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八

——在腾格里与自然对话

 

崔晟 汪永晨文图

 

 

    8月1日的清早,在太阳升起之前,“黄河十年行“大家已经起床,感受草原的宁静和清凉,等待日出。东方的云彩中,在一缕缕地添加着淡黄金色,远处化工厂的烟囱里依旧飘出轻烟。

  

                                             羊睡醒了

                                   黄河十年行在沙漠中等待太阳

       牧民的小屋让我们带走的是什么?牧民的小屋我们给牧民留下了什么?

                                   我不爱钱,我爱我们的沙漠

     呼布岱早上四点多就起来为大家准备好清茶,大饼,羊肉,等早餐,她一边又一遍得擦洗着茶碗。那副认真和精细,让我们感动。这位牧民和我们很多的心目中的形象一样吗?

    大家在一起合影时,我们突然想,我们此行能给这位纯朴的牧民留下什么呢?她这样招待我们用我们世俗的想法或许是他们希望我们能帮助他们。真是这样吗?我们又能帮助得了他们吗?

    按照规矩,我们留下了最基本的食宿钱,况且,她们家为了我们的到来,杀了一只羊。现在沙漠里的一只羊能卖1500块呢。可是这对夫妇硬是不要。推来推去了半天,我们的领队艾若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把钱放在他们家的窗户下榨枕头边的床上。他得意自己藏得隐密。

  

                                                早晨的湿地

                                          草原的色彩是多样的

                                             芒硝也是沙漠里的资源

                                       不要钱,再给我们就生气了

                                          腾格里在等待太阳

     一辆摩托车超过我们,挡在了我们的车前,挡着我们的是呼布岱。她发现了我们放的钱,骑着摩托追来坚决性地让我们收下。这就是腾格里的牧民。

    我们汽车远处,又停着一辆车。车里坐的是昨天带我们试图冲破被封锁棍,拦在去看污染池的路口的巴依尔。

    汽车在路口上时,我们竟然发现,拦在那的那根棍没有锁。急忙加速跟随着带我们的牧民,穿越宕荡起伏的沙丘。

    近过片沙漠中,远远地就闻到一种刺鼻、难闻的味道。牧民把这里称为沙漠的毒瘤。

 

                                       拿沙漠当倒污水的水池子

                                                    排污管理

                                     扔一块石头荡起的“涟漪”

            沙漠也是牧民的家,看到这样的水渗地下,当地人会是什么心情

     2012年我们拍到的污水池还在沙漠里散发着浓浓的气味。一路上目测很有水准的崔晟判断每个污染池的长宽约宽140米长,180米宽。

    还有一个池子上,架着几十排约150——160个为加大挥发的喷头,每一个喷头散射水幕。这些水幕将池子里污水晒向天空。

  

                                                   快速蒸发

                                                    直喷

                                                 要锁的路

                                                   锁得住吗?

     赵连石说,这样的排放是加速污水的蒸发,好腾出地儿倒更多的污水。

    如果我们的家也被这样“喷洒”;如果我们喝的地下水也被这样糟蹋,我们又会怎么办呢?如果这虽然不是我们的家,但是我们的朋友,这朋友有和我们一起的人类,也有野生动物,我们又只是袖手旁观吗?

  

                                                 原本的腾格里沙漠

                                                 沙漠里的工业区

                                                 沙漠里的太阳能

 

                                              腾格里沙漠中的路

     离开了腾格里,我们来到沙坡头.在淡淡的晨雾中,我们走下沙坡头的黄河谷地,要用十年跟踪采访的当地农民张希科已经在路边等我们.

    张希科就是第一次”黄河十年行”我们在沙坡头景区随便攀谈中选中要跟踪的人家.他家的农家乐叫”绿色葡萄园人家”.

 

                                看两年来我们给他们带来的老照片

                                            张家的葡萄架下

 第一年来时儿子还没有结婚,第二年来时儿子还没有生孩子,第三年来时,刚有了孙子的张希科乐得合不上嘴,今年家里的第四代已能蹒跚前行了

     张希科原来是山里的人,响应政府的迁居政策,18年前,来到这里定居。政府统一划拨宅基地和责任田,他总共分到约6亩地,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靠沙坡头日渐兴起的旅游业,他建起一家绿色葡萄农家游小院。

    张希科家出前年的收入,已经达到约10万元,他的目标是力争每年多提升5万元.,这两年他们的目标正在实现中。建了18间房子,除自己和家人宽宽敞敞地住之外,其他都是农家小旅馆。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可以座4桌游人.

    和2012年我们来时相比,小院的北厢又花5万元,修了一个铝合金的小客厅,可以接待2-3桌客人.用张希科的话说:如果刮风下雨,天气不好,就去客厅。天气好客人就在这个绿色小院中休息、就餐。

    小院绿意浓浓,种有花草,修有自来水。门外河坡上的葡萄园和大棚菜园,每一年都让我们在这里感受着靠自己辛勤劳动的农民生活的富足。

  

                                葡萄给他们一家带来了财富和幸福

                                       沙漠里能长出这样的葡萄

     “黄河十年行”到张家的前一天,是他家葡萄园2013年正式开园。更有意思的是张希科说昨天晚上他做梦,梦到”黄河十年行”一大队人到他家了,早上还和媳妇说起来,说摘一葡萄和西瓜,哪想到我们就真的来了。

    我们在张希科家家时,院子里的燕子和麻雀飞来飞去,我们好奇的问他,你家怎么有这么多小鸟它们不吃你的水果吗?

