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察队汪永晨等提供。
  8 月30 日,一大早我们就来到玉树第一完小,那里的孩子们也正等着我们。从 2016 年开始黄河十年行开始为玉树第一完小的孩子们捐书。
       我们真没有想到我们的到来,让孩子们那么激动。我问他们去年我们来过还认识吗?孩子们说认识的声音,响彻在整个教学楼里。
       同行的人向每一个孩子的手里发送图书的时候,我想让他们拿着书拍张照,他们一个个的马上就背出自己拿着那本书的书名。我问"喜欢吗?"回筨的声音"喜欢!"让我 们同行的绿家园领队李晋热泪盈眶。
  现在我们黄河10年行为玉树第一完小的孩子们去送书,这是我们绿家园捐给孩子们的。
  现在孩子们在拆开我们给他们送的书"喜欢吗?""喜欢!"


  "你们好!""好""去年我来过,还认识?""认识。"


  我眼前站着的一位小男孩,比我们去年来时高出了半头。我对他说:我们有一张照片,是你跳过河去捡垃圾"?"是,""危险吗?""不危险。"


  你的书是什么名字?
       科学实验王。


  "你的书叫什么名字?""数学世界历险记""你的呢?""再见捣蛋联盟。"


  孩子们的热情再次到了沸点。
        我们再次为孩子们捐上了勤工俭学的经费。我说咱们和孩子们一起照张相吧,每一个都伸着手拉我们:到我这儿来,到我这儿来。有几个孩子还抹起了眼泪。
       "别哭了,我们还会再来。"我们和孩子说。
       "阿姨,再来!我们会想你的。"
  绿家园为玉树孩子们捐款,2000块钱捐给他们勤工俭学。


  我知道,孩子们说的这句:我们会想你的,是发自内心的,是真诚的
。我们的领队李晋流下的眼泪也是因为在这次黄河十年行出发前,绿家园就在群里为孩子们买书募捐。有那么多热心的朋友为孩子们献出了自己的那分爱。今天这些书能到孩子们的手里,有多少人付出了心血!
         2017 年牵手格桑花联盟和绿家园为青海省玉树州玉树县下拉秀镇中心寄校下属七个村校捐助的图书,从西安发运。这次捐助的图书是由这七所村校的老师和孩子们自己挑选的,共39件  2686册,图书费用34620.34元。运费1000元由巷往书店捐助。
        这批图书是对去年捐助图书室的重要补充。感谢所有爱心人士的捐助!感谢千方百计为孩子们配备图书的小曾以及巷往书店!
    关于勤工俭学捐款:去年绿家园为下拉秀中心寄校四个村校各捐助1000元共4000元,为玉树第一完小三年级六班捐助2000元。今年,绿家园和牵手格桑花联盟为下拉秀中心寄校下属8个村校共捐助16000元,每校2000元;为玉树第一完小捐助4000元。
        今天捐书时的情景,我们用小视频拍下了那一刻孩子的兴奋,并发到了绿家园和牵手格桑花联盟的朋友群。让他们也能看到他们的爱心是怎样由黄河十年行的一行人传递到孩子这儿的。
  绿家园志愿者李晋与孩子们依依不舍。


  离开孩子们之前,我说我们一起喊三遍黄河吧,孩子们喊出的声音在我们离开他们好久了,还回响在我的心里。


  离开学校我们的车开在马路上,路边的热闹让我们下车,走近看是正在准备中的婚礼。
       这是玉树州的一个婚礼,藏族亲人在这儿迎接新人,用的是他们的风俗。


  在等新媳妇,那个彪悍的新郎。
  五谷丰登。


  今天是谁结婚呀?你妹妹?哦,是妹妹,你们家一直住在玉树?噢。


  他们告诉我们12:00新娘来了以后正式举办婚礼。亲人们正在地上撒上米和青稞祝福亲人。
   "你们这个一直要拿到12:00钟,等新娘来是吗?"
       "对。"
       "你这是什么呀?噢,要请人喝酒。"


  这边都是新郎男方家的亲戚。


  这边新娘女方家的亲戚。


  藏族人的婚礼要用青稞码成这样。


  还有快两个小时呢,已经站着了一边是新郎男方家的亲戚。一边是新娘家的亲戚。
      真遗憾,我们没有时间等到新娘子的到来。
       不过,我想当这对新人的孩子也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黄河十年行虽然已经结束,但是为这里孩子们的捐书,我们还会继续。
  8月30日,在玉树我们还去了地震遗址和地震后花了两亿元重建的马尼石堆。带我们去的玉树朋友扎西说,这里不用买票。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全人类的财富,为什么要买票?我们玉树的这些地方都不买票。
        藏族人的这种情怀真,让人敬佩。  


