随我们到了我们要到的黄河源第一小学。因为河源电话不通,我们还是前些天,小学校长在麻多乡时和他联系过。路上我们一度以为今天晚上如果找不到他们,我们可能要住在车上。一向做事严谨的李一方甚至想了很多如果,如果,如果怎么办。

    可是,我们的车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终于找到了黄河源第一小学过草原节的帐篷时,学校的老师和乡里的一些领导,竟然手捧哈达在等着我们。

    我们被迎进了帐篷,美酒,歌声随之端起,唱起。

  

                                                        敬酒

                                                      唱歌

                                                     祝福

     2013“黄河十年行”我们把前几年来拍的照片挑了一起放大送给我们采访的人家。黄河源第一小学,也是我们要跟踪十年采访的“家”。

    今年是我五次来这所小学校。小学的老师们包括乡里的一些领导的热情再次让我们感动。当然我们深深感觉到的还有“黄河十年行”在他们心中的位置。那一杯杯酒,一首首歌曲还在加深着我们之间的情谊。

  

                                                     这个是我

                                      去年的照片今年的惊喜

                                                       是我

                                             第四次在一起

     在他们给我敬酒时,我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并不能不向他们表示着我的敬意。我说:当我们母亲河的身躯伤痕累累的时候,源头除了受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以外,你们不离不弃地以自己对母亲的敬畏守护着她,呵护着她,延续着她,我知道你们不仅是为了今天,更为了明天。

    今天特意穿上自己在西藏买的藏式服装的张柳还被当地人送了一个藏族名字格桑美朵。

    今天,第一次走进河源的人抬头望着河源的星星,它们的更大,更亮,是错觉,是偏爱,还是什么呢?

    在我们带着对今天河源人给我们的感动,带着对明天就能再次看到母亲河最初的“乳汁”是如果流出来的期待中,我们睡在了黄河源小学的师生为我们准备的里面三新的,厚厚的被子里,真暖和,真舒服,感觉真好。

 

                                               明年再来

     就在我要结束这篇文章的写作时,我收到2013“黄河十年行”的黄河史专家徐海亮先生写来的“黄河的生成、黄河的源头和尾闾”一文。虽然徐先生回北京已经几天了,但他对“黄河十年行”的认真还在继续着。

    我就把他写黄河源的部分抄在这吧,希望朋友们和我们一起对母亲河能有更多的了解。这也不仅是为了今天,还有明天。

 

黄河的生成、黄河的源头和尾闾

    2013年我们这个团队多数人最关心的地域是黄河河源,这是大多数人第一次要去的神秘和最神圣地方。青海省玛多县多石峡以上地区为河源区,面积为2.28 万平方公里,是青海高原的一部分,属湖盆宽谷带,海拔在4200米以上。盆地四周,山势雄浑,西有雅拉达泽山,东有阿尼玛卿山(又称积石山),北有布尔汗 布达山,南以巴颜喀拉山与长江流域为界。湖盆西端的约古宗列,是黄河发源地。

    最早有关黄河源的记载是战国时代的《尚书·禹贡》,有“导河积石,至于龙门”之说。一般所指“积石”,在今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附近,距河源尚有相当的 距离。唐太宗贞观九年(公元635年),侯君集与李道宗奉命征击吐谷浑,兵次星宿川(即星宿海)达柏海(即扎陵湖)望积石山,观览河源。唐穆宗长庆元年 (公元821年)刘元鼎奉使入蕃,途经河源区,得知河源出紫山(即今巴颜喀拉山)。

    朝廷正式派员勘察河源,是在元代至元十七年(1280年),世祖命荣禄公都实为招讨使,佩金虎符,往寻河源,历时4个月,查明两大湖的位置(元史称“二巨泽”,合称“阿刺脑儿”),并上溯到星宿海,之后绘出黄河源地区最早的地图。

    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命拉锡、舒兰探河源。探源后他们绘有《星宿河源图》,并撰有《河源记》,指出“源出三支河”东流入扎陵湖,均可当作黄河 源。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遣喇嘛楚尔沁藏布、兰木占巴等前往河源测图。乾隆年间齐召南撰写的《水道提纲》中指出:黄河上源三条河,中间一条叫阿尔 坦河(即玛曲)是黄河的“本源”。

