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十一

——大美就是和谐

石方  汪永晨文图

 

    2013年8月4日“黄河十年行”一行人站在贵德大桥上拍照。

    “天下黄河贵德清”在中国,这句话的知名度是很高的。一般人知道这句话总会以为,这是天然黄河在这一段的自然之色。直到2012年“黄河十年行”时,国家 电网的专家黄永胜才告诉我们,这其实还是黄河在成了龙羊峡水库后水的颜色。这句话是当年一位副总理来视察工作时提得词。一句领导的提词能够流传得这么广, 是人们对黄河的一种期盼,还是当地人会公关呢?

  

                                   2010贵德黄河大桥上拍到的黄河

 

                                 2011贵德黄河大桥上拍到的黄河

 

                                2012 贵德黄河大桥上拍到的黄河

                                    2012贵的黄河大桥上拍到的黄河

                                                  黄河在贵德

    和前几年相比,贵德这里的水似乎少了些,中间的小岛完全露出了水面。不过去年我们来这里是10月。季节对黄河水量的影响大,还是人为影响对黄河水量的影响大,这其实也是“黄河十年行”要记录与考察的。

                                                  贵德的大山

                                                      大山在贵德

    离开贵德,沿黄河逆流而上。今天真是天公做美,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可是,我们很快就看到了黄河及其支流的水,在人的掌控之中的河床及两岸。

                                                 以装机容量自豪

                                                    进了电站

                                                      治理

                                                   治理之后

                                                       河与人

    今天2013“黄河十年行”的行程是穿过龙羊峡,最终到达共和县。出去贵德不久,我们就路遇山体滑坡,只好绕路而行。路边的指示牌上写着:前方修路,请绕行厂区公路。这个厂区指的就是拉瓦西水电站。

    拉瓦西水电站号称是“全国电压等级最高北方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我们在网上查看了一下,是这样介绍的:它位于青海省贵德县、贵南县交界的黄河干流上, 是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西电东送”战略北通道的重要骨干电源,是“十一五”期间国家重点工程,共规划建设6台7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工程于2001年 正式启动,不仅以250米高拱坝、420万千瓦装机容量成为黄河流域的重要“标志性电站”,并一举创造出多项国内及世界水电建设的新纪录。

                                                      黄河边

                                                黄河有了电站后

                                                 干河为哪般

    当顺路走到厂区门口时,却被哨兵拦住,绝无通融,不得入内。我们只好再次绕路,七拐八拐,多走了两个小时80多公里的路程。但是大家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受影响,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大巴课堂的争论上。

                                                有树不一定有水

                                             这也是一种人与自然

                                                高原上的沙化

                                          沙漠走进了高原草甸

                                                        记录

    热烈讨论着的是一路上的美景,与昨天在移民村的感受。

    对于美景大家是一致赞叹。在移民村的感受,大家却各不相同,甚至出现了争执与争吵。

    有人认为,公保家的生活是比移民前更好了,他家住的是村里唯一的一个二层小楼。他所反映的村里的腐败与不公,是目前中国很多农村都有的,并不一定就是水电移民的特有,没有移民前,村里也会有这种现象;

    有人认为,宫保他们这个村移民前生活在半农半牧的高原,生活或许没有现在方便,也没有像现在这么能靠打工挣钱。但是活得踏实,活得悠闲。移民后没有了过去那样的生活方式,生来源,大多数人只能离乡去打工;

    也有人认为,他家是一个个例,并不代表所有移民的状况;

    还有人认为,水电造成的不仅是曾经半农半牧的牧民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还有他们所代表的游牧与农耕文明的消失;

    有人说:这是社会发展进程中不可避免的阶段……。

    无论大家争论得多么激烈,有几点还是大家的共识,那就是目前的水电工程对地质的影响、水电移民遇到的问题,生物多样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黄河水利史专家徐海亮说:“以前总是认为做很多水电站是在造福人类,但是到了基层之后,才看到这些水电站危及到了老百姓的生存。对于水电工程造成的这样的问题,我们是要反思的。”

    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李楯曾经参加过四次水利工程的环评工作,也曾数月深入基层去了解情况。他认为当一块土地的拥有者真的为了公众的利益让出自己的权 益的时候,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的。第一,可以用出租的方式。使用单位要给村集体土地使用费,这样,这些费用就能够保障村民的生活;第二,可以用入股的方式。 村民、村集体、乡镇、地方政府都应占有一定的股份。他还强调了一点是,这个工程是不是真正顾及到了公众利益,要经过认定。

    已经连续走访了四年黄河人家的汪永晨,谈到这个问题时有些激动:“这是我第四年走黄河,每年都要去看望我们选定的十户黄河人家,记录下他们生活中的变化。 在我们记录中,深切感受没有政策的限制的生活,他们能自己过得自得其乐。虽不是多么富足,但完全可用得上小富则安来形容。可是每当我们政府要帮助他们,要 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了,他们中的分化,他们中新的贫困户的出现却成了发展中的挑战。这些政策导向出的问题,靠我们走黄河有什么用呢?

