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察队汪永晨等提供。
早晨七点半我们从黄河源第一县 曲麻莱出发,高原荒漠的风情和前几天的高源湿地显然有了区别,我们似乎有了离天更近了的感觉。说出流芳万代的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智人,当年写时,眼前会和我们今天一样吗?

今天我们有六小时就能见到黄河源了。从入海囗到今天,我们用了16 天,不说千辛万苦,也是险情不断。但要让更多的人和我一起走黄河,享受黄河之美,感受黄河之痛的信念一直鼓励着我们前行。一步步,一天天
8月16日,黄河十年行从黄河入海口出发


这16天黄河十年行的都经历了什么?看看我们在后台的对话和记录:
8月23日,“今天我们的运气又不好,前方塌方,我们绕了一个半小时后,饿着肚子不得不走高速路直杀偏关。路上只能隔着玻璃把眺望中的峡谷缝,山间峰扫拍下来与朋友们一起分享了。”
8月23日,前方塌方,绕行一个半小时


8月25日,“@原上草 我们今天的路、天气特别差”
8月26日,“晚上还应该有一家,但是不知道能不能赶到,现在又要下雨了”
“出发前苹果电脑坏了带了一个旧电脑没法存。”
“昨天是在大雨中夜行到的海拔3600 米的住地,接下来要继续“爬高”,有高原反应感觉的人占团队的一半左右。”
8月27日,“今天车坏了,在修车,9 点出发,不知能不能写完。”
“窗外在下大雹子,我们经历了大雾,现在又在经历大雹子。”
大雹子砸在车窗上梆梆响


8月28日,“今天天快黑时我们走在一段非常崎岖的山路上。因太危险,车上人多次下车。我们很牛很牛的老赵一道一道的闯过去了。”


8月28日 @丹娘 “刚才好惨, 10:00到达住的地方,因为太累了没去吃饭,太冷了洗了热水澡,没想到厕所的门是坏的撞上就开不开了。同屋人去吃饭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才回来。我活活在厕所里冻了一个半小时。现在赶紧写。”
8月30日晚上,“已经很晚了,我们还在和仁曾多杰为我们找来的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谈着他们的工作。”
“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了,从商店里走出来的是我们黄河10年行的生活总管李晋,因为明天我们到黄河源没有吃的,她还在忙着为我们补充给养。”
23:56:  “谢谢!睡一会起来写。”
晚上10点,李晋给队友买完第二天的吃的从商店里走出来


经历了这么多困苦之后,今天我们终于接近了黄河源。
今天,我们如同走进了动物园。本来要急于看到黄河源要赶路,可是一头头,一只只大自然的精灵就一次次来到我们眼前,叫我们不能不住足。
  藏野驴,藏原羚虽然离我们有点远,没有拍一但在荒野中的它们一次次让我们感叹它们为自己选择的家园之广阔,之神密。


藏狐!车上最熟悉高原的赵连石一声提示,我们的相机手机马上瞄准。
藏狐(学名:Vulpes ferrilata)大小接近赤狐或略小,但耳短小,耳长不及后足长之半,耳背之毛色与头部及体背部近似。尾形粗短,长度不及体长之半。冬毛毛被厚而茸密,毛短而略卷曲。背中央毛色棕黄,体侧毛色银灰。尾末端近乎白色。头骨之吻部十分狭长,吻部中央部位之侧缘稍向内凹入,第二前臼齿处之吻宽约为腭长之1/4。犬齿甚长,上犬齿之高约等于第四前臼齿加第一臼齿长度之总和。
分布于高原地带。喜独居。通常在旱獭的洞穴居住。以野鼠、野兔、鸟类和水果为食。见于海拔达2000~5200米的高山草甸、高山草原、荒漠草原和山地的半干旱到干旱地区。


  就在我还在感慨今天运气不错,陶醉在清楚的拍到了藏狐的时候,又一头狐狸在我们车窗外出现,并和我们走走停停了好一段时间和我们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以用的上那句话:逗你玩。它是沙狐。


沙狐西起下伏尔加河流域,向东覆盖中亚大部分地区,主要分布国家包括:阿富汗、中国、印度、伊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俄罗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沙狐主要栖息于干草原、荒漠和半荒漠地带,远离农田、森林和灌木丛,与其他穴居动物毗邻而居,并接管空置地穴。
沙狐白天非常活跃,也有夜间活动的报道。善攀爬、速度中等,不及其他慢速犬类。听觉、视觉、嗅觉皆灵敏。四处流浪,无固定居住区域,在觅食困难的冬雪季节,它们会向南迁徙。相比其它狐属,沙狐更具群居性,甚至多只个体共住同一洞穴。


        沙狐之漂亮,是因为它出现时离我们那么近,神态都看在了我的眼里。

再次忍不住让我们停车的是一只高山兀鹫在吃着地上的腐肉,一只渡鸦也想跟着来点。这时一只藏狗进入,渡鸦吓跑了。我们本以为可以看到一场撕杀。然而高山兀鹫却视若不见。两只在我们看来都挺凶猛的动物,擦肩而过。藏狗走了,渡鸦又一点点的挪近了。

高山兀鹫(学名:Gyps himalayensis)是隼形目鹰科兀鹫属的鸟类,大型猛禽,全长约110厘米。羽毛颜色变化较大,头和颈裸露,稀疏的被有少数污黄色或白色像头发一样的绒羽,颈基部长的羽簇呈披针形,淡皮黄色或黄褐色。上体和翅上覆羽淡黄褐色,飞羽黑色。下体淡白色或淡皮黄褐色,飞翔时淡色的下体和黑色的翅形成鲜明对照。幼鸟暗褐色,具淡色羽轴纹。栖息于海拔2500~4500米的高山、草原及河谷地区,多单个或结成十几只小群翱翔,有时停息在较高的山岩或山坡上。经常聚集在“天葬台”周围,等候啄食尸体。主要以尸体、病弱的大型动物、旱獭、啮齿类或家畜等为食。能飞越珠穆朗玛峰,是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类之一


这之后我们拍到的还有两只黑颈鹤。它们正在水边觅食。我们的靠近也沒能让它们飞走。看来它们并不太怕人。黑颈鹤是中国特有的鸟类。冬天在云贵高原过冬,夏天在青藏高原繁殖后代。藏族人视它为神鸟。


  这些野生动物的家,都在地貌十分奇特、多样,让我有离天边越来越近的感觉中。带着这种神奇的感觉,沿着搓板路,我们走向黃河源。


一路走着这样的搓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