    1952年黄河水利委员会组织黄河河源查勘队,确认历史上所指的玛曲是黄河正源。1978年青海省人民政府和青海省军区邀请有关单位组成考察组,进行实地 考察,提出卡日曲作为河源的建议。1985年黄委根据历史传统和各家意见确认玛曲为黄河正源,并在约古宗列盆地西南隅的玛曲曲果,东经 95º59'24",北纬35º01'18"处,树立了河源标志。1999年10月,水利部、青海省人民政府及黄河水利委员会在玛曲曲果竖立了由江泽民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题写的“黄河源”碑。

    河源当地称玛曲。“玛”即玛夏,藏语意为孔雀,“曲”是河,“玛曲”即孔雀河。孔雀河起始于约古宗列盆地西南隅卡日扎穷山的玛曲曲果日(意即黄河源头 山),山坡前有众多的泉群,泉群汇集成东、中、西三股泉流,东股最大,冬季不结冰不断流,当地藏民称它是玛曲曲果(黄河源头),其地理位置为东经 95º59'24"及北纬35º01'18"。三股泉流汇合后,串联许多大小水泊,逐渐形成了一条6-9米宽的小河,缓缓东北流入约古宗列。 约古宗列是 一个海拔4500米左右的盆地,东西长20余公里,南北宽约13公里,盆地西部是雅拉达泽山,北部是扎尕喀州山,东南部是洋咯拉折山,盆地内散布着众多的 湿地、水泊,水泊间为水草丰美的沼泽草甸,历来就是当地牧民的冬季牧场。每当春回大地,盆地里碧草如茵,百花吐艳,景色更加绚丽,所以,藏族同胞亲切地称 这个盆地叫约古宗列,意即“炒青裸的浅锅”。

    穿行在约古宗列盆地的河段,又称约古宗列曲,它串联大小水泊,蜿蜒东北行,穿过第一个峡谷——茫尕峡(长18公里)进入玛涌。玛涌即黄河滩,自茫尕峡出口 至扎陵湖,东西长40公里,南北宽约20公里,黄河滩的西半部分就是著名的星宿海。星宿海实际并不是海,东西长20多公里,南北宽10多公里,是一片辽阔 的草滩和沼泽。滩面海拔高程4350米左右。滩内有大小各异的水泊密布,大的数千平方米,小的只有几平方米,水泊水深一般1米左右,四周生长茂密的杂草, 夏秋百花盛开,藏语称它为“错岔”,意思是花海子,水泊在夕阳照耀下,灿若群星,星宿海即由此而得名。

    黄河流经星宿海,先后接纳西北方向流来的扎曲和西南方向流来的卡日曲,水量大增,继续东行约20公里,穿过一段低矮的谷地和沼泽草甸,进入扎陵湖和鄂陵 湖。这两个湖泊海拔高程在4260米以上,是中国最大的高原淡水湖。扎陵湖当地藏民称“错扎陵”,意思是灰白色的长湖,位居上游,湖水面高程约4293 米,周长123公里,面积542平方公里,平均水深8米,湖心偏北东部,最大水深13.1米,蓄水量47亿立方米。鄂陵湖当地藏民称“错鄂陵”,意思是青 蓝色长湖。位于扎陵湖以东约9公里,湖水高程4269米,周长153公里,面积608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0米,最大水深30.7米, 蓄水量达108亿立方米。

    出鄂陵湖东行65公里流经黄河上游第一座县城玛多,玛多高程4200多米。玛多历史上就是青藏通道的必经之地,是进藏大道的驿站和渡口,故称“黄河沿”, 黄河干流上第一座水文站——黄河沿水文站即设于此地。黄河沿以上流域面积2万多平方公里,年水量5亿立方米,平时河面宽30~40米,俨然已是一条大河 了。

     但是,2013年的“黄河十年行”的路程,却是从山东东营的黄河河口溯源而行。

     清咸丰五年(1855年)六月十九日黄河在兰考铜瓦厢改道夺山东大清河,于利津铁门关北肖神庙以下二河盖牡蛎嘴入海。黄河在三角洲范围内决口改道频繁,迄 今决口改道共50余次,其中改道9次,1855~1938年6次,1947~1976年3次。在1855年7月~1999年12月的144.4年中,在三 角洲上实际行水110年。我们现在看到的黄河河口,是1976年7月认为改道以来的现行河道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