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二


——中国为什么不是发达国家

 

艾若  汪永晨文图

 

    2013年8月5日,我们从青海海南州共和县出发,今天目的地为果洛州玛多县。那里就算是进入了黄河源区.
    从共和出发,高原的景致就像一幅幅画面展现在我们的车窗外。天空中的云像是迎面扑来的感觉,也越来越多。

  

                                                  走进高原

                                                  水天一色

                                                  高原的山

     从2011“黄河十年行”开始,特别是玉树地震以后,从共和到玛多的路上越来越热闹.修路说是生命线。因为玉树地震时,救援的物资要从这里经过。可是本来 并不多的车辆,真的需要不惜代价再修一条吗?还有,本来植被就非常脆弱的大山,河源,能够承受发展速度的挑战吗?在我们还在深深地忧虑着这些的时候,眼前 的高原差不多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2010 走进高原

 

                                   2010 对大山的敬畏是神圣的

                                                 不知明天

                                          这样的地方也成了这样

                                            高原到处是工地

                                               打造精品工程

                                 这里的桥梁沟通的是什么?

                                        高原的宁静还能找到吗?

 

                                             2010 黄河源景区

 

                                             2013黄河源景区

                                                藏民的大山

                                             抢抓机遇的高原

                                     天津大麻花也上了黄河源

                                          建设河源造福子孙

     海拔逐渐抬升,人已经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开始犯困。

    中午12点半,我们抵达鄂拉山口中,海拔4449米。去年10月下旬来此,已经冰雪皑皑,今天却是微寒。
    在温泉乡,北京广播电台主持人芳华因高原反应在车内没有下车和我们一起吃午饭的粉汤。
    下午三点半,过苦海滩,下起小雨来。车外越来越冷,风越来越大,但太阳的紫外线却很强。大巴车后面的人冷得直加衣服。

                                             一路上尘土飞扬

                                     一路上沙石山在与大山较量

                                                 山头秃了

                                            峡谷里的水快没有了

     青藏高原这几年一直在修公路,尘土飞扬,工地处处,有没有必要修建这双线路?绿家园志愿者召集人汪永晨提出她的质疑。

    还好,至少目前,我们还是能看到美丽的风景,如云上的彩虹、藏原羚、藏 野驴、赤麻鸭、鼠兔等。

    修建公路,对青藏高原的冻土层破坏严重有多严重,对于高原生态来说是不可复生的吗?这些都是“黄河十年行”要探寻,要记录的。

    青藏高原本该保持原样。然而,世界三极现在却都在不同程度地被疯狂占领、掠夺与开发,恶果现在已经显现,而不仅仅在于 将来。

    “黄河十年行”第一年采访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专家吴玉虎时他就说到:恨不得一夜之间把高原上的围栏拆除。今天,我们还是看着一车车的铁丝网运往高原,将把高原一圈圈围住。

  

                                            运往无人区的铁丝网

                                           围住了自由自在的牛羊

     多年在高原上做生态研究的吴玉虎说:围栏以后最先受害的是野生动物,例如在青海湖生存有国家独有的普氏原羚,现在这种原羚可能只有几百只了。围栏以后,狼 一追,普氏原羚就撞到围栏上去了。我们口口声声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野生动物,保护三江源的一草一木,可是野生动物的遗传、迁徙和生存都被围栏破坏了。

  

                                                     藏野驴

                                                小驴在妈妈的怀抱中

                                                高原的海子

                                                        在高原

     第一次进黄河源区的人不时地被高原上的动物所吸引,拍也拍不够。中国探险协会珍惜动物委员会副秘书长赵连石有着多年的在野外拍摄野生动物的经验。自己拍不到的人,就是看到老赵拍的照片中的野生动物,也是激动不已,

    连续四年走进黄河源区的我们,看到高原上的小海子虽然受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比过去少了,可不是出现在我们视线中的它们,还是让我们忍不住叫停车拍下来。谁知明年再来时,我们还能不能和它不期而遇呢。

 

                                                     喂奶

                                              高原的棕头鸥

                                                高原的小花

     2013“黄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上,中国国家地理特约记者王心阳给大家讲了她在不丹采访的感受。不丹人的幸福观这些年一直在中国流传。

    王心阳说:不丹的人口只有65万。不丹经济很不发达,不丹的幸福源于人们并不知自家以外更远的地方。

    王心阳说:撇开其他,就个人生活质量而言,西藏老百姓的生活比不丹人民生活幸福得多。什么叫幸福?如果你的老百姓从来就没看过电视,你说他不看电视是幸福,还是这个老百姓把所有的大屏幕、平板电视都看过了,才决定,我不看电视,那才叫幸福。
    讲到以色列因缺水而发明的闻名世界的滴灌技术,王心阳说,她第一次出国、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去以色列。在以色列农场待了一周才知道以色列人民有多么的伟大。

