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察队汪永晨等提供。


8月28日早上黄河十年行离开青海久治,就到了海拔4000 多米的大山中。


藏族人总是要在这些大山的垭口,挂满了经幡,祈祷平安。



眼前的小花儿,小溪流弯弯曲曲。远处就是年宝玉则。


年宝玉则山下到随地可见第四纪留下的冰川漂砾石。大大小小,洒落在山与草原的天地间。

 今天我们的车上又增加了一位人文地理博士故壘。因为他近年来常常领队博物之旅,所以今天他一上车,就指着窗外的飞禽走兽,花花草草讲开了。


  大家看到这个公路两边有很多的雪雀,雪雀主要有三种:一种是棕颈雪雀,另外有褐翅雪雀和白腰雪雀。
       刚刚我们在路边的桩子上看见一只纵纹腹小鸮,它主要是吃啮齿类动物的。


  啮齿类动物主要是两种,一种是高原鼠兔,第二种是中华鼢鼠。而雪雀和鼠免实际上有一种微妙的关系:鼠兔打的洞,实际上很多雪雀会利用它作为自己的巢穴。这样的话当有的时候雪雀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会比较灵敏地发出警报声,这样属兔也就会很快的返回洞里。


  另外在草坡以及灌丛里头,有的时候会有世界级的濒危动物,叫藏鹀。藏鹀也是咱们果洛州最常见的世界级的、也是青藏高原独有的一种兀类。它的颜色跟咱们藏族天珠的颜色很接近,都是黑、白,还有褐色相间的,所以我们藏民把它又叫做天珠鸟。


  哪想到我们今天这么运气,一群高山兀鹫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车窗外。它们好像正在吃什么,大概超过10只以上的高原兀鹫,跳的跳,飞的飞。我的小视频还拍到了一只兀鹫拉着一个动物的尸体往前走。对于我们的停车没完没了的拍它们毫不在意。这些大鸟离我们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所以拍的还是有点小。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拉着它的食物往前“走”(视频截图)


壁画上也有它的身影!


藏民在巨大的冰川漂砾石上挂上经幡


  故壘说,在草原上不仅有很多鸟类,还有很多的啮齿类动物,如刚才说的鼠兔啊鼢鼠等。
       还有就是咱们来的时候正好是花季,所以可以看到很多花儿。
        七八月来高原上,实际上也是一个赏花的重要季节,主要的可以看到在草原上有很多的马先蒿。马先蒿种类非常多,有紫色的、黄色的,还有白色的。久治有一种著名的叫做久治马先蒿,是以咱们久治的名字命名的。刚才拍的那片粉色的是四川马先蒿。马先蒿有很多种。
  那个是金露梅,是草原上比较常见灌丛。然后灌丛里头还有鲜卑花呀,高山柳啊,都是高原常见的灌丛。
        草呢,我刚才说了有很多花呀,边上白色的这个叫圆穗蓼,还有叫珠芽蓼,这两种白色的长着小芽的是草原上最最常见的蓼。其实昨天咱们在玛曲已经都看到了,今天给大家再重复一下。
         久治这个地区海拔落差很高。
        大家看右边这儿有一只红尾鸲,它上身是黑色的,尾巴这是红色的,它也是高原上比较常见的繁殖鸟类,一般在土坡的边缘壁上打洞繁殖。它们春天到来,夏天繁殖,然后秋天又飞回到南方去了。


  跟着懂自然的人一起走进自然,真是享受,也能对大自然有更多的了解。
        年保玉则峰下面有两个湖,一个叫西姆措,己开发成旅游景区。另一个叫鄂姆措还是原汁原味的。

  我们在那拍照的时候,一位姑娘看着我们,我就和她聊了几句。她15岁初中毕业就开始每年有三个月的时间在这这放牛,如今已经25岁了。我说为什么不去找工作,她只是笑。
        她告诉我们现在下雪多了,水没有什么变化。野生动物很多,雪豹也有人看到过了。
 

       
        
姑娘家的黑帐蓬


住在这里的人和我们想的会一样吗?


   今天我们是走在长江、黄河分水岭大山里。不仅看流入黄河的支流黑河。也看到了流入长江水糸大渡河的支流。
        昨天我们在路上意外被推荐去采访了牧民办的生态旅游。今天又有惊喜。被当地人称为雪豹喇嘛的僧人正好在白玉,我们可以去听听他的故事。
    我们巧遇被当地人称为雪豹喇嘛的果洛周杰。穿着僧袍的他一见到我们就笑谈起2001年 他在年宝玉则山上等了15天,终于拍到了雪豹时的情景。