  看看这个玛尼堆石的阵容,藏族人对信仰的虔诚。


  为了江河的平安,我们在这里转一圈,祈祷大自然的安康。


  扎西說,他在玉樹這全是高樓大廈新的城市有點不適應。為什麼像我們這一代人是八零後還會這樣,因玉樹我們很多親人朋友去世了很懷念,現在這個節奏他也有點不適應。
       扎西說當地人很相信轉世,現在做壞事將來投胎投不了好的。
      玉樹這個灘原來都是綠綠的,地震造成了滑坡,現在成了這個樣。
      这个长江的支流发大水的时候跟黄河一样大,原来在挖沙,现在不让挖了。
      玉树一共有四条大曲汇集:巴曲、直曲、扎曲、杂曲。藏族人不吃鱼,现在汉族人越来越多了他们在这些曲里一网就能打到一百多斤的鱼,一条有七八斤重了。
         扎西现在正做河流治理的工作,过去挖沙给河流造成很大的伤害,现在恢复很不容易要从很远的地方拉土的垫到河床,再在河边种树。"先污染后治理"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我们人类什么时候才明白呀。
        玉树是三江源所在地,中国的黄河、长江、澜沧江都发源于这里。今天我们从玉树向黄河第一县曲麻莱前行时也路过长江源第一县治多。
  这就是治多县人们平常的活动就是唱歌跳舞。


  玉树有四条河汇集,玛曲,直曲,扎曲,杂曲。


  在曲麻莱县等着我们的仁曾多杰,他是每年黄河十年行去黄河源小学都会见到的学校里欧亚的儿子。
        我问他:听说你现在也在做民间环保组织?
        他说对对对,我现在正在做一个叫去曲麻莱禾苗协会的环境保护的NGO。
        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我们是从2009年开始做的。我上高中的时候开始做的。我们刚开始是做一个教育这方面的,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定了一个目标,主要要环境教育这方面的。
        几个人呢?
        我们现在有5个人,都是小学、中学,大学时候的同学。
        一起实现自己的理想。
        对对!
        那你们靠什么生活呢?
        在这边做一个合作社。
        怎么做呢?
        合作社主要就是养牛和养羊然后从明年开始我们就想做一些产品之类的,来养我们这个环保组织。
        你觉得有可以养得了你们吗?
        目前还是比较困难,因为我们没有产品,我们考虑明年做比较规范一点的产品,就是肉制品,现在有这个计划但还没有开始做。
        你们的父母同意你们这么做吗?
        刚开始我们的父母特别不同意,这是我最苦恼的,我和爸爸三个月没说话但是这几年还是比较好。
        现在你妈妈也同意了?
        妈妈一直都支持,因为妈妈看你们每年都来看望黄河,看望他们。我妈妈本来说是要去看病的,但听说你们要来她没去就等你们。
       我们明天一定要见到她。
   
  仁曾多杰从西北民族大学毕业学的是藏汉语言文学。毕业以后和五个同学一起决定在黄河源做民间环保。为什么?多杰说他上小学的时候他的爷爷曾经跟他说过三个目标:一是你要做一个比对人类有贡献的人,不行的话也要为国家作出贡献,最起码也要为家乡做出贡献。多杰记住了。请到这,再次让我感慨藏族人的胸怀。
       二是以前这个地方没有生活垃圾,现在经济生活上去以后,很多生活垃圾就出现了。刚开始我们做这个禾苗协会的时候这周边都是垃圾,但没有人关注,可以说在这个曲玛莱县上第一个关注生活垃圾的就是我,从那以后我们接触了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扎多老师,听了扎多老师的好几节课,我们里面的两个人在扎多老师那边工作过。
       这样以后我们就觉得环境保护在三江源特别需要。也没有人去关注这个。长江源很多人在关注,还有两个巨人在做这个事情,一个是杨欣,一个是扎多,他们都在关注这个长江,但是是黄河源头这一块儿很少有人去关注,很少有人去做这个事情,所以我们就想着从现在开始做黄河源保护。


  8月30号晚上已经很晚我们还在和仁曾多杰为我们找来的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谈着他们的工作。让我们非常兴奋的是现在国家公园不再建网围栏,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网围栏对野生动物的自由与生命会有致命的危险。
        黄河十年行。第一年来的时候我们在中科院高原生态所采访科学家吴玉虎的时候,他就曾说过我恨不得一夜之间把青藏高原上的这些"钢铁"拉出去。第八年的时候科学家的愿望,正在逐步的实现。
    
         8 月31 日,我们真的就要站在黄河源约古宗列了。


  黄河第一县曲马莱,2017年8月30日,晚霞。


  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了,从商店里走出来的是我们黄河10年行的生活总管李晋,明天我们到黄河源没有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