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邵文杰 转载于:“原本山川”公众号

 

       很多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叫中国该从哪里开始拆坝:中国该从哪里开始拆坝? 在文章中,除了说明水坝对河流生态的影响外,我建议废弃水库太多的华北地区应该率先开始拆除水坝。

      那个时候我还不太关注遍布中国各个山区的小水电站对河流生态的伤害。但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很多自然保护区,包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存在大量的小水电。这些小水电严重伤害了河流,伤害了自然。

      但因为历史原因,利益原因,这些堂而皇之违法的小水电,谁都没有办法撼动。

      转机也就发生在这两年。2017年初,甘肃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被中央抓典型这件事,成了全国关注小水电站生态伤害力的转折点,也成了某几个省份决心关闭一批水电站的催化剂。

     2017年,安徽开始关闭自然保护区的小水电站。水电大省的四川不仅开始全面落实生态流量,也开始关闭自然保护区的水电站。

      2018年世界水日前后,四川乐山金口河区开始爆破拆除部分小水电。这件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公众比较热烈的关注。但在我看来,这是四川给中央环保督察组的一个回应。

       去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在通报四川的督查情况时,专门指出四川省水电开发过度的问题。这也意外着,中央环保部门开始正视水电给生态带来的影响了。 

       但无论怎样,在整个社会都没有正确认识水电带给河流的灾难的背景下,在利益集团们极力美化水电的背景下,拆除小水电,让生态恢复,这个举动意义非凡。

      在这一点上,四川的乐山给四川开了一个好头,也给全国开了一个好头。而拆除小水电,注定将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

      因为,当整个社会开始意识到,水电站会给河流带来什么样的生态灾难后。要不要关闭一座水电站,要不要拆除一座水电站,就成为了政府必须面临的选择。而在选择的天平上,一端是少数人的利益,另一端是生态和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怎么选择,就成了特别考验政府执政能力的事情。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拆一座某几个人的金山银山,换来大家的绿水青山,这样的事情,显然值得当地政府争着去做。

      如此以来,高瞻远瞩的地方政府,一定会率先启动小水电站的拆除计划,因为拆除就是保护绿水青山呀,就是生态文明的实践先锋呀。

       而那些后知后觉的地方政府,我相信迟早也要拆,但一旦在这场生态保护的竞赛中落后,无疑等于丧失了主动权,后果多严重,值得去考量。

      所以,我坚信拆除水电站不可能沦为一场作秀,它只能是一场竞赛,也应该是一场竞赛。四川乐山已经打响了第一枪,哪座城市会接过这个接力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