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文信息主要由黄河十年行大型生态考察队汪永晨等提供。
  8月26 日,黄河十年行的团队面临考验,因为昨天是在大雨中夜行到的海拔3600 米的住地,接下来要继续"爬高",有高原反应感觉的人占团队的一半左右。那我们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的节奏前行?今天的天气会不会还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


  真是天助黄河十年行。今天所有的人都重整旗鼓,老天爷也露出了笑脸。一上路,我们就先被一大群牦牛挡在了路上。我们说这里不是马路,是牛路。我们要跟着牛的步伐走。


  今天一出城,绿色的漫坡,弯弯的小河,灿灿的黄花就映在我们的眼前。大自然的美让我们难以形容那刻的心情。


  我们大喊停车停车,于是就在这里记录下黄河上游的壮观。

  不过,专家赵连石说:我们国家有六大牧场,都是生产畜牧产品的。让人遗憾的是,现在我们的牧场急剧萎缩,因为我们很多是用农耕的方法来管理牧业。因此出现了一些政策上的偏差。导致我们目前牧业连年的衰减。不但牧业人口下降,宰畜量下降,对生态的看法,跟牧民产生了很大的不同。
        牧民在历史上曾经应对了各种的生态变迁。丰水年,枯水年,干旱期、寒冷期,温暖期。他们都会有一整套的生存智慧来应对自然。
        可是我们用农耕的方法来管理他们的时候呢,就跟他们的理念不一样。我们一看过牧了,要限牧、要禁牧,要移民。所以导致我们的牧业不但没有得到生态的恢复,反而逐渐的下降。
        像这样的地方,过去羊牛是很多的,可现在我们走的这一路上,看到牛羊都觉得有点新鲜了。


  今天我们走碌曲、玛曲己是我们黄河考察的路上看到牛羊最多的一个地区了。青海东部,都是最优良的牧场。但是和历史比是没法比的。你看牧民开着皮卡放牧,但是牛羊并没有多少。  
  那现在应该慢慢恢复一下了吧?
      牧民们已经提出来了,禁了三年的牧草已经全面退化,七年的基本要想复活已经就很难了。禁牧13年的草场就该崩溃了。因为咱们从禁牧到现在已经十四、五年了。这是我们调查了解的情况。虽然不能代表全面,但是也是他们牧民、原住民的意见。
        我们为什么呀?大家竞相争着把牛羊变卖,就杀了吃肉,拿了那点儿钱到城镇去过现代化的生活。可是将来国家一旦复牧的时候,牛羊何在?没有啦!很多年轻人经过了这么长的历史时期,他已经不会放牧了。不像过去的孩子,六岁就可以看这一群动物,他是在牧区长大的,有个传承,没有断脉,现在就很难恢复了。
       这是牧民的忧虑。而且牧民说得非常好,我们不需要国家来这样做。因为这样呢无异于国家拿着钱来养懒汉!应该靠自身的能力来发展,是可以的,不需要国家的扶助,完全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的退牧还草,无异于国家养了一大批懒汉。现在的年轻人到处流浪,也不打工,也不干什么,就把家原来卖牛羊的那点钱坐吃山空,将来咋办?这是他们忧虑的。
         如果不听赵连石的这一番话,同行的人看到的都是草原的大美,听了老赵讲的,再看看今天给牧民们盖的新村,统一的房子,真是为他们担心,习惯了这么美的草原生活后,再住进这样的城镇,能适应吗?
        这些年的黄河十年行我们知道,老人,孩子,医疗,教育,城镇化生活是方便。可是今天这里的年轻人,还是离不开这能给他们带来财富的草原。
         今天,我们在这里看到并感受了中国科学院寒旱所研究员沈永平说的,黄河58%的水来自玛曲。这里弯弯曲曲,绕来绕去的小河,大河里的水,都录出哗哗的水声。
        可是,今天地球上还能这么欢歌笑语的河不多了。我知道。
        今天这里的大美,能传承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代吗?


  贡保吉我们关注她家整整七年了。今天在他们家,我们一行人都在感慨他们一家人的阳光。
        2011年黄河十年行认识她以后一直在帮助她上学。前不久她打来电话告诉我们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2017 年 8 月26 日在他们家,大家坐在一起看着这个牧民家的爸爸女儿一起在给我们制作酸奶。


  看看这个牧民家的爸爸女儿一起在给我们制作酸奶。

  "这个是什么呀贡保吉?""这个是我们藏族地区的特产厥麻","这个是谁采来的?""这是妈妈采来的。"