    张希科说,都是为了生存,小鸟也不容易。有小鸟是我家的福气.有小鸟吃的,才有我吃的。我不会驱赶他们,即使它们吃我的葡萄,它们能吃多少?我不会伤害他们,这些鸟儿,你伤害了它,可怜不到,它们回报复你的。

    张希科对生活充满着希望一口一个自己生活的多么幸福。脸上洋溢着知足的微笑和开心的神情。他们家已经4世同堂,一家7口,上有老母,夫妻两个正身强力壮, 积极创业,一儿一女,在今天,可是令人羡慕的儿女双全,儿子已经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女儿在上大学.我们问他毕业后会回来吗?她说我总是要有我自己的追 求和生活,不会回家来的.

    同行中有人问到,当地因为旅游业的发展,如果要你搬迁,你们怎么办?说到这时,张希科的眼睛中流露一丝阴郁,他说,是听说我们这正在规划了,至于怎么规划 的,自己并不清楚,如果将来,真的要搬迁,哪怕自己再花钱从政府手里再把这房再买回来因为这里给自己的家带来了幸福。

    明明是自己创业得到的幸福,可当政府要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补偿,而再花钱买回来,这说明了什么呢?

    还有六年”黄河十年行”会见证张希科今天的生活和明天的生活会有什么变化.

 

                                             2011 张希科家

 

                                  2013黄河十年行在张希科家

     沙坡头的黄河,一个巨大的几子型的拐弯,从这里俯瞰黄河,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黄河的宏伟壮丽,祥和宁静。紧挨公路并行的是包兰铁路,这里也是腾格里沙漠的边缘.我们从一户农家见证着这里的治沙漠经历.

 

                                               黄河在沙坡头

                                                                           全画幅沙坡头的黄河

                                         2013黄河十年行在沙坡头

     甘肃景泰镇水兴村旁的黄河第一提灌站也是江河十年行每年都要来 的。这里依靠滚滚的黄河,多年以来,持续兴建和扩大引水规模。约10个直径70厘米的钢管,一排整齐并立,靠电力抽取黄河水,日夜不停,引水上山,机器巨 大的轰鸣声,让我们震撼,这是在靠多大的力量在汲取黄河的流水,在吸吮母亲河的乳汁。在山间架槽,挖渠,打隧,流向城镇乡村田野。

 

                                          黄河水从管子里流过

                                         黄河多少水能这样流

     面对黄河的悬崖上,有一座龙王庙、一座凤凰庙、一座三圣庙、还有五佛寺寺石窟等。

    这里,几乎看不到香客,也不见游人.在破败的石窟中,我们看到残留的精妙的佛雕,看到去年就看到的执着的守护庙院的老人。

    “黄河河十年行”每一年来,我们也都要重温这幅对联:看河楼看河流,看河楼上看河流,河楼千古,河千古;千佛阁千佛像,千佛阁中千佛像,佛阁万年,佛像万年。这副看河楼的对联,让我们凭吊的又是一种多么强烈的感叹?

  

                                        每年都要重温的对联

                                 保佑黄河

                                               为黄河祈祷

    我们的车在尘土飞扬中进入白银市。在郝家川73号”黄河十年行”跟踪采访的郝东升媳妇在家热情的给我们切着西瓜,

  

            去年照片中还有的老人,今年不在了

                                              今年的苹果长得不错

     “黄河十年行”第一年来时,在地里干活的郝东升就告诉我们白银冶炼厂排出的污水和毒气把家里重要的经济来源大葱都熏死了.当时家里的苹果树结出的果子也都是黑的.

    去年我们来时.家门口的化工厂已经停下来了.可是今年他们却说:白银冶炼厂本来也停了,可有时候,夜间还是在生产。

    如今,因为两口子的身体不好,腰疼.所以我们认识他的那块种菜地,改种树苗了.

    郝东升正在给村苗浇水,他的媳妇带我们去了地里.现在家里最大的难处虽然还是儿子还在监狱服刑,也还没有减刑的消息。但他们脸上的笑容还是堆满的的.能看 得出,这对朴实的农民不指望什么别的,把眼下的小日子过好行了.将来,他们的土地,会不会被政府征用,他们也不知道,但一亩地当地只赔3.1万元他们是知 道的。

    郝东升的媳妇说,现在白银的经济不如前几年好,所以他家那几间能租出去的房子也很难租了,就是租出去也很便宜,一间房,一年才五、六百元。

  

                        黄河十年行就是在这片地里认识的郝东升

                                    2013黄河十年行在白银

    在从白银去兰州的高速公路两侧绿化又进展,有着明显的绿色视觉效 果。但这都是在沙漠干旱气候的背景下,在山坡挖梯田式的种树,一些有识之士忧患,这种人工梯田造林和绿化,这里栽种的松树、柏树、柳树、杨树等植物,需要 大量的浇水和大量的人力维护,这是合理化的可持续化的绿化吗?十年行黄河行,这也是我们要关注也记录的.

    明天,我们将要去的是黄河上的一大串水电站.在峡谷里建电站,带给我们的会是什么,时间会给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