  我远远的看到下面有一个牧场,他们家里有羊,而雪豹正在看着岩羊准备捕食。
        后来,我就拍到雪豹抓了一只家羊。
         汪:你什么时候开始拍雪豹的?
        果:90 年开始我想拍雪豹,为什么要拍雪豹?有人说雪豹像一个旗帜一样,对于濒危动物、一级保护动物的大旗。我想雪豹一定要保护,保护的过程中一定先要搞调查,调查中拍雪豹。
       汪:你到现在拍了多少只雪豹了?
       果:我见到五六次吧。不一样的雪豹。
      汪:雪豹也不一样吗?怎么不一样?有什么区别?
      果:脸上的花纹,肩的花纹,还有尾巴上的花纹都不一样。
       汪:还拍到什么了?
       果:还拍到一些鸟啊,动物。还拍到了鹅喉羚。


  汪:你都拍了哪些纪录片呢?!
       果:有一部《索日佳和雪豹》;这个是网上可以看到。还有《我的高山兀鹫》;还有一个《转山》;还有《水》;很多很多。
       汪:都是纪录片?网上可以看到吗?
       果:有几个可以看到。《索日佳和雪豹》可以看到,这是讲人曽冲突。
然后我现在开始做一个万物之眼。每年会做一个大的影展,培训一些当地的年轻人来拍这些片子。
       汪:你培养了多少个拍纪录片的牧民呢?
       果:80多个了。七个县。若尔盖县杂多县、曲玛来县、青海湖刚察县、玛沁、吉锥县、罗格县和阿坝县。横跨甘肃青海和四川。个人的影展有九部纪录片。
       汪:那还有些照片吗?
       果:没有照片。以后我计划是有,但是现在全部是纪录片。


  我问雪豹喇嘛,你拍纪录片经费从哪来呢?他说从家里拿一点,朋友们给一点。他说在家里是妈妈和两个姐妹用放牛的钱支持他,
      果洛周杰发起“万物之眼”,当地的牧民自己买设备,教他们使用摄影机记录下这些年三江源环境的变化,现在已经有八个作品拍摄完成,其中有关于恢复湿地、牧民的生活等主题的影像。
        如今,一聊起三江源环境的变化,果洛周杰会格外投入,他说在果洛州的阿尼玛卿,神山上这几年不断发生雪崩,家乡气候的问题一直是他们在调查和记录的重要事件,
        和果洛周杰匆匆聊时,他说他特别想拍花儿的小孩子,让牧民的孩子来教外面的人认识这些花。只是现在特别忙,一个人要培训那么多人,就没有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果:明年吧,明年!让全国各地的孩子们,没有高原反应的、喜欢高原的到这儿来,然后让牧民的孩子们来教怎么样去认识高原的植物和动物。纪录片的名字都起好了《花儿的孩子》。
    雪豹喇嘛的作品:


  果洛周杰成长于一个世代以打猎为生的家庭,因为时常目睹家人打猎的场景,他最终决定出家为僧,从此便终止了家族打猎的习俗。
        果洛周杰常年游走于藏区各地,先后参与了各种环保项目。果洛周杰常说“保护即关注”,这也是时刻督促他将环境保护付诸行动的原动力。而“万物眼”的启动,是想要感染更多爱好摄影的人,为他们提供一个学习的平台。果洛周杰说:“我自己很喜欢影视作品,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的很多关于藏区的片子,无论是环保还是文化方面,都很少有藏族人自己拍摄的作品。而‘万物眼’就是想让爱好摄影的藏族青年拿起摄像机拍摄自己关注和见证的东西。”
         
       但是在青藏高原的牧区,牧民们获得外界信息的来源非常少,在这些地方播放纪录片是一种特别好的方式”。此外,这些参展的纪录片完全是藏族人自己拍摄的,这能让牧民更好的接纳和理解片子里传递的信息。
 
  云南艺术学院的教师李昕认为一纪录片并不是画面精美、故事紧凑在主流媒体播放的才是真正的纪录片。纪录片也可以是社区的自我教育方法,如果牧民们把这些内容拍下来,以后就能把它作为本民族的一个教材来传播。“对于摄影师来说,拍摄过程也是对摄影师本人的教育、是学习的过程。这样的纪录片不再是一个艺术,它就是我们的生活。也是提高当地牧民的环保意识非常有效的方式。”


  雪豹喇嘛手上现在有很多反应高原生态,高原野生动物的纪录片,如果我们能够在北京、上海为他办一个纪录片展,一定会非常精彩。有愿意和我们一起帮助雪豹喇嘛的朋友,伸把手吧。


继续前行


有美景


有信仰


有生活


也有艰辛!


最艰难的时候。


在这样的路上,车颠,人走……


又一次考验


在泥石流的滑坡带上


小伙子看见我们,拿着锄头就来帮忙,善良的牧民,救星啊!


  今天天快黑的时候我们又走在一段非常崎岖的山路上,因太危险,车上人多次下车。我们很牛很牛的老赵一道一道地闯过去了。记录黄河还并不容易,但是能与更多的关注江河的朋友们一起走黄河,这让我们无比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