  这个是我们绿家园做的酵素,去年给她喝了没想到对胃溃疡这么有效,今年又给她带来了。


  这就是贡保吉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当记者问她最喜欢什么时,她说最喜欢笑。


  看着贡保吉灿烂的笑容,看着她妈妈恢复了健康真是令人欣慰,几年前她们家是什么样子呢?
  2011年我们去时发现当地百姓的生活还是挺穷的。我们随意走进一户人家,看到一位漂亮的姑娘。聊起来知道,这个姑娘家因母亲的病生活越来越困难。过两天母亲还要去做胃的大手术。就要开学了,虽然现在上学不要学费,但是去县城上学,吃,住,行还是不小的一笔钱,全家人正在为此而着急。
我们当时就凑了些钱给她,希望她能继续上学。因为他们那里没有电话,所以有两年我们没能再联系到这个姑娘。
       2013年黄河十年行到尕海保护区采访。采访完后,我们把这位姑娘的照片拿给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王寒月看,她说认识,不过女孩暑假出去打工了,家里还有个弟弟也在上学,我们把照片留给寒月,希望她帮我们联系上这个女孩。
       我们回到北京后,王寒月帮我们找到了那位姑娘,姑娘给我打来电话说,妈妈的病没好,爸爸又病了要做手术。她说自己中学毕业了,想上师范却没有钱。随后我给他们寄了学费。
       2013年9月学校刚刚开学,姑娘打来电话说她退了师范学校。我问她为什么,她说那里的学习气氛不好,她转到了普通高中,想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那年的11月16日,我正在北京乐水行,姑娘又打来电话。她说她家的事总是让我惦记,所以其中考试刚考完,她考得很好,所以要告诉我一下,姑娘打来电话的那一刻,我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
       这些年,这位叫贡保吉的美丽的姑娘每当放假的时候,她都会给我打电话,每次告诉我的差不都是这次考试我考得不错。
       2016年8月16日,再见到的贡保吉出落成大姑娘了。已上到高二。她告诉我们本来假期要出去打工,去饭馆揣盘子,挣钱。可妈妈的胃病又犯了,只好在家陪妈妈。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她真的不放心妈妈。
  2011年,没有牛羊,没有田地,全家的生活来源是挖草药。


  2011年,疾病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是太大的挑战。


  2010年,小小的年纪眼睛里已经有了忧愁


  2016年贡保吉和姐姐


  2016年和贡保吉在一起。


 
  今天我们在她家和她聊的时候她除了说最喜欢笑以外最担心的就是爸爸妈妈的身体。6000块钱的学费,本来让她很着急,但她父亲说没问题你一定要上。
       贡保吉考上了大学,她的上学问题当然也是我们绿家园的事。今天我们也告诉她怎么才能申请到奖学金。
       她本来报的学科是藏汉历史文化,但是现在又想改学前教育了,因为好找工作,早点帮爸爸妈妈减轻负担了。贡保吉的弟弟也表示自己不再上学了支持姐姐上大学。
  临走时我们再一次将绿家园和这团队成员为贡保吉的助学捐款交到她手里。

  这位漂亮的姑娘带我们去了尕海。很遗憾,尕海因为气候变化和人为的干扰退缩的非常严重,今年我们看到的鸟儿也没有去年多。这样重要的高原湿地,我们黄河十年行,还会和关注这位高原懂事的姑娘一起继续关注。


  2016年的尕海。


  2016年九曲黄河的早晨。


  2013高原上的黑颈鹤。


  2016尕海的斑头雁


  2017年8月26日的记录


  今天找到这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家的奶奶坐在外面草地上乘凉。我们拿了这个书上的照片给她看。她带我们走进了家门,头老还在屋子里沙发上坐着。这个小姑娘像个小男孩儿,叫斗格吉,斗争的斗,格子的格,吉祥的吉,现在11岁了。我问她:爸爸妈妈呢?她说:在乡下。我说你呢?她说在城里,我说:你喜欢乡下还是城里?她说:城里。我说你不喜欢乡下吗?那爸爸妈妈为什么在乡下?她说爸爸妈妈要放牛。他们家有58头牛。这个村子里从我们走进去就是孩子们的喧闹声,大部分都是年轻的父母在山上放牧,就是我们昨天看到的那些牧场,爷爷奶奶带着几个孩子的孙男孙女住在城里。


  爷爷83岁了,奶奶69,他们一定要让我们在他们家吃饭。可是语言不通,我们聊的很少,老人把我们带到屋子里去。看到满墙的奖状,原来都是斗格吉的奖状,有三好生,有数学第一名,小姑娘说是班里的小组长。一脸的灵气。奶奶给我们做了酥油茶,做了糌粑:"吃,吃",藏族人家,无论你走到谁家的门口,他们都会请你走进屋子喝一碗酥油茶。


  很有意思的是斗老并不识字,可是他一直拿着我们的这本书看啊看啊,好像看也看不够。11岁的小斗格吉给我们做翻译。


  这个是我们2013年来的时候拍照的,那个时候小姑娘还那么小,你看这个爷爷好像倒更年轻了些。


  2013年的时候斗格吉还这么小。


  天太黑了,我们只有离开他们家的那个大屋子。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因为正好是花儿节,满满的一屋子人,今天来空空的。斗格吉的姐夫从外面回来,说是在篮球队,可是也不太会说汉话。我们出门时斗格吉的奶奶和两个小姑娘站在门口望着我们,久久不愿离去,而他们隔壁家的人特意打开门让我们"进来,进来,喝茶,喝茶",带着浓浓的乡情。


  带着这浓浓的乡情告别了这户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