    二战前,一部分以色列人移居至此,二战后,一些本来已经在其他国家生活得很好的以色列人还是回到以色列建设属于 自己的家园,经营那么小的一块土地。以色 列炎热,降水量少,水很容易被告蒸发。与约旦、巴勒斯坦有领土以及水资源共享方面的争议。以色列科学家花了很大精力,发明了滴灌技术,用电话线粗细 的管 子,穿过一垄一垄的田地,把管子埋在土地以下两寸的地方,然后用一点压力,水就慢慢地渗出来,蒸发量就非常的小,完全能够被植物糸吸收。北京汇源果汁原浆 就是从以色列进口的。过去北京很少看到很大的玫瑰花,现在市场上卖得很好,那就是以色列在北京的农场第一个试验项目。拥有这些技术,使得以色列在一片沙漠 荒原上实现了农业上的自给自足,而且农产品还大量出口。包括我们新疆的一些干化食品,我们在超市里能买到的苹果片、在萝卜片等都是以色列的技术。

 

                                          2012玛多县城

 

                                             2012 玛多县城

 

                                               2013的玛多县城

                                      2013玛多也在修高楼大厦

                                          2013玛多也在修别墅

                                       这样的发展适合这里的环境吗

     仅仅一年之差,玛多就建设成这样的规模,再次让我们一车感叹2012“黄河十年行”时老专家黄玉胜的话:社会主义建设速度真快呀。可是这种快,又不能不让人担忧和着急。
    在大巴课堂上,徐海亮教授再次把话题拉到发展与保护上。他说:我以前看过一些资料,但看到的都是漂亮的一面。我对龙羊峡没有认真思考过。对龙羊峡开始有认 识,源于宁夏甘肃关于大柳树(黑山峡)水电站建设之争。争议很久。以前刘家峡调度都很正常,但是到八十年代末,龙羊峡投入生产后,发现宁夏、内蒙古河道逐 渐淤积萎缩,另外灌溉用水也不够用。因为刘家峡、龙羊峡联合调度后,水要保证发电。

    为此,水利部门、航运部门对能源部门提出意见。因河道在消失,灌溉水不够。沙来得多,特别是内蒙、宁夏沙多了,水就冲不动。水库在冬天继续放水,冬天放水 对兰州这一段关系不大,因为水库刚放的水温较高,不会马上结冰。但这水到了内蒙古后,往往造成额外的凌汛,比天然凌汛要大。这就是龙羊峡大坝造成的问题。

    另外让徐先生吃惊的还有,现在水位不高,可以看到在水边一二十米高处两岸都是破碎、风化的沙石。这样的状况,很是令人忧虑的。

  

                                                      花石峡

                                                 高原的工地

                                         修路时对草皮的保护

    在2013“黄河十年行”的大巴课堂上,我们为什么不是发达国家?是李楯先生一开始就提出来的问题。

    李楯说,“起步晚”?数千年文明古国,何以起步晚;

    责任在谁?说“别人欺负我们”,我们有没有能力不被欺负?

    说“别人与我们为敌 ,限制我们发展”,别人何以与我们为敌,何以敌对的态势,更多地影响我们的发展,敌对的关系能否改变?

    说“人多资源少”,何以一些人口密度是中国大陆两、三倍,人均耕地、人均水资源远低于 中国大陆的国家,不但人均国民收入和国民享有社会保障的水平远高于 中国,且农产品或能自给,或自给有余而能出口?中国总是讲自己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2%的人口;中国的人均淡水资源是 世界人均的8%,但最起码 英国、荷兰(为中国55.55%)、以色列(为中国45.45%)、韩国(为中国34.34%)、日本(为中国30.3%)等人均耕地少于中国,德国、韩 国、印度、荷兰、以色列等人均水资 源少于中国。以色列,人口密度是中国的2.35倍,人均耕地上中国的46%,人均水资源只有中国的5%,人均国民生产 总值(按购买力平价美元计算)且是中国的3.25倍。中国人均耕地从1949年的2.61亩,到2008年减为1.37亩,减少了47.5%;人均粮食产 量从1949年的208.95公斤,到2008年增为398.12公斤,增加了90.5%。中国人的吃饭问题——6亿人时饿死,13亿人时,进口粮食……

  

                                            这里也是野生动物的家园

                                              这里的河是干的

                                            这里还在大发展

    2013年8月5日傍晚7点我们到了玛多县城,夏季为玛多旅游季,宾馆难订,好在有玛多农牧科技局长朵华本帮忙,我们才顺利入住。北京广播电台主持人芳华 被紧急送到医院,领队赵连石、司机车殿巍主动负责护送。去年的今天,是中央电视台记者李路在这因高原反应被送到医院紧急救护,也是赵连石跑前跑后,最后雇 车将李路连夜送至海拔较低的共和县。我们担心此行芳华也会如此。不过,为了能使此行的20个人都能走近黄河母亲“出生地”,我们大家一起默默地为她鼓劲, 为她加油。
    高原入睡和平时不一样,因反应难以入睡时,有一个问题一直在艾若的脑子里反复想着:玛多县正在大兴土木,建房繁忙,不知道,以这样的速度开发青藏高原,真的会有人受益吗?

 

                                     采访玛多农林牧业局朵局长

     明天“黄河十年地”20人将走过黄河源头约古宗列,那里海拔那么高,我们中国人的建设速度不会在那里也有体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