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拍的天池朋友们都认为运气好,能看到晴空下的天池。而我真的站在天池边时,更多的是探秘天池。

    对于天池,其实我国史书早有记载。清朝康熙十六年(1677年),内大臣武穆纳奉康熙的谕旨登长白山,在他给康熙皇帝的奏折上,对长白山天池作了如下描述:“山顶有池,五峰绕,临水而立,碧水澄清,波纹荡漾,池畔无草”。

    《盛京通志》载:“巅有天池日图伦泊,一日闼门”。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刘建封对长白山作了实地踏查,著有《长白山江岗志略》,此书对天池的记载是:“天池在长白山巅为中心点,群峰环抱,离地高约二十余里,故名为天池”。

    《东三省舆地图说》载:“顶有潭,日他们泡”。

    《东三省纪略》载:“山顶有潭,曰图们泊,译言万也,言万水之源也。”“图们”、“他们”、“闼门”等,都是满语“万”的意思。天池还有“龙潭”、‘‘海眼”、“温凉泊”等名称。上述记载反映了我们祖先对天池早有认识,以及他们的认识水平。

    长白山从山脚到山顶垂直高度两千余米,,气候也相应有垂直变化,可以划分出中温带,寒温带和高山亚寒带三个气候带;

    但总的来说,全山区仍都属大陆性季风气候。其主要气候特征是:冬季漫长而寒冷,山顶温度特低;冬季特长;夏季短而凉爽,1200米或1400米以上无夏;春秋季节较长,1200米或1400米以上春秋相连(以日平均气温分四季),降水的季风特征明显,从上到下,降水都集中在6至8月,占全年降水量的60%以上。山脚下风向随季节变化,夏多东南风或东南风明显增加,冬多偏西风,山顶则终年刮偏西风。

    我们在天池边的时候,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沈孝辉认为天池边伸出的那块石头是“鳄鱼”的尾巴。

    有学者考察后说:补天石位于长白山天池畔,乘槎河河口,从高处望去胜似一棵巨大的象牙伸入天池,也像“天”字的一捺。一百多年前,全面科学考察长白山的第一人、给长白山诸多山水峰峦命名的刘建封,在其所做的《长白山江岗志略》中称补天石在龙门峰东侧,天池出水之处。石半居水中半居峰上,特起而高。窥其形势杜池水口,作中流砥柱,亦似有补天池缺陷之象。

    补天石具体的高度和长度,尚无确切的计算,只能根据人与山的比较,估计最高处五六米,长50余米,是一个伸入天池的袖珍半岛。它是长白山颇具文化内涵的旅游胜景。

    龙门、天豁二峰中间,天池的出水口,就是乘槎河的河口,

   全长1250米。天池水流经补天石,牛郎渡,“高燕吻瀑”,便钟鼓雷鸣、飞泉挂壁,形成68米高程的长白瀑布,再注入二道白河。据载,早年猎户徐某,曾看见河边有一独木舟,横于东岸;刘建封踏查长白山寻松花江源时,也发现河边斜置一木。因古代有乘槎(木排)去天河的典故,遂命名为乘槎河。刘建封还写下了“松花江上乘槎客,寻到天池信有源”的诗句。

    我们在长白山小住10天,最大的体会就是天气多变。雨水之多让北京人甚呼爽!

    网上对长白山天气的描述是:气候多变,风狂、雨暴,多云、多雾、多雨、多雪。有时阴沉数日不晴,或乍阴乍晴,天池若隐若现,有时狂风呼啸,沙石飞扬,暴雨倾盆,冰雹骤落。

    七八月的天池畔,生长在有限范围内的茵茵芳草如长白杜鹃、高山罂粟、高山菊以及在第四纪大冰川时期由北极推移过来的长白樾桔、松毛翠等,都在疾风暴雨中争相开放。女真祭台西侧,距天池仅4米的一株高山桧,已傲然挺立池畔100多年,被称为“探池松”,也是天池一绝。

    我在小视频中描绘,我正在天池旁花铺就的地毯上前行。看到的朋友羡慕不已。真的,不是亲临难以想像天池边,V型大裂谷旁,花的种类这么多,花的颜色那么丰富。这和火山喷发,土壤肥沃有关系。就像云南腾冲的北海也是花的海洋。

    在我写这篇小文时,在网上竟然还看到了一段这样的介绍写下来供朋友们甄别:吉林省红学专家陈景河先生通过对萨满文化和满族文化的深入研究,发现了《红楼梦》的文化之根在长白山、在萨满文化中。他认为,《红楼梦》开篇所讲的“大荒山”即指长白山,“无稽崖”谐音即“勿吉哀”(勿吉是长白山的古老民族,是满族先世祖女真更早的称呼),“青埂峰”即“清根峰”的谐音,意思是满清之根;贾宝玉口中所含的“通灵宝玉”即是青埂峰下的一块没有去补天的石头。

 

    在长白山脚下十天都住在二道白河镇,有“味道”。沈孝辉更是把二道白河镇当成了家。为什么这么吸引人呢,明天说。