    可像公保才旦这样的农民都站出来为乡亲们说话了,我们这些肩负舆论监督的媒体人,我们这些应有社会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我们这些愿为保护环境做自己所能做的事的环保志愿者,能只是抱怨,只是等待社会的转变吗?

    如此看来,黄河十年行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呢?

                                                      高原的小花

                                                          美

                                            大山与草甸在这里共存

                                                 牧民的新家

    在激烈的争论中,我们的车进入了高原草甸。草势很好,草地上开满了各色野花,蝴蝶也在花间翩翩起舞,非常漂亮。但是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珍惜动物保护委员会副 秘书长赵连石说:“虽然草原上开花很好看,但有些花的出现,却是草地退化的表现。”这是我们中很多人没有想到的。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芳华感叹:世上为 什么总有那么多让人纠结和矛盾的问题呢?

                                                       高原草甸

                                                        高山牧场

    2013“黄河十年行”大巴课堂上的争论随着窗外环境的变化,变成了对大自然的赞美:草原上漫山遍野的羊群和牦牛,像是无数黑白珍珠散落在宽广的绿毯上。 放牧的藏族同胞或坐或躺的在草地上悠闲的喝着茶(亦或是酒)。这幅安详的田园牧歌图让我们沉醉与羡慕。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情景,还能坚持多久?

    2013年8月4号早晨一上车,有人就神秘地宣布:“今天是我们车上的一个人的生日,我们大家一起为他唱生日歌。”原来,8月4日是我们此行的黄河水利史 专家徐海亮七十岁的生日。七十岁的人能从黄河入海口走到黄河源头,是一种什么情怀的追寻,是一种什么精神的支撑?

    此时,我们已经进入了高原。徐先生是我们一行人中年龄最长者,也是大巴课堂的主讲人之一,从7月25日北京出发,一路颠簸,他一直要求自己和年轻人一样,不仅吃住行没有特殊的要求,而且经常是早早起床,在车前等着大家,让我们是非常的钦佩。

                                                       龙羊峡电站

                                                       龙羊峡

                                                 过大寿的徐先生

                                               人总是爱美的

    车行至海拔3200多米时,开始有些高原反应了,大家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突然有人惊呼眼前的一片蓝绿色的水面,这就是龙羊峡水库,总库容247亿立方米。

    如果仅从审美的眼光看这里,高原上的这一湖水,是可以用得上:碧波荡漾,湖光山影,苍穹碧野,心旷神怡,与您想象中的黄河绝对没有一点相像之处。这应该也是人们对黄河利用和改造的结果。

    不过,就连这样高山出的平湖,这样湛蓝的水面,这样特有的高海拔草甸,也没能逃脱我们人类在那里的污染。

                                                     湖边的工厂

                                                       这里也有它们

                                                 有电就有钱

    从龙羊峡水库往上开20多分钟之后,我们的车驶入了龙羊峡大峡谷。

    这个大峡谷让我们所有的人都非常的惊叹。这个惊叹2010年也有过。可2010年“黄河十年行”在这里时,沟沟壑壑里的水显然比2013年要多些。

 

                2010龙羊峡水库边拍到的山雕群中这样的水面已经看不到了

                                                   在山雕中

                                                    行驶中

                                           今天还有草,不知明天

                                               依稀还能看到河道

                                                     大自然的“作品”

                                                        想象

    这群山雕塑中,一座座金字塔、一个个巨型蘑菇、一匹匹昂首的骆驼……有人说它像科罗拉多大峡谷;也有人说这里像电影《疯狂原始人》的魔幻世界;还有人说看着这荒蛮的峡谷,仿佛里面会突然出现一个美国西部牛仔……

    总之,大家都叹服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它,只能用最简单又最能表达心情的一句话:“天啊!太漂亮了!”。同车的专家说:“这峡谷是风蚀与水蚀共同作用的结果。”

                              这里因水的切割而生,今天却没有水了!

                                                  这里曾经有山有水

                                              这里的资源也不放过

                                             记住今天的龙羊峡谷

    也许有一天,这里也会成为地质公园。可这要到什么时候,这又怎么猜呢?

    正在大家用 “长枪短炮”不断地“扫射”着这美景时,突然间镜头里的景色就变成了绿草与黄花,那峡谷戛然而止了,我们一下子从蛮荒之地又进入了农耕文明,可我们还意犹未尽呢。

    傍晚,我们到达了当天的目的地——共和。晚上大家在一起为徐海亮先生过了一个隆重的生日。同行的崔晟(大家称他为我们车上的诗神 我们还有车神和睡神)特意赋诗一首,抄录于此:

    癸巳黄河十年行,在青海省共和县途中,为徐海亮教授祝贺70岁生日:

禹贡水经传千年,

生态文明今朝唤;

蚁族公益立雪间,

公民课堂庐对现。

白云倾城海湖蓝,

共和献寿涛澜安;

黄河十年行师酒,

绿满神州祝齐天。

                                                     过生日

    明天,我们就真的要走进黄河源区玛多。前几年几乎都有人止步在那里,因为高原反映。明天我们同行的20位都走进江源吗?大美就是和谐,期待在黄河源中同行的每一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