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和然汪永晨文图

 

每个周六,北京有一群关爱江江河的人在乐水行,意在了解自己家乡的河,认识家乡的河,关注的不仅有家乡河的自然生态,也包括文化传统,从而让更更多的人关注家门口的河。这一关注发自一些媒体人。

2017年9月23日,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我们参加了当地人也是每个周末都有当地人参与的关注河流的活动。他们把周六河边的这一关注称为净河动动(Clean the City Movement)

 

加德满都的母亲河

 

早餐

 

活动就要开始了

 

每个周末早上6点多,河边的台子就搭起来,音响架起来。尼泊尔的市民运动充满了本地色彩。先到的人接上音箱开始放歌,大家彼此喝着奶茶吃鹰嘴豆寒暄聊天。活动快开始前,河边有人提供口罩和手套。

    加德满都的净河活动重分体现了广泛的参与。9月23日这个周末,加德满都的警察来了50多人;边防军来了50多人;加德满都银行老大也带来了十几个人,他们的穿着有点形似黑帮,捡起垃圾来勇往直前。

 

当兵人的志愿行动


   行动前的动员

 

选美小姐捡垃圾

 

听时

 


    让人惊讶的是还来了一群选美比赛的年轻姑娘:这个商业选美大赛Miss Teen的参赛选手,赛前都会自愿来捡垃圾!阿兵哥们在这些美女面前没有把持自己,举着照相一个劲地拍。

 


拍拍拍

 

周六的河边

 

传递的不仅是垃圾

 

河边的行动

 

带着兵来捡垃圾


    活动开始,组织者向大家介绍着此活动的意义和河流的现状,动情时,参与者会有很的激动的呼应。

 

公众的响应

    说起这一活动的发起,一定要说说我们这次在尼伯尔参加南亚护水国际论坛时认识的尼泊尔的生态导游麦哥,尼泊尔河流保护信托Nepal River Conservation Trust,NRCT的创始人。

    因为热爱漂流和徒步,过去16年麦哥一直在做河流保护,发起成立了尼泊尔第一家民间河流保护机构,并在加德满都发起了“Clean the city”净河运动。加德满都母亲河Bhagmati是恒河的一条支流,下游是印度重镇,莲师故乡,佛国Bihar。

    从加德满都向东开车仅一小时,从喜马拉雅山南麓,Shivapuri国家公园流下来还是清清的河水。流进四百万人的加德满都就变成了一条臭水沟,各种垃圾布满了河床和河底。
 
    从2001年开始,为了保护首都母亲河,麦哥和一群朋友开始每个周末沿着河道捡垃圾,16年过去了,这一活动逐渐发展成为广泛参与的市民运动。很多参与者是带着全家自驾来的市民,我们参加的这天起码有两三百人。
    这是一个完全靠志愿者组织的活动,没有预算没有拨款:银行的人带来了无线音箱,警察带来了工具,组委会带来了饮水,口罩和一次性的橡胶手套。

    7点人们逐渐到齐,先喊口号:Jai Jai Bhagmati!保护母亲河!年轻人都很兴奋。然后是国歌环节,很庄重。
 
    然后由加德满都警察队组织,大家下河开始捡垃圾。
    热情洋溢的加油队伍一直在旁边喊话,还不停向来参观的本地居民宣传河流保护,号召他们加入。

 

这位警官说,有半年了,每个周末他都会带着士兵们一起来,已经成了周末的一项任务。

    在捡垃圾时,有人专门负责送水喝,而且用的都是重复利用的水瓶水桶,没有一次性的。

公用杯子这样喝


   小美女们不怕脏来不怕累。我们问她们是第一次来吗?大多是。在她们看来,河流的清澈需要大家一起行动起来。未来的尼泊尔小姐可能就在这里!

 

河流需要大家一起关爱

 

还会再来

 

捡垃圾时的军民合作

 

河边因为有了他们

 

一起拍一张

 

捡了好几筐了


    一个半小时就捡了好多小山一样的垃圾!
 
   里面主要是生活垃圾,以塑料食品包装袋为主
 
   本地居民在茶馆里看热闹,也有人被我们劝说,加入进来捡垃圾。

 

我们告诉当地的小伙子:要保护母亲河,请不要乱扔垃圾!他说:Ok!Ok!我们还问了一个十几岁小伙子,你觉得这个活动怎么样?他说很好啊,我姐姐已经去捡了,下次我也要捡。我说保护Bhagmati!他回答说Jai Bhagmati!
 
    过了8点半,太阳已经晒的不行了。警察叔叔还带了水车,一人一块肥皂。大家在水车边上洗。

 

活动结束了

 

 活动结束后,大家一起跳广场舞,警察和武警在一旁羡慕地看着。他们有纪律不能跳舞,洗洗干净就列队走了。
 
    警察们给我们的感觉特友好,两边的头分别来找我们聊天:你们从哪来啊?来干嘛呀?来多久啊?都去哪儿啊?哦中国很好啊!北京是个大城市啊!印度欺负我们,但中国从来没欺负过我们。一位武警大叔叫Bishnu,拉着我聊了好一会。他曾经在边境卡萨口岸工作过一年,有好多中国朋友。他女儿的学校每周一次有中文课,她女儿会的中文比他多。还加了Facebook,说有事随时找我!让人瞬间有了找到本地靠山的感觉。 
 
    活动结束后,在临时搭起的台上,组织方非常能讲,对台下的人们讲:“今天的活动就是尼泊尔的希望!你们就是未来!”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欢呼。
    有一个住在澳洲的尼泊尔小伙子上台讲,他把Clean the City这项运动带去了澳洲,在那里也发起沿河捡垃圾的运动,还上了电视,搞得他成了个小名人,打车都不要钱。

    我们也上台,讲了北京的周六乐水行,讲到了河流是我们的母亲,台下的反映也是挺热烈的。
 
    在活动的过程中,经常有人问:“北京也有这样的活动吗?”我们回答:“有!但是北京的河边现在没这么多垃圾可捡。”年轻的高和然认为,跟加德满都的街道相比,北京那简直是一尘不染。一出国,爱国心就暴涨有没有。当然,咱们农村还是挺糟糕的,需要好好搞。

会再来!

 

跳的跳,拍的拍


    讲完话,大家开始跳舞。个个手拉着手!

    净河活动在一片欢快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尼泊尔人对中国真心友好
 
    因为净河运动办了十几年,已经很成熟。整个活动组织良好有序,各项用具和补给都很齐全,全程放音乐,气氛热烈又不乱,开始和结尾的发言都特别提气,参加的人明显都很满意,而且有很多人都是每周六都来的,第一次加入的人也表示下次还来。很让人对尼泊尔的活动组织刮目相看。
 
    自2001年起,每年7-9月雨季结束后,每个周六早上,净河运动都在进行,现在已经16年了。

 

自2013年,麦哥和伙伴们坚持了12年后,他们逐渐赢得了政府支持,尼泊尔前总理秘书,现在尼泊尔驻华大使Leela Mani Paudyal帮他们争取了很多资源,包括军队的支援。

 

现在,净河运动已经在整个尼泊尔超过17个河边推进,下一步就是进入山区。现在,27公里的Bhagmati河已经清理完了15公里。这周六已经是第229次清理活动,每次谈起运动成果,年过半百的麦哥感慨万千。
 

母亲河庆典,传统廓尔喀服装穿起来,音乐奏起来

    从2013年起,有了秘书长帮忙,他们每个雨季都会举办河流大庙会,叫Bagmati River Festival ‘Maha Jal Yatra’  - 伟大水祭。

 

 

麦哥说,尼泊尔人爱凑热闹,一办庙会大家都来了,也关心河了。他们趁着庆典搞人力车大赛,赛马和漂流大赛,大家都聚在桥上看。最喜欢看的还是漂流大赛,加德满都会漂流的导游们都会来,麦哥不再年轻,但赢了好多次。

   漂流大赛即将开始,全市围观

河流祭祀
http://kathmandupost.ekantipur.com/news/2017-08-19/bagmati-river-festival-kicks-off.html
 
    尼泊尔是典型的小政府,大社会。现在在垃圾清理活动的推动下,尼泊尔政府去年已经通过了禁塑令但是尚未执行。我们在加德满都的时候,满大街都是一团一团的垃圾,行人都捂着鼻子走路。麦哥说,一方面是垃圾工人大罢工,另一方面,是由于旧的填埋场已经满了,新的填埋场要建但是当地社区坚决反对,所以就一直没建起来。导致现在垃圾没有地方去,堆在大街上。

 

 

 

看着麦哥的背影,我们心里在想,他不孤独?祝他再接再厉,保护尼泊尔的绿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